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1章 孤岛(九)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一章孤岛(九)

    风轻轻云淡淡,本来也可算得上风和日丽好韶光。当他们满怀期待地奔向码头,却谁也没料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船夫不见了。

    花船还在,另有一只破破烂烂的小舟浮在水面,走近了看,桨都烂的掉渣。

    “船夫呢?”杨昭大吼,“死哪儿去了?”

    四下寂静,他一声吼叫落地,仿佛在水面上激起回音,如涟漪一般一层层往岸上推。

    太静了,天地之间所有声音都归于消亡。

    苍穹之下只剩他们,孤独地在水边垂死挣扎。

    “不管了!”杨昭几乎是忍无可忍,拉上喜福就往船上走,“自己掌舵,总能划回去。这鬼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回过头来,两只眼睛猩红,显然是一夜没合眼,“走不走随你,都别磨蹭。”

    彭涛提步上前,三德自然要跟上。傅启年望着顾云山,而顾云山望着水面,一动不动。

    僵持之间,四人已登船,五人在码头,傅启年犹豫再三,“云山兄,再不上去小侯爷未必会再等。”

    他蹙眉,心知必定要做决断。

    身后伸过来一只玉一般的手,从他手臂与身体之间穿过,握住他衣袖,“大人,我觉得……不大对劲……”

    “怎么说?”

    “就像是有人预先设好的套,等咱们来钻。”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冲傅启年摇了摇头,“我与月浓留下。”

    傅启年大惊失色,“这……这是怎么个说法,你两个留在这里难不成陪着李香君唱大戏?”

    顾云山道:“我劝你也多留一步。”

    喜福尖尖细细的嗓音传过来,问说:“二位大人商量好了吗?”

    没等他们回话,杨昭已然松开套锁,不耐烦地走到船尾,“不等了,谁耐烦跟他们磨蹭,回头再叫人来接就是。”

    “哎……”傅启年在简易的码头上追出两步,煞是遗憾。

    花船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地慢悠悠开出去,有彭涛掌舵,倒还算稳当。傅启年垂头丧气,竟半点风度不顾,一屁股蹲坐在水边,望着水中一片落魄斑驳的影,摇头叹息,“云山兄啊云山兄,你这回可要害死我了。”

    月浓有点儿过意不去,刚想开口道歉,却让顾云山一句话顶了回去,“你怕什么,既然他们能顺利回去,那自然要派人登岛,彭大人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女英雄护着你呢,怕什么。”

    “怕鬼啊!”这一番安慰显然没起作用,傅启年捂着脸只想抱头痛哭,“大半夜同死尸抱在一团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怕,我可是要被那李香君吓得魂都没了,还得跟你在这儿待上半宿,想到又要回留仙苑,我这心就开始扑通扑通乱跳,算了算了我还是躺码头睡一夜得了…………”

    “怎么回事!”

    傅启年哭到半路也被惊得抬头看,猛地一下险些一个倒栽葱掉进水里,好在月浓及时出手,一捞一拽把他稳稳当当拉回原地。

    他拍拍胸脯,满是崇敬地望向她,“余姑娘,你真的好有力啊。”

    月浓根本不搭理他,同顾云山一个模样牢牢盯着远处载着杨昭四人的花船。

    船正在慢慢下沉,彭涛第一个弃船游向岸边。杨昭几个还在观望,等水慢慢没过船舷,杨昭才从侧面往外跳,喜福踩在船顶似乎是哭了会儿,最终也不得不在没顶之前潜进水里,留得最久的居然是三德,似乎是最后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大约是喊的“大人……救命……”

    眼看着水没过三德头顶,他挣扎着冒了个头,转眼又不见,再隔了小会儿,在水上出现最后一次,再没有声息。

    月浓在岸上急得跳脚,当下什么也想不了,闷着脑袋就想往前冲,被顾云山一把拉回来,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妨,只管把她按死在怀里,黑着脸凶她,“彭涛都没掉过头去救,你上杆子的凑什么热闹?”

    “可……难不成就看着他死?”

    “一个奴才,什么要紧,死了就死了。”

    他这张脸实在吓人,震得月浓半晌没能缓过神来。眼睁睁看着三德被湖水湮没,再也没能冒头喘气。

    彭涛杨昭喜福已经陆续爬上岸,三人各自坐在岸边,久久不语。船没了,人也没了,天地一片寂静,偶有水鸟两三只,捕一条小鱼聊以饱腹。

    “就这么……死了?”傅启年还处在震惊之中,不能相信眼睁睁看着,隔着一片水域就这么放任着一条人命转瞬之间就没了。

    彭涛站起来,浑身湿透,脸上绷得紧紧的,看不出多余情绪。“船底被人刻意破坏,走个半里路就漏水,没办法……”

    顾云山没说话,眼风扫过码头另一边那只孤零零的破烂小舟,拉着月浓预备往回走。

    没料到杨昭突然冲过来,双眼通红要找顾云山拼命,毫无意外,还没近身就被月浓一脚踹回去,在地上窝成一团疼得好半天没缓过来。

    “我们走——”顾云山看都不看杨昭一眼,只管领着月浓往回走。

    傅启年左右为难,但好在着眼眼前实际得很,快步跟在顾云山后头,一心想着跟着他总归是最安全。若水三千凉生美梦

    经过杨昭身边时,他捂着小腹恨恨道:“你早就知道船有问题是不是?所以你才宁愿困在岛上也不跟我们一道乘船。”

    顾云山淡淡道:“我已经提醒过你。”

    “是无心提醒还是刻意隐瞒?”

    “这话什么意思?顾某听不明白。”他停步,侧过身,脸上竟然带着三分笑,却是彻骨的冷,冷得站在他身边的月浓都有打个抖,后怕。

    杨昭抬起头,眼中藏着怒火熊熊,要烧烬了他,“船有问题只有凿开船底的人知道,你知道,所以你就是凶手!说,顾云山你将我们困在岛上意欲为何!”

    顾云山瞥他一眼,继续向前走。

    他的声音极轻,听起来更像是自语,又没有高低起伏,只有身边几个能听得清,“就你这个脑子,老爷我跟你多说一句都是抬举你。京城里的人难不成都是死的?知道岛上这么久没消息不会派船来找?横竖吃的喝的都有,多待几日就是了。只是月浓……”

    “啊?”突然被点名,她亦惊。

    “今日之事恐怕会愈演愈烈,不论凶手是谁,岛上是否还有其他人,小月浓你要记住一点——”

    “什么?”

    “这里,只有你我的命要紧,其他人,在可与不可之间,酌情决意。”

    “顾大人……”

    “怎么?”在进入密林之前,他回过身来,想要认真一回,同她好好说话。

    月浓这下才有些小女儿姿态,一手提减,一手捏着衣摆,细声细气说道:“顾大人,你这个样子,我好害怕……”

    “别怕……”他轻轻拍她肩膀,兴许这时候就该揽她入怀,做一场旖旎春*梦,连傅启年都打算捂住眼睛背过身,他却附在她耳旁,低声说,“你这么悍,那凶手疯了才敢惹你。”

    “顾云山!”

    他抬手,遮住她半张脸,“忍着,你打我我打你爹,出手之前想想后果。”话说完,一甩袖子转身走。任她再是怒气冲天,他有金钟罩护身,何曾怕过她?

    只留下她原地跺脚,恨天恨地恨命运。

    顾云山这个人,迟早得贱死。

    再回到留仙苑,进门之前他揣着手站在门槛外面,等浑身湿透的彭涛走近了,才说:“彭大人,这趟回来,少不得要审一审这个红玉了。”

    彭涛道:“是该审她,云山兄在执掌大理寺不习惯做这些,倒不如由愚兄代劳。”像是要表忠心,话接得又稳又妥。

    顾云山低声笑,“岛上没个能帮衬的,月浓又是姑娘家,只有让高放给你打打下手了。”

    高放随即迎上,拱手道:“都是卑职的分内事,自当从旁协助,以解当下困局。”

    彭涛朝他点点头,与高放一道,径直向楼上去了。

    他站在门边目送,笑容渐冷。

    月浓问:“这个‘李香君’怎么办?”

    他没柰何地走到“李香君”身边,蹲下来,满心愁绪,“还能怎么办?只有老爷我来办。”便要与她更衣、查验,企图找寻剩下的一星半点蛛丝马迹。

    过一会儿又嘀咕,“笑,笑什么笑,信不信我抽你?”

    月浓一回头,原来是在同色彩斑驳的一颗头说话。

    “啊——”

    三楼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仿佛有人将她咽喉撕裂,这吼叫似指甲尖儿划过白釉面儿,刺得人浑身膈应。

    月浓忍不住抬头向上望,断断续续听见些“饶命”“放过奴家”“奴家什么都不知道”的哭声,好几次想提步上前,却因没见到顾云山示意,踌躇不前。

    傅启年捡了张椅子靠着,半眯着眼同她说:“不用着急,上面审犯人呢,总要过几关的。彭大人同高典史都是个中好手,不会轻易要了她的命。余姑娘过来坐,好歹也歇一会儿。”

    仅仅是一炷香功夫,高放便走下楼梯,向顾云山禀报道:“人,估计是到底了,确实不知道岛上众人去向,倒是招了个不大紧要的。”

    “什么?”顾云山也站起来,变戏法似的掏出绣帕来低头擦手。

    “岛上有密道,地下,恐怕藏着不少东西。”

    话音落地,彭涛也从第三层第二间走出来,他两只袖子都挽在手肘处,拿着一块擦脸的巾子,正慢慢擦着手指上沾染的血。

    顾云山想了片刻,长舒一口气,望向月浓,“横竖被困在此,去与不去有何区别?”

    月浓不耐,拧着眉毛说:“那你是去还是不去啊?”

    他抬手刮了刮她俊秀的小鼻梁,带着笑,慢悠悠向彭涛走去,“去,当然要去。横竖有你在,怕什么?”

    “你以为如何呢,彭大人?”

    他的笑容止住了,仅仅凝固在这一刻。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