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章 活埋(二)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四章活埋(二)

    黎青之后再无话,任月浓如何追问,他自始无语相赠。黎青的突然出现成了落进潭底的石头,溅起浓厚泥污。

    月浓到底还是解了萧逸身上的毒,萧逸劫后余生,涕泪纵横,一把抱住顾辰放声大哭。顾云山趁机抢了顾辰的小马扎搬到灶台边坐下,仰着头,像唱戏的武大郎,满眼孺思地望着——小金莲。

    “你盯着我做什么?”

    “快做饭——”顾云山根本不耐烦答她,他聚精会神要看排骨成精,糖醋成神。

    月浓深深看他一眼,怀疑这位皇上跟前的大红人,脑子不同常人。

    有病。

    萧逸哭够了,声音渐小。锅中热油爆得姜葱蒜兹拉兹拉地响,顾云山在礼乐声中流连忘我,直到典史高放一溜小跑冲进来,“大人,连台县失踪的县令找到了。”

    顾云山坐在小马扎上,头也不回,“这么急,看来是死的很惨啊。”

    “一行七人死得确实是惨不忍睹,但还有更惨的……”

    顾云山一皱眉,顺势回过头来,一张秀白的脸被烟气熏红了,莫名透着一股妖气,“又要出公差?”

    高放为难道:“蓟州知府呈请大理寺主办,这样大的案子,恐怕推脱不掉。”

    这下好了,他等饭等出来的那些许小雀跃刹那间烟消云散,恨恨地踢了一脚小马扎,“萧逸去收拾东西,高放和阿辰都跟着,明日一早下蓟州。”再看月浓,“你也去。”

    “凭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丫头。”

    “你不去,老爷我岂不是要活活饿死。”特别强调,活活两个字咬紧牙关,惊心动魄。

    月浓只当他又在耍无赖,“早年间怎不见你饿死?怎么从今日起缺了我就活不成了?”

    顾辰□□来一句,“七爷每天都在饿死的。”

    月浓无言可对。

    顾云山恼羞成怒,恶狠狠说道:“总之你必须去!”

    夜里,子时方过,大理寺静得出奇,遥看远处一飞贼身轻如燕,背上抗一只巨大包袱,几个起落已跃入大牢,狱中守卫无一例外地都横躺在地做着春秋大梦,重重机关都如无物,静悄悄没声响。

    顾云山与顾辰两个蹲在房顶吹冷风,顾辰感慨说:“月浓姐姐好生厉害,七爷,你要是害怕,鸡窝我分你一半。”

    顾云山面露鄙夷,“厉害什么?跑起来像只大王八。要不是预先撤走了七宝,灭了机关,凭她?第一层都闯不过。”

    顾辰嘿嘿地笑,“七爷,这个姐姐白白嫩嫩的摸起来肯定比你舒服。”

    顾云山扇他后脑勺,“你才几岁,胡说八道!”

    月浓走入牢底,昏暗不明的狱中单独关押着余政一人。老父两鬓如霜,背脊佝偻,月浓情难自已,唤一声爹,泪已落地。

    余政似乎看不大清了,自角落一堆干稻草中起身,慢慢踱到门边来,望见飞贼打扮的女儿,开口就要骂,“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总不学好,非得打你一顿你才肯记事?”

    月浓哭得抽噎,扶着牢门说:“爹,你好不好,饭够不够吃,被子够不够暖?给您捎带了些东西,您好生养着,总会有沉冤昭雪的一日。”

    包袱太大,栏杆太窄,她塞不进去,只好散开了一件一件往里怼。

    余政背过身去,鼻尖酸涩,忍了许久才说:“你别管这些,爹当日交待你的话,你可还记得?”

    月浓点点头,“记得。”

    “那就好。”余政捋了捋半白的胡须,沈着脸,继续道,“你放心,爹在大理寺远比在外面安全。顾云山虽然油滑,但为人行事还是信得过的。你若能跟着他,也好……”

    “爹……”

    “覆巢之下无完卵,余家没了,你又是姑娘家,凡事当以自己为先,今夜如此鲁莽之行,万不可再有。”

    “可是……可是……离了爹娘,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余政道:“以不变应万变。”

    月浓老实坦白,“我听不懂。”

    “唉……就是让你老实呆着,保命要紧。”

    “可是……可是顾云山太讨厌了,我不想跟着他。”

    余政说得一脸正气,“男人不坏,这女人……咳咳咳……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听爹的话,谨言慎行。这句能听懂了?”

    “那爹娘怎么办?”

    “长辈的事轮不到你来管。快走快走,下回你即便再来,我也不会见你。”

    “知道了……”她将最后一件瓷枕塞进牢房,手里拎着包袱皮,委委屈屈地后退,“爹,您保重。”

    “别闹事。”

    “噢——”

    没了父母依靠,再闹事便只能自己扛。看她瘦瘦弱弱的小肩膀,又能扛起世间多少不平多少暗。

    连台县离得并不算远,天亮出发,黄昏即到。

    顾云山排场不大,但要求多。萧逸大约是习惯了他的精乖做派,整个卧室都打包送到连台县,唯恐娇娇老爷睡得不舒服、吃得不痛快。至于案子,当然要摆到明天一早再说。焚天魂帝

    第二天一早去往埋尸处。月浓听余政的话,已经放弃在细微处下毒毒死顾云山的念头。

    为方便往来,月浓换男装出行。女儿家青衣玉冠,英气未显,反而更脱落得娇憨可人,引来列队上山的衙差频频侧目。月浓烦得很,同顾辰抱怨,“这些个臭男人可真讨厌。”

    顾辰说:“姐姐你能把他们都毒瞎吗?我想看!”

    “不能。”

    “噢——”

    山路陡峭,顾云山单独一人坐在驴背上,幽幽瞄她一眼,却把顾辰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拖住她闪到路边,“别说话,上回我就是赶路的时候话多,被叫过去背了七爷十里路。”

    “让你背,他是人吗?”

    顾云山招呼萧逸,“去,告诉那两个吃白食的,再敢说老爷坏话,一个加菜,一个拆鸡棚。”

    上山的路,这才彻彻底底安静。

    事发地点就在半山腰上,偌大个矿洞已然荒废多年,现如今多了封条,再重新热闹起来。

    顾云山方过那头可怜的老驴,收起长腿站在湿润的荒地上。兀自叹上一声,“怎么搞的,又下雨。”

    萧逸道:“淋过雨,恐怕更难找。”

    顾云山抖开一张绣帕,招来顾辰,“领着狗,带着人,方圆十里都搜一遍。”

    一个面嫩的年轻衙役插嘴说:“大人,这方圆十里早已经搜过,确实没见人迹。”

    顾云山不耐烦地瞥他一眼,话都懒得说,抓上月浓就要往洞中走。

    萧逸指着年轻衙役呵斥道:“跟你说话了吗?你什么东西,敢在大人面前耀武扬威。”

    那人忙不迭认错,萧逸却是半点面子不给,十足的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而月浓面对着顾云山这么个弱鸡似的男人,实在狠不下心来打飞他。只得慢吞吞跟着往矿洞深处去,好在蓟州府派来几个伶俐人,早就麻利地冲在前头举着火把探路。

    月浓不乐意跟着,带着股怨气问:“你拉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懂验尸查案。”

    “阿辰放狗去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一句,顾云山终于肯回过头来看她,因他掩住口鼻,单单露出一双桃花眼,在昏黄的火光下显出阴森病态来。眼神亦透着死灰,对她的脑子已经绝望,“所以你得替了阿辰的活儿。”

    “给你养鸡?”

    他胸中一口气上不来,简直要被气死在埋尸现场,“保护我!”

    真是气死人,余政老奸巨猾左右逢源,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脑子不会转弯的女儿。

    月浓在他嫌弃的目光下委屈至极,都没顾得上问,他为何知道她从黎青手底下学了多少东西。

    不过,问了也是白问,横竖他嘴里没一句真话。

    洞中风声呼啸如鬼泣,火焰被吹得一时明,一时暗。四周围冷冰冰无人絮语,就连跟在后头的萧逸也毕竟了嘴,把呼吸放轻、放缓。

    耳边忽然传来嘶嘶声,走在前面的衙役拔出刀把一条刚从冬眠之中醒来的团花锦蛇斩成两段。

    人人都松下一口气,唯独顾云山觉出不对,就着微弱的光,低头看脚尖——一只一尺上的巨型蜈蚣爬过他脚背。

    他吓得高高跃起,登时藏到月浓身后,“小月浓保护我!”

    蜈蚣仿佛知道谁人好欺,扒弄着八十八只脚就往顾云山身边追去。可怜他吓得面色惨白,一个劲拉着月浓叫救命。

    月浓被他嚷嚷得脑仁疼,抢过衙役手中的火把烫得蜈蚣卷曲成一团,再烧下去很快从一尺长减作半尺,八十八条腿烧了四十四,死得干干净净。

    不过,她的压力有点大。

    她侧过脸,看向近在尺咫的俊俏郎君,“顾大人,死了。”

    “噢——”他懵懵懂懂的小模样,算得上可爱。

    但月浓不买账,神色木然地对住他,“下来。”

    顾云山被吓得几乎双脚离地,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换个人来,早就被他带得跌作一团。

    顾云山亦觉不雅,松了手站到一旁,捂着嘴咳嗽两声,以解尴尬。

    “行了,继续。”一只手背在身后,慢吞吞往深处去,小声嘀咕,“臭死了,越往里越是臭气熏天,这种差事谁乐意?全都是命。”

    月浓揉着被顾云山压痛的肩膀,萧逸跟上来说:“瞧见没有,我们家老爷就是娇花一样的人物,咱们当下属的啊……”他摊开掌心再悄然合握,仿佛手捧珍宝,“就应该全心全力怜惜呵护。哎,我跟你说你别不耐烦啊,哥哥这是教你为人处事的道理……大人……”

    顾云山又走了回来,视线从月浓移向萧逸,末了朝他挑了挑眉,意思是,起开,这是我的地方。

    萧逸从善如流,顾云山再一次躲到月浓后头,顺带挑了挑眉毛,“保护我,嗯?”

    眼下萧逸与顾云山还能站着说话,可见遭逢家变,月浓的脾气见好。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