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0章 孤岛(八)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章孤岛(八)

    窗外一棵参天古树,夜风中寂寞低吟。梦里梦外,不知谁是客。

    万幸太阳照例升起来,脚上的疼痛也消减不少,月浓睁开眼,依旧迷糊。直到隔壁撞翻了桌椅,连带出一阵响。

    月浓穿好鞋子赶到隔壁时,顾云山傅启年都在,彭涛一人坐在桌边,打翻的茶具无人捡,零零落落满地。

    床上摊开一张包袱皮,上头散落着一双耳、一对眼珠、一只鼻、一张大约是嘴唇的东西。

    顾云山瞪着她,“就不会梳好头再来?”

    “那你不得吓死了?”

    傅启年在一旁点点头,同意,“有道理。”

    又挨了顾云山一掌,“边儿去!”

    彭涛靠在桌上,背对床,以手抚额,“夜里根本没听见响动,早上一醒来就发现枕边多一件包袱,打开来……居然是……居然是这种东西……”

    “是五官,人的五官。”月浓凑近了,仔仔细细研究。

    顾云山问:“你呢?”

    “这个人的鼻子不大高,只切下来这么一星点儿。”

    “问你昨儿夜里听见什么没有。”

    “没呢,夜里安静得很,只听见树叶沙沙响,偶尔两声乌鸦叫,再没别的。”

    顾云山道:“昨夜高放与三德轮流守夜,也都说一切如常。”

    彭涛道:“门是锁着的,今早起来看,也不见半点痕迹。咱们这儿当属余姑娘功夫最好,凭她的耳力若无发现,那便只有两个可能,其一,那人武功卓绝远在你我之上,其二,真有神鬼之力,故意为之。”

    “搞不好真的是鬼哦——”她将长发都拨到左肩,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脖颈,“我这么厉害,谁能唬弄住我呀。肯定是鬼,猛鬼行凶。”

    顾云山拉住她衣袖,把她拽出去,“赶紧去做饭。”不等她反驳,砰一声关上门,断了后路。

    月浓在门外嘀咕,“原来求饶磕头也没用,要你死根本没商量。”

    他走回床前,眉间微蹙,沉沉道:“门紧锁,要进房间有两个可能,一,预先埋伏在房间里,事发,或是趁乱混入人群,或是依旧藏在屋中,但咱们来去就这么几个人,进门时我与老傅已搜过这间屋,并无发现;只剩下第二条——”他快步走到窗边,“从窗户进来,但楼下是我与老傅,隔壁是月浓,树干细小易折,没有一等一的轻功绝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溜进房中。”

    他在窗台上细细看过,低声道:“只有向外的脚印,非常轻。踏进房中时未能顾虑得当,脚步过重留下的线索过多,他才将脚印擦去,而向外的,却毫无办法,只能刻意酌量力道。”

    彭涛亦跟到他身边来,查看一番说道:“只有半个脚印,树干明显下垂。”

    顾云山目光犀利,自屋中几人一一扫过,傅启年、彭涛、杨昭、三德、高放,“据我所知,登云踏月,进出入如无人之境,你我几人,无一有此本领。”

    彭涛思虑道:“你的意思是……岛上还有其他人?”

    “不错。”

    杨昭道:“你昨儿不还说岛上的人都死干净了吗?今儿怎么又换个说法。”

    顾云山道:“留仙苑的人或许死了,但凶手仍活着。”

    杨昭耸拉着肩膀,不再言语。傅启年一个人靠在床边,盯着一张残破的脸,发呆。

    过一阵,听见他喃喃自语,“这东西长得,怎么有几分面熟呢?”

    顾云山答:“你自然面熟,那是你身边仆役,阿禾。”

    “这么说……到这有几分相似……”到此,他才回过头来,一脸震惊,“你怎么知道是阿禾?”

    顾云山撇撇嘴,有点儿懒得解释,“出了这么大的事,平日里最呼呼扎扎的人居然没半点声响,不是死了是什么?”说着已然打开门往楼下去,至西侧二层第三间,推开房门,果然,阿禾已陈尸当下。床上枕上铺了一层猩红的血,他已然面目模糊,整张脸上凸起的部分已被人割下,黑漆漆的眼眶空落落像个无底深渊,鼻头没了,露出湿润的带着血的皮肉,连带两只黑黑鼻孔,只是再没了呼吸。上下嘴唇都割得干干净净,压根与牙龈都敞开来对着床帐,仿佛是一只凶恶的野兽,正龇着呀咆哮。

    一样的房间,门虚掩着,窗户大开,迎着窗外那棵老松树。

    一群人吐的吐,哭的哭,比乡里头抢尸还热闹。彭涛问过左右两侧住着的人,都没人听见响动。

    顾云山走到近处,打量没有脸的阿禾。凶手的刀很是利索,在咽喉处一刀割过,血流满地,不多久就死得彻底。但他又是割喉又是隔脸,居然半点血迹不留。看地上,也并无任何脚印,更不要说沾着血的脚步。

    他就像一只空虚的影,飘忽难觅,来去无踪。总裁,偷你一个宝宝!

    傅启年摇着脑袋,无不可惜,“没人伺候我洗脚了。”

    顾云山拍了拍他肩膀,“能顺利回去你就该烧香谢佛祖。”

    忽然间一阵异香袭来,彭涛头一个警醒,“太香了——”

    傅启年当即忍不住要做深呼吸,被顾云山一声大喝“此香有毒”,吓得愣在当场。

    然而顾云山却双手负在身后,慢悠悠往楼下去,拿捏着一把低哑纯粹的嗓音,敬告各位,“这可是本老爷的早饭,谁闻谁死。”

    高放又抹了一把汗,向各位大爷告罪,“几位大人恕罪,我们家老爷,素来如此,素来如此。”

    彭涛忙摆手,“无妨无妨,云山兄少年心性,咱们几个都是明白的。只是你,热成这样,要不要紧?”

    高放扯着领口同彭涛道谢,“不碍事,惯常如此。”

    傅启年却像是刚醒过来,追着顾云山跑出去,“余姑娘,我也想吃——”

    看来注定又要被顾云山拎起来打一顿。

    厨房设在主楼西北处,另立一座小院专做烹饪之用。大约是因留仙苑设在孤岛之上,食材储备极其丰厚。她将厨具、水、碗筷、食材都仔仔细细验过一遍,并不见藏毒的迹象,便随手做一盘樱桃肉,一道香椿豆腐,再来一碗阳春面随意打发他。

    顾云山可以在厨房近前放满了脚步,觍着大肚的老太爷一般大摇大摆走进来,皱着眉,仿佛对什么都不满意。挑跟黄瓜,又扔个茄子,望着晶晶亮亮一桌菜,暗地里咽口水,面上却问:“都看过没有,有毒没毒?”

    月浓撇撇嘴,一面擦手一面说:“放心,没毒。我爹还在你手里呢,我哪能让你这么一大早就下黄泉去?”

    顾云山坐到桌边,拿起筷子,“会不会说话呢你。”

    不管她回不回话,他得吃,他忍得五脏六腑都痒痒。

    嫩豆腐搅碎成豆腐泥,香菇、白果、冬笋、素火腿、油面筋配着香椿汁液调成“五丁”,瓷杯十二只,将豆腐泥塞进瓷杯中,再佐以“五丁”为馅儿,蒸熟倒入锅中爆炒。豆腐圆金黄脆亮,咬一口“五丁”俱在,天地五味俱在其中,喷香留齿,一段魂自天灵盖向外飘,要腾云驾雾乘风而去。

    再来,樱桃肉光亮悦目,咸甜得宜,入口即化。

    阳春面不是阳春面,是一碗留住上仙、感化厉鬼的面。

    或是应当改名,自成一派,叫做留仙面、琼瑶面。

    一生能吃上这一碗面,可真是要……升、天、啦!

    “余姑娘,给我也下碗面如何?”

    可恨魔音刺耳,傅启年这个讨厌鬼,突然出现,打搅了他的无限回味。

    他握紧了拳头,眉毛一高一低在额心打结,他恨——

    恨难自已。

    傅启年毫不惧死,大喇喇坐到他身边来,“小云云,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顾云山偏过头对月浓说:“给他煮一碗小的,小、的!”

    月浓端上一碗光头面,傅启年囫囵塞进肚里,竖起大拇指夸她,“余姑娘你可真是个神人,回去闲来有空,不如来我家坐坐,若不然,我去大理寺瞧瞧你,再瞧瞧余大人也是好的……”

    “闭嘴吧你——”顾云山烦透了。

    “傅大人,你能救我爹吗?”月浓却起了兴致,一双眼忽闪忽闪像小蝴蝶,切切望着他,还有什么比少女的依赖与憧憬更让男人澎湃?他立刻挺胸抬头,樱桃肉的甜还在牙根,他已然变了模样,“可勉力一试。”

    “屁大官儿,想要试,先过大理寺这一关。”想都不必想,自然是吃完抹嘴的顾云山毫不留情地讽刺。

    傅启年没反驳,月浓顿时焉了,恨恨瞪顾云山一眼,自行飘去角落。

    顾云山朝傅启年挑了挑眉——让你吹牛。

    脚步声蹬蹬,由远及近。

    三德一阵小跑窜过来,站在门口说:“二位大人,杨小侯爷嚷嚷着要走,我们爷拦不住,只好跟了出去。二位大人若是要走,赶在一处更好,省得让杨小侯爷一人先走,船不在,害得等上个一日半日的,不方便。”

    “他倒是个急性子。”顾云山与傅启年互看一眼,双双起身。

    傅启年道:“我看也是,早走早了,再多待一晚,我这魂可都要给吓没了。”

    “你那随从不管了?”

    “总归有人来查,我躲一躲,避嫌嘛。”

    顾云山嗤笑一声,拉上月浓,穿过庭院往外走。也没人想起楼上的红玉,只月浓一个劲回头,望见三楼床边,红玉正披散着头发,冲她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