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2章 活埋(二十)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二十二章活埋(二十)

    饭后,顾云山说要看星星,闲得无聊满院子乱跑。月浓换上女装躲在屋子里梳头,忽然间,大半夜窗户外头探出一颗黑漆漆头颅。

    “喂,小月浓……”

    她回过头,半片红妆照亮蒙昧的夜,也晃花了他的眼。

    他躲了出去。

    月浓不明所以,“案子不是破了么,还叫我做什么?”

    “我要去牢里一趟。”他吹着冷风,想着红袖招里的桃花酒,醺醺欲醉,好半天也没等来回应,忍不住发牢骚,“磨蹭什么?赶紧出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少女如初春嫩芽,伸手就能掐的出水来。“你去你的,干我什么事?”

    “你得保护我,知道不知道?”

    月浓闷闷向前走,一面挪着小碎步,一面抱怨,“梁岳已是阶下囚,真不知你还怕什么。”

    “确实没甚可怕,但既然养了你,就得物尽其用,不然,阿毛都比你顶用,至少还能炖了吃呢……”

    顾辰从树上飞出来,哀求说:“七爷,别杀阿毛,阿毛姓顾氏自己人,不能吃的。”

    三人溜达到县衙大牢,推开门,内里阴湿可怖,一个容长脸的狱卒慌慌张张迎上来,方要开口,便听见大牢伸出传来一声悲泣,很快没了声息。

    昏昏暗暗走道飘来一段魂,靠近了才知道,原来是弓腰驼背的老妪,因实在老的厉害,整个人只剩下一团枯骨挂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皮哆哆嗦嗦飘荡在人间。经过顾云山身边,漠然无语,停了停,待顾辰与月浓双双让出道来,才拄着拐杖往阶梯上行。

    最后一眼,老妪似乎稍稍侧着身,右眼余光略过衣着光鲜挺拔如松的顾云山,面无表情。却让他陷进深深的不可脱身的泥淖之中,无可辩驳,亦无法忍受。

    “走吧——”他跟随老妪的背影,打算离开。

    月浓看着他,不明所以。突然间大牢伸出发出一声闷响,间或夹杂着痛苦的悲鸣。两个狱卒慌忙冲进去,打开牢房将梁岳死死按住。

    顾云山背着手,走进这段浓郁的阴影中。

    他停在一间狭窄逼仄的牢房门口,一只臭虫从带着血的石壁上哧溜一声爬过。梁岳的额角渗着血,被狱卒按在铺满干稻草的地面上,整张脸都埋在泥灰里不住地哭。

    顾云山做个观众,安安静静看完这场戏。旁人的痛苦不沾身,他一直以来都做壁上观,独善其身。看够了,转身走,一句话不留。

    直到出了大牢走入月下,这一刻仿佛才挥别阴翳,又做回玩世不恭奸诈叼毒的顾云山。长叹一声,仰头望向皎皎明月,是该吟诗一首聊表春情,“没意思,我原以为把他老娘叫来会好玩儿一点来着,谁知道这样没意思。”

    月浓道:“最后还特意安排他见一见老母,顾大人,我错怪你了,其实你是个好人。”

    顾云山猛然回头,认认真真看了她好半天,直看得她后背发毛,却突然间大笑,中了邪似的停不下来。笑够了绷起脸,又开始假装正经,“我让师夫人带来一封信。”

    “什么信?”

    “师必良当年留下的遗书,师夫人保存至今但从未曾与梁岳提起。因她自己也羞愧,师必良在信中交待,家道中落无以为继,父亲重病不能医,弟弟弃学,债主上门,要卖了小妹抵债。正巧,前月又生矿难,家属分的二十两白银,师必良便想了这么个主意,以命换银。”

    ——爹,我死后邀舅父出面料理,他话粗,长得高大,矿主必不敢欺他。跟舅父说,不要多,直说二十两银子,十五两也成,多了矿主不给,闹久了家里拖不起。如得二十两白银,给舅父一两作酬谢,五两银子拿来还债,留二两给小妹当嫁妆,其余都供爹和二弟治病读书之用。

    “那……堂上李丰收说的……”

    “都是假的。”顾云山指了指一边发呆的顾辰,“都是这小子传的话,让李丰收照着说而已。”

    月浓喃喃道:“那梁岳的仇……这……这算个什么,到头来,什么也不是。”

    顾云山揣着手,对着月亮,自嘲地笑了笑,“人么,一辈子都是如此,什么也算不上。”

    “梁岳该疯了……”

    顾云山慢慢往前挪着步子,没所谓地说着:“分明是人证物证聚在,可片有人不信。你说师必良手上验出火药残余,他偏说仵作造假。你说工友已承认,师必良死前异常,他偏说你私下买通。你要秉公办理,势必有人跳出来骂你不近人情。你要酌情处置,更有人恨你徇私枉法。人人都恨这一套律法官制,人人都叫嚷着天理不公,日他奶奶的,到底如何判才是公?”

    月浓懵懵懂懂,摇头说:“我不知道。”

    他长叹,“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们想要的,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公理,他们要的是对他有利的公理,偏向他的正义。那还要老爷我干什么?”鬼面相公娇柔妻

    “我有点难过……”

    “哎,你难过什么?”

    月浓坦然道:“我好像也是这么个人。”

    顾云山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大步朝前,睡觉去了。

    月亮还是月亮,梁岳还在等待刑部核查。

    案子结了,然而,正义究竟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顾云山便火急火燎地要赶回京城。月浓正准备上马车,巷子里传来竹棍敲击地面的咚咚声,由远及近。

    原来是义庄里的白发老头,一副药一次针,已然能模模糊糊看出一团影,寻着声音找过去,冲着萧逸喊,“仙姑,老夫特来谢谢仙姑。”

    月浓向右侧跨一步,挪到老头面前,尴尬地摆了摆手,“不,不用谢。我已经嘱咐过许长寿,他继续给你送药的。”

    “仙姑菩萨心肠,老夫做牛做马也难报仙姑大恩大德。”老头低头拭泪,哭两声,浑身都仿佛要散架了似的发颤。

    月浓正不知如何是好,恰巧顾云山从队尾走上来,沉着嗓子问:“怎么回事?”

    未等萧逸回答,老头循声一拜,“想必这位就是上仙哮天犬,大仙,请受老夫一拜。”

    趁着顾云山愣神的档口,月浓赶紧把老头带到一旁,嘱咐了几句再上马车,便遇上个恨意难当的顾大老爷,双手环胸,背靠车壁,瞪着她,“是不是你说的?”

    “什……什么啊……”

    “做贼心虚。”

    “好嘛……我就是编故事的时候,顺带给大人您在天庭安了个职位…………”

    “所以你老爷我就成了哮天犬?你该不会说你是二郎神吧?”

    她摇头,细嫩的手指勾来勾去,说起来连自己都害臊,“嫦……嫦娥…………”

    顾云山被她吓得坐直了,不置信地瞪圆了眼,“小月浓啊,跟着老爷才几天,你这脸皮都可以出师成精了呢。”

    …………

    回溯梁山矿洞,二月初一。

    滴答,滴答,滴答。

    像是滴漏的管,檐牙上的雨,还有殷虹的血滴,不断地,不断地敲打着紧绷的神经、脆弱的心脏。

    一丝光也没有,都是墨色的浓郁的黑,突然间都成了睁眼瞎,什么也看不见,只剩下彻骨的绝望。

    “大人,吃吗?”哪还有大人?只有一具等死的活尸。

    饥饿无所不在如影随形,仿佛一条冰冷的蛇,顺着喉咙、食道,钻进胃里,龇着毒牙噬咬着内脏,令你每一次呼吸都成殊死搏斗,每一分苟活都是绝处逢生。

    还有寒冷,冻坏了骨头,挺不起腰,整个人都像是被折叠在矿洞底下,生生被磨成了三尺高的侏儒。

    “吃一点吧……”他还在问。

    谁,究竟是谁?是谁一句句在耳边问,使他变作豺狼,变作恶鬼,脱离了人形,再不能回头。

    吃!横竖人已死,倒不如用以果腹,熬到逃出生天那一日。

    人亦是兽,兽亦是人,人既能食兽,人又为何不能食人?

    手上的是什么?肉质异常的软,粗糙冰冷的皮肤上生着一层浓密的毛发,慢慢地,他摸到了刀口——骨胶湿哒哒软绵绵如同坑底的蚯蚓虫蛇,还带着一股被封冻的血腥。

    饿,实在是饿。

    他闭上眼,即便满目漆黑也需闭上眼。

    吃吧,吃吧……

    他跟着脑海中不断回响的声音,狠狠咬下去,皮与肉分开,血早就凝滞在脉络中,吃得满嘴喷香,仿佛回到地上,吃着热汤热菜,搂着珠宝美人,四周围都是升腾的白雾——一阵阵泌人心的熏香。

    咯吱咯吱,都是咀嚼食肉的声音。

    咯吱咯吱,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

    一个个都在埋头苦吃,好好好,人肉的滋味儿,今次终于尝够。但谁说?自他做官那一日起,一日三餐,哪一回吃的不是人肉?

    (活埋案完)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