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8章 活埋(十六)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十八章活埋(十六)

    太阳慢慢爬上屋顶,田垄中已发人声。路边一只老黄狗为死守阵地,任你谁来,冲着马车一阵乱吠,汪汪汪好大阵仗,几乎要闯进梦里。月浓醒着,顾云山盯着乌青的两只眼,望着角落出神。

    路上鲜有行人经过,春是待开的花,也是垂落卷曲的叶,风还带着冬末的凛冽,吹散所有旖旎风光。

    放眼去,天地一片肃杀。

    马车内摇来晃去,顾云山开口声明,“我饿了——”一张脸是雕塑也是玉石,冰封湖面一样没起伏。

    月浓没搭理他,她还想着义庄老头的话,回味后透着彻骨的凉。

    突然开始害怕,害怕这个烈狱一样的人间。

    而他继续,不屈不挠,“我饿了,晚上要吃绍兴红烧肉,你给我做。”

    她觉着身边是个学步小童,日日都要你耐着性子哄,“今晚不是得宿在周家么?周员外现如今卧病不起,周家又在办丧事,我们这里大鱼大肉的,不好吧?”

    顾云山不同意,为了吃,他从来不管他人死活,“老爷要吃肉还管他死儿子还是死亲爹?”

    “你这人怎么这样?”她至此无言以对。

    他勾了勾唇,因眼下乌青皮肤苍白,便显出些久病近妖的异态,近乎与女子,却又不觉得过于媚。而他言语机锋无不嘲讽,“我如此放肆,只因我能放肆。他如此窝囊,只因他只能窝囊。唉,算了,你这个脑袋,看来是听不明白的。”

    “仿佛你这个脑袋有几多矜贵……”

    “横竖是要贵过你。”

    月浓想,顾云山这个嘴贱的毛病,想来是永远也好不了了。

    贱死了活该,可别指望她临了能大发慈悲拉他一把。

    马车再慢慢熬上一段,终于近周府,远远听见吹拉弹唱嘈杂声响,入巷落车才发觉是满园缟素哭声凄厉。顾云山边走边说:“倒真是热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娶新妇,要遍撒红绸谢乡里了。”

    月浓跟在他身边,捂着耳朵大声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他没所谓的笑了笑,悄声说了句,“小傻瓜——”毫无意外地被湮没在刺耳的唢呐铜锣声中,只留给月浓一双轻轻开合的嘴唇,似舌尖一点残存的麦芽糖。

    但是她了解得清清楚楚,到了后院追上来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方才肯定又趁机骂我呢。”

    “嗯……我骂了。”所以,那又怎样?

    迟早毒死你——

    放完狠话,还是没奈何。她认命,转身去厨房准备顾大人亲点绍兴红烧肉。

    时间过得太快,低头是天明,抬头时日头躲在云层之后,连傍晚时分都不曾露脸,悄无声息落入晦暗丛山。夜沉沉,闹丧的队伍终于肯歇口气,还天地一片清净。顾云山酒足饭饱之后心心念念听一曲弦歌,观一场乐舞,定睛一看身边只剩一个余月浓,专心致志舞着一柄长*剑,封闭的房间内一出手把纱帐都割裂。

    蹭一下收回剑,他闭着眼,听见她嘟嘟囔囔说道:“破剑,跟双龙剑没得比。”

    他驾着腿,假寐,双手搭在小腹上,食指曲起,有节奏地点着手背,“双龙剑?那剑庆亲王可是来大理寺报过案的,你见过?”

    完了,露馅儿。

    被问住要害,她心生警惕,“哪……哪里见过?偶然间听人提起而已。你可别胡乱冤枉人!”

    “嘁……”他懒得同她争辩,转而问,“你手上的剑哪来的?”

    她提着剑,坐到春榻上来,“今夜凶险异常,我可得好好保护大人您。”

    “剑哪儿来的?”

    “大人放心,我一定把你捧在手心上细细……”

    “不问自取视为偷——”

    这还怎么聊?她意兴阑珊,意志消沉,瘪瘪嘴,“那我总得有件趁手的东西吧,万一遇上歹人,我总不能扯着老爷的肉身往上扑。”

    顾云山没睁眼,“出息了,偷东西不算,还敢威胁你老爷我,亲爹也不要了?”

    “要……”她垂头丧气,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我这就还回去。”

    “等等——”

    “又怎么了?”

    “等过了今晚再说。”

    她又溜达回来,小姑娘的脸是三月的天,方才是阴云密布,这会已然笑逐颜开,盈盈来问,“那……大人言下之意是……不用还了?”

    “不是。”他答得残忍无情。

    她老老实实抱着剑坐回原处,忽而又说:“其实我还是双刀用得顺手,只不过双刀这个东西,有点儿难找……”

    “又琢磨去哪家后院开库房呢?”

    “要你管,吃你的红烧肉吧!”恒沙大陆

    顾云山咂咂嘴,仿佛舌底仍有无穷回味萦绕齿间。想来这姑娘除了人傻、嘴笨,手艺还是不错的,长得么……偷偷瞄一眼,马马虎虎咯。

    晋王那个自命风流的蠢货怎么就看上她了呢?几时看对眼的?看她这傻得冒泡的样子恐怕根本不知道吧。

    琢磨着琢磨着,子时将近。

    前院已静无声息,偶有两声啼哭,是跪在灵前的未亡人,哭命运多舛,未来漫漫数十年,孀居守寡,如何熬得过去。

    顾云山身上盖着锦被,久无响动,仿佛早已经入睡。月浓在窗下,撑着下颌望着月亮,生出愁绪满腹。她觉着自己命苦,却好像比死了丈夫的周大奶奶好些,庆幸自己好命,但无奈沦落到这步田地。想想真是好矛盾,人一辈子多少起起伏伏欢心苦楚,得吟诗一首赋哀情才对。

    “唉…………”她长叹。

    他立时警醒,“叹什么气?晚饭没吃饱啊?”

    月浓一怔,“你不是睡了么?”

    顾云山拉开被子坐起身,伸个懒腰打车哈欠说道:“人人都跟你似的,找个圈儿就能当自己家睡。”

    这人嘴也忒毒了,月浓告诫自己,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咱们究竟在等什么啊?我可困死了。”

    “等破案……”

    “又在装神弄鬼。”

    他这下已然穿好鞋袜,慢慢踱到窗下来,“周恕要死,也一定得死在他手上,不然他处心积虑十余年,岂不白费?”

    月浓道:“明知是圈套他也会来?”

    “谁说是圈套?只有你我知道是,他是半信半疑,却也必定要冒这个险。”他笃定,片刻后已从周恕房中传来激烈打斗声。

    又是黑衣行凶。

    顾辰与黑衣人自周恕居所缠斗至后院山石之间,老树掩映中刀光剑影来回反复。骤然间瞥见院外人声已至,或是自知势弱,他决意不再与顾辰颤抖,突击之中从腰间掏出一把白色粉末撒向顾辰。

    顾辰逃脱不及,被糊了满眼粉末,火烧似的疼,再也睁不开眼。

    黑衣人本就轻功了得,趁这档口一段纵云步消失在黑漆漆夜幕之后。

    月浓迎上去,仔细查看顾辰双眼,沾了些许粉末在指间碾磨,继而撇撇嘴不屑道:“是石灰,这人真下作,打不过就放毒。”

    “哎,这不正说的是你么?”萧逸也提着刀从院外冲进来,抓紧时间刺上一句。

    “再多嘴,毒傻你!”

    萧逸往后退三步,捂住嘴,再不敢发声。

    而顾云山这一时温柔至极,拉开顾辰的手,叮嘱道:“别揉,当心烧坏了眼睛。萧逸,找厨房要罐子菜油来,给阿辰洗眼睛。”

    “噢——”萧逸小声咕哝一句,转身去了。

    顾辰扶着顾云山,一面摸黑向前走,一面自责,“七爷,都是我没用,两回都没抓着他,真是个长年吃白饭的废物。”

    “人没事就行,案子破不破到没所谓。再说了,要说道常年吃白饭的……”不出所料,他将目光转向月浓,“你可比不上你月浓姐姐。”

    顾辰却道:“七爷别这么说,月浓姐姐很厉害的。”

    顾云山阴阳怪气,“她要是真厉害,怎不见她抓住凶手?”

    这话激得月浓胸口那一簇小火苗猛窜上来,一跺脚,气壮山河,“我现就去把他抓回来你信不信?”

    三人回到房中,萧逸也端着菜油进屋。顾云山又从袖口掏出他那些个永远用不完的小手帕来,沾了菜油轻手轻脚地给顾辰洗眼睛,仍不忘挖苦月浓,“敢问这位女英雄,你打算上哪抓人?”

    这回轮到月浓理直气壮,“哼,你不是还在这游手好闲瞎晃悠么,你要不留个后招,能是这副模样?恐怕早就跟前夜一个样,在周家大门前又哭又叫。”

    “谁哭?”

    “你,你你你——小娘们儿!”

    “大胆,放肆!”他最最听不得这一句,登时气得吹眉瞪眼,把桌面拍得啪啪响。顾辰的眼睛复明,一睁眼就瞧见这两人斗得正酣,就是两只鸡,梗着脖子咯咯咯打鸣。

    “回头就把你送给季平。”

    “又是这一句?威胁人也不能换个新鲜的?”

    “你——”

    顾辰红着眼睛说:“别吵了,七爷,咱不是还要抓人么?”

    顾云山适才忍下这口气,息事宁人,同时也算得上是见好就收。他坐回原处,气呼呼说道:“抓,自然要抓。”

    “去哪里呀?”

    “老西山。”

    月浓顺口说:“又去挖坟啊?天这么黑,我才不去坑里呢,我害怕。”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