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7章 活埋(五)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七章活埋(五)

    偌大一个县衙,如今只剩下三只活物,如不是蓟州府拨来一队人,整个连台县都转不动。

    高放一面擦汗,一面将连台县余下三位衙役领进厅内。这光景分明是乍暖还寒,偏他像是捂了三层厚棉袄在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擦汗喘气。

    入门先行礼,依次报上姓名。圆脸的矮墩墩叫许长寿,方脸的瘦高个是王大楠,还有一个不高不瘦不矮不胖的根本让人记不住名字。

    愁啊,真是愁。顾云山偷偷看月浓,洗洗眼。

    “说吧,近来你们老爷又干了什么糟心事,惹了哪一位厉害人物,把自己都祸害死了。”一张红木椅他歪着身子靠在扶手上,不耐烦地翻着告书,恨不能凶手立马跳出来自首谢罪,让他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回京城享福。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没一个敢吭声。

    顾云山皱着眉毛挥挥手,“拉下去拉下去,一人打二十大板再来回话。”

    当即便跪倒一片,妇人一般啼哭不止,“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不知道,真不知道啊。”

    圆胖子许长寿先坦白,“小人虽在衙门当差,但时日尚短,前辈有什么事都不与吾等知晓,实在是……无从说起啊大人……”

    “闭嘴——”

    许长寿愣了一愣,随即点头道:“好好好,小人闭嘴,闭嘴。”肥肥短短的手指捂住又油又厚的嘴唇,细长的眼弯起来,讨出个谄媚的笑。

    阿辰嘀咕了一句,“胖头鱼,跟萧逸一模一样。”被月浓瞪上一眼,这才肯老实低头。

    顾云山换了个姿势,手上吊着一柄墨竹扇子晃来晃去,就跟他这人一个样——吊儿郎当,再来眯眼看着王大楠,问道:“你这鹿皮靴子倒是精致。”

    “大大大……大人明鉴,小小小……小人……小人……”

    “你一个不入流的衙役,每月俸禄三石,倒是舍得拿上等的皮料做靴子。瞧着没穿多久,年下添制的?哪来的闲钱?府衙里派的,还是你私下受贿?”

    王大楠越急,越是结巴。许长寿转个眼珠想替他辩驳两句,让顾云山一个眼神制住了,哆哆嗦嗦心底里发颤。

    顾云山道:“不说?先打死你,我再让那死胖子替你说。”

    顾云山早有严酷的名声在外,此时他说要拿人性命,轻缓的声音落在耳里,竟有几分毛骨悚然之感。

    王大楠哭倒在地,“大人饶命,是年下衙门里一人赏了五两银子,这才有了闲钱置办衣裳鞋袜。”

    “看来你们县令大人年前办了大案发了大财,谁来说说是个什么案子让你们上上下下都捞足了油水?”他的视线扫过去,过后又回到圆脸胖子身上,“你不结巴,就你吧。”

    许长寿壮着胆,向前一步,“大人,去年年底只办了一件紧要案子。约莫是十月中,镇上郑寡妇告周员外欠其亡夫三千两已逾数年仍不归还。不过……周员外不认,两方各执一词,实难分辨。那借据,郑寡妇说是交到主簿手上,但衙门里并无此借据,空口无凭……”

    “怎么判的?”

    “判郑寡妇诬告,念在孙家只剩孤儿寡母的份上,只判杖责二十。”

    “没判八十杖就地打死,倒也是你们老爷还有星点儿良心。”

    “这……这……”许长寿抹着汗,发着抖,宝贝着自己这条发福发胖的命。

    “郑寡妇家里还有人吗?”

    许长寿道:“说起来倒也可怜,孙大爷死后没多久,族里就来分家产,闹了一阵分走了一大半的好田好地,余下的,孙家寡妇带个五六岁的儿子,便过得十分凄惨,要不然也没胆量到衙门里来告状。”

    “好得很!”顾云山拿指节轻轻敲击桌面,竟露出些赞赏来,“方才还是诬告构陷,现如今就成十分凄惨,好,这见风使舵的机灵劲,高放——”

    “哎,卑职在。”

    “看看人家,你得多学学。还有你——”再指月浓,“你爹泥鳅似的性子,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二愣子呢?”

    高放恭恭敬敬,“多谢大人教诲,卑职一定悉心向学,争取向萧逸靠拢。”

    正要再问,忽而听见隐隐的哭泣声。因月浓背对他站着,少不得以为是她,登时拧着眉毛问:“老爷教训你两句,你怎么就哭了?还不能让老爷我说两句实话?”

    顾辰道:“七爷看这边。”

    定睛看,哭得是自始至终默默无闻的青年。

    高放道:“李继文,你为何哭泣?”

    李继文一面拭着眼泪,一面哽咽道:“小人想起失踪的叔叔,一时没能忍住……”

    顾云山探身向前,几乎伏在案上,对哭声厌烦得很,转而向许长寿勾了勾手指,“胖子,你来说,他叔叔又是怎么一回事?”契约新欢:王爷的2号宠妃

    “启禀大人,李继文家有一二叔,长年在外走镖,三月初五在蓟州府走镖时突然中了邪,口中喊着‘厉鬼索命’,一头跳进梁河里,至今没能找到。”

    “什么时辰跳河?”

    “中邪么,自然是深夜子时。”

    “呵,挺会挑时辰啊。”

    顾云山与许长寿的一问一答之间,李继文哭得愈发伤心,整个人都伏在地上,小孩撒泼似的不肯起,“是生是死也没个数,下葬都不成,我二叔老实本分一辈子,临了却得了这么个结局。”

    顾云山道:“你二叔是不是说过走完这一镖就告老还乡啊?”

    李继文抬起一张布满泪痕的脸,茫然地点了点头,“是啊,大人怎么知道?”

    顾云山恨犹不及,“唉,这个年景这种话轻易说不得。”再搓了搓手,犯懒,“行了行了,问完了。贪墨的银子自觉上缴,只许多不许少。”

    三人互看一眼,还是许长寿胆子大,开口问:“大人,交到何处?”

    顾云山看一眼高放,“自己掂量。”

    当下便都明白过来,一个字不多问,纷纷退了出去。

    月浓看不惯他这番做派,到底没能忍住,冷哼一声。

    顾云山耳朵灵,转过脸来,拿一对上挑的桃花眼瞪她,却又耍不出官威,“你哼哼什么?没大没小。”

    “贪官污吏!”

    “我是贪官污吏?可笑,你爹正二品尚书,每月俸禄六十一石,合白银三十两。余三姑娘,你手上一只玉镯子少说也得百八十两。谁贪谁腐?”

    “你——”月浓被他挤兑的没有还手之力,但细想之下,偏偏又句句在理。她急的眼发红,忍不得,跺了跺脚跑个没影。

    顾辰抱着他的剑,摇头晃脑,“七爷你的晚饭不见了。”

    “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我走了,谁保护七爷啊?”

    “那就把那个做饭的给老爷抓回来。”

    “噢——”顾辰点了点头,真跑出去抓人。

    黄昏时蓟州知府赵容匆忙赶到,又是道歉又是赔罪,官大一级,就当他是老爷祖宗似的伺候,务必伺候得服服帖帖无一疏漏。

    好在顾云山这人很是上道,人情世故*通达。人给三分薄面,必然还他七分。三杯酒下肚,谁人都可称兄道弟两肋插刀。

    顾辰蹲在灶台上,同月浓说话,“七爷吩咐了,你做的都摆在七爷跟前,厨娘做的都拨给知府老爷。”

    月浓拨弄着锅里油滋滋的水鸭子肉,闷不吭声。

    顾辰歪着脑袋凑到她眼皮底下来,憋着嘴问:“姐姐,你生七爷的气了?”

    “我可不敢。”

    “其实……七爷是好人来着,总给阿毛买吃的。”

    “阿毛是谁?”

    “是我儿子。”

    顾云山不忌讳,就住在府衙内。后院书房卧室一应俱全,绝不比京城人家差个一星半点。

    小花厅里酒过三巡,赵容红着脸拍桌子抱怨,“什么蓟州知府,就只是挂个名声。有什么可得的?但凡不在京中办差,皇上还能想起你这么个人?还不是得打点上面。”一伸手捞住顾云山,“顾大人,外放的官再大,也比不过宫里一个不入流的御书房行走。你说是不是?”

    顾云山扶好他,轻笑不止,“同朝为官,哪有什么不明白的。按说京里虽好,可也看的严,锦衣卫连同东西二厂,连你在家饮什么酒听什么曲儿都晓得。反倒不如下面的自在轻松,县以下两眼一抹黑,但凡知道分寸,那都是富贵万万年。”

    “正是!”前一刻迷迷糊糊的赵容突然间活过来,一瞬间精神抖擞,“你是不知道,这连台县令孙淮是个眼黑心黑的东西。手里头不知道贪了多少银子,近年或是升迁无望,也不再往上头打点。就年前,听闻办了个黑心案子。郑家寡妇来告周家员外欠银三千两,听闻那姓周的宁可贿赂孙淮一千五百两,说什么只当这三千两是兄弟二人分了过年,绝不予郑家半文。郑家寡妇闹起来,口口声声说有借据为证,不过……顾大人,你晓得的,证据交到衙门里,是有是无还不是咱们做主?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顾云山没能跟着点头,仰头灌下一杯鸳鸯酒,心如刀割——原本想要偷点儿懒,谁晓得线索送上门来,想躲也躲不了。

    惆怅——

    赵容还在念叨,“那郑家寡妇也是傻得很,天底下谁都能信,唯独这当官的,不能信,一个都不能信。”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