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9章 孤岛(七)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二十九章孤岛(七)

    如是鬼,则应当冷冰冰没生气。可迎面冲过来的那东西分明带着体温,还有……毛。

    在它一双利爪抓破他娇花一般的面庞之前,已经被人扼住喉头,半空中扑腾翅膀,没多久就咽了气,彻底消停。

    他壮着胆子睁开眼,长舒一口气——原来是只乱飞的乌鸦,现如今已被月浓活活扼死在手心。

    “怎么就给弄死了?”

    “力气稍微大了点儿,没控制住。”

    他退后一步,稍稍离乌鸦远一些。“办案要留活口,指不定是什么重要证人。再说了,你爹是不是打小儿给你喂大力丸啊,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这么大劲呢……”

    他一个劲叨叨,她却只管歪着脑袋盯着他,一语道破天机,“话这么密,顾大人,你难不成……害怕啦?”

    “……”

    “你该不会真以为有鬼吧?”

    顾云山端着烛台绕开她往前走,刚要去推第二扇门,犹豫了片刻回头冲她使了个眼色,“你来——”

    月浓还沉浸在抓住顾云山小辫子的得意中,顾不得脚上的疼,大摇大摆走过来,窃笑道:“方才吓唬傅大人的时候,我还当你真不害怕呢,没想到,原来是个纸糊的大虫,光会唬人。”

    “行了,少废话,快开门。”

    “吓破胆了不是?门都不敢开。”她做个吊死鬼的可怜样,翻着眼皮凑到烛光近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怪声,“如澜小弟,我在下面好生想你……”

    他那点小破胆,真给唬住了,举着烛台不住地后退,最后顶在墙壁上,退无可退,“你你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替他喊。

    两个人双双愣在当场,不知是否有风来,烛火突然间左摇右摆,照得月浓的脸忽明忽灭,恍然间在对面扯出一面巨大的影,依稀是女人的脸孔,你看不清五官,却偏偏知道她就是,她正透过脚下肆意蔓延的黑暗紧盯你,带着讥诮,嘲讽你的愚昧与无知。

    他的呼吸停在这一刻,楼下撕心裂肺的惊叫却并未停止,有人大喊:“你去哪,给我回来!”

    月浓闻声,一拍围栏,翻身越过。只听见风声过耳,人已落地,剑鞘击在阿禾腰腹,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恰好将他打落在地。

    “叫什么叫呢,烦人!”偷偷扭了扭右脚脚踝,嘶——还是有点儿疼。

    阿禾被吓得魂不附体,顾不上腹部的疼痛,拼了命的也要跌跌撞撞爬起来,离开这栋楼。

    才攒了三分力要冲关,被月浓拿剑鞘轻轻松松顶回去,再来,还是如此。万念俱灰,他到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喉咙里呜呜咽咽全是断音,没人听得懂。

    这时候彭涛与顾云山各自从东西两侧楼梯上下来,顾云山问傅启年,“又闹什么?”

    傅启年揉着后脑勺上被砸出来的大包说:“活见鬼了,那东西慢慢往外渗血,你瞅瞅三德背上,肯定一大片血渍。”

    阿禾叫声凄厉,“不是血,是鬼!是鬼!一阵风过来,它手脚都断了、散了、散了……不是鬼是什么?是鬼,一定是鬼……”

    这人神神颠颠,说话毫无章法,月浓听不明白,只顾云山与彭涛二人一同走向“李香君”,见她衣襟大敞,露出一段白得发青的皮肤。他正想掀开来看,眼前递过来一根棍儿,月浓说:“大人,男女授受不亲,她万一赖上你了怎么好?你还是用这个吧。”

    她这话说得一本正经,背后却透着一股瘆人的劲儿。他接过来,低头再瞥一眼怪笑的“李香君”,感觉自己甚是危险。

    到底将她衣襟挑开,这一回却又不能说是她,究竟是他还是她,谁也闹不明白。

    那胸脯一马平川,半点起伏也没有。

    顾云山抬眼看彭涛,问说:“是个男人?”

    彭涛摇了摇头,“我曾见过岛主,她……必定是女人无疑。”

    疑点再次指向红玉,她捏着手帕喊冤,“不不不,这就是岛主,奴家绝不会看错。岛主本就是戏班子出身,闲来唱上一两句,最爱就是《桃花扇》,奴家听过许多回,断没有错的。奴家……奴家还能唱呢,那……那……欺负俺贱烟花薄命飘,倚着那丞相府忒骄傲。得保住这无瑕白玉身,免不得揉碎如花貌…………”

    空旷的底层来回飘荡着红玉发着抖的唱段,伴着风声,来回挑逗着所有人的耳。顾云山拿着细棍慢慢挑开衣襟,再由彭涛熟练地扯散了腰带,一具男性的躯体豁然呈现在眼前。

    顾云山没抬头,指示月浓,“你不许看!”

    她略有遗憾,仍是乖乖转过身,面对着窗外明月,唉声叹气。

    以上掀开到腰□□面,周遭一阵低低的却压抑不住的惊叹。

    彭涛蹲在地上,摸着下巴犯难,“怎么还是个女人……”

    杨昭道:“或许就是上面平嘛……”
麻烦王妃酷王爷
    彭涛道:“平日里瞧着却并不像……”

    杨昭道:“女人的法子海了去了,彭大人慢慢就晓得了。”

    “不许回头!”这还是顾云山冲着月浓喊。

    少许,她听见身后人低语道:“这不是一个人。”他将烛台随手递给身边的高放,细棍指向“李香君”腰腹。

    上半身宽阔厚实,分明是个男人,腰部以下却细瘦孱弱,腰接不住腹,甚至露出一截猩红的切口。高放握紧了烛台,吓出了满身汗,顾云山的头埋得更低,“你看,有银线将身体与腰胯缝合,针脚细密,缝得稳稳当当。”

    再倒回头向上翻,两只手臂接口处也有缝合迹象,手掌对比,左右手各不相同。彭涛叹道:“头颅、躯干、手臂,竟然都不是同一人。”

    哇啦——杨昭捂住嘴藏到楼梯暗面,吐了。

    阿禾还在重复,“他的手脚都是散的,散的,一碰就散。掉了,四肢都掉了,大仙,小的不是故意的,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咚咚咚冲着东南方向暗影猛地磕头,也正是月浓背后的鬼影出现的方向。

    顾云山站起身,同傅启年说:“你这奴才,看来是疯了。”

    傅启年道:“好在还有一个能顶用的,上头,找着什么没有?”

    顾云山摇了摇头,“什么也没发现,但也不必再找。”

    “为何?”

    他垂目望着脚下那一具东拉西凑凑出来的尸体,“恐怕都已经死了。”

    “啊?”傅启年双眼外凸,不能置信。

    顾云山伸长手一把推开傅启年的脑袋,又开始揣着小手往月浓身边挪。

    嗯,果然还是站在这个傻帽身边最安全。

    “已近子时,我得找个地方歇一觉再说,你们是何打算?”

    换来杨昭气急败坏往外冲,“还要再耽搁一晚上,云山兄,你疯了不成?这鬼地方老子一刻都不要待,走,赶紧走。”

    顾云山非等他走出主楼才转过身,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后半夜月黑风高,林子里要再出什么篓子,我可懒得去救。是吧,小月浓?”再给月浓抛出个媚眼儿,勾出她满身鸡皮疙瘩。

    彭涛附和说:“正是如此,夜里容易出事,我看主楼并无异常,不如歇上一晚,明早再回。”

    傅启年最好打发,“余姑娘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又被顾云山狠推一把,“滚!”

    月浓回答得很是认真,“我跟我娘保证过的,除了我相公,不跟别的男人睡觉。”

    顾云山恨不能再去捂她嘴,“你搭理他干什么?一脚踢飞了最好。”

    “顾大人……你……又吃醋啦?”

    他又变脸,嘴角一抽一抽好热闹。

    月浓好烦恼,顾云山这个人,真是太小气了。

    没法儿忍呀。

    最后杨昭也没胆量拉着他的小喜福冲出山林,他老老实实听从安排,与喜福一同睡在西侧二楼第一间,高放、顾云山、傅启年在二层各占一间。三层西侧第一间由哑仆与阿禾两人挤着,第二间原本就是红玉的房间,便让月浓与她一道将就一夜,剩下三德、彭涛在三层各住一间。

    月浓刚要躺下,便响起咚咚咚敲门声。她老大不愿意地去开门,“谁呀?”

    “我——”是顾云山。

    他进门来,提着灯笼环顾四周,红玉已换了衣裳躲在屏风后头不愿见人。

    他绷着一张脸,问月浓,“脚怎么样了?”

    她把右脚藏在左脚后面,单腿站着,扭扭捏捏。

    顾云山的脸色越发难看,又变成恶婆婆,张嘴就要教训人,“大晚上的瘸个腿还四处蹦跶,你是要上天偷鸡呢!”反手扶住她忘床边去,“老实呆着,一会自己揉揉。”扔下药油一瓶,跑了。

    “哎哎哎……”

    “哎什么哎,想让大老爷我给你揉脚?想都别想!”一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门还没关呢……”她只是想让他带上门而已呀。

    红玉缓缓走出屏风,梳着长发,幽幽道:“你们家老爷……对你可真好……”

    “什么呀,他才不是我们家老爷呢,我……我……”她也是个千金大小姐来着…………

    想来也不必与陌生人争辩,一瞬间又豁然开朗,她脱掉鞋袜碰了碰脚踝,果然是肿得厉害。

    药油熏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同时觉着整个鼻子都通气儿了。嗅了嗅,问:“红玉姑娘,你这屋子可真是太香了,香得我都问不着味儿了。”

    “是吗?姑娘不知道,我们这儿的屋子,都是这么个香呢。”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