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5章 孤岛(三)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二十五章孤岛(三)

    他决意不再向后躲,反身向前扑,却被那人拧住手腕一拉一带,当即就被摁死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

    “多日不见,小云云,你怎还是如此调皮。”那声音又轻又细,却又醇厚有力,应是有底子的,练过嗓登过台,说不定还是红角儿。

    顾云山的脸紧贴着床,被挤得变了形,说话也模糊不清,依稀分辨得出,他费劲全力原来是说:“老妖怪,祸事精……”

    那人指尖一弹,床边一对烛便亮起来,映出他鹤发童颜,俊秀雅致的面庞,如遮去满头银发,倒像是二八少年,一派风流。

    是黎青。

    “先别忙着撒气,老夫前来自有道理,只看你,乐不乐意听啦。”

    他撒手,顾云山才得以松一口气,爬起来盘腿坐在床上,堵着气说:“老子不乐意。”

    “那我走了——”他从大开的窗户翻出去,一眨眼消失在夜色中。

    顾云山却半点不急,他撑着脑袋,数到十——

    一段飞檐走壁好轻功,那人一身白衣披着月色而来,“嘿,我又回来了。”

    顾云山烦透了。

    黎青一掀袍角,坐到床边来,“消消火吧小云云,老夫这辈子也就来这一趟啦,往后啊,你想见都见不着了。”

    “你是何意?”

    “天有尽,海亦老。老夫掐指一算,大限将至,恐此生永诀。老夫舍不得小云云,特来见你最后一面。”

    顾云山还是老样子,分毫不动,“不去见余月浓?”

    黎青抽出绣帕来擦了擦眼角,“小云云要见,小心肝儿也是要见的。”

    “到底想说什么?”

    黎青不敢再唱调子,加快了语速说:“我死后,你答应我照顾好老夫的小心肝儿。”

    “谁?”

    “小月儿。”

    顾云山皱着眉头忍出一肚子火,“你要再敢这么娘们兮兮的就给老子滚出去。”

    黎青揉着帕子红着眼哭,“嘤嘤嘤,那人家就是娘们儿嘛。”

    “滚——”

    黎青怕了,赶忙问一句正经话,“老夫死后,乐山十八子你管是不管?”

    “不管。”顾云山冷冰冰答,没感情,“今日后,你作何打算?”

    黎青望月伤怀,“自然是找一处清净地,坐化成仙。想来我黎青一生收徒有二,一个是小心肝儿,另一个就是……”

    “废话怎么那么多?给你买一处风水宝地,如何?”

    黎青道:“死后叫蛇虫鼠蚁蛀空了吃尽了?人家才不要,我要一盏竹筏,铺满鲜花,带老夫放舟于青山绿水之间……”

    顾云山冷笑,“我看你的病还没好全。”

    “唉……小云云,你可真是没救了,老夫也懒得再与你争辩,今后的路自己走,且好好照顾老夫的小心肝儿。”声音还留着,人已不见踪影,原来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仙人物。

    隔了许久,才等到顾云山抬头望着寂寥无垠的窗外,嗤笑道:“还用得着你说?”

    黎青总归是个怪人,他要生要死,全无意外。

    月底休沐,大理寺后门停一辆金碧辉煌小马车。傅启年邀好了时辰在外头等,顾云山磨磨蹭蹭不出现,全因家中有个漫天撒泼的臭小子。

    大人们围了一圈,仰头向上看。顾辰在树冠下面,双手双脚都挂在树干上死死抱住,“我不去……那些姐姐都好可怕(辰辰来),无论如何我就是不去,死也不去……”

    顾云山气得双手叉腰,茶壶似的向天仰倒,“你给我下来!”

    顾辰扯着嗓子喊回去,“不,我不去!(辰辰)”过后又觉得不大好,没底气,多加一句求饶,“七爷,您行行好,饶了我吧(辰辰),月浓姐姐看起来好厉害,你带他去嘛。”

    萧逸刚想要添一把柴火烧死他,刚要开口,一下没能忍住,一个喷嚏打完,人人跳出三丈远。

    顾云山开始拉拔月浓,“你去,把他给我弄下来。”

    顾辰听见了,当即大喊,“月浓姐姐,你不能这么对我(辰辰来)”

    她为难,迟迟不见出手。月浓前日去地牢见过其余亲眷,地牢有一夹层,修得富丽堂皇,她娘亲哥嫂都住在那享福,闲得无聊还能凑一桌打叶子牌消遣,并不比府里过的差。真想谢一谢顾云山,但转念一想,大理寺富可敌国的做派,也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登时又愤恨起来。再过一刻,觉着自己矫情得很,望而生厌。你不是我生命中的路人甲

    “爱去不去!”顾云山傲起来。回头望身边人,萧逸鼻子通红两眼发直,病怏怏随时要倒,两位少卿忙得脚不沾地,只剩下,“高放——”

    被他点名,高放浑身上下肉都在颤,摸一把汗说:“大人,卑职才刚从南边儿出公差回来,这好歹也休个一天半天不是……”

    “老爷我带你出门逍遥,你还瞎矫情?赶紧的,跟车上马。还有你——”眼珠子一转,眼白多过眼黑,最终落在月浓肩上,“你也跟着来,敢说一个不字,当即给你爹上大刑。”

    月浓气得狠了,又不敢发,只能原地跺脚,几乎要把大理寺后院踩出两只窟窿,“算你狠!”

    顾云山自乘一辆马车,外简内奢,与傅启年杨昭等人不同,高放匆忙之间什么也没来得及收拾,跨上马背慢慢跟在队尾。

    顾辰趴在树顶,伸长了脖子往东南望,远远看见这一队满世界找乐子的官爷们消失在视野之中,这才放下一颗心,从树顶起飞,落地时没能及时刹住,撞翻了原本就晕乎乎的萧逸,也不晓得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

    没意外,两个人又开始吵。

    萧逸道:“……”

    顾辰道:“……”

    萧逸道:“……”

    顾辰道:“……(吵架的话还是你来写吧让我偷点懒)”

    碧波湖上留仙岛,留住上仙共此宵。

    出京城向东南走上大半日光景,便到广袤无垠的碧波湖便,众人下马换舟,顾云山撞见轻装出行的彭涛,他比顾云山等人年长,已是长须凸肚,老态初显。

    顾云山略有惊讶,顿了顿,上前去寒暄一番,横来竖往都是废话,不再赘述。

    几人各自带仆从一二,共十人,租一只精致花舟,自登船之时其便吃吃喝喝吟诗作赋,自认为顺应天下读书人之风流。

    月浓独自坐在船头,看湖中碧波荡漾,忽而想起,她这辈子,仿佛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蓟州府连台县,同顾云山这奸佞小人一道。

    五月轻风吹得游人醉,隔着一层暧昧纱帐,落一道窈窕的影,少女的愁思更能勾得起男人的旖念。傅启年端着酒杯,怔怔望着,不知不觉已成痴。应是映着春情作一阕缠绵悱恻的词,脑中正想着花香浓艳,姹紫嫣红都开遍,一个不小心让人从后方猛推一把,拉拔着纱帐往前扑,眼看就要扑在少女胸前。

    傅启年闭上眼,自觉幽香一阵,欲等温香软玉满怀,陡然间胸口一痛,听她娇娇骂一句“登徒子”,抬脚就给踹进湖里,只有出气没进气。

    傅启年身边两个仆从顷刻间从船尾冲到船头,一个掐尖了嗓子“少爷少爷”的乱叫,另一个哇啦啦哎呀呀一个字也不会说。倒是哑巴老实,蹬掉靴子扑通一下入水,一小会儿功夫就将稀里糊涂的傅启年拱上船。

    月浓几乎是下意识地藏到顾云山身后,瞧见傅启年的狼狈,心底里多少过意不去,“傅大人,您没事吧。”

    傅启年唯一能说话的仆从阿禾当即回说:“人都落水了,能没事吗?”

    她自知有错,消磨了气焰,低着脑袋呐呐道:“对不住,一时冲动,傅大人若是病了……”

    没等她说完,顾云山勾了勾手,让阿禾站起来,“退后一步,再退一步——”

    后背悬空,阿禾求饶,“顾大人,再退就不成了。”

    他不说话,抬脚踹他膝盖,阿禾应声落水,没过多久便冒出头来,顾云山问,“如何?有事没事?”

    阿禾连忙谄媚道:“没事没事,水里凉快着呢。”

    他再转过脸问傅启年,“你怎么样?”

    傅启年捂着胸口,抬头痴痴望月浓,“没事,能得美人一踹,傅某三生有幸。”说完没能控制住,哇啦一下呕出一大捧水来,甲板上又湿一片。

    月浓在顾云山身后小声嘀咕,“顾大人,我能不能暂时毒哑了他?”

    “我建议你让他永远说不了话。”

    “太毒了吧,他可是你朋友呢。”

    “他太烦了。”

    “嗯,也对。”她点点头,跃跃欲试,过一会儿心底生疑,忍不住问,“顾大人,方才……是不是你推的傅大人啊?”

    顾云山咳嗽两声,“……(你琢磨琢磨说啥搞笑点呢)”

    日落之时登岛,船夫停船,低头念叨,“前儿下雨,好几天没来,今儿怎么连个迎门的都见不着?都多懒去啦?”

    面前一座神仙岛屿,似飞来仙山,孤悬海中,皑皑青山笼罩在血色霞光里,静悄悄只听得见乌鸦徘徊。

    月浓玩着辫子说:“真像一座鬼城。”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