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9章 活埋(十七)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十九章活埋(十七)

    顾云山最终也没搭理她,此次出行人数甚少,尽量精简。

    以顾云山为首,一群人分散开埋伏在半山腰上,听后半夜阴风阵阵,鬼火漫山。月浓有重命在身——必须贴身保护顾大老爷,因此在萧逸嫉妒的眼神下与顾云山挤在同一片土坑里。她扒着□□的岩石,低声问:“顾大人,你怎么除了坟山这片地,就连凶手住在哪片坟头都知道啊?”

    他瞥她一眼,瞧见她那副好奇到死的小模样,先勾一勾嘴角,惹得她凑过来洗耳听,一眨眼就变了神色,绷着脸孔,贱兮兮地说:“我凭什么告诉你?”

    她难得服软,“那我就是想知道嘛。”

    “先叫声好听的——”

    “老爷,青天大老爷……”

    “嘘——”他忽然间神情一凛,漆黑眼珠向外,仿佛聚精会神听风吹草动,让月浓也紧张起来,睁大了眼睛四下环顾,不想没过片刻他就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老爷我懒得动口。”

    “你……”她气得嘴上能挂油瓶,彻底扭过脸,再也不看他。

    山间风大,几乎是呼呼喝喝如鬼嚎。不多时,山间树荫掩映下,一座坟墓,一间破草棚子迎来新主。

    “来了。”

    顾辰第一个腾身而起,冲向黑衣人。

    刀剑相触,仿佛闪电划过天幕,雪亮刺眼。

    顾辰招式稳健,例无虚发,黑衣人却胜在一个快字,快如闪电,又似疾风,来不及反应,甚至未能看清,他的剑尖已至近前,再一寸便剖肉入骨,竟如索命无常。

    顾云山向前推一把月浓,“快去帮忙。”

    她打个呵欠消极怠工,“我困……想睡觉……”摇摇晃晃眼睛都睁不开,但看顾辰渐渐吃力,到底不忍心袖手旁观。仰头喝两口冷风,醒醒神,再慢慢抽出剑来,惹得顾云山在身后啰嗦,“磨蹭什么?赶紧上!”

    或是连凶手都看他贱贱讨人厌,树顶与顾辰对接一招,竟然转过头盯上顾云山,如鹰隼一般俯冲而下,直指他要害而来。

    顾云山一个激灵,躲到月浓身后,一把拉住她衣袖,堂堂七尺男儿,能就地缩成五尺高,“小月浓,快点保护我——”

    这回轮到她不耐烦,“顾大人一边儿玩去,别打扰我杀人。”话音落地,剑已出鞘,银光过处,寸草不留。剑锋似火舌一般舔过低垂老槐树枝,瞬时间残枝满地。黑衣人足尖点地向后闪避,顾辰自后方迎上逼得他向右侧突围。

    月浓与顾辰聚合在一处,顾辰兴奋得满脸通红,“月浓姐姐,你真的好厉害,不愧是京城第一女魔头,血手…………”

    “笨蛋,是月夜冷血杀人魔,人称江北血手京师魔头江湖第一毒师。”

    聊天时也不休息,两人一前一后,截去对手后路,月浓趁他与顾辰缠斗之时手腕旋动,以一招分花拂柳刺破他手腕。

    当啷一声,兵器落地。那人捂住右手,连退数步,留下湿软泥土中一连串殷红血渍。

    顾辰靠到月浓身边来,轻声说:“手筋断了,看来这辈子都提不起剑。”

    “话别说的太满——”如她所言,蒙面之下仿佛透出一丝诡异的笑,那人在右手轻点几下封住穴道止住不停滴落的血,脚尖一抬将落下的长*剑再送回手中,这一回执剑相对的是左手,他的路数又与先前不同,这一此不再是轻巧快速,而是稳准狠,招招凌厉取人要害。这猛然间已穿破二人挡防,再向手无寸铁的顾云山而去。

    月浓与顾辰着急回防,匆忙之下被抓住破绽,或许是因前夜交过手,那人似乎更讨厌月浓。毫不犹豫地挑了她,将剑锋送到她手腕处,要削掉她一只手臂才解恨。然而他快,她更快,如梁上燕,亦如肩上蝶,扑腾翅膀一个旋身,已离他三丈远。

    当下,顾辰有了喘息之机,蹬腿踢过去,当胸一脚将他踹得撞在枯藤柳树上,他抚胸,嘴角带血。懊恼之时却瞥见剑锋带血,再看远处窈窕少女,已登上树顶隔着沉沉夜幕将他锁死在眼中。

    虽看不清,亦能读懂,她怔怔看着食指指腹上破开的口,以及潺潺涌出的鲜血,似乎不能相信,下一刻却已清醒,暗夜里微笑,将伤口送进鲜艳口唇,吮一滴咸涩的血,刹那间妖异了眼瞳,化成山间吃人的妖灵,此时此刻勾一勾唇,身后似地狱燃烧,烈焰滚滚。

    “找死——”

    他甚至没能来得及看清她手上动作,只晓得三招过后,刀剑铿锵,他已被她手中利剑钉在老槐树上,冰冷的剑身穿过肩甲,剧痛不止,他疼得连咬舌自尽都不能。

    对面土坑,萧逸提着剑冲进来,一把抱住躲在角落里的顾云山,急吼吼说:“大人,我来了,卑职保护你!”

    顾云山一把将他推开,提步走向浑身是血的黑衣人。

    无人多话,连月浓也举着流血的食指负气跑回马车,向周府“借”来的剑被她发脾气扔在半道,自己个坐回窗下,对着月亮掉眼泪。网游之无尽世界

    顾云山伸手拉下黑衣人蒙面巾,眉开眼笑,“好一个厉鬼行凶,白日返魂。”

    “梁岳!”

    本应当卧床不起的周大员外眼下身披大氅面染苦色地从树丛中,一把拽住被死死钉在树上的黑衣人,他双手震颤,不能置信,“为何是你?你不是……你不是早已经…………”

    “多日不见,周大员外如今可好?”梁岳轻嘲一笑,虽已至而立之年,但亦有清俊之貌,看得出少年时的风发意气。

    这句话由顾云山替周恕来答,“死了儿子,你问人老子爹好是不好?”

    梁岳顺势望向顾云山,止不住咳嗽两声,一口热血自喉中涌出,沿着嘴角下落,“顾大人倒是命大,果然是,祸害遗万年哪。”

    顾云山道:“这话有意思,你杀人分尸光风霁月,老爷我奉命查案倒是要遗祸万年,你们师家的道理,总是与旁人不同。”

    听到此处,梁岳瞳中忽而一亮,“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师必勇。”

    萧逸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痴痴呆呆摇着脑袋不能置信,“这是……闹鬼呢……大理寺官差都成抓鬼道士了?”

    顾辰挠了挠头,“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鬼,什么鬼?在哪里?要下地挖吗?”

    萧逸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傻帽,你抓着鬼啦,活鬼!”

    周恕大约此时此刻才醒过神来,念及丧子之痛,心如刀绞,一把扑上前去要拔出利剑就此了结了罪魁祸首。

    顾辰刚要去拦,却发现周大员外憋红了脸,用尽了全身力气,那剑依旧稳稳当当纹丝不动。

    顾云山也纳闷,瞥一眼顾辰,“你试试——”

    顾辰也没能成功,顾云山长叹,“这劲真大,要不是一个姑娘,可以直接拉去耕地了。哎哎,萧逸,赶紧去马车里把人给我叫出来。”

    “是是是,卑职这就过去。”

    月浓拿纱布给食指包了个馒头是的罩子,靠在马车车壁上,越想越觉得可怜,失血过多,头晕眼花,几乎就要命丧老西山。

    萧逸来时,正巧她眼角挤出一滴泪,伤心绝望到了顶点,一时间愁绪满怀,见着萧逸就没好话,“你来干什么,看我是怎么死的吗?”

    萧逸没感情地重复道:“老爷让你去山上拔剑。”

    “我要死了,我去不了了……”她趴在小几上,没几滴眼泪也抽抽噎噎要哭,“爹……请恕女儿不孝,先走一步了……”

    萧逸登时雀跃起来,“你要死了?梁岳剑上有毒,唉呀妈呀太好了,报应来得好啊,一定是老天爷也被窝感动了。”

    “找死!”她一拍桌,一瞪眼,吓得萧逸浑身一震。

    萧逸双手环胸,护住自己,“我一会儿还得记录案情,你可不能这时候毒晕我。”

    月浓愤愤地从马车下来,瞪他一眼,“等着吧,那一百两银子,我可不会还给你。”

    萧逸咬牙,“卑鄙小人……”

    “哼!”

    “我才哼!”

    孤月当头,老树下,一不见人寻仇,二不闻人断案,大家伙几乎围城一圈,琢磨着梁岳身上这一剑究竟要如何才能插得这样深。

    周恕道:“果然是我周家家传宝剑,一出手不同凡响。”

    高放抹着粗壮的树干,感慨道:“近百年的老树啊,刺了个透心凉。”

    顾辰道:“咱们这样围着他,他会不会害羞啊?”

    只有顾云山不配合,高喊道:“余月浓呢,让她出来拔剑!”

    “我来了——”

    这声音贴的太近,令顾云山都惊在当下,跳起来回头看,“你怎么走路没声儿的,吓死你家老爷了。”

    “我来拔剑。”她眼睛红红,心情也不大好,顾辰是当下唯一一个有胆问她的人,“月浓姐姐,你怎么哭了?”

    “我手疼……”她憋着嘴,语带哭腔,一伸手轻轻松松拔出利剑,也带出一道春泉般喷涌的热血,梁岳随之烂泥一般跌落在地,左手按住伤口,急促地喘息。

    顾云山支使高放,“赶紧的,把大夫叫来,给他止血。”

    顾辰看看梁岳又看看月浓,“疼的该是他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