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章 活埋(一)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章活埋(一)

    蓟州,连台县。

    春天的雨,没完没了地下。好不容易盼来三日晴,等地上的水干了,探矿脉的老师傅就要下洞找煤。

    河南来的余老板年前才从周姓富商手里买下这一山废矿,这两年钻洞的技艺愈发精炼,从废矿里挖出宝来也并非不可能。商人么,从蝇头小利到山河广厦,小的不嫌小,多的更不嫌多。

    东牙山走的是平矿,北方的煤远比南方好挖,扒开山头往外掏,没有挖不成的。老师傅领着两个徒弟连带两条猎狗往里走,矿洞荒废的久了,难保没藏野兽,亦……难保没有孤魂野鬼做窝。他手上还有一袋糯米伴粗盐,另附茅山道人的红黄符咒,求一个保命安身。钻进洞里的风像是迷了路的人,找不到出口,便一头撞死在石壁上,呜呜地像是死前最后一声嚎哭。

    小徒弟昨日才听人说,荒郊野岭总有食人鬼怪,啃光了肉,连骨头都不放过……

    “师……师父……要不,咱们这趟还是算……算了吧……”银子已经落袋,怎么能算?豁出命都要找到矿脉。

    老师傅不说话,小徒弟也只好举着火把战战兢兢往前走,滴答,石上一滴水,带着浓重的腥味落在他头顶,伸手一摸才知道——是湿湿软软一条小蛇。“啊啊——救命!师父救命!”他吓得没头没脑乱窜,手上的火把晃过来倒过去,一明一灭间,忽然映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被这道光投射在石壁上,成了一颗硕大的膨胀的球。

    “慌什么慌!”老师傅出声喝止,一把抓住了吓得魂飞魄散的小徒弟。

    另一个青年人牵着狗,风过,猎狗狂吠,吓得人膝盖骨打颤。

    今次这两条狗一进洞中便兴奋异常,青年人低声喝止也无用,拉紧了绳索拖着他往前走。到一处油灯渐灭的地带,一股子腥臭迎面扑来。青年人连忙捂住口鼻,一不小心松了绳子,两条狗疯了似的往前跑,又一并停在一处暗影中。

    老师傅当下已知要坏事,拦不住青年人好奇,提着火把往猎狗踱步之处去,火光虽微弱,却也照的清楚此下一处狭窄洞穴,约五米高,里头蛇虫满布,交叠覆盖着三五具尸体,搁置得久了,腐化得厉害,千足虫从一人耳朵里穿进去,再从眼眶中爬出来,仰着头似乎要往光亮处趴。

    一声惊叫,灯灭了。满目漆黑,滋滋,是蛇爬过皮肤,还是蝎子摇动毒尾。

    角落暗影中,仿佛有一双眼飘来,盘旋在头顶,低低地笑。

    一大早下朝回来,顾云山心情颇佳。因在科考案中勤勉尽职,圣上又赏他一对琉璃花瓶。虽说值不了几个钱,但后头的弯弯道道可不少。摆在书房内,如同摆一尊财神爷坐像,立时广开钱路、财源滚滚。

    至于什么是勤勉?自然是圣上看得着的才能算勤勉,回到大理寺,关起门来还是先补一补觉再提正事。

    他这一觉径直睡到晌午才醒,午饭顾辰又从家里捎带来鲜鱼饺、凤尾虾、花菇仔鸡,三个菜足够撑起一片天。然而顾云山却捏着鼻子赶人,“去去去,你昨晚是不是又睡鸡棚了?一股鸡屎味儿。”

    顾辰这回没能乖乖听话,反而抱着剑一脸倔强地站在门口,一对小灯笼似的眼睛死盯着顾云山。

    顾云山被他瞪得食不知味,不得不放下筷子,“到底怎么了?”

    “你又吃鸡……”

    顾云山翻了个白眼,“鸡这种东西……那本来就是养来吃的,你老爷我不吃,总还有别人要吃。”

    “还有谁?我杀了他!”

    “萧逸。”话音落地,顾辰拔地而起,飞了出去。

    桌边的人长舒一口气,终于能够安心吃饭,但是……吃完凤尾虾,就想起余月浓,吃一口鲜鱼饺,满脑袋余月浓,最后连仔鸡都开口说话,“大人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月浓愿做牛做马服侍大人。”

    烦人,他得想个法子,让顾辰把余月浓埋进鸡窝里。

    吃饱喝足总得干那么些微正经事,大理寺少卿原钟鸣、李石通通忙的没空抬头,而顾云山慢悠悠走到府衙内,主持例会。少卿、主簿、典史都到齐,就连口不能言的萧逸也顶着两眼乌青赶到。原钟鸣四十出头,摸着山羊胡问萧逸,“萧主簿这是怎么了?伤成这样?堂堂天子脚下,怎容此人行凶!”

    萧逸一个劲猛点头。

    顾云山坐在主位,低头翻着书奏,眼皮都不抬一下。歪着上身懒懒散散开口问:“上回失踪那几个,蓟州府的,都找着了没有?”

    原钟鸣声音浑厚,一字一句绕着墙壁满场飞,“还是不见任何消息。”
杜先生求婚记
    “新鲜了,一地县令、主簿、衙役一夜之间丢个精光,竟能半点消息没有。”

    原钟鸣清了清嗓子,“确是奇事。”

    “大半个月过去,想来是活不成了。下一个——”

    李石道:“庆亲王府又丢了东西,这回是双龙剑,王府托了人来,说这是王爷的心爱之物,看大人您能不能……”

    “送了多少?”

    “二百两。”

    顾云山甚为不屑,“让他们找顺天府尹。”

    “可是……”李石为难道,“王府里来人说,天底下能破此案的,便只有您一人尔。”

    “那就让他们等着……那飞贼玩够了,自然要送回去,人家也不稀罕这些。”

    “那这连环失窃案,不查了?”

    “不查。”顾云山看向闷头闷脑的萧逸,琢磨着萧逸哑巴了虽然清净不少,但许多事反而要他亲自开口,不好不好。“大理寺的分内事都干不完,你还敢王自己手里揽活,连着这半年都不想要休沐日了是不是?天底下的案子何其多,什么昆曲分尸案,无脸案,陈骨案,这么多名动一时的案子还没结果呢,就得上杆子给他庆王府抓贼?等着吧。”

    李石闷着脑袋,老实不说话了。

    最后删删减减,把能推的、棘手的、无聊的案子都推给都察院与顺天府尹,自己捡了轻松的能在皇帝跟前长脸的差事来办,比如这一回的科考舞弊案,一定要一查到底,肃清余毒。

    中间抄抄家,收收钱,油水捞足才对得起大理寺内院吃着香火烧鸡的财神像。

    天黑了,又到吃饭的时候,顾云山领着萧逸去厨房找那位毒死你无声息的女英雄。然而顾辰早他一步,搬了个小马扎坐在门口傻瓜似的看着姑娘做饭。

    顾云山有点儿生气,那本该是他的位置。哼——

    他跨过门槛,绕过顾辰,走到月浓对面,“给萧逸解毒。”

    她不答话,掀开锅盖,一股子热气冲上来,把顾云山烫得一连退到门口。萧逸立时站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天知道他说些什么。

    “我劝你别动——”月浓放下锅盖,理了理衣襟,“三步倒,三步之内必死。”

    “啊——”萧逸这一回长啸如风,整个人僵成一根棍,一双狭长凤眼将将就要落下泪来。

    顾云山还是那句话,“给他解毒。”

    月浓手握锅铲,面容却盛如春花,分明不搭调,“你放了我爹。”

    好嘛,真遇上傻帽了。

    “这三天不许给余家人送饭。”

    “你——”柳眉倒竖,偏她生气起来也这样好看,引得顾辰托着下巴痴痴地笑。

    “小姑娘,别跟你老爷斗,一招都赢不了。”

    月浓左思右想,突然间拿起一柄雪亮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放了我爹。”

    “小姑娘家家的,别成日里瞎做梦。”

    “想想你的糖醋小排骨,我死了,还有谁做给你吃?”说完真把刀锋逼近一寸,压着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留下淡淡的……油腥……

    顾云山一惊,“你倒是挺了解我的。不过,可惜了……”他低头长叹,“糖醋小排骨虽妙,但脑袋更紧要,你死吧——”

    “我……我这就死给你看。”月浓狠下心,再狠下心,第三次狠下心,最终也没能往自己咽喉上来一刀,再看顾云山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一时间又羞又恼,颓然扔掉了菜刀,双手遮脸,嘤嘤哭了起来。“你们欺负人!”

    顾云山回头看了看一动不动的萧逸,可怜见的,连呼吸都要憋住,这究竟是谁欺负谁?

    他最不耐烦女人哭,等了不到半刻就要发火,但碍着她那点儿“神功”,并不敢靠前,“解毒。”

    “解什么毒?一会连你一起毒死。”

    “我死了谁救你爹?”

    “你说什么?”

    “看来你是让黎青养坏了,听不懂人话。”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