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3章 活埋(十一)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十三章活埋(十一)

    “你——”他咬牙,将将要狠狠教训她一顿,却觉无话,到头来只是,“你这呆头,要真出来做官,半辈子也升不了一级。”

    “我才不做官呢……”她根本不屑,“要遇上你这样的上司,我不得急得上吊啊。”

    “你上吊倒好了,老爷我可就清净多了。”他站在老旧脏污的木门前面,背着手使唤月浓,“开门——”

    她撇撇嘴,上前一步伸手推门。

    吱呀一声——是耄耋老人临死前的最后一声呼唤,渗透着阴阳两界交汇时的森冷怨愤,细如针,一根根刺在后颈,疼,却又无声。

    庄内如今陈尸七具,全然自矿洞中来。无论孙淮家里闹得多么厉害,什么落土为安,他一个字都不听,没能找出凶手,他便要让这七具尸永不落葬——

    “不可能的,尸体总是要腐的,放在义庄里比埋进底下烂得更快。”不用想,泼冷水的人一定是余月浓。来到义庄就像回了老家,东逛逛西逛逛,哪里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噤声——”

    她点头,用力地“嘘——”

    顾云山胸口疼得厉害,忍着一股热气转过背往第一具尸体走去。这一回他亲自动手,掀开白布。

    第一位,皮肤青白身体僵硬的是县令孙淮。

    他命中只剩一个贪字,于权之贪腐,于财之贪婪,于命之贪得无厌。手中不知多少不平不公案卷,不明不白冤魂,却偏偏活得锦衣玉食安稳在上。

    有人不平,是何来的仇?几时结下的怨?逼得人化作恶鬼前来追魂索命。

    第二具乃主簿冯源兆,他与孙淮外观一致,可见死亡时间相差不远。七人之中他最为年长,又是连台县人,比孙淮更早在衙门里当差,其中若有脏事丑事自然瞒不过他。长着为尊,他又是孙淮心腹,如是他提议杀梁岳而食之,必有孙淮之意,谁人同意,谁人反对?六人身上无一见打斗伤痕,如此情景难道是梁岳引颈待戮。

    不,不可能,为何死的是我?你这老头生日无多,不如杀之果腹。

    他忽然间疾走向内,一把掀开最后一张白布,露出拼拼凑凑半片残尸——几块颅骨、一个长满黑发的后脑勺、一条腿、一只臂膀。四肢切口上收缩得厉害,像两只扎进的布口袋,露出腐烂的肉、白森森的骨。

    他问月浓,“这是什么?”

    “梁岳啊。”

    “不错,梁岳已死,活见人,死见尸。”

    她应声道:“是呀,都死在同僚肚子里了,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却有一人不见踪迹。”

    “李丰舟?”

    顾云山站在一盏油灯下,给她一张侧脸,半明半昧。“不错,人人都道李丰舟已死,却无人见起尸首,谁能轻易断言?”

    “可是……”月浓迷糊起来,“那毒……酒仙坟头也长草,虽不是什么厉害玩意,但弄到手也需门路。而李丰舟世世代代都在连台县当差做工,应是个老实本分人物,再说了,眼下看来他杀孙淮等人并无动机,难不成真为一条狗发疯?”

    顾云山未能答话,双手撑在陈尸的木板上,低头对着一具破破烂烂的尸,他心中懊丧,脑中千头万绪却无处着手。忙活了三五天,竟然连疑凶都不见。

    给梁岳盖上裹尸布,他走回月浓身边,这会子也不计较尘土脏污,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撑着下颌,望着眼前整整齐齐七具尸体发呆。

    月浓不自觉生出恻隐之心,发觉他无助时比得意处更可爱。竟也提起衣摆坐到他身边来,两人保持着同样姿态,身前是死后人,背后是苍茫夜,向老天向大地求最终谜底。

    “要不……”月浓想着她的主意,“要不就把衙门里剩下那三个抓起来打一顿,看他们说不说。”

    顾云山叹一口气,歪着脑袋望向她,“玩笑话你也当真。傻姑娘,贪赃枉法是要杀头的大罪,越少人知道越好,这几个老油渣子都厉害得很,如无必要,决不让第八个人掺和进来。”

    “那这个梁岳倒也厉害,年纪轻轻的,就能有本事犯国法。”

    “厉害又如何,到底还是死了,死无全尸。”他垂下脑袋,一张脸埋在暗影中,混沌不清,“麻烦啊,真是个大麻烦……早知道不来了,在京城里吃吃喝喝多好,非得跑到这穷乡僻壤里来受罪。”

    他已经愁得不耐烦,但好在还有月浓这个执着的小傻瓜继续再猜,“凶手必定是衙门里当过差的,这范围本就小的很,再说了,已经死了仵作、这七个,难道就这样收手了?”翻身龙奴把歌唱

    “谁知道?”

    “你说过,有买才有卖。一买一卖,总得从生做到熟。妓*女嫖*客又不是一竿子买卖,必是有来有往,熟客才放心。萧逸这里查不到,何不从买家入手?”

    “此话不错。”他突然间直挺挺坐起来,把月浓都吓得后仰,“嫖了孙淮的是谁?”

    “连台县总不能整个县里都是穷苦人家,矮子里拔高个,谁人最富?”

    “周恕,与孙淮分赃的周大员外。”

    他忽而眯起眼,身子前倾,隔着咫尺距离仔仔细细将她打量。

    她越是躲,他越是靠近,上扬的眼角勾着弯月的魂,亦藏着春夜的蕴,总叫人无处抵抗,无处逢生。

    他声线低哑,如雨后情愫廊下疯长,“小月浓,你也有聪明的时候……”

    “大人……”

    “嗯?如何?”他笃定,她即将被溺死在他的温柔下。

    她的视线落在他头顶,略带羞赧地说:“你发髻歪了——”玉冠束不住长发,三千烦恼丝一瞬间倾斜而下,遮住他半张脸,有月光为证,他似天上仙,月夜之中行走红尘。

    月浓撩开他长发,定定道:“大人,你这个样子,好像鬼。”

    他怒极攻心,要血溅当场。忽然间眼前闪过一道黑影,插*进他二人之间,那人鼻梁上的小雀斑离他只剩半寸距离,“是真的很像鬼啊。”

    “看吧,连阿辰都同意。”

    顾云山捂着胸口,腰疼的厉害。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跟七爷到底要干什么不正经的事儿啊,能不能带上我,咱们一起玩儿。”

    顾云山揉着太阳穴止头痛,他们俩倒先聊上了。他直起腰,将散落的长发撩到一侧,横一眼顾辰,“成天就知道瞎玩,你现在赶紧滚去城南周恕家盯着。”

    顾辰道:“盯个臭老头很无无聊的。”

    顾云山早已经不耐烦,“少废话,快滚。”

    少年一个翻身,一眨眼又跑个没影。留下月浓懵懵懂懂地望着长发披肩的顾云山,痴痴道:“顾大人,你就算是鬼,也是个顶好看的鬼啊——”

    他拧着眉毛嫌恶地拍开她撩起他长发的手,气恼道:“成日里没好话,眼下发什么痴?回家!”

    “噢——”她悻悻然跟着他往回走,回程的路,月亮娇娇羞羞半遮半掩,小道上朦朦胧胧铺满清辉。有一个温柔妩媚长发及腰的顾云山,还有一个傻呆呆不够灵光的余月浓,额外多出一位英武少年飞驰两步追上前来说:“我害怕,我还是跟着月浓姐姐走出这条道再去周家。”

    顾云山拿他没辙,月浓欢欢喜喜说:“好呀好呀,给我做个伴也好。顾大人都不理人的。”

    顾辰道:“七爷不是不理人,是不理你而已嘛。”

    顾云山抚掌而笑,“说得好。”

    月浓气闷,“干嘛说实话,再这样我可不跟你玩儿了。”

    顾辰道:“不成不成,要不月浓姐姐你毒我吧,我保证不还手。”

    她语塞,“呃……阿辰真是个……好孩子……”

    走到岔口时顾辰小小声同月浓说:“月浓姐姐,你说,七爷是不是挺好看的?”

    她没吭声,与顾辰分别后,咬着下唇,跟在顾云山身后,忽而喃喃自语,“是挺好看的。”

    顾云山一只脚已经迈进院内,此时回过身来背靠明月,姣姣如惊鸿照影,梦中初遇,“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好困,我要去睡觉了。大人,明儿能不能晚些时候再起?”

    “你说呢?”

    “看来是不能了。”她谨慎地绕过他,避瘟神似的一溜小跑不见踪影。

    “毛病——”他不明所以,自然抱怨。假使他知道真相,恐怕要乐上半个月,再摆到傅启年面前抖一抖威风,快看,这世上就没有他顾云山迷不倒的姑娘。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