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5章 孤岛(十三)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五章孤岛(十三)

    傅启年横插过来,“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都这个时候还打什么哑谜?”

    彭涛掩不住兴奋,再平凡不过的脸上亦散发光彩,“从李香君到杨昭甚至是哑仆,每一个受害人都能对应上京城内外经年不破的旧案、大案。隆庆元年,京郊荣云县祠堂内悬挂一人,正是如李香君一般着戏服上戏妆,扮的是李亚仙唱的是《绣襦记》,等卸下来才知道,也是拼拼凑凑一具尸,总共死了五个人,其余却连尸首也找不着。这陈年的旧案,十余年来乏人问津,我也是翻阅卷宗时偶然一瞥,如不是云山兄提醒,我恐怕也难想的起来。”

    顾云山接着他的话头,继续说:“至于阿禾之死,早年间有连环杀人案,凶手杀人之后割耳取之。一年之内连杀九人,却在年末突然收手,再不见踪影。”

    彭涛道:“其余人等亦是如此,与积年旧案都能一一对上。”

    傅启年纳闷,“他这么干,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什么?”顾云山冷笑,目光从彭涛移向傅启年,“想想你我是什么身份,一个大理寺卿,一个顺天府尹,还有你,刑部左侍郎,哪一个不曾主管刑案?如我不曾猜错,凶手势必想要以此羞辱你我执掌刑律之人。官居高位,掌生死无数,在他面前却一样要束手等死。”他捏着桌上青瓷茶杯,眼珠一转,将身旁众人都看透,“你现在……一定很是得意,当朝当世掌案之人都被踩在脚下任意羞辱,陈年美酒、豆蔻少女也比不上这一刻,是也不是?”

    彭涛的脸色益发难看,而傅启年仍未参透,“云山,你跟谁说话呢?神叨叨的。”

    他放下瓷杯,目光在屋内绕上一圈重回傅启年肩头,“知道案子不难,但凶手作案手法、细节,仅在衙门案卷中能查得到,你猜,我方才是在跟谁说话?”

    “你……你是说……你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怀疑。岛上是否有第十二人,仍是未知之数。我与你、杨小侯爷都是初次登岛,但彭大人似乎是常来常往熟识得很,倒是忘了问,原打算你我几人登岛,为何出发之日彭大人会突然出现?”他眼神透亮,望过来似一面镜,照得人无处藏身。

    傅启年道:“这……本就是彭大人提起我才知道世上还有留仙岛这么个地方,自然是要靠他引荐随他一同登岛了。”

    顾云山勾唇冷笑,望着彭涛,静默不语。

    时间忽而一停,烛光越发暗淡,照得人人鬼鬼分辨不清。

    傅启年想要伸手去给自己倒一杯水,却发觉止不住手抖,拿不住杯盖,一个不小心推倒一片。顾云山耐着性子帮着他一个一个捡回来立端正,略显轻佻的桃花眼定定望住他,等他陡然乱跳的心脏恢复平静,听他干咽一口,艰涩道:“凶手……多半就在你我之中?”

    顾云山颔首,傅启年心中轰然如大雨倾盆雷电交加。

    他甚至不敢回过头看一眼彭涛。

    没人说话,红玉紧贴着墙壁,缩成一团。月浓跑跑跳跳一整天,早已经撑不住,趴在案几上昏昏然入睡。

    彭涛冷然,神情扭曲难以言喻,沉默过后抽了抽嘴角,无不嘲讽地开口道:“云山兄怀疑是我?”

    顾云山始终平静,如同秉烛夜谈,寂寂私语,“顾某仅是猜测,彭大人也可谈一谈你心中猜测,事态紧迫,也要兼听则明。”

    傅启年只觉手脚冰凉,先前一幕幕画面在眼前回放,他记得李香君脸上诡秘难测的笑,也记得被割去五官阿禾横尸当场的模样,他只管望着顾云山,仿佛是背后有鬼,目光不能有片刻游弋,“你记不记得……昨儿晚上走出小树林的时候……听见一段唱词……”

    顾云山将唱词变作长诗,慢慢吟,“恰便似桃片逐雪涛,柳絮儿随风飘;袖掩春风面,黄昏出汉朝。萧条,满被尘无人扫;寂寥,花开了独自瞧。正是《桃花扇》中【得胜令】唱段,说起这昆曲技艺彭大人才是行家,不如请彭大人断一断,顾某方才说的是也不是?”

    茶已凉透,彭涛轻抿一口,淡淡道:“顾大人好记性,偶然过耳,竟也能说得一个字不差。”

    傅启年却说:“你勘验‘李香君’时曾说,刀口整齐利落,缝合完整紧密,那银线是大内秘供的东西,寻常人等酬万金而不可得。地下密道又是彭大人自红玉口中审问而出,红玉与彭大人又是旧识,下午搜山,只你们二人最后出现。我们几时下密道、几时搜山、往何处去,凶手有再高的功夫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咱们的去向只有自己人最清楚。”

    彭涛也换了面貌,轻挑嘴角,早没有平日里的憨实可靠,“现如今是坐实了罪名只差下判书了?”

    顾云山道:“既然谜题摆在眼前,猜一猜又有何妨?”小康农女

    “好,那便也容我猜上一回。”他放下茶盏,与顾云山对视,“阿禾之死,窗外松树承重有限,在座的人当中只有你身边余姑娘才有可能登上树枝跃进三楼房间,我想,凭着余姑娘的功夫,想要不惊动彭某人并非难事。而离岛登船之时,是谁拉住顾大人?如不是明知船上有诈为何会突然止步,放弃离开留仙岛唯一的机会?至于杨小侯爷,出事时谁离得最近?是顾大人你。石门外突然起火,当时只留着余姑娘一人在外,如不是她还能有谁?要说喜福之死更是巧得离奇,咱们这知道化尸水的,我猜,左不过是余姑娘。”

    顾云山道:“彭大人所述在理,但也别忘了红玉姑娘,她是何底细我们都不如彭大人清楚。密道一事从她口中而来,此事不假。是无心还是有意,就要等彭大人来猜了。”

    “我要杀人,指甲盖儿上动一动就完事,哪用得着这样折腾。”

    三人齐齐回头,一并望向斜倚在榻上的月浓,彭涛嗤笑道:“好大的口气。”

    她笑了笑,或是因瞌睡缠身,又或是骨子里透着轻蔑,半眯着眼,望着右手圆圆指尖,话到一半才抬眼看彭涛,“是真是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不可放肆!”沉着嗓子严厉喝止的人当然只有顾云山。

    她气不过,撇撇嘴从春榻上跳下来,“不可放肆偏要放肆,彭大人您一路升官发财造就多少冤狱我不管,倘若要给我安罪名,先问过我手中双龙剑!”

    彭涛大约是怒极攻心,反而不做回应。料不到傅启年一声惊叹,“双龙剑?可是庆亲王被盗多日的传世之宝?”

    “是……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被打个岔,气焰全无,接下来都是虚张声势,纸老虎一只,“总之,总是我要去睡觉了,谁也别想拦我!”

    彭涛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是歇息还是另谋杀机?余姑娘难道忘了,是顾大人吩咐各位,在此非常之时务必待在一处,免得再给凶手可乘之机。”

    “可是我快困死了,我娘说过我一个姑娘家要有姑娘家的样子,怎么能跟你们一群臭男人凑一块儿?我的闺誉还要不要啦?”

    “还知道自己是个姑娘家?”

    “你别打岔!眼下我脾气大得很,当心我揍你。”说着真抬起手,随时要出招。

    顾云山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同彭涛说道:“彭大人见谅,她是个顶顶厉害人物,我也管不了。”

    烛火几近消亡,彭涛的脸一半在光里,一半在暗处,在光与影的操控中化作食人的怪兽,嘴角一抽,更像是背后拔刀,这就要扑上来取她性命。“余姑娘不怕死,谁又能拦着?不过此人极擅用毒,彭某人在此多嘴提醒姑娘一句,做人做事万不可掉以轻心。”

    她眼珠子溜一圈,浑然不曾放在心上,“那就让他来试试,看看谁才是真真的毒中之王,别忘了我可是江湖上…………”

    顾云山插*进来,“行了,我都能背了,你省省吧。”

    她正想走,又被彭涛拦住,“无论行凶者是谁,姑娘都不宜独自一人。”

    “想找个人看住我?”她自始至终都不曾害怕过,照她的想法事情简单的很,除顾云山高放同她之外,把其余几个捆起来看管好,只等京城派船来接即可,怕他什么?“好呀,那就让彭大人的红颜知己红玉姑娘陪着我不就好了?”

    顾云山皱眉,“不可,她嫌疑太大,你不要拿性命开玩笑。”

    “我才没有开玩笑,你们猜来猜去疑点都落在我同红玉身上,倒不如让我们俩凑合一夜,安安稳稳自然好,明儿早上如果我们俩谁死了,另一个就是凶手。”她言之凿凿,并非赌气之言。

    顾云山这厢正要开口,立刻被她顶回去,“她要真能杀了我,这么些年我也白活了,死而无憾。顾大人别再啰嗦,江湖人的事情你们不懂。”提上红玉边飞出去,到隔壁把门一锁,径直就往床上躺。

    红玉仍然虚弱,浑身上下瑟瑟发抖。她喉头咽了咽,尝试着唤月浓,“余姑娘……余姑娘……”

    没回应,倒数三二一立即睡过去,睡得死死的,雷打不动。

    说好的决一死战呢…………

    留下隔壁一扇被撞得左右摇摆的门,还得顾云山亲自起身拉上,晃着脑袋连声叹,“看见没有,我早说了,我管不了她。”

    傅启年问:“云山兄,那……咱们几个怎么办?”

    “哎?”烛火彻底灭了,此夜无月无光,漆黑如临地狱。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