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4章 孤岛(十二)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四章孤岛(十二)

    “你抱我——”

    “什么?”

    “不要假装听不懂,快点,把你老爷我抱起来。”

    她不回应,他便亲自动手,拉住她右手横在自己背后,再拉低她左臂扶住自己膝弯,桃花眼变死鱼眼,盯牢她,“就这样,把老爷我打横抱起来,平一点。”

    她苦着脸说:“顾大人,这回我不想听你的。”

    他刚要开口,被她补上一句,“别老拿我爹要挟,眼下我一生气,能把你扔湖底你信不信?”

    老松树下一片半大不小的湖,绕着留仙苑蜿蜒而过的小溪流至此终止又由此开始。顾云山想了想,决定认怂,“做完就让你去房里歇觉。”

    她鼓着腮帮子,心不甘情不愿,“那……萧逸给我那一百两,不许让我还了。”

    “行!”

    “我的剑也不还了。”

    “都听你的!”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一说完,勾住她脖子跳上她手臂,一个高高大大青年男子,被个娇娇弱弱小姑娘横抱在怀中,来一个临水照花,好个美妙风景。

    他尽情地横躺在她臂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仰面望树顶,只不过这一回不必弯折脖颈,好不轻松。“再往前挪两步,哎哎,再挪两步——”

    “再挪你就掉湖里了。”

    “真是怪了,你看这树枝,朝着主楼一侧都比其余的更低一些,地上还掉落两三只,倒像是被重物碾过……”他双手抱胸,一时指天,一时指地,啧啧称奇。

    “不是说了么?昨儿晚上凶手就是靠着这棵树进了彭大人的屋子,扔下眼耳口鼻给彭大人做纪念。”

    顾云山摇摇手指头,拿出他的老爷腔调,“又犯傻?昨儿晚上要有折断树枝这么大响动,你能听不见?还是说,这两次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为什么?

    真得好好琢磨琢磨。

    “顾大人,你好了没啊?”她忍无可忍,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

    他只顾自己,“怎么?给老爷我办点事儿就这么难?”

    “你这个样子,很蠢哎——”

    “蠢?老爷我哪里蠢?这岛上就你老爷最聪明。”

    笔直笔直地横躺在她手臂上,揣着两只手望着天空发闷,谁蠢?

    “那还搜不搜岛啦?”

    “不搜,老爷我要这么躺着晒会儿太阳。”

    …………

    再说到傅启年与哑仆,哑仆搀着傅启年走到后山,两人一人持一柄长刀,都有功夫傍身,下午日头又亮,因此胆气也壮上几分。只是傅启年身边缺了个能答话的人,少不了心生寂寞,旷野中唱起小曲儿,什么哥哥妹妹情情爱爱,好下流。

    时近黄昏,依然是一无所获,傅启年走到一处断崖,望见崖下有山泉,聚拢成一汪浅浅池塘,他正想洗把脸松快松快,忽而被哑仆拉扯着往上看,断崖上一棵横长的矮松,松树枝桠上挂着一片衣料,瞧着像是来时船夫的葛布外衫。好在断崖并不高,也就二层留仙苑的高度。便指示哑仆将衣料取回一观,哑仆依言攀上断崖,顺利抵达矮松处,正想要扯下衣料,却发觉被绑得紧紧,一用力,居然把藏在树杈后头的蚂蜂窝拉扯出来,扑通砸在地上,蚂蜂就像是一团团黑云,一瞬间聚拢,嗡嗡嗡要找人偿命。

    傅启年在蜂窝落地之前就撒腿往回跑,哑仆惊慌之下脚底打滑,跌一跤栽倒在断崖下,蜂群嗡一下冲过来,将他覆盖得密密实实。他避无可避,一头扎进池塘里想要闭气躲过这一遭。

    然而池水忽然间咕咚咕咚翻滚如沸,他连呼叫都没机会,完完整整一个人进去,转眼间化得只剩白骨一堆,再没有声息。

    顾云山还在老松树下晒太阳,不过月浓早已经撒手不管,一转身把他扔在草地上,让他伴着淡淡青草香静静思考。

    他认真看着树枝,假装一切还没发生。

    “且不论功夫高低,这树枝能承受住的至多是你、红玉、喜福,轻功修的再好……高放那个死胖子也没可能上的去,到底是谁呢……”

    忽然间天空投下一片阴翳,眨一眨眼睛,看见一张侧放的美人脸,噢,原来还是那傻帽。

    “你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坏人来了你就等死吧。”

    “走与不走有何区别……”还要再叨叨两句,却撞见傅启年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回来,两瓣唇不住地哆嗦,隔了老远就喊,“完了完了,又出事了……”

    “怎么回事?”

    傅启年咽了咽口水,喘过这一口气才说:“蜂……蜜蜂……”桃花朵朵:嚣张亡灵

    一问一答,傅启年断断续续把事情说清,顾云山带着一背杂草站起来,“哑仆呢?”

    “跳水里了,断崖下有个水池子,我只晓得他跳进水里躲避蜂群。”

    “不大对劲。”他皱眉深思模样,配后脑勺上一根草,像个混迹街头的江湖术士。“带我过去看看。”

    他背后的杂草一路走一路掉,等走回断崖边已经只剩三三两两。

    蜂群散了,荒地中空寂无人,半途遇上高放与喜福,也随他们一道来。喜福嚷嚷几声,也没见有人回应。顾云山走到断崖下,哑仆摘下的破布挂在一丛矮树上,孤零零很是凄凉。

    他拾起来在手中细细查看,再绕上一圈扔给月浓。人人都在问哑仆去了何处,是生是死全无痕迹。

    他低声问:“老傅,你亲眼看见哑仆跳进池子里了?”

    傅启年点头,“这不会有错。”

    顾云山走到小池边,山泉还在不断往池里流。月浓捏住鼻子退后一步,“好臭啊。”

    “臭?”傅启年吸了吸鼻子,“我怎么没闻出来?”

    顾云山沈着脸问月浓,“这水有问题?”

    她松开鼻尖,再稍稍往池水里看上一眼,颇有几分于心不忍之意,“是化尸水,这该是倒了一整瓶,把这个池子都变作药水,好好的人跳进去,一眨眼就是白骨一堆。不过这里水流很快,药性撑不了多久的。”

    “又死一个——”他感慨。

    “下一个是谁?”傅启年跟着问。

    没人能答,更多的是叹息,同时也是是死亡逼近的恐惧。如果说三德与阿禾之死可以与己无关,那么杨昭的惨死才是真正的震撼,真正的让他们面对恶鬼缠身的恐怖。

    然而谁也不知道,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谁,更没能力阻止。

    似乎唯一能做的,就是坐以待毙。

    顾云山尚算冷静,一语不发地往回走,他脚步极快,连月浓都要打起精神跟上。入留仙苑,仍走到老松树下,望着一池碧波怔怔出神,“高放——”

    “卑职在。”

    “去找个长杆渔网来,捞湖底。”

    高放真在后院找来个打捞杂物的网子,连着一丈长的竹竿伸进绿汪汪湖水中,没多久就有了动静。高放开始收杆,顾云山揣着手死死盯着湖面。

    哗啦啦水起波澜,每个人都盯着高放手中的长杆,屏息凝神。

    是白骨——

    森森是人骨,捞到岸上来,重重叠叠数不清,光是手骨都三四副。高放抹一把汗,牙齿打颤,“湖底厚厚一层……估摸着都是人骨。”

    顾云山仰头,望着三楼二楼与三楼敞开的窗户,阒然感慨,“原来如此,一百几十人消失得干干净净,全靠这面湖。”

    楼梯栏杆底部的抓痕,老松树被压塌的一面,短短片段,全都在此刻相互连接。

    月浓道:“这得过了好几日了,毒气散光了才瞧不出端倪。”

    “他自然……事事处处早我们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彭涛领着红玉出现在湖边,他扔开红玉,一面走一面说:“东侧找遍了,什么也没有。云山兄,这些人骨从何处来?你们……有发现?”

    顾云山回过身,照旧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给人命下判词,“哑仆死了,我猜下一个,搞不好是小喜福……”

    喜福苦着脸,坐在地上干嚎。他嫌吵,拉上月浓便往厨房里去。“给老爷下碗面。”

    “就吃面啊?要求这么低?”

    “见过杨昭死状,我还能吃得下?你当老爷跟你一样,是个榆木疙瘩。”

    日落之时,一人一碗面,六个人围坐在顾云山昨夜休息的房间,谁也不敢独自行动,当然,这里的谁要除去月浓。

    顾云山彭涛傅启年几个围桌落座,高放喜福红玉依次坐在地上,月浓一个人占了一张春榻,迷迷糊糊要睡。

    顾云山这时说道:“我一直有个念想,或许船夫已死,这岛上根本没有其他人。”

    彭涛面容憔悴,问:“怎么说?”

    “我们来理一理,上岛第一具尸体由多人拼凑,涂脂抹粉吊起来唱戏,第二具尸体则是阿禾,被人削掉眼耳口鼻割喉而死,第三,就是杨小侯爷……”

    “云山兄,你究竟是何意,不如明说。”

    “彭大人,这一连两日,日日见死者,你难道没有似曾相识之感?”

    “你是说!”

    “正是如此。”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