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2章 孤岛(十)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二章孤岛(十)

    顾云山抬一抬手,指派高放,“把人带下来,你领着她在前头引路。”

    高放点头应是,上得三层,又听见一阵哭,恍然间还夹杂着窃笑,嘻嘻呵呵像是突然间多出一人,他当即三两步赶上,推开门闯进去,却发现房间里还是只有红玉一个,扑在床边背对房门。她这时从妆台上摸出一柄银镜,对着脸上残妆左右照了一照,再回过头,露出一张惨白的汗涔涔的脸孔,对着高放说:“这位大人,是要拿我的性命了不成?”

    高放道:“你不必心急,阎王要你三更死断不留人到天明。”

    她勾唇,大半张脸被遮盖在落下的长发里,辨不清全貌,“大人请便——”

    窗外一棵老松树,颤颤巍巍撑住半片天。

    一层,彭涛终于擦干净了手上的血,问顾云山,“云山兄可曾看出端倪?”

    “戏服是半旧的,透着一股香。昨儿我去过岛主屋子里,是这个味儿,又确确实实缺了一套扮李香君的衣裳头面。躯干与四肢缝合处针脚细密,像是做惯了做入殓之事。至于岛主的妆容扮相,更是半点不出错,如不是多年浸淫于此,恐怕未必能做到这种程度。再而你看这银线——”

    “怎么说?”

    “外表纤细,内韧如钢,是大内秘供之物,锦衣卫手中飞锁与缠金丝,用的就是这玩意儿,能取此物者,必是内廷供职之人。”

    彭涛捋了捋胡子,不住地点头,“原来还有这么一层,说不定这凶手你我都曾打过照面。”

    “不错,说不定都是熟识。”

    不远处,傅启年握紧了手中火葵扇,目光落在彭涛身上,越是琢磨越是惊心。

    顾云山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我这还有个想头,模模糊糊理不太清,还需请教彭大人……”

    “大人。”高放提着浑身瘫软的红玉走下阶梯,请示顾云山,“密道就在岛主卧室,是现在就去,还是……”

    “这就去。”他已然做了决断,过后才想起身边还有几个与他平级的,眉头一皱,生出一股厌烦来,面上仍是好端端的,问在座诸位,“彭大人、小侯爷您二位以为如何?”

    哪知道傅启年最先接话,“怎地不问我?”

    顾云山不屑道:“横竖你要跟着月浓,而小月浓自然得护着老爷我,你还有的选?”

    傅启年又坐回去,后腰瘫在椅上,垂头丧气。

    彭涛道:“有一就有二,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开胆闯一闯,小侯爷以为如何?”

    杨昭咬着牙,不甘心,“依我看,哪也不要去,最好老老实实地等着京里派人来,但你们要走,我自然也不能独个儿待着。”

    顾云山睨着高放手中的红玉,淡淡道:“她的命在咱们手上,谅她也不敢造次。”

    傅启年同样跟上,“唉,搞不好留下来更是个死,与其坐着等死,不如跑两步找死。说不定整个留仙苑的人都藏在密道之中……”

    “为何?”

    “怕鬼……”

    顾云山冷冷笑,“你真是越来越有见地。”

    傅启年一拱手,“过奖过奖。”说完立刻藏到月浓后头,“余姑娘,您先请。”

    剩下八个人便由红玉指路,进入一层西侧岛主卧室,高放与哑仆一道撬开床板,立时呈现一道宽敞阶梯。红玉几乎是挂在彭涛手臂上,一张脸毫无血色,一双唇微微颤抖,出气多过进气,“这底下,只有熟客能来。”

    彭涛笑了笑说:“难怪,连我都不曾听说过。傅大人呢?”

    傅启年同样摇头否认,“闻所未闻。”

    就像是平常照面寒暄,彭涛望向手中半死不活的红玉,声线温和,却又蓦地让人后怕,“看来留仙苑待客也分三六九等,我们这些人是入不得岛主法眼了。”

    红玉断断续续咳嗽,被彭涛拖着往前走,“进的来的不一定是好,进不来的也不一定是差,彭大人,下到底再做决断。”

    密道两侧各自有油灯,月浓拿火折子点上,在队尾小声问:“他们对红玉做了什么?一炷香功夫人就不行了,我怎么连伤口都瞧不出来?”

    傅启年答她,“这你就不懂了,衙门里审犯人的法子海了去。折磨死人不见血,这彭大人同高放都是个中好手,你瞧着吧,那姑娘说不定内里都烂透了,面上还是好好的,死了还是完完整整一张皮,任谁也查不出好歹来。”

    她盯着红玉背影,顺着傅启年的话想象,愣是琢磨出一身鸡皮疙瘩,这会子连仅剩的孤胆女英雄都后怕,小心翼翼问道:“你们官府审案子,都这么……这么个法子么?”官人有毒

    “可不是嘛!管你是真是假是好是歹,进了衙门先打一百杖杀威,过后再慢慢问。若是疑凶则更好办,打就是了,一百八十斤大汉打成一堆烂泥,看你招不招。”

    “傅大人,你们就不怕冤狱缠身么?”

    “查得出来是冤狱,查不出来就是青天大老爷刚正不阿。乡里乡亲的牌匾、朝廷的嘉奖争先而来,谁去管那一个两个枉死之人?退一步说,若一桩桩一件件都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你们大理寺积压的案子得放满十间库房,何年何月才办的完?老爷们都不必歇息,全为那二两俸禄拼死拼活?”傅启年的话说得理直气壮,乍听之下也有几分道理。

    只是月浓忍不住多问一句,“傅大人,您是在刑部任职?”

    “区区不才,刑部左侍郎。”

    “噢,要说审案,也就数刑部最高。”

    “正是如此。”

    月浓点点头,不再说话。

    正巧走到一扇石门前,红玉一指两侧观音坐像,由高放将正面朝外转到面对面,石门轰然大开,面前一张无人能懂的画卷徐徐展开,站在此处的,除红玉之外,一个个目瞪口呆无言相对。

    顾云山这厢头一件事就是去捂月浓的眼睛,再去看红玉,讥诮道:“不愧是个*窟,真真让人眼界大开。”

    红玉道:“老爷们想要,留仙苑才能有这些。老爷们不想要,留仙苑做这些出来吓人不成?”

    他一声冷哼,扶着月浓双肩将她整个人扭转方向背对石门,“你就站在这儿,不许回头。”

    她急了,“不让我去?我怕你死在里头。”

    他摆出官威来,“老爷的话也不听了?”

    傅启年窃窃笑道:“余姑娘放心,这里头……死不了人的。不生不死倒是有可能……”顾云山一眼瞪过来,他只好作罢,望着背对石门干着急的月浓,摇了摇头。

    石门另一端飘来荡去的是层层叠叠纱帐,将一张又一张六柱床隔开来,让你听得见、看得见,却又隔着薄纱,像是隔着一层礼义廉耻。左右墙壁全是石头砌出来的多宝阁,大的小的圆的尖的一应都是让人开不了口的玩意,还有些新鲜的,连顾云山都忍不得。走过两张床,竟然瞧见大理寺常用的枷锁,又有招待重犯常用的十字木桩、铁锁链、小皮鞭,更有手臂一样粗的蜡烛一捆一捆搁在多宝阁顶端。

    人人面色难堪,只有杨昭新奇异常,看他身边白嫩年幼的喜福就知道,他的路子广得很,水路旱路正道歪道都玩得来。进了这密道石门,如同入了神仙殿堂,竟满眼发花舍不得走,一时碰碰这个,一时又摸摸那个,仿佛身体都热起来,恨不能就地抓住了喜福,每一张床都试上一回。

    不知不觉他便已走在前头,感叹道:“没想到这留仙苑还真有几分厉害之处,京城里销声匿迹的玩意儿在这都能找得着,不错、不错。”

    顾云山却问,“到顶也没出路?”

    红玉道:“有又如何?横竖走不出这座岛。”

    杨昭正走到一间不设床的隔间,当中只有两口铁铸麒麟,麒麟背上缠缠绕绕都是铁链。两侧又有两只轮轴,缠满了链子。中间立着一根顶天圆柱,上头刻着米粒大大小的字,杨昭上前一步,似乎是蹬在两只上浮的脚印中间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段阴阳秘术,懂行的人越看越能察觉出其中妙处,正抹着下颌发笑,突然间脚下一响,两只铁环死死扣住他两只脚,轮轴启动,铁链哗啦啦乱响,一点点往内收,他两只腿也随着铁链的力道不能抵抗地分开。

    杨昭彻底慌了,尝试了多次根本拔不出腿,挣扎之际一下扑倒在地上,更被铁链扭得死死的,全然动弹不得。

    喜福哭着跑过去,拼了命地想要拉住铁索,但分明是蚍蜉撼树,半点效用没有。顾云山指派剩下几人在铁麒麟附近寻找机关,自己一把拖住红玉,拿住她两处痛穴,便听她叫得比杨昭更凄厉。

    月浓急得满头汗,一连问了三句“怎么回事?”偏偏没人理,顾云山踩着气息奄奄的红玉,咬牙道:“说,机关在哪儿,不说教你死都死不痛快。”

    红玉吊着一口气,任顾云山提在半道,眼睛看向麒麟底座,“有个莲花纹…………”

    顾云山抬头看高放一眼,他即刻会意,右手伸向铁麒麟,摸索到凸起的莲花刻像向东一扭,那铁索当即停了,杨昭吓得浑身汗透,总算从地上爬起来,大惊之后大笑不止,“哈哈哈哈,看来天不绝我,我杨昭生来富贵,怎能死在这种地方。”

    再看顾云山,“云山兄救命之恩,等小弟回到京城再报——”

    也就是片刻停留,顾云山的眼神从愤怒到平和再到惊诧,傅启年止不住惊呼连退数步,杨昭呆立在当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这又是什么声儿,云山兄……云山兄救我…………”

    铁索再一次开始收紧,轮轴滚动,越来越近,越来越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