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4.第 24 章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女友是狼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0/
    **作者码字不易,请大家拒绝盗.版支持正.版,本文由晋.江.文.学.城独发,谢绝转载!**

    第1章楔子

    走出宋家大门时,天已经黑了。管家恭恭敬敬将韩依送到了大门口,看她身体摇摇晃晃,管家礼貌地扶了一下,“小姐,您刚才喝了酒,需不需要我给您安排司机把您送回去?”

    韩依摆手,笑了笑:“没事的钟叔,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不用这么麻烦。”

    “可是您……”

    “没问题的,相信我。”韩依再次强调。

    就喝了几杯酒并不构成酒驾,再说了,累的是人心,谁也帮不了她的忙。

    管家这才放弃,小跑着过去开车门,“小姐您请。”

    尽管这个家她来过不少回,但仍是无法适应宋家的人对她这么客气。

    钟管家在宋家已经服务了二十几年,韩依初次见他就觉得亲切,但亲切归亲切,她却不能心安理得接受来自宋家的服务。韩依小心钻进了车里,对钟叔说:“谢谢您钟叔。”这大概是她今晚说的最真诚的一句话。

    “难得看您回家一趟,您就不用每次都跟我这么客气了。”钟叔有些无奈。

    韩依苦笑,哪来的家?

    透过车窗,韩依看了看宋家大宅的门。茂林香花相互辉映,院落干净又不失考究,从外面看一切好似都很正常。这幢在当地十分有名的别墅楼是那样的气派,却又是那样令人难以接近。灯火通明的房子却散发着一股能吞噬人的冷光,这并不是她的家,她一刻也不想多呆。

    收回了心神,韩依稍稍收敛了些情绪,最后对管家说:“我先走了,您回去吧不用送了。”

    要不是宋建国邀请,韩依是万万不可能踏进宋家的大门。吃个家宴也像是在逢场作戏,餐桌上韩依被宋岩母子灌了点酒,到现在竟觉得有些头晕。她不禁自嘲,大概是真的老了。这要是搁在几年前,几瓶啤的算什么,就是白的她宋韩依也能如同喝白开水一样吞个一两斤。

    宋建国原本打算让她在宋家过夜,韩依只好以工作繁忙为由推脱掉了。这个烂借口一用就是六年,百试百灵。

    其实彼此都心知肚明,韩依留在宋家就是个笑话,她不在,反而大家乐得轻松。

    今晚没有月亮,天气也闷热闷热的,韩依开窗听了会虫叫,直到手臂上被蚊子咬了个包,她才恍然清醒。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会下雨,山上气候尤其捉摸不定,韩依不敢再做耽搁,发动车子只想快速离开。

    开着小车,听着收音机里电台主持人性格低迷的声音,韩依有些昏昏欲睡。正后悔刚刚多喝了那几杯酒,突然“哗”的一声,大雨猛地砸在车前玻璃上。四周很快被湿气侵染了,韩依只好将车窗关上。

    初夏的雨说来就来,气势磅礴令人震惊,雨刷在忙碌的工作着,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韩依不得不将车速放缓。

    这条山路她并不熟悉,但这么晚回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今晚的雨来得太过凶狠,让人心里莫名的不安。太阳穴突的跳了一下,韩依忍了忍,却抵挡不住刺痛,只好轻轻揉了揉。

    就在她愣神的瞬间,山路另一头出现了一束灯光,强光刺激下韩依不得不眯了眯眼。

    作为一个拥有将近十年驾龄的老手,韩依方向盘掌握得很好,保持着安全距离,车速也尽量控制着想要对方先走。可不想对方在如此恶劣的天气情况下不但没有控制车速,而且车子竟是飞速朝着韩依这边的车道驶过来。

    意识到这一点,韩依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那束强光像是猛兽,顷刻间将韩依打败。透过雨帘,她终于看清那是辆白色宝马,还有车上紧握方向盘正一脸惊恐地望着她的陌生女人。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韩依绝望地闭上眼,耳朵里听着巨大的轰鸣声,气囊弹出来撞到了她的脸,韩依在无尽的惊恐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第2章第 1 章

    这几天韩依的精神非常不好,上午她已经喝掉三杯黑咖啡,但仍是提不起一点精神。

    她的脸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口鼻眉眼的轮廓分明,所以看上去一点也不显得柔弱。天知道她现在多想找个肩膀靠靠,也许应该听听医生的意见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可是看着桌上堆满的文件,韩依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刚眯了会眼,就听到秘书敲门的声音。

    “请进。”韩依睁开双眼,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秘书白芳芳小心观察她脸色,迟疑着说:“宋小姐,摩科的王经理说要找您,您看要不要见?”

    一听到这个名字韩依就忍不住皱眉,她有些不悦道:“我之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只要是他找我就说我没空。”

    “可是宋小姐,王经理已经到了公司,现在正在会客室里等着……”白芳芳有些难为情。

    韩依脸色更加难看了,但又不好冲秘书发脾气,她忍了忍,说:“把他打发走,就说我要开会,实在没时间。”

    “可是王经理说,无论您多忙,他都愿意等。”

    这人还耍无赖了是不是?

    韩依没来由地恼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天热,整个人变得很浮躁。

    这个王强是摩科的少爷,向来不学无术,两年前就开始追求韩依,被她拒绝了无数次仍是不死心,没想到了才清净了不到半个月,这个纨绔少爷又来骚扰她。以那人一贯爱耍无赖的脾气,白芳芳应付不来也是正常。

    王强这人得罪了倒无所谓,可是摩科跟联晟向来合作已久,这个老客户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得罪。中间利弊到底还是要权衡,韩依稍稍平复了焦躁的情绪,问道:“他找我有什么事?”

    “好像是听说了您前段时间出车祸的事情,就顺路过来探望。”

    如果是因为这事,那就很好理解了。不找点冠冕堂皇的借口,又怎么好意思来找她。韩依心底一声冷笑,说:“跟他说我没事,他的心意我领了,至于要走要留,随便他吧。”

    “好的。”白芳芳退了出去。

    手头的工作忙也忙不完,韩依已经决定今晚加班。

    她并非天生的工作狂,但自从被冠上宋家的姓氏,韩依就再也没办法让自己松懈。这六年来她起早贪黑,拼死卖命,几乎是用最美的青春才换来今天的地位。可是这些远远不够,她资历尚浅,公司里那些自诩功臣的老家伙仍对她抱有质疑态度。她并不需要证明自己,她只是不甘心,所以她唯有努力,让自己像个陀螺,不停地转啊转。

    连续几天高强度的工作让人有些吃不消,将近十一点的时候,韩依走出办公室。

    因为上次车祸事件,韩依开车更加小心翼翼。在这片繁华的市区,这个时间点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热闹永远都属于别人的,韩依急着回家,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找不到归属感。

    车里异常安静,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看清来电显示上的名字,韩依迫不及待带上蓝牙耳机,竟有些紧张:“刘律师,有消息了吗?”

    “这么晚了你居然还没休息。”刘诚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接了电话,他愣了愣才正色道:“之前你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那辆宝马X5的车主叫关婧羽,也就是那天跟你撞车的人。”

    韩依心存疑惑,忙问:“车主居然是她?怎么会是个女的?刘律师,你会不会搞错了?”

    “这是我托一个朋友帮查的,他在侦探这一行可是个大手,这资料绝对真实可靠。”刘诚却是万分笃定,他顿了顿,又说:“不过奇怪的是,关婧羽的身份非常神秘,我那朋友查了很久也查不到她的底细。”

    开得起名贵跑车,还能轻而易举赔付巨额赔款,连资深侦探也打探不到她的任何消息,这样的人背景肯定不简单。

    “虽然关婧羽的背景我们没有查到,但却查到了她男朋友的信息。她男朋友叫徐易寒,是个海归,这人来头不小,不过因为回国没多久为人很低调,所以在本市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刘诚自顾自地又说:“对了,关婧羽那辆跑车就是这位有钱男友送给她的,还有那张支票也是徐易寒签的字。”

    刚好经过一家当地有名的酒吧,韩依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眼前的霓虹有些炫目,她猛踩离合,车轮跟地面摩擦出尖锐响声后骤然停住。

    “宋小姐,你有没有在听?”得不到回应,刘诚忍不住问道。

    韩依脸色苍白,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刘诚的声音让她吓了一大跳,她恍恍惚惚回应着:“你说什么?”

    刘诚完全觉察不出她的异样,“我猜关婧羽是有人刻意保护,所以外界查不到关于她的任何信息。至于徐易寒,他的详细资料我已经发到你邮箱了,到时候你看看还需要什么帮忙?”

    嘈杂的DJ音乐从酒吧流窜出来,手机那边的声音不是很清晰。其实从听到徐易寒名字那一刻起,其他的信息都变得不重要了。

    听到电话里的召唤,韩依猛地回神,嘴里快速说着:“我现在正开车回家,到家了再查看邮件。刘律师,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了。”腹黑娘子,谁敢抢

    “别客气,有事随时联系我。不影响你开车了,路上小心。”

    结束通话之后,韩依仍沉浸在刚刚那个消息中无法自拔。关于徐易寒的详细信息已经在邮箱里,只要她点开来看,她之前所有的猜测就能得到了印证。

    明明之前很期待结果,现在却开始害怕起来。六年了,是放不下还是根本就不曾忘记?

    那天车祸之后韩依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将她送来的,也算她命大,除了有些轻微脑震荡,身体其他部位毫发无损。倒是可怜了那辆陪伴她多年的车子。

    那位叫关婧羽情势却很不乐观,韩依离开时她还在抢救,具体伤势不明。

    离开医院后,韩依打通刘诚的电话,让他全权负责处理车祸后相关事宜。车祸后第二天,刘诚打电话告诉她对方打算私了。如果真要将事情以正规程序办理,那势必要韩依协助配合,这么一来也不知道会浪费多少时间。

    说是私了,对方却一点诚意也没有。

    就在韩依犹豫不决时,对方让刘诚送了张巨额支票给她。也正是因为这张支票,韩依才开始对此事不依不饶。她的关注点已经不在车祸这件事上,她盯着支票上龙飞凤舞的英文落款久久的失神。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个笔迹,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那个人。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像是放电影似的一幕幕在她脑海中闪过,她觉得脑袋都快要炸了。

    其实只要将支票兑现,韩依就能证实自己内心的想法,现在那张支票就藏在她的包里,她却没有勇气再去看一眼上面的签名。明明心里一直很害怕,却忍不住让刘诚去调查。韩依知道自己手段并不光彩,可是当时脑子已经昏了,容不得她思考。

    现在想来,如果真的是他,那又能怎样?

    六年时间真的好漫长啊,为何却无法抹去一个人的记忆,以及内心的伤痛?

    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她也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好像一切都已无济于事。

    韩依不禁问自己:“韩依,你还在奢望什么?”

    有车子从后面追上来,敞篷车里坐着几名男女,有人冲着韩依的方向吹了声口哨,口吻轻佻:“美女,要不要出来喝几杯?”

    韩依一惊,忙关上车窗,再也不作停留。

    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明明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却叫嚣着想要做出更疯狂的举动。

    韩依甚至来不及检查大门是否已经关好就冲进了书房,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不冲动,可是内心却左右了一切。她以最快的速度打开电脑,点开刘诚发来的那封E-mail时她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韩依做了个深长的呼吸,才敢正视邮件的内容。

    开头就是徐易寒的简介:

    中文名:徐易寒

    英文名:Daniel

    年龄:28岁

    学历: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管理学硕士

    ……

    果然所有资料全部对得上,韩依疲惫地关掉电脑。全然忘记开灯,她把自己藏在黑暗里,好像这样就无法暴露自己的脆弱。

    不知过了多久,韩依终于找回了自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白芳芳的电话,听着电流的声音,她慢慢平复着内心。

    白芳芳很快接听:“宋小姐,这么晚了有什么吩咐?”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不过她早已习惯了这位上司的行事作风,她的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开机状态,随时待命。

    是不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了?韩依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下了决心:“芳芳,麻烦你明天上午帮我准备一些水果和花,我要去一趟医院。”

    “好的。”

    此时此刻韩依不得不承认,她根本忘不掉以前的一切。对徐易寒的这位女友,她是充满了十二分的好奇。

    第3章第 2 章

    “宋小姐,我们这是要去探望谁?”今天一大早白芳芳就出门买好了水果和康乃馨,韩依只说要去市医院,上了车后就一直抿着嘴不说话,气氛太干,白芳芳随意找话题。

    昨晚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过后韩依却有些后悔是不是太冲动。面对秘书的疑问,她想了又想,坦言:“去看看那位车祸重伤的关小姐。”

    白芳芳尚未知道关婧羽的身份,但一听车祸俩字她就明白过来了,不禁讶然:“就是那天把您撞了的那位?”

    “嗯。”韩依淡淡应了一声,却没有打算解释为什么要来见关婧羽。

    白芳芳看她脸色不佳,也不好随意揣测上司的心思,只好闭了嘴。

    从韩依的住处到市医院起码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担心路上堵,韩依特地错开上班高峰期。一路走来还算畅快,由于开车不方便,韩依对白芳芳说:“用我手机打给丁医生,让他帮忙问问关婧羽住在哪个病房。”

    白芳芳忙从包里翻出韩依手机,输入丁亦宸的名字,拨号,一秒钟后她放下手机:“关机了。”

    也许对方正在忙,韩依无奈说道:“算了吧,等到了咱们自己去问。”

    白芳芳实在好奇,趁着等红路灯的空隙,忍不住问她:“明明是那位关小姐把您给撞了,您为什么还要来探望她?”在她印象中这位上司一直很忙,就连车祸这件事都没工夫应对,没想到今天居然破天荒地要来医院探视肇事者。

    “只是好奇。”韩依想也不想就丢给她这四个字,听得白芳芳云里雾里的。

    等到达市医院,白芳芳直接跑去服务台咨询。

    韩依找位置正准备停车,恰好这时丁亦宸的电话打进来,她忙腾出手来接听。

    “不好意思,刚做完一个小手术。”不等她这边说话,丁亦宸就忙着解释,“真意外你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吗?”

    远远地看到白芳芳正小跑着从服务台那边过来,韩依说:“原本是想让你帮忙查个东西,现在不必了。”

    丁亦宸也不追根问底,痛快地说:“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联系我。”

    韩依笑笑,“那天我入院的事宜还是你帮忙处理的,一直没时间好好答谢你,等哪天你不忙了,我请你吃饭。”

    “那就今天晚上吧。”

    “什么?”韩依傻眼了。

    丁亦宸在那头哈哈大笑,“逗你的,今晚我要值班也没时间。”

    韩依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是认真的,找个机会一定请你吃饭。”

    “那就电话联系吧,我要忙了。”

    “拜拜。”

    挂电话时白芳芳已经到了跟前,弯下身对车里的韩依说:“房间号已经打听到了,不过护士说病人家属不允许任何人前去探视。”

    韩依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刘诚对她说的话。身家背景无从打探,现在连病房探视都被禁止,这个关婧羽真是越来越神秘了。但一想到这些都可能是徐易寒所为,韩依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宋小姐,现在要怎么办?”

    难道就要这样一无所获打道回府?但也无计可施,韩依说:“水果和花留下吧,我们回去。”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浪费掉了,回到公司后韩依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客户要来审查的资料堆满了桌子,她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中。这样也好,避免自己胡思乱想。

    加班是不可避免的,晚上七点左右,韩依想了想,还是决定要给丁亦宸打电话。

    丁亦宸接了电话,开门见山就说:“怎么,现在就要请我吃饭了?”说着他自己笑出声来,“不好意思,我刚刚吃过晚饭了。”

    韩依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也不禁笑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幽默。”

    “您呐时间宝贵我就不逗你了,这次找我又是因为什么?”

    “真次真要麻烦你了。”韩依也不拐弯抹角,“我想请你帮我查一下关婧羽这几天住院的情况。”

    “没问题。”

    半小时后接到丁亦宸的回电,韩依听了内容之后,却再也没有心思工作。

    诚如韩依猜测的那样,关婧羽被送进特护病房,不许外人探视这一条的确是徐易寒嘱咐的。据丁亦宸描述,关婧羽头部和腿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到现在还不能下地,情况如此,的确应该静养。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逆签的小说我的女友是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女友是狼最新章节我的女友是狼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狼5200我的女友是狼无弹窗我的女友是狼txt下载我的女友是狼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逆签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