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0章 活埋(十八)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二十章活埋(十八)

    月浓心里烦,依着脾气把长*剑扔了老远,口中赌气,“破剑,我才不稀罕。”一转身,又跑个没影。

    周大员外却是个吝啬惜物之人,宝剑落地之前,人已经奔出去,念叨着,“传家宝,我的传家宝……”

    高放看不过眼,劝顾云山,“大人,要不您去劝劝?”

    顾云山摇头,揣着手不说话。

    顾辰却道:“高大哥,你别老是瞎劝人,七爷是怕月浓姐姐揍他呢。”

    鉴于她方才狠揍梁岳的力度,他是……真的怕……

    还是等她消了气再说,她闷头闷脑的时候比较好欺负。

    马车内,他与她各坐一面,月浓憋着一肚火连带一肚委屈,懒得同他多说。反倒是他厚着脸皮贴上来,“要不……我跟你说说我为何知道梁岳藏身此处?”

    没声响,她整张脸对着车壁,坚决不看他。

    顾云山尴尬地咳了两声,想了想,自顾自说:“昨晚我不是在义庄跟尸体处了一夜么?你以为老爷我真是去念经超度啊,从孙淮到‘梁岳’都仔仔细细勘验一遍,‘梁岳’那具残尸上发现沾着细小灰烬,像是纸钱烧尽之后的灰,推断是被凶手不小心带到尸体衣料上。案发之时并非清明大节,连台县又贫苦得很,谁有闲心平常日子祭拜,也就是刚下葬时还多一点。那个时候死了什么人,芝麻大点地方一打听就清楚。*不离十,就在新坟旁,当个冒名顶替的孝子贤孙,结庐而居,藏身山林。”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月浓吸了吸鼻子,还闹着她那点儿小脾气。

    “呵——”他笑,伸手碰了碰她左手食指上的“大馒头”,“真那么疼啊?”

    “不告诉你。”

    他止不住大笑,怪腔怪调地学她说:“哎呀,那我可要气死啦。”

    “气死活该!”这下却是带着笑了,没能憋住,自己都难为情。

    天将亮。

    待梁岳服过药止住血则已是黎明破晓天地复苏之时,众人皆无睡意,因而决议连夜提审梁岳。

    回到连台县县衙,顾云山坐于堂上,映着天边鱼肚白,吃着茶果点心看好戏。

    高放发问,萧逸录供,与平常无异。

    只是两人都尚且沉浸在死人复活的震惊之中,忍不住盯着梁岳上下研究,想不透其中关节,萧逸傻瓜似的提笔问,“这到底是人是鬼?胖子,高胖子,我好害怕——”

    高放嫌弃地躲开他,“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大人抓回来的能有错?是人是鬼一审即知。”

    萧逸搬起他的小桌子缩到后头,恨不能离梁岳三丈远,“我真的……我怕鬼啊……”

    大理寺尽出怂包。

    再看梁岳,远比高放强势,听过两问便不耐,转而看向剥花生的顾云山,“既然此案前因后果顾大人早已了然于心,又何必多此一举,扰人清净。”

    “你这个态度不好,要纠正。”他含着笑,勾一勾手指,轻轻松松说道,“上夹棍。”

    夹棍之痛,自不必表,刑求过后,梁岳已然满头虚汗,却仍在苦撑,“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顾大人三榜进士高门望族,竟也与狗官孙淮并无二异。”

    “换一个,擅木靴。”

    堂上惨叫声不止,闹得月浓也从床上爬起来,躲到穿堂中偷听,倒要看看最后顾云山如何结案。

    梁岳身上出气多过进气,听高放扬起嗓子,问道:“师必勇,你为何要杀害连台县县令孙淮?”

    梁岳望着顾云山,口中道:“大人冤枉。”

    高放道:“冤从何来,分明是你杀人在先,逃脱在后。”

    “我不过夜探周府,探望病中老友而已,谁料到不明不白挨了一剑,还被被顾大人拿下审问,小人斗胆也想问为何。”

    高放加重了语调,“大胆狂徒,证据确凿,还敢狡辩!分明是你前前后后连杀十人,罪行昭昭,当斩立决!”

    “证据?”他嗤笑着,转向顾云山,“这位大人方才说证据确凿,我倒想问问,证据在何处?怎不拿出来好让梁某人认罪伏诛?”柯南之先生你好

    咚咚咚——顾云山拿着惊堂木敲核桃,用得不大趁手,眼皮也不抬一下,专注于乌漆漆的小核桃。高放尴尬无措,暗自捏一把汗,只得亮出最后一招,“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意料之中,梁岳抬起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吐一口唾沫,鄙夷道:“上大刑?原以为顾大人有真本领,没想到与孙淮等人也并无不同。”

    哎呀,一个手抖,圆滚滚一颗小核桃落到地上,滚滚滚滚到梁岳身边。

    梁岳问:“顾大人这又是何意?”

    “唉……”他叹上一口气,拍了拍手上碎屑,站起身慢慢踱步至堂中,恍然道:“我听闻你们兄弟二人也曾读过书?”

    梁岳半边身子僵住,思来想去不知他是欲意为何,再听他道:“你爹也曾在衙门里谋事,做过两三年主簿,后因得罪了信任县令被赶回乡下,那几年河南河北连年灾荒,想来是不大好过。只是没料到,你读书识字,却也杀人犯法,你说,如果你爹在天有灵,瞧见你这江洋匪盗一般模样,会不会……气的诈尸啊?”

    “你!”他登时大怒,猛地蹿起来,带出铁镣哗啦啦乱响。左右衙差赶上来一把按住,他身负重伤,又失血过多,本无反抗之力。萧逸连忙招呼着,给梁岳上木枷。三四十斤的实心木头夹在肩上,再是勇猛之人也得低头服罪。

    顾云山乐得开心,“早该给他戴上,戴上可老实多了。”得寸进尺,他凑到梁岳跟前去,挑衅道:“你知道为何孙淮枉法,逍遥自在,你动手杀人,却落得如此下场么?”

    不等人回答,他言道:“因为我们是官,你是民啊。”说完乐呵呵大笑,眼看着梁岳的脸由红转黑,但枷锁在身,再想站起来,已绝无可能。只能恶狠狠盯着他,那股恨,几乎要将眼眶撕裂。

    “想想你哥师必良也真是傻,为了你那个久病卧床的爹能看得起大夫,为了你家小妹能嫁得好,还有你,为了你能娶得上媳妇,更为了家中有一口饭吃,拿命去搏。此事若是成了,也不过是二十两银子,还不够老爷我吃一顿。当然,这银子没讹成,你哥白死一回,还把你爹赔了进去,家中小妹出嫁后第三年就已病死,至于你嘛……啧啧啧……好赖,比你哥有出息。”

    月浓躲在屏风后头偷看,心里想着,换她是梁岳,一定很不能一掌拍飞了顾云山这个贱人,真是贱得让人牙痒痒。

    一个人能讨厌到这份上,究竟是如何修炼的呢?

    梁岳已然怒不可遏,屈膝又被按住,两方挣扎搏斗,震得铁镣一阵乱响。

    顾云山依然故我,还抽空拍了拍梁岳胸口,“嘘——放平静,深呼吸,别是老爷的话还没说完,你就已经气死在这,虽然说死你一个蝼蚁贱民没甚要紧,收拾起来……也麻烦。”

    “啊!对了。”他似恍然大悟,转回到梁岳眼前来,“你还漏了一个没来得及动手,老爷我可是大好人啊,这不,给你送上门来,让你俩好好叙叙旧。你瞪什么瞪,还不好好谢过本大老爷。”

    门开,顾辰先一步迈进来,与顾云山对个眼色,暗表此事已成。

    李丰收还是老样子,跨进门来先给顾云山磕头作揖,当他是再生父母,跪拜不停。无奈他不耐烦,摆摆手,“行了行了,少废话,赶紧起来。”

    李丰收一咕噜爬起来,撞见横眉怒目的梁岳,本已在门外知悉案情,眼下却仍旧装出一副惊惶模样,瞪圆了两只眼,结结巴巴断断续续说话,“梁梁梁……梁岳!怎么是你!你不是……死了吗?”再看一眼顾云山,又换回谄媚脸孔,“大人……这真是大白天的撞鬼,邪了门了!他一个死人怎么能活生生杵在这儿?”

    顾云山斜着身子倾倒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你问我啊?”

    李丰收点头。

    “老爷我也正想知道!不过嘛,现如今他活着,你却是活不长了。“

    李丰收猛然一惊,“大人,何出此言哪。”

    “你昨儿不是要谢高放么?还不快谢。”

    李丰收虽一头雾水,但胜在听话,这就迎上前去拜谢,“小人多谢高大人派人到家中守备,小人活了这样大岁数,还是头一回见识这些,小人心里……感动、激动,小人……无以为谢,只好日夜烧香求佛祖保佑二位大人青云直上,富贵连年……”说着说着,当真痛哭不止,让旁人来猜,兴许他死了老娘也不见得如此。

    梁岳被木枷压得直不起腰,但神髓仍在,瞧着李丰收涕泪横流模样,兀自冷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