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章 抄家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一章抄家

    隆庆十七年二月,初晨方落过淫雨一场,春意甚浓。

    城西尚书府红绸高挂,却又有惨淡阴云聚拢于屋脊之上。余夫人匆忙嫁女悲难自抑,拉着女儿的手垂泪不断,“嫁过去就是孙家媳妇儿,往后也就逢年过节能见一见,娘这心里,真真割肉一般。你打小儿就皮,上房揭瓦下地趟河,到乡下让狗撵,回府里姊妹遭殃……”

    “娘——”新嫁娘藏在红艳艳的盖头下面,娇娇地唤一声母亲,这一下,尴尬面红倒冲开了出嫁的愁苦。

    迎亲的队伍就在门口等,总得有人来劝,余老爷发声,“行啦,有话回门时再说,赶紧的,别耽误了时辰。”像是唯恐她嫁不出去,恨不能一把提溜起来塞进孙家喜轿。

    余家三姑娘便只能由丫鬟扶着,向父母高堂做最后一拜。再起身,面前欢声笑语鼎盛,背后母亲长泣,“小月儿脾气大,万一孙家二郎惹了她,新房里动起手来怎办?昨儿她还说,如若孙二郎不庄重,她绝不忍气吞声,这叫我如何放心得下……”

    她晃了神,差点儿踢到门槛。

    莫名有了感慨——孙梦淮那人,好像是挺可怜的。

    尚书府外一扇朱红大门,仿佛一柄长刀,将城东斩成两方天地,一静一动,一喜一悲。

    街口,顾云山坐于马上,看着阴沉沉的天,有点儿犯困。怎奈随扈太多,这时候打呵欠伸懒腰到底不妥,只能忍,少不得要怪怨余政,做事太能挑日子,过完年就犯蠢,害的他连个躲懒的机会都没有。一大清早又要嫁女儿,满府人耷拉着脸,吊丧似的送亲。

    季平的马等得不耐烦,摇着脑袋跺了跺脚,柔顺的鬃毛在风中涤荡,兀自妖娆。顾云山斜它一眼,很是轻蔑,“这马怎么也一股子娘娘腔……”

    季平为难道:“云山兄,这马本就是母的。”

    顾云山再把视线挪到他身上,“你也娘得很。”

    季平无奈道:“云山兄,杂家本就是太监……”

    “噢,盯大门盯得久了,忘了……”

    季平被伤了自尊,决心下回绝不再跟顾云山一道出勤。

    好歹还有个明白人,锦衣卫都指挥使段宏今日亲自到场,他约莫三十六七年纪,身长面黑,正气凌然,“顾大人,还要等到何时?”

    季平在一旁帮腔,“云山兄,上了轿,余家姑娘可就成了孙家妇,到时候漏了这么个人,回头可不好交差。”

    顾云山扭了扭脖子,终于把腰背挺直、眼睛睁大,如此看来,倒也是位风清云朗君子,只不过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丁点屁事别来烦我”的豪壮气魄,总令人望而生畏。

    “余尚书有多能叨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恐怕这个时候才刚刚交代完,也罢,是时候干正事。”一夹马腹,伴着稀稀拉拉马蹄声,先一步慢悠悠走向府门。

    段宏挥手下令,集结在街口的三百锦衣卫即刻如潮水一般涌向府内,季平手捧圣谕立于堂前高声宣旨,“奉天承皇帝诏曰,礼部尚书余政身为礼部官员,执掌科考举,本应标榜士子,表率群臣,以身作则,垂范后世。孰料其于秋闱之中徇私舞弊,实为礼法败类,名教罪人。朕深恶其罪,依律当严惩不贷。然念其祖,其父,均乃三朝老臣,德高年劭,功勋卓著,朕不忍老臣悲痛,特从轻发落,着令罢职去爵,留大理寺候审。”

    厅堂里马吊倒牌似的哗啦啦跪了一片,一个个战战兢兢面如土色,只剩下一身鲜红嫁衣的余家三姑娘立在当下。

    这会儿顾云山反而是最后一个迈进余府,经过季平身边时,正巧这人扯着嗓子拖长了语调喊着“钦——赐——”,闹得他捂住耳朵,躲花炮似的躲到厅中,正巧就到了余家姑娘身边。

    段宏顶着一张万年不变的木头面具,宣布,“查抄余府。”

    满宅院的只剩下啼哭之声,余家所有男丁已然被锦衣卫拿下,女子通通被赶到厢房里看管起来,只剩下堂前新嫁娘——

    季平笑嘻嘻招呼顾云山,“云山兄,咱们厅里喝茶,这余宅杂家来得勤,他家中好茶不胜枚举,这会子正好沏一壶碧螺春,咱们慢慢聊。”

    顾云山点点头,甚是满意。揣着手走了两步,复又退回来,从新嫁娘的身后绕到身前。毫无预兆地,他猛然间掀开了她的盖头,明晃晃的光刺进她眼底,引出一阵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眩晕。炼魔嗜血

    许久,她才隔着薄薄一层泪看清眼前人。

    他仿佛自画中来,眉宇之间如远山清风,临松涛阵阵。又有魏晋之风,翩然不羁。

    “会做菜?”

    她显然疑惑,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他看她,却不改神色,不咸不淡地吩咐说:“糖醋小排骨、红松桂鱼、翡翠虾斗、出骨母油八宝鸭、再要一个烫干丝,一壶绍兴黄。”

    她抽抽噎噎哭得满脸泪,朦胧中听见有人报菜名,就像是天桥底下说相声的伶俐人,却有一张不耐烦的脸,仿佛再多说一句就要发起火来把台下的观众都轰走。

    顾云山大概是看她可怜,才舍得再动一动嘴皮子,“做不好就把你扔进进教坊司。”

    “我……我要换身衣裳。”眼睛瞪圆了,怒气冲冲,嘴上却服了软。她知道他,鼎鼎大名的大理寺卿顾云山,严刑酷吏、阿谀小人莫不如是。

    顾云山皱眉看了看日头,“给你半个时辰。”

    她擦了擦眼泪,头上的凤冠一闪一闪地晃眼,转身就要走,又被顾云山叫回来,“你叫什么?”

    女儿家的闺名哪能随便让人知道,但他又皱眉,凶巴巴好吓人。“我……小字月浓。”

    “唔,月浓——”

    正是缄默时,等待紧张得令人萌生恐惧。突然间眼前闪现一道黑色的影,如同俯冲的鹰,刹那间已至眼前。少年怀抱长*剑,蹲在她与顾云山之间,笑得一脸灿烂,“哎呀,这个姐姐长得好俊,阿辰喜欢。”

    “这个姐姐会杀鸡。”顾云山在背后凉凉地刺上一句。

    阿辰的笑容即刻散去,瘪了瘪嘴,站起来说:“鸡是我们的好朋友,鸡的灵魂是有香气的。”

    月浓还在懵懂之中,闹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想到被锦衣卫看住的父亲,伤心得又哭了起来。

    阿辰手足无措,看看顾云山又再看看月浓,咕哝了几句,一句话也说不好。

    “许你少做一道八宝鸭。”顾云山说道,“不许把眼泪哭进饭菜里。”

    伴随着呜呜咽咽的哭泣声,月浓提着裙子一路小跑往后院厨房去了。谁都知道顾云山爱吃成名,如能讨好了他,虽难令父亲脱罪,但多少能少受些苦。

    顾辰望着月浓远去的背影,着急得跺脚,换来顾云山一句,“从哪儿学来的,这么娘。”

    顾辰哭丧着脸说:“大人,漂亮姐姐是要像鸡一样疼的,你怎么能把她气哭呢。”

    “女人嘛,哪个不是天天哭。倒是你,方才又跑哪儿去了?”

    顾辰指了指房顶,“看余老爷家嫁女儿。”

    “嫁成了吗?”

    “让七爷搅混了。”

    “哼——”一甩袖转头就走。

    两人进入正堂,季平与段宏已然入座,同饮一壶新茶。余家张罗了满屋子红绸,却依然抵挡不住滚滚而来的厄运。季平晃着脑袋感慨道:“这余家三姑娘生得可真是……也难怪晋王惦记,真真可惜了了…………”

    “你一个太监,镇日里盯着人家姑娘看,有意思吗?”顾云山不耐烦地坐下来,季平殷勤为他沏上一杯茶,窃窃地笑,“太监有太监的意思,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嘛。”

    “依我看,你的兰花指还是想找个男人。”

    “找谁?云山兄你啊?”

    “你收敛着点,当心阿辰把你埋鸡窝里。”

    语音落地,阿辰当真抬起头来向前一步,把季平吓得哆嗦,连忙赔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云山兄见了美人竟还如此不快?”

    顾云山抿一口热茶,整个人才稍微暖和些,继而将目光放远,喟然长叹道:“没睡饱啊……”

    天冷的时候,睡眠真是尤其重要,重要得几乎就要赶上糖醋小排骨的分量。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