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5章 活埋(十三)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十五章活埋(十三)

    入夜翻墙,月浓心藏疑惑不吐不快,“顾大人,我有话要说。”

    “快说——”他压低声线,未做贼先鬼祟。

    “咱们就不能从正门走么?”

    “不能。”顾云山双手扒在墙头,两条腿临空乱蹬,废柴似的蹬不上墙头。

    月浓退后一步,双手环胸,偏看他蹬到几时。没多久就听噗通一声,秤砣落地。她没能忍住,捂着嘴闷声笑。

    顾云山摔碎了屁股,落在地上愁眉苦脸忍痛。一手向后撑住上身,皱眉低呵道:“你还有脸笑?老爷摔了你不心疼啊?”

    月浓笑弯了腰,眉眼娇艳如花开。捂着嘴忙点头,“心疼,心疼一朵娇花落泥尘。”

    顾云山大喇喇伸手,“快扶我起来。”

    她却也不计较,搭了他的手,眼波如泠光微闪,“都说术业有专攻,老爷吃得秤砣那么重,何苦来爬墙?”

    他借力站直,拍了拍灰,气恼说:“老爷是秤砣,你难道就能飞?”

    “我能啊。”她答得理所应当,一道清透眼神,全然当他是三岁幼童,明知故问,“我带老爷飞过去。”

    亦不等他犹豫踟蹰,略略弯腰右手穿过他膝弯,再挺身即刻将他横抱在怀,百余斤的大男人横在双臂之间,却未能在她脸上找到为难之色。

    她轻轻松松抱他就当拎小鸡,抬脚在墙上借一处力,顷刻间已跃过高墙落在院中。

    这一回迟钝的是顾云山,懵懵懂懂如坠梦幻,一双风流桃花眼不见戏谑只余恍然。

    月浓抱着他,歪着脑袋打量他,“咦?顾大人,你脸红什么?”

    顾云山总算醒过神来,张口即是反驳,顽抗到底,“胡说八道!什么……什么脸红,老爷我为什么要脸红?成日里就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更红了……”

    他耳根子发热,心也扑通扑通乱跳,由内到外统统不受控制。他落下重症,从此无法继续潇洒度日。全赖她身上淡淡栀子香,织出一个初春落英的梦,是你梦中的桃花源。

    他急急忙忙落地,晃荡两下才站稳。像是醉后失态,步子都迈不开。

    两人藏在后院角落里,月浓问:“往哪走?”

    他固执地背过身去,不看她,“你学两声鸡叫。”

    “啊?是咕咕咕还是咯咯咯啊?”

    他不耐烦,“鸡怎么叫你不知道?”

    “我是大家闺秀唉,我怎么会知道?我连公鸡母鸡有什么分别都不知道。”

    “这会儿知道你是大家闺秀了?”

    “我本来就是,唯独你把我当丫鬟,成日里磋磨。”

    “这下打算秋后算账?”

    “春天还没过完呢顾大人,哪来的秋后?”

    “别吵啦。”树影中突然闪出一道人影,是顾辰抱着剑倒挂在树干上,蝙蝠一样稳稳当当,“公鸡咯咯咯,母鸡咕咕咕,小羊咩咩咩,小狗汪汪汪……”

    月浓上前一步,感叹说:“这口诀好长啊。”

    “还有呢。”顾辰得意道,“还有月浓呆呆呆,七爷嘛……”

    “七爷怎么的?”

    “我不敢说。”

    顾云山懒得再听他俩发傻,“正事要紧,周恕人呢?”

    顾辰腰上使力,半空中晃荡两下,手指西北,“在芙蓉苑里呢,我都盯了一整天了,那老头什么事也不干,就跟漂亮姐姐脱光衣服打架。”

    月浓愤愤道:“打女人?真不是东西!”

    顾云山如鲠在喉,无言可对。伸手将顾辰从树上拉下来,便往西北芙蓉苑中去。嘱咐月浓,“一会儿你在外头守着。”

    “为什么啊?”

    “怎么那么多为什么?”他拧紧了眉毛凶神恶煞,“老爷吩咐还敢问为什么,让你干嘛就干嘛。”

    “好嘛,守就守嘛,凶什么凶啊。”

    她自己或未察觉,这娇娇软软声调落在他耳朵里,竟能逼得他萌生后悔之意,懊悔方才装得太像。

    他偷偷试了试耳垂,万幸,方才滚烫如热铁,这下已然温温凉凉回归正轨。

    臭丫头——

    “我还想问……”

    他只恨刚才装得不够狠,就此吓破她那张老虎胆子多省事?降灵(楚留香同人)

    月浓紧贴在顾云山身后说:“白日里不是已经问出结果来了么?”

    “噢?什么结果?我怎么不知?”

    “李丰舟诈尸报仇呀。”

    她说得信心满满,顾云山却胸闷欲裂。他摇头叹,眼含绝望,“小月浓,有时候老爷我真想分点脑给你啊。””

    “又骂我?”

    “懒得跟你多说,凡是谨慎为上,不可轻易作结。行了,就那儿——”顾云山指着墙角,把月浓推过去,食指在空中划一道弧,“你就站在这儿,不许出来。”

    “噢——可这也太小了……”

    “不许回嘴。”

    她这下老实了,彻彻底底安静下来。也令屋子里的男女调笑在寂寂无声的夜里,显得益发突兀。

    周恕正值不惑之年,酒色过度,眼袋下垂,大腹顶天。南方送来瘦马两匹,价高者得,没进京城大户人家,反倒让连台县周大员外收入囊中,不为其他,只因蓟州矿脉无数,空手发家,日进万金。比之京内空有虚名的王侯公子,更显殷实。

    风清夜美,他与两位娇娇美人摇骰子赌零钱,正逢兴起,窗台上一声响,烛火全灭。他喊美人美人,却没半点回应。再回神颈上冰凉,已然被人抵住咽喉,弹指间取他性命。

    周恕强自镇定,“英雄,英雄,要钱有的是,把老夫这条命留下,要多少都给。还望英雄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呵——”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嘲蔑笑。忽然间灯又亮,只剩炕床上一盏烛火,微微光亮映出横道在床边的少女,已经炕桌旁垂首轻笑的翩翩公子。

    周恕的眼,自顾辰转向顾云山,咽一咽口水,壮着胆子开口道:“不知二位英雄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顾云山扬起下颌,饶有兴致望向他,“无他,来见识见识连台县第一人周大员外罢了。”

    越是无求,越是危险。

    一滴汗,自周恕的发际落向顾辰的刀,吧嗒——

    周恕道:“公子抬举,周某愧不敢当。”

    顾云山轻笑似皎月,起身来慢慢走向周恕,“周大员外不必紧张,我来不过寻常问候,并无其他。”抬一抬手指,顾辰的刀自然撤开,他从容如常,坦然道:“在下大理寺顾云山,初到连台未曾拜访,周员外不要见怪。”

    周恕的魂落了地,心却不能安。顾云山是何等人物,他远在蓟州亦能如雷贯耳。提起顾云山,不论黑的白的,总归是要抖三抖,“大人驾临寒舍,周某有失远迎,还请大人恕罪。”

    “哪里的话,周员外何须多礼?我不过问几句话罢了,问完就走。”他要直入正题,周恕怎敢顾左右而言他,抹一把脸,提起精神,“大人但说无妨。”

    顾云山侧让一步,仿佛根本没瞧见周恕身上松垮垮中衣。“周员外与孙大人这些年往来不少,情分颇深,如今出了这等事,想来周员外心里也不好过。”

    “是,这是自然——”他正要长篇大论诉哀情,被顾云山一抬手打断,“愚弄旁人那一套,我劝周员外通通收回去。深夜到访,我不是来听废话。今日之言,我与你保证,不予第四人知,但你若不能照实说,我便少不得要多管闲事,送周大人上蓟州府过堂了。”

    “大人……但说无妨。”

    “你与孙淮之间那些个蝇营狗苟我没兴趣打听,但你此刻仔细回想,孙淮上任十年间,你与他是否曾牵涉命案,逼得人家破人亡,愤而求死?”

    是还是否?几乎是生死抉择,命悬一线。多得有天神相救,突然间评定惊雷,骏马夜下嘶鸣,夜归人带血狂奔。

    “救命,来人,救救我——”

    “七爷!”

    “你去追。”

    顾辰提剑在手,飞身而出,经过月浓时急急喊道:“你留下保护七爷,我去追贼。”

    到这一刻月浓才从虚空的圆弧里跳出来,迎面撞上一溜小跑追出来的顾云山,被一把攥在身前,“快,保护我。”

    她真想翻个白眼将他提溜起来扔到屋檐后面,“要不然我抱你出去?”

    本以为他必然拒绝,谁晓得这人一脸严肃地点头,“也好!”

    月浓没耐性,抓起他后领探身一跃,三两步已至周府大门。朱红的大门,两头麒麟瑞兽之间趴着个血淋淋的男人,撑着最后一口气,喊说:“鬼,厉鬼索命……”

    顾云山被衣襟上的蝴蝶玉扣锁得两眼翻白,好不容易她松开手往血人身边去,他才能抚着脖子喘口气。

    任她去探那人脉搏,再查他伤口,过后说:“死了,刀入腹,肝肾都破了。”

    顾云山弯腰咳嗽,缓过劲来问:“这人是谁?”

    门边一位周府仆役啼哭道:“是咱们大少爷的书童,少爷呢?马车在这,少爷怎么不见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