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8章 活埋(六)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八章活埋(六)

    后半夜,赵容喝得双眼混沌,被侍从架起来抬出县衙,途中遇上来送莲子百合汤的月浓,登时傻笑着往上冲,“小妖精,快来快来,老爷疼你。”

    高放与月浓前后脚进的院子,她在萧逸身上使的手段他一早听说过,怕她当下就毒死了蓟州知府,个二百余斤重的大胖子冲上去横在月浓身前,可着劲地喘,“知府大人醉得厉害,赶紧,赶紧送上车。”

    赵容出了院门,高放才能放心大喘气。冷不丁听见月浓冷冰冰声音提醒说:“晚了。”

    “什么晚了?”

    月浓指一指门外,那侍从正问:“大人,怎地突然流泪?”

    赵容放声大哭,“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又一句,“世人不识东方朔,大隐金门是谪仙。”

    高放捂住耳,望着嘴角轻笑的月浓,将要脱口的话,全都老实咽进肚子里,“余……余姑娘,您先请。”

    赵容终于从号丧似的长啸变作嘤嘤嘤的低婉,他的眼泪流不尽,因今晚月色勾人伤怀。

    想来当年青春少艾,他进京赶考,路过狐仙庙……庙里有个狐仙娘娘,满口的河南话。“公子长得可排场了!看得俺心里头怪得劲!”

    月浓朝高放扬了扬眉,“走吧,高大人。”

    “好——”

    高放擦了把汗,走进花厅,从袖子里掏出一大包碎银。“大人,一共缴了三十两银子。”

    顾云山脸上不见醉态,低头慢慢理着袖口,“照例啊,收在小库里,年终发。至于你——”他抬头看月浓,“明日上午陪我去见郑家寡妇,下午么,再去老西山上……”

    “怎么什么都是我?”

    “像你老爷这样的风流文士,孤身一人去见郑家寡妇,那就是羊入虎口,老爷我会很害怕的。”

    “癞皮脸,谁看得上你?”砰一声,把青瓷盅甩在桌上。

    “萧逸怎么跟你说的?老爷是娇花,当属下的要细心呵护,怎么跟木鱼脑袋似的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月浓想想亲爹,咬牙咽下这口气,“去老西山做什么?”

    “扒坟咯。”他低头喝汤,答得理所当然,再吩咐高放,“明日下午找几个青年劳力,记得嘱咐他们,中午别吃的太饱。”

    最后一句是噩耗,听得高放血色褪尽,“是,卑职这就去办——”

    第二天赶了个大早,顾云山上了马车就卷成一团补眠,领子上的狐狸毛衬着过于白皙的脸,纤长浓密的睫毛似羽扇轻轻颤,全然是弱不胜衣的娇柔。

    马车停下他才醒,这一觉睡得过于安稳,睁眼时瞳仁上蒙着一层水亮的壳,照得人忽而心慌。

    月浓垂下眼睑,咕哝说:“要下车了。”

    “再睡会。”说完将披风往上一拉,遮住脸。

    车内无声息,等了许久,月浓轻声问:“你能不能帮帮我爹?”

    等了许久也没回应,直到月浓以为得不到任何回应,披风下面突然伸出一直修长莹润的手,骨节是细的,指尖又匀,一寸寸透着温柔隐秘的力度。

    “要老爷帮忙,你就得用心服侍。”

    “我答应你。”

    顾云山没回话,只临空晃了晃他风骨绝妙的手。

    月浓不解,他等不到回应,只得扯下披风,露出满脸的不耐烦,“就不会扶我起来?”

    “男女授受不亲……”

    “方才是谁许诺?退一步说,在矿洞里头,我可是让你上上下下都摸了个够啊。”

    “我——”她内心挣扎似火燎,思来想去,还是认输。一把握住了他晾了半晌的左手,一使力将他整个人都带起来。

    顾云山瞄她一眼,下了马车。在郑家小院前头整了整身上那件青灰色道袍,一面向内走,一面问月浓,“老爷是什么?”

    她一愣,默然会意,“是娇花。”

    “当下属的应当如何行事。”

    “把老爷捧在手心里…………”肚子里反酸水,难忍,“细心呵护。”

    顾云山得意地笑,“好丫头,孺子可教也。”

    呸——

    可怜月浓被他拿住了要害,不得不服。

    他二人被郑家一位老婆子安顿在前厅,这座四合院狭窄简陋,而听闻郑老爷生前也曾是富贵人家。这显然是郑老爷死后,郑家府人无奈之下才典卖家产沦落此处。

    顾云山正看着墙上一幅垂钓图怔怔出神,便听见门外迎来一人,正是纤瘦娉婷的身姿,盈盈脉脉无言。低垂着眼走入檐下,只离他五步远,屈膝一拜,道:“未亡人孀居在家本不便见客,但听闻二位官爷有要事相询,不知家中又有何人犯了法纪不成?”

    顾云山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负手立于厅中,正色道:“没事。”妃诚勿扰

    什么?连郑家夫人也惊得抬头。

    “衙门里闷得无聊,出来逛逛。想起来还有事情未办,这就告辞。”又不等月浓,提步就走。留下一身素黑的郑夫人茫然四顾。

    月浓追上他时,他已上了马车,继续拿披风盖着眼睛犯瞌睡。

    “郑夫人吓着你了?”

    顾云山再伸手,她伸手去拉,反教他握住,嘀咕说:“冷得很,快给老爷捂捂手。”立时被月浓反抽一记,老老实实缩回去。

    他气闷,转过身背对她。“这案子同郑夫人没干系。”

    “怎说?”

    “天气干冽,她昨夜拿蜂蜜敷过嘴唇,唇色莹润,水泽饱满。一对柳叶眉又细又长,眉骨处不见杂毛,三天前才修整过。她孀居在家,身无亮色,却又在领口襟前绣上暗纹,腕子上还带一只白玉镯子。一个无依无靠尝尽艰辛的寡妇,怎生将养得比余家三姑娘还精致?”

    “就事论事,少攀扯我。”

    “哼,唯剩一种可能,她有了姘头,心里有指望。然则她孀居多时,日常接触的男人并不多,但看言行谈吐多是读过几日书,往来做工的必然瞧不上,听闻郑夫人还有个表哥时常前来接济。想必就是他了,可惜此人尚有家室,看来是凑不拢了。”

    “说的也是,又不是心灰意冷,何必闹一出以命搏命同归于尽。”

    “如若是她,则必有帮手。那表哥有儿有女有薄田,又是个无胆之人,做不出如此杀人分尸之案。”

    “如不是她,线索便断了。”

    “谁说断了?下午就让你挖出大线索。”他转过身坐直,披风从他头顶落下,露出熟悉的清俊的脸,眉毛挑高神色轻慢,“如何,你家老爷厉不厉害?”

    月浓道:“谁能救我爹谁厉害。”

    “就偏不救你爹,气死你!”顾云山变了脸色,气得瞌睡都醒透,一路上再不跟她说话,可着劲地使小性子。

    月浓撑着下颌,勾起嘴角,阒然轻笑。

    然而对面顾云山却躲在披风底下做着春秋大梦。

    马车行至山脚下,再不能往上攀。好在高放早已经领人在山下等,“大人辛苦,此时上山可否?”

    顾云山扭了扭脖子捶了捶肩膀,问:“午饭呢?”

    高放面露难色,“山路难行,那些个汤汤水水的着实不易带,就只……”掏出个油纸包,自己先害怕得手抖,“就只带了个烧饼。”

    顾云山回头看月浓一眼,“回头把这胖子油煎了吃。”

    月浓忍不住笑,她眉眼清亮,这一笑仿佛让光秃秃的老西山都长出漫山遍野的花,春情盎然。

    偏他不同,瞪她,“丑八怪。”

    “吃你的烧饼吧——”

    最终,人人都是步行,唯顾云山一人坐在哼哼唧唧叫命苦的小毛驴上,啃着烧饼往上爬。但到底,路只到半山腰,在往上都是人一脚一脚踩出的道,顾云山脚尖落地就嫌脏,跌跌撞撞之时怀念起顾辰的好,“要是阿辰这个死小子在这,还能有个背着老爷上山的人。”

    月浓随手折下一根树干递给他,“后头那个衙役生得壮实,倒不如让他试一试。”

    顾云山回过头反问,“老爷是谁都能背的吗?”

    她深呼吸,降火气,“不是……”

    也怪她忍不住好奇,多问一句,“阿辰去哪儿了?一大早不见人影。”

    “和萧逸在一起。”

    “萧逸呢?”

    “和阿辰在一起。”

    月浓决定闭紧嘴,再也不多话。

    一行人在接近山顶处停下,推平的山坡上零星住着不少神鬼暗尸。左手边第三座简陋之际,墓碑上刻着名,字上沾了土,看不大清,依稀晓得是徐氏祖丰之墓。

    顾云山站在今春将将萌发的一片嫩草上,挥挥手,“挖吧。”

    有衙役七人,操上铁揪铁铲闷头挖土。

    高放一路爬上山,流了满头满脸的汗,虚得厉害。

    烧饼不好吃,顾云山吃一口吐一口,愣的招人恨,“高放,你怎么跟大夏天里穿棉袄似的,能滋滋往外喷水。”

    高放不敢答话,只能嘿嘿地笑。

    不过小半个时辰,土已见底,棺材露出腐烂长草的盖,爬满了蚯蚓红虫。不必吩咐,已有两人跳进坑里,一头一尾将单薄可怜的棺材盖掀开,刹那间整个天地都漫出一股黑气。

    人人都掩住口鼻,却又都立在原地,无人敢躲。

    三个月时间,尸体已经所剩不多,零星一两块黑乎乎的肉挂在大腿骨上。头颅至剩下毛发以及粘稠腥臭的尸水,蛇虫鼠蚁得了饕餮大餐,见了光还在低头啃,不吃死不罢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