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3章 孤岛(一)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二十三章孤岛(一)

    四月初七,大理寺。

    一只烧鸡一壶酒,余政坐在牢房湿冷的地板上,有点儿飘飘然。

    “案子就这么了结了?”

    “是的呀。”月浓点点头,郑重道,“梁岳疯了,不吃不睡不吭声,让干嘛就干嘛,签字画押什么都认。”

    捋了捋唇下美须,余政咂咂嘴说:“看来这个顾云山,倒也是个……”

    “是不是很厉害?”

    余政瞪她,“厉害什么?画押认罪还要给他当头一棒,顾云山此人心狠手辣,绝非你这个木头脑袋能想得透。”

    “爹,你别每次夸人家都先贬我一顿好不好?那人家也……也好歹是个姑娘家……”瘪瘪嘴不开心,要伸手去偷一只鸡翅膀来吃,谁晓得啪一声响得刺耳,她被亲爹打掉了爪子,还要被嫌弃,“哪有姑娘家夜里吃这么多的?好不容易来一回,就不能给你爹多留点儿?”

    她揉着手背,委屈道:“好嘛,不吃就不吃。”

    余政一壶酒下肚,突然有了诗意,站起来拿方言吟上一段,月浓都没听懂。眨巴着眼睛问:“爹,咱们家究竟几时才能出去?要不……我再去求求顾云山?”

    余政道:“找顾云山?十个顾云山都未必顶用。你放心,这事怎么闹出来的,爹心里有数。齐王恨不能让三法司会审给你爹我判个斩立决,晋王呢又要豁出去作保,总之眼下这两人僵持不定,咱在大理寺住着,反倒安全。”

    月浓面露难色,“爹,那万一晋王也不顶用了……”

    余政倒是豁达,“那不还有皇上么,端看圣上如何决断。咱们啊,好吃好喝地等着吧。”

    “哦,好吧。那您明儿还吃烧鸡吗?”

    “不吃,太腻,换个猪颈肉。”他正襟危坐,反而催促她,“还赖在这儿干什么?牢里有戏看?”

    她低眉望脚下,嗫嗫喏喏不肯走,“爹……我那个…………”

    “不许哭!”余政吹眉瞪眼好凶悍,“要敢掉眼泪,记你十杖家法。”

    月浓沮丧地蹲下*身收拾碗碟,忍者眼底的泪,提着食盒往外去,咕哝说:“不哭就不哭,凶什么凶嘛。”

    余政还是硬邦邦口吻,“凶你是为你好,别傻不愣登的谁都当好人。你啊……真让人不省心。”

    月浓却想的是,指不定是谁让人不省心呢。

    哼,猪颈肉也是很油的。

    顾云山近来比较无聊,大理寺政务都分派给高放同萧逸几个去做,他只需要在重大案件上拿拿主意,定个性,如此而已。但他仍然考虑再提拔一位典史,用以落实近年在圣上面前的抱怨——案件繁琐人手不够,着实力不从心。

    嗯,最好再额外讨点银子,把大理寺衙门扩一扩,东边那几间破屋子哪能住人?连个看得过眼的摆设都没有。

    “看来京城也没太大意思……”他翘着脚横躺在春榻上,望着梁顶昏昏欲睡。

    “京城自然有天大的意思,是你这个人,你说,你关在家里不出门是怎么回事?”那人身开墨菊,广袖盈风,不通报不敲门大摇大摆闯进来,顺势坐到她身边。一巴掌拍在他翘起的左腿上,连着骨头都要拍碎。

    顾云山骂一声“他娘的”,揉着腿坐起来,瞧见这人如傅粉何郎,娘们兮兮,少不得要来气,狠狠推他一把,差一点把他推得跌坐在地。“少惹我,烦着呢。”

    傅启年持一柄火葵扇,四月天里扇来扇去都是凉风,却非得装模作样一个劲猛扇,“这是怎么了?憋坏了不是?火气这么大,哥哥带你出门散散。虽说仍在太后丧期,但……”他挤挤眼,挑挑眉,亏的是个风流公子俊俏模样,不然真成了贼眉鼠眼登徒浪子,“总有能找乐子的地方不是?”

    顾云山盘腿坐着,右手撑着下颌,垂头丧气,“你以为我没去过?一回京城我就……唉,总之是看谁谁丑,没一个中意。你说京城的这些个……姑娘们,怎么就……齐齐中了毒变了样儿了呢?分明我去蓟州之前还是能挑出一两个水灵的…………”这可真成了未解之谜,无人能解。腹黑老公追逃妻

    他有牢骚满腹,傅启年却懒得听,一个劲撺掇他去个了不得的地方,包他满意。顾云山提不起劲,复又倒下去,“你哪来的闲工夫四处乱跑,看来刑部近来清闲得很呐,不如留下来给我干两天活儿。”

    傅启年年初在刑部任职,刑部员外郎,顶了个不大不小的官,也多亏他爷爷傅子山余威仍在,不然就他这个二十五六的年纪,怎么着也轮不上。

    傅启年连声推脱,“别呀,有火可别忘我身上撒,咱们俩一般年纪,我却连儿子都有了。哎,我说,你近来回过家里没有,阁老那多半是催的急,吓着你了?”

    顾云山转过脸,不屑道:“我的事你少打听。”

    傅启年早已经习惯了他这副瞧不起又甩不脱的死样子,立时大笑,指着他说道,“哎呀,小云云害羞了,你看你看,耳根子都红透,喂,听说你抄家时强抢民女,怎么回事?真是石头开窍看上了人家不成?”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顾云山不知哪来一肚子火,你推我我推你,就同他在春榻上打起来,打得纠纠缠缠不分你我,突然间碗碟落地乒乓乱响,两人才将视线各自从对方的脸上挪开,投向瞠目结舌的月浓与顾辰。

    顾云山被傅启年短暂压制,仰躺在下,傅启年缠住他双手跨坐两旁。两个人都愣了愣,一个问:“你来做什么?”另一个笑嘻嘻感慨,“好一个标致的小人儿。”

    月浓傻呆呆回答,“我……我来送茶点呀。”

    顾云山撑起上身,着急问:“茶呢?”

    月浓看了看脚下,茶点落地,一片狼藉。

    顾辰道:“我被毒瞎了,什么都没看到,七爷你们继续——”

    月浓一听,登时涨红了脸,一只手捂住顾辰的眼睛,一只手捂住自己的,摸着黑往外走。

    傅启年却还扭着头盯着她的背影,被顾云山一把扭过头来,恶狠狠骂道:“看什么看?当心挖了你两只眼珠子。”

    月浓隔着窗户远远看,“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顾辰道:“月浓姐姐你不懂,七爷发现傅大人盯着你瞧,吃醋了。”

    “吃醋?”

    “嗯啊——”

    “两个男人谈什么吃醋啊……”她还不是很懂呢。

    午后无聊,傅启年连拖带拉地把顾云山带出了大理寺衙门,两个人挤一辆马车,顾云山一路跌着脸,老大不乐意。傅启年只顾一个劲吹嘘,蓬莱山外留仙岛,醉卧云中魂不归。顾云山当即拆他台,“魂不归?那不是死了?”

    随他说什么,傅启年偏就是不生气,笑呵呵说:“那可不就是欲生欲死么?”说着还要伸手去揉搡他,又被推了个踉跄,鼻子撞在实心木头杆儿上,总算老实。

    半途遇上长庆侯府家的小侯爷杨昭,又是个滑稽人物。

    这人珠玉满身,百花开遍,打扮得生生是一只穿花蝶,俗,大俗,却又俗得坦然,俗得可爱。一股脑钻进马车,哪还有时间问你愿意不愿意。万事都是“小节”,他的事才是“要紧”。“二位兄台,打算上哪儿玩儿去,也带上小弟如何?”

    傅启年道:“我与云山兄本也没什么正经打算,只不过……小侯爷这阵仗,是要去往何处?”

    “去顺天府,原有个远亲,家中长子酒后失手打死了邻居幼子,这会子顺天府里正审着呢,我爹碍不过情面,特令我去瞧瞧。”他双手撑着膝盖,身子前倾,不耐烦,“你说我去有什么用处?倒不如你两位过去,吓得那顺天府尹彭涛再不敢和稀泥。”

    “我去。”话音落地,另两个登时傻兮兮回头看,傅启年难以置信,“不是吧,不去花街了?”

    顾云山道:“爱去去不去滚。”

    傅启年敛容正色,啪一声合上火葵扇,“好,就听你的!”

    然而杨昭钻进马车是想着逃去花街喝小酒的。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