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0章 活埋(八)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十章活埋(八)

    月浓不以为意,“既然一早料定,还辛辛苦苦爬上来挖坟验尸做什么?岂不是多此一举么?”

    “你懂什么?做人做事严谨为上,查案本就是上下求索,绳索不牢,如何爬的动?半路踏空摔死,要的可不是你的命。”

    “那是谁的?”

    “被冤死的人呗,你老爷我若是赶时间交差,也少不得要抓个替死鬼顶包,不然我这一身好绸缎从何处来?你先别忙着骂人,天底下的乌鸦一般黑,你呀,再长几岁就明白了。”他抖了抖袍子,双手负在身后,预备牵驴下山。

    月浓追上两步,问道:“那难道天底下就没有好官了?”

    “有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指的就是他顾大老爷自己。

    不要脸——她暗地里咬牙。

    顾云山骑上驴背,一前一后地晃荡着,漫不经心说道:“你老爷我在煤堆里,可算是个白球儿了。”

    月浓道:“那这天底下可真是黑漆漆一片暗无天日。”

    顾云山回头瞧她一眼,笑说:“可不是么?”转过背唱起来,煞有介事,“你看那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它个干干净净。”

    回到县衙,萧逸正埋在书海之间,听见脚步声,立刻扑向顾云山,“大人,您总算来了……”

    顾云山废了老大劲才把手臂从萧逸怀里抽出来,皱着眉,嫌弃地伸手翻了翻书案上堆积成山的案要,“看完了没有?”

    萧逸的脑袋拨浪鼓似的摇,“卑职无用,才不过看了一小半儿而已。这连台县的冤情冤案着实浩瀚,卑职虽拼尽全力也难以阅尽啊。”

    “吵死了——”

    “大人息怒,卑职不哭了,这就不哭了……”说不哭,两只细长丹凤眼还在流泪,偷偷看一眼顾云山,没得着好出,居然转过脸来到月浓身上来讨安慰。

    她退后一步,躲到高放身后,被他硕大的身躯挡住,藏得天衣无缝。

    屋子里只剩下顾云山一个人絮絮叨叨没完,“凶手一次出手几乎把整个连台县都一锅端,绝非临时起意,他已谋划数年,只等这致命一击。所谓杀人夺命,胸口、咽喉都是下刀的好地方。但这人偏要等他们分尸而食用,却又活活饿死,死前之痛苦非常人所能想象。如此深仇大恨必因血案而起。自隆庆三年孙淮在连台县任职,仅有一回升迁,没两年便又回了县衙。孙淮手底下的冤假错案,就是咱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倒是你,竟还有闲情哭?下一季的红包不想要了?”

    “不,这倒不是……”萧逸扭扭捏捏地,犯着难。

    “那是什么?”

    “这孙县令手太黑,连身上七八处刀口的人都能给判成自杀,命案要案不胜枚举,实在是……查无可查啊。”

    “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月浓的声音隔着高放的背,穿过来时仿佛还带着回音。

    顾云山点头,从善如流,“不错,你爹就是头一个。”

    山那头的人气不顺,回说:“你讨厌!”

    高放擦了擦汗,憨憨地笑,“大人,余姑娘到底还是个姑娘家呢。”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回?

    “得了吧。”顾云山对于高放老好人的态度不屑一顾,“你要是见过她那睡相,保管不这么想。”

    话音落地,萧逸同高放都傻了,月浓木呆呆的还没来得及回味,唯有顾云山一个人老神在在继续琢磨复仇血案。

    萧逸哭了,“大……大人……这么快就……呜呜呜,大人,您太随便太不爱惜自个儿了……”

    高放汗如雨下,“这……胖子耳背,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月浓在萧逸愤恨的目光中终于醒过神来,姑娘家的清白何其重要,怎就让他一句话毁个彻底。

    “去死吧顾云山!”她恨得咬牙,没能压住脾气,在萧逸高放几人面前头一回亮身手,一步上前,提溜起顾云山的后领将他往外一扔,再推一掌,顿时将他推出一丈远。

    他只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呼的刮、嘿嘿的笑。后退时眼前是萧逸与高放惊恐的脸,还有余月浓得逞的快意。后背剧痛,一块沙包轰然落地,他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萧逸头一个抬腿去追,将落在院门上的顾云山拖起来,边哭边喊:“大人,大人醒醒。大人要是没了,我们可指望谁去!”

    高放好不容易跑过来,颤着手去探他脉搏,还没等高放开口,萧逸哇啦一声哭出来,“大人,你死得好惨,去了那边可千万不要再委屈自己,有人背一定不能下地走啊大人……”冥渊征途

    月浓不信,顾云山要死也是贱死的,怎么能死在她手里。

    古训上说,祸害遗千年。最终顾云山也没能轻而易举地死在月浓的掌风之下,他裸着上半身,趴在床上任萧逸上下其手地给他上药油揉淤血。

    高放与月浓被迫在门外听响动,顾云山的声线生来就低,平日里叼嘴毒舌没觉得,忽然间叫唤起来却让人听得骨头都酥半边。高放从院子左边的兰草,看到院子右侧犄角旮旯里的青苔,魂魄在天灵盖上飘,尴尬得不知道往哪里钻才好。月浓是个彻头彻尾的二愣子,什么旖旎心思都没有,光顾着烦恼顾云山怎么就跟豆腐似的一摔就坏,全然不顶用。

    不多时,叫声停了。萧逸举着右手一脸满足地拉开门迈进廊下,望着发髻高束,男装打扮的月浓,得意得抖了抖眉毛,刻意带着笑从她身边绕过。

    高放嗤笑道:“看来萧逸这半年内都不会再洗手了。”

    没等她回味,高放已伸手扣了扣敞开的房门。里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许久才听见顾云山说:“进来。”

    月浓朝高放挤挤眼,刚想溜,就听见他故意扬声道:“大人,余姑娘来看您了。”害得她逃也没办法逃,只能认命。

    低着头进去,顾云山瞧见她,头一句话就是咬牙切齿,“罪魁祸首。”

    月浓即刻就要反驳,但想想高放在外头劝她的话,为救老父,必当忍辱负重以图后计,登时便伟大了起来,忍辱也不见得多难熬,谄媚亦不算难事。“都是我的错,一时冲动,险些酿成大祸。顾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顾云山散着头发,裹一层薄毯在身上,狼狈中偏显出三分病态的妖娆,连高放都低着脑袋不敢直视。月浓反倒成了山顶上修佛修心的老和尚,不动如山,听他哼哼两声,说:“称谓错了。”

    她当即明白过来,换了语调再说一遍,“奴婢罪该万死,还请老爷恕罪。”

    顾云山不依不饶,“老爷都快被你拍死了,还恕你哪门子的罪啊?”

    “爱恕不恕。”月浓抬头等他一眼,吓得他往后缩。过后想来丢人,又挺直腰板强撑气势,“简直是目无法纪,罪无可恕!”

    月浓豁出去,梗着脖子站在屋中间,就等他撂狠话。

    高放却知道他外强中干,少不得为他捏把汗。

    顾云山恶声恶气,“罚你八十大板你信不信?”

    “那可得一口气打痛快了,省得我再爬起来一掌拍死你!”

    好了,高放方才一番苦口婆心都落在排水渠里奔流向海去,一个字也没入她的耳。

    “你——”

    剑拔弩张。

    好在萧逸这时候端着药进来,高放随即说:“不如就罚余姑娘伺候大人用药如何?”

    “哼——”顾云山撇过脸,不反对即是同意。

    高放后退一步,小声劝着月浓,“余姑娘,切不可赌一时之气。想想沉冤待雪的余大人,古有缇萦舅父美名传千古,今日且看余姑娘孝心几何了。”

    想起在狱中受苦的父母,哪能不动容?自当上前去接萧逸手中的托盘。谁晓得他攥紧了不松手,仗着自己个高,居高临下地瞪着她,决不让她半分。

    月浓咬牙,“放手——”

    萧逸同样龇牙凸目,恨恨道:“大人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她指甲盖上弹一弹,萧逸应声而倒,托盘也稳稳地落在她手中。

    高放拱手,“卑职告退。”蹲下*身轻而易举地就将昏迷不醒的萧逸拖了出去,还顺带为他俩关上房门,留一室清净。

    月浓转向床上的顾云山,天已擦黑,空气中突然渗透着里一股杀气。顾云山看着她一步步走近,眼前仿佛是凶案重演,月黑风高夜,他孤身一人坠魔窟,一身清白难字保。他扯紧了薄毯护住前胸,“你……”

    “喝药。”她坐在床沿,将一整个托盘都塞给他。

    顾云山气得翻白眼,“有你这么伺候人的吗?”

    月浓老实说:“那该怎么伺候人?”

    “喂我——”说完,他竟也有几分耳热,好在她傻里傻气听不懂,点点头端起碗照做。

    顾云山又说:“你先吹凉了再……再喂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