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6章 活埋(四)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六章活埋(四)

    顾云山走到衙役身边,蹲下*身细看,干燥的岩石上落着一滴接近砖红的血迹,再往前或往后便再无踪迹可寻。一衙役说道:“或是渗进泥里,淹过水就看不清了。”

    “唉……”顾云山叹了口气,撑着膝盖艰难地站起身来,体态犹如耄耋老者,颤颤巍巍稍喘一口气就得上天成仙,“这雨可真够烦的。”

    顾辰道:“外面也都冲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差不多得了,回衙门里看看高放查的怎么样。”顾云山修了修衣襟,自己都要被熏反胃,“臭死了,余月浓!”

    “大人,我在呢……”

    顾云山恶狠狠地瞪回去,放狠话,“衣服,你洗!”

    “好啊,我连你一起洗。”她慢条斯理却言出必行,顾云山无还击之力,再要骂人,全都咽回肚子里,只等秋后算账。

    “走,矿洞封起来,谁也不许进。”

    那衙差却急忙跟上,谄媚试探道:“大人,那河南商人还等着开矿呢,这封死了矿洞,整座山都动不得,是不是不大好…………”

    顾云山已走到洞外,难得停下来正眼看人,秀白的脸上站着黑泥,狼狈却不落魄,“你收了人多少银子?”

    “这……大人,这也都是分内事嘛……”

    他难得正色敛容,厉声道:“银子退回去,但凡有人不经允许闯过封条,我唯你是问。就拿你们对付老百姓的法子对付你,无论缘由先拖下去打四十大板再回话。”

    “大大大大人……”衙差苦着脸,得手的银子要飞,心如刀绞。

    “平日里你们怎么贪赃枉法我都懒得管,谁有胆误了我的事,要谁偿命!”他突然间变了调子,疾言厉色,吓得一群老油子也发颤。弯腰作揖,连声求饶。

    他根本不理,骨子里透着一股傲,除了自己谁也瞧不上。眼珠子翻上天,要上驴时却被畜生嫌。老驴甩了甩脑袋往后退,嫌他丑。

    他在回头看月浓,她心知不好,赶忙上前为他牵驴,“别赌气了,又不是小孩子,老这么胡搅蛮缠的,傻不傻呀。”

    原以为这句没说好,他总归是要生气回两句,谁知道顾云山奇妙地害羞起来,低头“嗯”上一声,乖乖上马,哦,不,上驴。

    月浓在前,牵着一头老驴子慢慢下山,慢慢地似乎悟出了谜底,找到了破解之法——原来顾云山这么好打发的呀。越想越得意,回过头来翩然一笑,顿时似春风拂过湖面,万物萌生。顾云山却在老驴子身上目睹一朵花的开放,从含苞的羞赧到盛放的风华,一览无遗,也悄然面热。

    “不男不女的娘娘腔。”他口是心非,暗地里嘀咕。

    月浓回头瞪回去,“我本来就是女的!”

    顾云山抬眼望天,“臭晕了,忘了……”

    到山下已过午时,顾云山将里里外外都洗个彻底,换一身白衣白袍,广袖临风,仿佛是个修道成仙的世外高人。只不过高人贪嘴,午后吃一碗热腾腾鸡汤面,配地三鲜,闹出了好大脾气,吃完一抹嘴,憋着火赌气。

    萧逸在一旁痛心疾首,“这什么,真都是什么,这才一碗面!一、碗、面!这是老爷该有的待遇吗?你们都是怎么当差的?啊?有没有一点为人下属的自觉?简直可恶,可恶至极!”

    月浓一双眼杀气腾腾,顺势坐到顾云山对面,睨着萧逸说:“信不信我再毒哑你。”

    萧逸下意识地护住咽喉,半句话不敢多说。

    她再看吃饱喝足乱撒气的顾云山,“顾大人,你搞搞清楚,你是三品大理寺卿,我爹是二品尚书,我是余家嫡出的姑娘,我凭什么伺候你吃喝?这会儿就告诉你,我不干了!”

    扬起了下颌,做足腔调,起身就走。

    “站住!”

    月浓停在门口,“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你打算去哪儿?”

    “去牢里找我爹。”

    “行,反正案子还没查完,明儿就把你爹提出来上大刑。”

    “你——”她回过头,望见他优哉游哉饮茶,深处两个手指,向内勾了勾,“过来。”

    她斗他不过,偃旗息鼓,他信口吩咐,“明早我要吃好的,你不许偷懒。”

    她坐回原处,悲从心来,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顾云山道:“以后多学学萧逸,你看他,多贴心啊。”[重生]整容日记

    萧逸大喜过望,突然抱住顾云山,以一个占有的姿态炫耀道:“对,我就是老爷的贴心小棉袄。”

    顾云山顿生恼怒,一把推开他,“你好大的胆子,沾了屎还敢碰你老爷。起开!”

    “大人息怒,卑职一时间情难自禁……”

    “行了行了,去把高放叫进来,正事要紧。”

    正事?月浓不禁冷哼。顾云山拿起筷子夹住她食指,就像是大理寺夹棍,耀武扬威,那晶晶亮亮小眼神仿佛在说“想让你爹试试?”

    她就此焉了,没精打采认输作罢。

    高放一上午东奔西走,跑出一身大汗,靛蓝的外衣似乎都能挤出水来。一条腿迈进门,回话时还喘着气,一身虚胖终于做出点效用——抗饿。“想必大人已然知晓,这连台县的仵作年前就死了,儿子又没长成,接不了活儿。故而重验尸体耽误了些时辰,烦请大人见谅。”

    顾云山斜坐在红木太师椅上,随手翻着勘验记录,“行了,捡要紧的说。”

    “是。”高放扯着衣袖擦了擦额上的汗,喘上一口气才说,“七个人,六具尸体,六人均为饿死,胃膜已薄如蝉翼,胃内只留少许褐色黏液,散见零星血点,各脏器均*自溶。六人身上不见明显外伤,推断六人皆是死于饥饿。”

    “还有一具呢?”

    “只余骸骨、零散内脏、一条腿,以及萧逸送来的半边脑袋。就切口的收缩情况推断,应当是死后分尸,至于致命伤在何处,恕卑职愚钝,着实分辨不清。”

    “不怪你。”顾云山再翻一页,眯着眼细看,“已经让他们分成尸块,神仙来了都探不明白。”

    记录上列明了死者生前状况:

    县令孙淮,年四十七,淮南琢县人,隆庆元年进士,隆庆三年任连台县令,隆庆七年升调京内,隆庆九年又因贿赂案贬回连台县,从此后再无升迁。隆庆十七年二月二十七失踪。

    主簿冯源兆,年四十九,蓟州安庆县人,隆庆五年任连台县衙内主簿。

    典史张合,年三十三,蓟州连台县人,隆庆七年任连台县衙役。

    衙役张松,年三十七,蓟州连台县人,隆庆六年任连台县衙役。

    衙役刘勰,年三十五,蓟州连台县人,隆庆六年任连台县衙役。

    衙役孙奉,年四十一,蓟州连台县人,隆庆四年任连台县衙役。

    衙役梁岳,年三十一,蓟州富县人,隆庆十三年任连台县衙役。

    又听他感慨,“都是老资历啊。一群老油渣子,查下去里头不知有多黑。对了,被吃的是谁?”

    吃?月浓原本听得云山雾罩昏昏欲睡,单听这一个音就醒了,彻彻底底。

    高放道:“推测是梁岳。”

    “呵——这帮人还听讲道理,要吃先吃资历浅的。”他合上勘验记录,嘴角带着轻浮的笑,问高放,“骸骨能对上吗?”

    高放道:“大致都能对得上,骸骨推断为五尺三寸高,与梁岳一般无二。”

    “你说……怎么还能剩下呢?这救命的一口饭,居然能忍住?”

    高放想了想,答道:“或是因为久放生蛆,不敢下口了罢。”

    “你信么?我不信。”

    月浓听得一阵反胃,想要出去透透气,刚抬腿就被顾云山抓包,“去哪儿?”

    “我出去缓缓。”

    “不许去。”

    她不服,反驳道:“我听得快恶心死了。”

    顾云山仍坚持,“你走了谁保护我?”

    “不是有阿辰吗?”

    “那你是吃白饭的?”

    “我吃你!”

    他显然一怔,过后耳根通红,支吾道:“这……这不好吧。”

    高放擦了擦汗,实在看不下去。“大人,要不,传连台县其余衙役来问话?”

    顾云山连忙正色,“好得很,就传他们进来。”说完又纳闷,“咦?居然还有活着的,不玩儿一锅端啊?”

    高放迈出的腿打跌,大人比凶手还狠呢。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