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1章 活埋(九)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十一章活埋(九)

    月浓顿觉心累,低声警告说:“顾大人,做人要适可而止。”

    顾云山倍感委屈,“我五脏都被震碎,也不知还有几日可熬……”

    她没办法,只得照做。舀出一勺来细细地吹,将深褐色的药汁吹出春风拂碧潭的涟漪。

    他怔怔似入定,望见一双嫣红的唇,如夜梦荒芜里最后一滴血,一朵花,落在茫然无边的荒原。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心里念着,乖乖,这样水灵灵嫩汪汪的小姑娘怎么能浑身上下都冒着傻气,乍看之下觉得可惜,多看两眼又觉庆幸。还没能再偷偷瞄她一眼,淬不及防地就被药汁呛了喉咙,他扶着腰咳嗽,咳得背上淤青一个劲地疼。

    她一口气塞得太多。

    “杀人也不过头点地,余月浓,你想弄死我是不是?”他咳得双眼发红,眼泪不自觉地冒出来,汲满了眼眶。令他的目光透出奇异的晶莹的光,一缕长发落在胸前,他额上美人尖终于肯答应以全貌示人,衬着松散的衣襟、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胸口,恍然间妩媚如斯,总叫人见之忘俗。

    “我……我才没有。”她连忙转开眼,喉头发紧,莫名焦急。

    顾云山投降,“算了,我自己来。”

    这下她却不肯放,躲开他的手,护住青瓷碗。“说了我来就我来。”当真有模有样地送一勺到他唇边,“张嘴。”

    瓷勺贴着下唇,有着微微的痒。他陡生紧张,瞪着眼,仿佛当她是食人巨兽,地底妖灵,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吞了他垫肚。谁晓得是——

    “怎么不吃?这么大的人了,还怕苦呀?”

    澎湃,他面红红,最受不了这类语气,把他当三岁小孩一样哄,几乎要兴奋感动得落泪。迟迟才见他反应,还结巴,“谁……谁说的?”

    “我,我说的。”

    她学他,取笑他,他来不及反应,懵懵懂懂喝药,一口接一口,舌头麻木顿失味觉,到后来什么滋味都没尝到,只晓得双眼呆滞地看着羊绒地毯。

    “顾大人,那案子还继续查吗?总不至于真把那三个衙差交上去了事。”

    顾云山这才回魂,舌头碰了碰上颚,这才觉出苦来,苦不堪言。“当然要查,你不是说了么,大理寺顾云山手底下还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你老爷我如此兰芝玉树之人,怎能输给个灰头土脸的乡野凶手。”

    月浓已然习惯了他这番做派,只捡要点听,却发愁,“线索都断了,也不见大人再去盘问郑夫人,难道有新发现?”

    “没有。”他抿着唇,答得斩钉截铁,“不过连台县的积年旧案倒是可以查一查。”

    “萧逸不是说案卷浩瀚,无处入手吗?”

    “傻姑娘,这世上有买,就有卖。卖处理不清,就从买家入手。”

    她再一次木呆呆看着他,“什么卖呀买的,我听不明白。”

    顾云山皱着眉,嫌弃道:“二愣子。官与商,自古以来就是一买一卖,各取所需罢了。什么当官为民,立足百姓,全是狗屁。百姓啊,任他过去八百年,永远是任人鱼肉的奴才,只不过呢……有的是为奴而不自知,有的是知而无能为力,可怜哦,可怜。”

    “你是说……”

    “怎么样,终于开窍了?”

    “你是妓*女,大员外们都是嫖*客?”

    顾云山扶着腰,七窍生烟,“你这个木头脑袋,中看不中用,老爷我迟早要被你气死!唉,我的腰要断了。”

    “又怎么了?顾大人,你总这么娇气可不好,我爹说了,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

    “还不是你!”

    “我又怎么了?”

    他红着眼委屈着,“老爷的腰就是被你一掌拍断的。”

    月浓不信,“我才用了不到三分力,哪能伤成这样。一定是萧逸吓唬人,不行,给我看看,必定是一点红印而已。”

    她固执得像头小牛,不管不顾地就去掀顾云山的衣裳,他本就孱弱,拉扯不过,真让她掀开被子撩开上衣。

    突然一声响,门被撞开,顾辰从夜色中跳脱而出,大声喊,“七爷,我办完啦——”少年尖细的声音被摁灭在喉咙里,他被点化成石像一尊,立在锦缎凌乱的床前。

    顾云山反应最快,一把扯过月浓手中的衣带,将上衣合拢,遮住一身白净无暇的皮肉。

    顾辰连忙背过身去,挥着手说:“七爷,我以阿毛的性命发誓,我两只眼睛都没看到你的裸*体。”纯属武侠

    顾云山厉声喝道:“谁教你的,不知道先敲门再进!”

    顾辰的声音里藏着笑,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月浓姐姐来之前都不用敲的嘛。”

    月浓脸通红,右手还握着被子一角,坚持说:“是……就是没怎么红,萧逸冤枉我来着。”

    “你还说!”顾云山气得头晕眼花,刚要骂人,腰上一阵痛,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气,“哎哟哎哟”地趴回原处,想哭。

    顾辰还在保证,“七爷放心,今天的事我肯定一个字也不说,嗯,连阿毛都不告诉。”

    月浓好奇问:“什么事啊?”

    腰痛头也痛,顾云山趴在床上好半天没声响,听月浓与顾辰鸡同鸭讲一通,万般无奈之下强大精神,道出三字真言,“樱桃肉。”

    “什么肉?”月浓侧过身来问。

    “老爷我要吃樱桃肉。”

    她答得理所应当,“那你就吃嘛。”

    他咬牙切齿头爆青筋,“你去做!”

    她犯难,“这个时节我上哪去找樱桃?”

    他作妖,“不管,老爷我就是要吃。”

    吃死最好——这是她的腹诽,他虽听不见但亦能心领神会。她起身撤退,路过依然背过身捂着眼的顾辰,突然间噌的一下脸红了,后知后觉。

    听见门响,顾辰这才找顾云山讨饶,“七爷,我能转过身了吗?我可以给你捏捏腰啊。”

    “滚过来——”

    顾辰扭过身来,捂住双眼的手分开,露出一双装满戏谑的眼睛,笑嘻嘻说道:“七爷,你真的好白啊。为什么月浓姐姐看起来那么有劲你倒趴下了……难道你喜欢那样啊?”

    顾云山抓起瓷枕就往他脑袋上砸,怒道:“去你奶奶的腿。”

    顾辰稳稳接住,揣母鸡似的揣在怀里,觍着脸凑到床前,“七爷息怒,我有正事要说呢。”

    “再啰嗦,信不信我宰了阿毛。”

    “七爷,你好残忍。”

    “说正经的。”

    “噢——”他点点脑袋,在地上盘腿而坐,仰头看着顾云山说,“除县令孙淮之外,主簿典史衙役共六人,其中五人都是连台县本县出生,世世代代都在县里谋生,只有梁岳,听说是隆庆十一年饥荒从南边逃难来的,一路上爹娘兄弟都死光了,就剩他一个,原本在乡里独门独户过日子,后来有一梁家人养不出儿子,便正巧合作一家,梁岳也改名换姓给老梁家当儿子。梁家老汉本就在衙门里当差,梁岳自然接了他的活,干起了衙役。”

    顾云山艰难地调整姿势,侧躺过来,看着顾辰说道:“隆庆十一年确有其事,不少百姓自河南逃荒至蓟州府,然则侥幸苟活的并不多,这个梁岳倒是好命。”

    “好命?还不是死得爹娘都不认得。”

    “是啊……可惜已然死了。”他微微皱眉,再而问,“这些人家里你都去过了?”

    “去过了。”顾辰乖乖点头,“仵作是仵作的爹,仵作是仵作的儿子,衙役是衙役的爷爷,衙役是衙役的二叔,可厉害了。”

    这话只有顾云山听得懂,揉了揉腰,话音里透着轻蔑,“铁匠的儿子打铁,渔夫的儿子网鱼,世世代代,无穷尽。”顿了顿又问,“爱哭鬼的二叔还没捞着吗?”

    “没,我去的时候李家请了神婆邀鬼上身,哇呀可好玩儿了。一点烟一冒火,老太婆就说李家老二来啦,浑身一把老骨头抖抖抖抖个不停,弥弥麻麻和尚念经,突然一下睁开眼,张嘴就喊,哥哥啊,我死得好惨。可是李继文家二叔明明是蓟州府连台县人,怎么上了神婆的身反倒说起山西话来了,李继文他爹连忙说搞错了搞错了口音不对,神婆说不是不是,是在下面认识个在蓟州府开面馆的山西人,学了一口的山西话…………”

    他絮絮叨叨个没完,小孩子见了新鲜玩意,总是兴奋,顾云山却问:“你方才说衙役的二叔也是衙役,李继文他二叔也曾在县衙当差?”

    “是啊,李继文他二叔,他亲爹,他爷爷都是连台县衙役,祖祖辈辈都干这个,没一个入流的。”

    “去,把萧逸叫过来。”

    顾辰囫囵爬起来,正要走,“可是马屁精中了毒,正晕着呢。”

    “那就找余月浓要解药!”他恨得捶床,几乎要被气死在六柱床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