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章 味觉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二章味觉

    获罪的人都成了牲口,三五成群被赶紧栅栏里圈禁。一眨眼红喜变白丧,孙家前来迎亲的队伍还在巷口,却再也进不来余家大门。可恨的是吸人血吃人肉的“匪贼”占了余家正堂,在忠孝仁义牌匾之下高声谈笑。顾云山打了个呵欠,浑身就像没骨头似的垮下来,“喝了一肚子西北风,谁还高兴得起来?”

    季平忙着点头,“是呀是呀,余政可真不会挑日子,大冷的天嫁女,可不就是为难二位大人吗?”

    段宏望着门外往来忙碌的锦衣卫,低声道:“无妨,都是分内事。”

    这话说出来倒让一直偷懒喊累的顾云山下不来台,季平偷偷瞄他一眼,见他神色如常,适才放下心来。另问道:“大人让余家姑娘下厨,这顿饭……吃得吃不得?”

    “她么……厉害着呢……”

    季平便遮着嘴笑,讳莫如深,“是咱家愚笨,说到吃,世上哪还有云山兄不知道的?”

    “这话倒也中听。”

    “总算能得你一句好,可真比上头那位还难伺候。”

    “少监大人此话,顾某愧不敢当。”他将经其手的一壶新茶奉上,修长的手指端起茶盏,染出茶香俨俨,任是什么物件,但凡经过他的手,都能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妙。

    连段宏尝过都说:“好茶,好功夫。”

    顾云山抬了抬眉毛,欣然接受。

    季平又道:“开年了,想来早年间积压的案子又得摆上案头,云山兄恐怕得忙上好一段时候。”

    顾云山眯着眼喝茶,漫不经心,“不是还有两位少卿吗?下属不能为上峰分忧,留其何用?”

    段宏突然道:“下个月就是炸山开矿的时候,矿下死人的案子又得递上来。”

    顾云山颔首道:“无妨,两头吃嘛。”

    季平旋即大笑,“云山兄高见。”

    段宏品着茶,不说话。

    不多久,总领查抄事宜的锦衣卫千总王秀钦便入正堂中来,拱手行礼道:“余政府上资财现已查抄过半,有现银五千两并银票两万四千两,另有六十四抬嫁妆含现银三千并银票八千。”摆摆手,后头跟着一列五人将珍宝奉上,“有红珊瑚树一对、玉如意十二柄、名画二十、珠玉摆件十二件,请大人过目。”

    季平头一个迎上去看锦衣卫手中闪闪烁烁的玉石珠宝,段宏放下茶盏,一一吩咐,“取一千两现银照例分下去,剩下的令人往顾大人、季大人府上各送三千,银票先呈上来,至于这些个物什,两位大人留着顽吧,段某一介武夫,着实看不出好歹来。”

    “唉——这怎么好。”顾云山立时拒绝,“怎好让段兄吃亏?我自取个尾数即可,段兄勿再推辞,权当是如澜给小琦儿的白日礼。”

    两人再虚推一番,最终以顾云山“不得已”再收下六千两银票作罢。

    月浓跟着厨娘进门时,恰巧便遇上这一幕。三人用余家的钱做着顺水人情,季平望着珊瑚树满眼放光。谈笑间,连她的嫁妆也被分个一干二净,四周围人人低头弓腰习以为常,这黑漆漆前路,谁知风雨何时来。

    都只瞧见麻木二字。

    段宏道:“这些玩意便不必入册了,他一个盛名在外的礼部大元,本不该有如此丰厚之家财,看在同朝为官的份上,抹了这些,能让余大人少一宗罪名也好。”

    冠冕堂皇,舔骨食肉。月浓恨得牙痒心颤,却只能跟着厨娘将菜式奉上。

    一桌菜,满屋香。糖醋小排骨只取肋骨,每一段半指长,色泽光鲜,红润油亮。

    红松桂鱼上石榴刀文刀刀精准,翘起的鱼尾更似活物,入口绵软,松香入味。

    就是瞧着最是清单的烫干丝亦有门道,讲究三烫三晒三入味,酸甜咸各有其道,又融汇其中,把季平吃得险些咬掉舌头——御膳房那几个只管品相,哪有这一回吃得“惊才惊艳”,一顿饭吃完,倒像是重活了一回,先前浑浑噩噩的都不算数,到今日才知道什么滋味儿才称得上一个“好”。

    而顾云山终于垫了肚子,人也松快许多,脸上竟有了笑,似云开月落一般清润可观,不料张嘴就是挑剔,“你这糖醋小排骨还差着味道。”

    月浓答:“初春天凉,本该放进钵里先淹上一整日再下锅。适才匆忙,没能准备周全,另又差着大骨汤并新封绍兴酒,故而才缺着一两味。”

    月浓想着,再有下回,一定备上二斤砒*霜,毒死了他才好,又听他说:“勉强算可,下去吧。”

    下去?还能去哪?她自然去找痛哭中的父母兄弟。

    阿辰却跟上来,“姐姐,你不*,我喜欢你。”

    你才*…………

    酒桌上,还留着一个老道的马屁精,一个讳莫如深的忠臣良将,再有一个看不透的探花郎。季平使个眼色,段宏便心领神会。等季平来开口,“这余家三姑娘,生得花容月貌,难得的是手艺精妙,如此跟着下狱,到底是可惜了。”

    段宏道:“确是如此,就是让孙家抬了她去又如何?圣上亦不会计较。”

    季平侧过身来问:“云山兄身边……仿佛正缺个暖床的丫头不是?话说回来,余家现已如此,余三姑娘嫁倒不如一头撞死了干净,也免得将来入那肮脏地。”

    “嗯——”顾云山端起杯来,不说要,也不说不要,只管任他去猜。

    余家女眷都被看管在窄小的西厢房里,月浓进门时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似的顾辰。余夫人当下已不再哭了,红着眼,拉着月浓的手问:“方才,那大理寺卿顾云山让你去做什么了?”

    “奇奇怪怪的,开口就是点菜,突然让我下厨去现做一顿。”

    顾辰在后面插嘴说:“好吃,特别好吃。”

    “这位是……”

    没等月浓开口,顾辰便道:“我姓顾,单名一个辰字,日月星辰的辰。”至于他是何来头与顾云山有何关系,却是不肯说了。

    余夫人虽受了惊,但仍不改做派,“原来是顾公子,今日事忙,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顾公子多多包涵。”

    顾辰看了看余夫人,又看了看月浓,“你们认识吗?”

    月浓无言可对,到头来还是忧心父亲,“娘,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平日里怎么半句话也不听人说起?”

    余夫人叹息道:“到底还是没能赶得及将你嫁到孙家,那位大理寺卿是个厉害人物,若将你领了去,你便去,好过跟着咱们阖家受难。”

    “娘,爹的案子真无转圜之地了吗?”

    “记着你父亲交待你的话,罪臣之后,能苟活于世已是庆幸,不求其他。再而,女儿家还是温柔些好,以后有了相公,别动不动打他……”

    “娘…………”

    余夫人忍住泪,勉强牵了牵嘴角,挤出一抹笑来,“要乖,从今后,凡事多忍耐,别让娘到了那边都不能安心……”

    “娘,您这都是什么话,我不信圣上会如此昏庸,听信小人,误判误杀!”

    “你住嘴!”余夫人疾言厉色,呵斥她,“平日里胡闹也便罢了,圣上决断岂容你非议!”

    月浓不服,“圣上便没有行差踏错的一日吗?”

    余夫人笃定道:“圣明天子岂有错处?”

    月浓咬着下唇,满腹委屈无处诉,到最后只剩眼泪盈盈。千金驭夫策,宫主别乱来

    顾辰藏在月浓背后偷偷出声,“别吵啦,反正都是要砍头的……”

    一句话道明真相,任谁都无言可对。

    天边积攒着乌云,今早停下的雨,眼看着又要落下来。

    “茶都喝满三壶,再不走,宫门就要下钥了。”季平捏着尖尖细细的嗓子,少不得要抱怨。

    顾云山翻着一本半旧的《淮南万毕术》,显得心不在焉,“又该吃晚饭了……”

    季平忍不得旁人比自己更虚伪,竟然也耿直一回,“云山兄,喜欢就领回去养着,段大人跟前还有什么说不得的?”

    “唉……”顾云山继续叹气。

    季平与段宏面面相觑,不知所谓。

    “唉……”他再叹。

    还是没人理?继续叹气,“唉……”听得季平终于坐不住,站起身来凑到他身边,“云山兄,你这到底是何意,杂家愚钝,着实猜不透啊。”

    顾云山仍旧盯着书页,戚戚然说道:“再过几日就是在下生辰……”

    “得啦,只当是杂家与段大人贺你生辰,送个丫鬟去你府上。”真是捏一把汗,顾云山就是这点讨人厌,伸手求人还不肯说明,非得让你挑明了求他。

    段宏亦笑道:“如此甚好。”

    顾云山翻过一页书,低头沉思,“这个丫头……真是命好……”

    天黑日落时才完工,顾云山做东,要请锦衣卫往云月楼吃一顿。自己倒是来去轻松,身边只跟着顾辰一个。

    余家三十口人不分男女全然押送至大理寺候审,安静许久的尚书府再一次沸腾起来,女人的哭闹声如同指甲尖儿撕扯耳膜。顾云山捂住双耳躲到一旁,只管给顾辰使眼色。

    少年郎轻轻松松把月浓从拉拉扯扯的人群中提溜出来塞进青布马车里。前头是大理寺主簿萧逸,领一辆宽阔奢华的马车在门前等候。见顾云山捂着耳朵出来,立时堆满了笑容迎上去,“大人辛苦,回程不如乘马车吧,也少吹些风,省得受了风寒又劳老夫人挂记。”

    “不错,有长进。”

    上了马车才彻底放松下来,整个人靠在软垫上,眯着眼回味中午的糖醋小排骨,舌尖上似乎还残留着恰到好处的甜和酸,正是他儿时贪恋的滋味。

    “真他娘的好吃啊……”

    他归心似箭,恨不能登时冲回大理寺搬个小板凳坐在灶头边上等吃。

    顾辰也跟着月浓上了青布小马车,萧逸在马上调侃他,“怎么?阿辰今日不扒车顶了?”

    “用不着你管,马屁精。”说完也没等萧逸翻脸,猴子似的就钻进马车里,有凳子不坐,非要盘着腿赖在地上,长*剑抱在胸前,右手撑着下巴,顶着一双纯洁无垢的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月浓。

    马车滚滚向前,月浓被他看得面红,“你……平日里扒车顶做什么?”

    顾辰道:“我喜欢去车顶喝西北风。”

    “喝西北风?”

    “是啊,七爷说的,他吃肉,我喝西北风。”

    “七爷是谁?”

    “七爷是……七爷就是七爷。”这就是个静不下来的熊孩子,一会拉一拉她衣摆流苏,一会又去琢磨她绣鞋上的珍珠,恨不能抠下一颗来打弹子玩。

    “我知道了。”月浓把脚往里缩了缩,“七爷就是方才那位同太监称兄道弟的奸人,是也不是?”

    顾辰皱着眉头想了想,“不是,不是奸人。”

    “那是什么?”

    “是大好人。”

    “整天让你喝西北风还是好人?”

    顾辰忙不迭点头,“西北风凉快。”

    月浓抚额靠着车壁,头疼得厉害。

    不到半个时辰,马车就已抵达大理寺。顾云山领大理寺卿一职后多数住在附近宅院,鲜少回顾家。如今一队人马押送余政一家人入狱,而顾云山一帮人径直回了宅内。

    月浓回过头,仍能看见垂头散发的父亲佝偻着背脊,在锦衣卫的威压之下默默走入大理寺。父亲忽而老去,自精神矍铄至两鬓斑白,仿佛仅在一瞬之间。

    城西下起了蒙蒙细雨,天与地都成朦胧的影。月浓一身红衣立在街心,在雨中在灯下绘出一笔诡秘的红,有人凝望许久,有人等的不耐。

    顾云山在寒风中冷得揣其双手,哆哆嗦嗦迈出垂花门。萧逸赶忙撑着伞迎上,一路挡着雨丝,自己却湿了大半边身子。

    他眉头紧锁,面有郁色,穿过前院径直走向呆立在门口的月浓。连顾辰都怕他发火,一个纵身跃到月浓身前,“七爷,看,那边有个鸟!”

    顾云山却越过顾辰,看着她。

    她眸色朦胧,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犹似山间走失的小鹿,脆弱得让人心生怜悯。而他呢?他心中只有一件事,“我饿了。”说得理直气壮,气吞山河。

    她没能领会,依旧沉浸在抄家灭族的悲伤之中不能自拔。

    他习惯性地挑了挑眉毛,她也跟着挑眉,就像清晨照镜,一一相对。

    哎?眼神怎么不够用?忘了忘了,今日新来一红衣傻帽,只能求助贴心小棉袄——萧逸。

    萧逸当即笑开了,温言细语,徐徐道来,“余姑娘还是赶紧进屋去吧,外头风凉,吹坏了姑娘不要紧,若是让七爷受了风寒可怎么得了?再多劝你一句,七爷平日里什么都好,偏就是饿不得,饿得久了,脾气就不好,攒着火气没处撒……你看,狱里又新来一帮子人,这……姑娘可得——啊……嗯…………啊…………”

    她或是动了动手指,天晓得从哪里下毒,一股子神力。

    萧逸突然间失声,咿咿呀呀说不出话。顾云山揣着手,在伞下勾唇冷笑,月浓拨开此二人,迎着盛大的雨一言不发地向院内走去。唯有顾辰晃着脑袋感叹,“比我还帅呢……”

    “哼——”顾云山继续冷笑。萧逸记得面颊通红,却仍不得法门。然而一晃眼,淋了一身雨的月浓又走了回来,咬牙问:“厨房在哪儿?”

    顾辰飞起来,“英雄,我带你去。”

    雨越下越大,顾云山转回身拍了拍萧逸,“你闭上嘴比较招人爱。”

    夜里,顾云山自然又有丰盛晚餐,这个雨天,他踩着余家尸身快活似神仙。月浓被暂时安顿在恒山苑里,与顾辰挨得近,夜里能听见母鸡咕咕小鸡叽叽,满院子热闹。

    萧逸的哑病还是没好,躲在房间里唉声叹气。顾辰从他窗户里跳进屋,戳了戳他肩膀,“哎,马屁精。”

    萧逸瞪大了眼睛刚要骂人,才意识到自己哑巴了,只能呜呜咽咽受着,毫无反击之力,只好转过身,背对他。

    顾辰再蹿到他面前来,“哎,白皮猴。”

    “马屁精终于不能随地放屁啦!”

    “哎哎,臭嘴鱼。”

    “哎哎,跟风狗。”

    喂,能不能放过小动物?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