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8章 孤岛(六)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二十八章孤岛(六)

    或是月浓天生神力,稍稍使劲,红玉的人中处就给掐得淤血,红彤彤挂在银盘似的面孔正中央,衬着她日日练习的娇柔媚态,莫名滑稽。

    但好在人醒了,并非做无用功。

    红玉一睁眼,便对上顾云山那张冷冰冰的脸,换了神色,眼神中透着一股狠厉,与她往常所见所遇自不相同。“本官审案,惯常先打一百杖,杀威。现如今没人行刑,便先切了你一段手指头,看你晕是不晕。”

    “不敢了不敢了,奴家再不敢了……”原说要晕要倒也不是她的错,但大老爷大权在握,一个不高兴便拿捏你生死,你又能如何?竟从没想过为何要任他鱼肉,这见人就跪的毛病与生俱来,没得改了。

    顾云山看着那颗在高放怀里阴森森冷笑的人头,皱眉问,“那人你认得不认得?”

    高放上前一步,红玉身子往后缩,眼睛却不敢挪,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颗头颅,最后不知是委屈还是眼酸,点头时顺带落出眼泪,我见犹怜。

    “奴家认得,这个……正是岛主。”

    少不得要倒抽一口凉气,哑巴没法子发声,阿禾先惊叫,三德扛着无头尸,吓得冷汗涔涔。顾云山问:“你晕倒之前,岛上可有外人闯入?”

    红玉道:“岛主有贵客来,却也并不让旁人见。奴家只当是个平常日子,无人登岛,消磨时间罢了。”

    “今日是什么日子?”

    红玉一愣,想了想才说:“难道不是五月二十七么?”

    顾云山道:“今日休沐,五月二十八。昨日大朝,自然无人登岛。”

    红玉喃喃不置信,“怎地……我竟睡了一连两日…………那……那他们呢…………”

    月浓没忍住,嘀咕说:“这位姐姐你真厉害,饿了两天竟还没能饿醒,换我,两个时辰都不行的。”

    “哪个是你姐姐?跟谁学的规矩,见着什么猫啊狗啊的就攀亲戚不成?”又是顾云山,满脸凶相像个刁钻鬼毒的恶婆娘。

    她生气,也学着威胁说:“顾大人,你小心一点,这回可没有阿辰跟着,我要是一赌气撂挑子,你还指望高大人不成?”

    高放捧着岛主的脑袋立刻推脱,“不成的,我一个胖子,跑也跑不动,实在是力不从心,力不从心啊……”

    顾云山瞄他俩一眼,顺带把傅启年将要出口的话又瞪回去,吩咐说:“你,你,你,随便来一个把她架起来。”

    阿禾最爱偷懒,喜福又小,只有哑仆闷不吭声低头做事。顾云山上前一步同彭涛杨昭几个说:“还是得进去看看。”

    彭涛道:“正是如此,既然来了,就没有半路撤退的道理。”

    “哟,彭大人几时英勇如此,竟是我孤陋寡闻了。”不必想,依旧是杨昭。

    顾云山淡淡道:“既然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哪有过门而不入的道理,你们要走我不拦着,我自是要进去一探的。”

    傅启年头一个应和,“我只管跟着余姑娘。”

    月浓居然伸手摸了摸傅启年的脑袋,夸他说:“嗯,好乖呀,可比某人听话多了。”

    狗男女!懒得废话,顾云山气呼呼冲向大门,顺带展开双臂,一左一右推开他俩,大路不走,非从他俩中间闯过去,把人撞歪了才解气。

    傅启年揉着肩膀偷偷同月浓说:“看见没,小云云吃醋了。”

    “怎么又吃醋?”一眨眼功夫,她想明白了,“看来他真的好在乎你。”

    “我?”他指着鼻子,茫然一片。

    “嗯,你呀。”她点头,讳莫如深。

    门开了,向上看,是通天的顶,黑漆漆一片,四层楼梯四四方方横来竖往,远看是*殿,进门却是筑经的佛塔,夜风奔来往去,带着森森寒意,刺着你背脊上最后一根骨——彻骨的冷。

    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照进阶梯,隐约有风吹树的沙沙声,仿佛还带着女人滴滴的哭泣,一回头似乎是红玉,穿着薄而透的纱倚在哑仆身上,低头饮泣。

    “有人没有?都是干什么吃的!贵客登门,竟不知来迎客吗?”

    “竟不知来迎客——”

    “不知来迎客吗——”

    “迎迎迎客吗——”

    杨昭的声音绕着横梁再跑回原地,丁铃当啷不知是何声响,听着像是小儿窃笑,嘻嘻嘻嘻……

    猪脑子——

    顾云山拧紧了眉头,将这一句埋在腹中。

    留仙苑主楼依旧空空无人应,唯有枝头一群乌鸦惊起,扑腾翅膀绕过前院往后山方向飞去。

    顾云山只与彭涛商量,“你我一人一队,将主楼搜一遍,如有不寻常,大喝一声即可。”

    彭涛亦无异议,让三德把尸体陈放在楼梯下方,再熟门熟路地从高台上取下一只小臂粗的蜡烛点燃,领着三德从东侧楼梯向上走去。余下几人便都留下来或是看管一层,或是看管红玉与尸首。

    顾云山只管拉上月浓,“你跟我走——”幻想终焉

    “余姑娘……”傅启年伸出手却不敢动作,隔空召唤她,如长亭惜别。

    顾云山回头说:“楼上有鬼,不怕死的就跟来。”

    “你骗我!”

    他挑眉,“你试试。”

    月浓烦得很,“再耽搁下去,鬼都跑个没影。”

    傅启年这才想起自己两个仆从,窜到阿禾身边冲着月浓挥了挥手,“余姑娘,你早去早回啊。”

    她提步,慢慢走上阶梯,没什么兴趣搭理人,“我也想找个地方早点睡呀,我困死了都……”揉揉眼,打个呵欠,消极怠工。

    随即推开第一扇门,屋子里存了多日的脂粉香扑面而来,暖香之中带着腥,顾云山跟在月浓后头走到屋中间,提着灯笼四处都看过一遍——凌乱的床、缠着黑发的篦子、一壶凉透的茶、一件瘫软在屏风之上的罩衫。他捏着鼻子嫌弃说:“这里头,还指不定刚折腾过什么,臭得很。”

    “哪来的臭味,我怎么没闻着?”她好奇,还真去嗅,被顾云山修长的手指捂住了口鼻,“别犯傻,再去隔壁看看。”

    “哦——”她一双琉璃眼,亮晶晶映着火光,却又傻傻跟着他一言不发。他指尖有淡淡木樨香,缠着让人学乖听话说的蛊,说不出的好闻。

    两人将西侧二层都找过一遍,一棵老松树拔地而起,遮住了西侧几乎所有的窗,窗台向下,是一汪水池,正对着第二、第三间屋,深不见底。屋子里除了一堆让人面红心跳的衣裳物什,再无收获。

    恰好对面彭涛也没声响,月浓便顺势走上三层,脚下的楼梯似乎有些经不起了,踩上去吱呀吱呀的直叫唤。顾云山还得像个老妈子似的招呼她,“你就不能慢点儿走,摔死了谁负责?”

    月浓却像个男人似的浑不在意,“放心吧,若是脚下不稳,我还能顺带飞起来,你忘啦,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江北血手京师魔头江湖第一毒师……哎哟妈呀,这什么啊,崴着脚了……”

    她一个不小心扑倒在楼梯上,顾云山再一着急手上不稳,灯笼从三楼阶梯上往下落,应声听见一句,“哎呦,这什么玩意儿还他妈带闪呢!”

    他跨步上前,抬她右臂慢慢将她扶起来,“让你慢点你不听,这下好了,伤着哪儿没有?”

    月浓摇摇头,忍着痛从背后掏出个玉石摆件来,在他跟前晃了晃,“就是这个,圆圆粗粗的,差点儿绊死我。”

    说完又觉着奇怪,自己先摆弄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呀,长这么个怪模样。”

    “并不是什么好玩意,你不许碰,这东西……有毒!”没料到他一把抢过来,顺手就扔到楼下。

    咕咚一声响,再传来一句“哎哟我操——”

    有什么轰然倒地,阿禾抱着傅启年哭,“少爷,少爷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少爷!”

    月浓扒着栏杆往下看,犹疑道:“傅大人这样是不是中毒了?”

    “嗯,对,中毒了。”

    毒死他才好呢。

    月浓坐在阶梯上,自小兜里掏出火折子来递给他,“先点灯——”

    “方才在树林里怎么不拿出来?”

    “我忘了呀——”她答得理直气壮。

    顾云山摸进一间屋,片刻便端着点亮的千鹤登云烛台到她身边来,微弱一簇光照亮她脚下小小一方天地,也照出栏杆底部一处细微刮痕,细细看,像是指甲抠出来的印,留在栏杆内侧。

    他将烛台搁在阶梯上,正要去碰她脚踝,却堪堪被避开。一抬头撞上一双小鹿似的眼睛,水汪汪泛着桃源世外的净与静。

    一个字,一段音也听不见。

    他的心漏一拍,蝴蝶飞过花蕊,春雨润过嫩芽,是昨夜少年青衣打马走过鲜花满山的春夏。

    月浓说:“你不要以为我崴了脚你就能趁机欺负回来。”

    “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哦,楼梯太窄,我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你扔到楼下。”

    “所以呢?”

    “所以……所以你少碰我!”温雨转疾风,少女娇俏的脸染上嗔怒,却依旧美得让人不忍垂目。

    方才的闲情旖旎云散烟消,顾云山撑住膝盖站起来,抖一抖袍子继续向前走,“没事就赶紧站起来继续搜,成日里就会给老爷我添麻烦,真不知道拉你来岛上做什么,昏了头了不是?”

    她脑子里那点小小青涩都被他一句话气跑,她再一次活过来,生生让他气出了精神,也不管脚下疼或不疼,再难受也忍着,要吵完了分出胜负再谈其他,“呵,方才也不知是谁,在树林子里吓成个可怜样,要不是我,恐怕是要哭爹喊娘好一阵的。”

    “傅启年就是那副破德行,今儿可算让你见着了。”他接得稳稳当当,面不红心不跳。

    “不要脸——”

    “说谁呢?没大没小!”顺势推开第二扇门,猛地一袭黑影朝着他迎面扑来。当下脑子里跑马似的飞奔,身体却一动不动,原地等死。

    他后悔,早知道就不该不乱吓唬傅启年,谁晓得原来真是有鬼——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