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2.第 22 章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女友是狼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0/
    秦水水一到公司就偷偷溜到行政部找管理宿舍的小张。

    小张半个月前才帮她办理了退宿舍手续,不禁奇怪道:“你之前不是搬出去住了吗?”

    秦水水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因为在外面遭遇了小偷所以才决定搬回来,她微赧,撒谎道:“外面住不起,还是住公司里方便些。”

    小张清楚之前她搬出去是因为跟舍友陈玲玲闹矛盾,也不便多问,查了查电子档案记录,很遗憾地告诉她:“真是不巧了,现在女生宿舍暂时没有空的床位。”

    “那我之前住的床位现在是谁在住?”秦水水迫不及待地说。

    小张又看了看电脑,“哦,你之前住的床位还没有人住。”

    秦水水心下一喜。

    可她高兴不过一秒钟,小张就抬起头来看着她说:“不过上面交代下来这个房间只能住一个人,所以你就没办法再搬回去了。

    也就是说那个房间现在只有陈玲玲一个人在住。

    秦水水错愕不已,“公司不是规定只有主管级以上才能住单人间吗?陈玲玲她……”

    小张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打断了她,小声说:“人家有关系,待遇肯定跟咱们不一样,你就别纠结这个问题了。”

    秦水水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陈玲玲是夏青的表妹,夏青现在又跟冯副总在交往,陈玲玲能住单间肯定是冯副总给开了特例。

    陈玲玲也就是仗着这层关系在,所以之前才敢嚣张地带着男朋友回宿舍过夜。

    秦水水默了默,不肯死心地说:“你确定真的没有空床铺了吗?”

    秀雅这么大一个公司,向来重视员工福利,她不相信公司连职员的住宿问题都无法解决。

    小张清楚她和陈玲玲之间的事情,其实也挺同情她的遭遇。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最近业务部新来了一个女助理也没地方住,我正准备写申请置办新宿舍,要不你等弄好了再搬回来?我这边可以先给你登记一下。”

    能搬回来秦水水当然高兴,只是有些顾虑:“还要等多久?”

    “一个星期吧!不会太久。”

    一个星期,其实也挺久的。

    秦水水现在借住在宋唯家里多有不便,所以她才会这么心急。

    虽然不能马上搬回来,但她还是很感激地对小张说:“如果宿舍弄好了,麻烦你第一时间告诉我,谢谢。”

    “放心吧。”

    离开行政部后秦水水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对方声称自己是警察,说要她协助查案。

    秦水水挂了电话立即去向夏青请假。

    夏青冷着脸质问她:“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请假?”

    秦水水不想在她面前示弱,但为了不被刁难,只好老实交代了情况。

    夏青听了理由之后神色变了变,最后一言不发地批了她的假条。

    秦水水从公司出来后一刻也不停地赶回了出租屋。

    来了两名警察,说是需要秦水水和房东跟着配合调查。

    四个人一起来到了秦水水之前住的那个小房间,警察仔细巡视了一个遍,没发现房间里有什么安全隐患,就说要查监控。

    房东很理所当然地说监控坏了看不了。

    警察也不觉稀奇,转了个身地对秦水水说:“如果监控没有的话,那这个案子就很难办了。”

    “为什么?”秦水水不可思议地惊叫。

    警察面不改色地分析说:“你们这里没有安保人员,连监控也没有,那就意味着找不到证据,没有证据你说我们怎么办案?”

    秦水水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却觉得这些警察太过草率,她急切地说:“可以询问其他人啊!你们连楼里住的其他人都还没有盘查怎么就知道找不到证据?”

    那警察有些不高兴了,像是怪她指手画脚,不耐烦地说:“那好,现在我们一个个去盘查。”

    结果等他们去挨家挨户敲门时,却没有一个人应答。

    房东解释说:“这个时间大家都在上班,谁还会呆在家里。”

    警察只好放弃,一本正经地对秦水水说:“那就等人都在家的时候再来。为了不耽误彼此的时间,我们先回去了,有需要我们会主动联系你。”

    这办事态度简直太敷衍了,秦水水气得跳脚,但又怕得罪了这些警察没人给她办事,只好忍气吞声。

    将两名警察送走后,房东瞥了一眼气急败坏的秦水水,满不在乎地说:“报警根本没用的,你就死了心吧。”

    秦水水恶狠狠瞪了一眼房东。当初是他要她去报警,现在他又在一旁说风凉话。

    秦水水越看这房东越不对劲,她不禁想:该不会这房东就是小偷吧……

    毕竟监控坏了什么也看不到,房间的钥匙也只有她跟房东才有,房东监守自盗也不是不可能。

    秦水水瞬间被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测吓了一跳,看向房东的眼神也多了些研判的色彩。

    房东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犀利地回瞪了她一眼,厉声说:“你看什么看?!”

    在别人的地盘上,秦水水自然不敢撒野。而且这个地方治安太乱了,还是人身安全最要紧。她立即就怂了,支吾着说:“我……我要退房!”

    秦水水搬过来时办的是短租按月交房租,理论上不住满一个月是不给退余下的钱。摄于房东凶神恶煞的样子,秦水水也不敢跟他讨价还价,退了房间就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她独自走在大街上,越想越觉得憋屈。

    她先是被两个警察忽悠,后又被房东恐吓,现在突然有点想哭。

    她拍了拍憋闷的胸口,做了一个深长的呼吸,让自己尽量放松。

    她安慰自己,受点委屈没关系,她至少还有工作。有工作就有钱,有了钱才能有底气。

    想通之后,秦水水大踏步地走向公交站打车回公司。

    因为事情没办完提前回来,秦水水特地去跟夏青说明情况。

    夏青当时正在办公室里跟陈玲玲讨论作品,秦水水脚步一顿,想着等会再过来。

    谁知里面的人却发现了她,两双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她进退维谷。

    “有什么事?”夏青公式化地问她。

    秦水水说明了来意。

    夏青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秦水水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心情不美好,看来只能用工作来弥补内心的缺失。

    她稍稍整理了一下桌面,同时也是在平复心情。她打开电脑正准备心无旁骛地做事时,突然鼻尖钻入一股浓烈香水的味道,紧接着就看到陈玲玲眉飞色舞地从夏青办公室走了出来。

    秦水水假装没看见,正要收回目光,谁知陈玲玲却在她座位前停下了脚步。

    秦水水有些讶然,抬起头来。

    陈玲玲瞪大双眼看着她,夸张地叫道:“秦水水,我听说你昨天屋里被人偷了,这是真的吗?”

    ……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秦水水快速关了电脑,连桌面都来不及收拾抓了包包就往外走。

    “等等我啊!”薛美滢在身后呼唤她。

    秦水水只好放慢脚步等她。

    俩人打卡出了公司大门,薛美滢将脸色难看的秦水水拉到一旁,悄声说:“陈玲玲说的是真的吗?你遇到小偷了?”

    说起这事秦水水就一肚子火,陈玲玲分明就是故意要让整个办公室的人知道她的糗事,所以今天才会大声嚷嚷。

    原本这事秦水水也没打算对薛美滢隐瞒,只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一时半会解释不清,她无奈地说:“事情是真的,明天我再跟你解释好不好?”

    薛美滢却紧紧抓着她不让她走,“你要去哪?别告诉我你还要回那个鬼地方?”

    “当然不是。”秦水水怕她担心,只好简单将她报案、退房以及已经在行政部登记准备搬回来等一系列事情说了出来。

    薛美滢听了之后又是心惊又是担心,想也不想就说:“既然现在没办法搬回公司,那你就去我那住几天吧!”

    “那怎么行!”秦水水连连摆手,“我去你那住了你男朋友怎么办?还是算了吧。”

    事实上她正准备等下去这附近找个干净安全的酒店暂住。

    秦水水不等她回应又说:“谢谢你美滢,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别担心,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

    薛美滢也清楚她一向独立不爱麻烦人,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好吧,那你注意安全,要是自己搞不定了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秦水水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出于私心,她没有告诉薛美滢昨天晚上自己是住在宋唯家里。

    薛美滢没有继续刨根问底,只说要跟她一起去坐车。

    这时秦水水包里的电话响了,她拿出来一开,当看到上面显示的“宋唯”两个字时,她心里咯噔一下,心虚地将手机压在胸口。

    “干嘛不走了?”

    秦水水讪笑道:“美滢你先回去吧,我这边还有点事。”

    薛美滢大大咧咧也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唠叨着让她注意安全,之后便自行离开了。

    秦水水这才接通了电话。

    她以为这次还会是安安打来的,谁知那边却传来的是宋唯的声音。

    宋唯开门见山地说:“安安饿了,说要和你一起吃饭。”

    秦水水就知道宋唯不可能无缘无故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她定了定神,说:“我刚下班,坐地铁的话十五分钟就能到你家。”
幻世行记之红顶商人
    “那你快点,十五分钟后我和安安在楼下等你。”宋唯言简意赅地说。

    半个小时后。

    某高级西餐厅。

    秦水水一走进去就后悔了,她要是提前知道宋唯选的是这么高档的地方,刚刚电话里就不应该答应一起吃饭。

    包里也没几个钱,秦水水很没底气地说:“这地方消费肯定不低吧?”

    宋唯很不以为意,“一般般。”

    一般般……

    秦水水不禁吞了吞口水。

    当然了,宋唯有的是钱,这种地方她肯定常来,她根本不当回事。

    宋唯大概是看出了她的顾虑,轻描淡写地说:“又不用你掏钱,你担心什么?”

    秦水水:“……”

    秦水水不是想白白蹭吃,可这个地方随便一杯饮料她都舍不得消费。想起昨天才破了财,她更觉肉疼。

    她不想让宋唯看扁了自己,犹豫再三,说:“其实吃饭不一定要来这种高级的地方,外面很多餐厅东西便宜卫生又好吃。”

    宋唯横了她一眼,像是责怪她不懂风情。

    “安安说她今天想吃牛排,就当是给她补补营养。”

    这下秦水水彻底无话可说了。

    安安坚持要跟秦水水坐在一边,宋唯没反对。

    坐下之后,安安喜滋滋地拉着秦水水的手,仰头看着她,突然皱眉:“姐姐你脸色很不好看。”

    秦水水一愣,牵强地笑道:“那是因为姐姐今天没化妆。”

    安安一脸懵懂。

    秦水水望向对面,说:“今天警察找过我了。”

    宋唯瞥了她一眼,“查无结果?”

    “嗯……”

    “早就跟你说过报警没用。”宋唯不忘泼她冷水。

    秦水水吃瘪,索性闭了嘴。

    “指望那些警察给你办事,你还不如找我。”

    “什么?”秦水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没什么。”宋唯神色从容。

    刚好服务员送餐上来,她们的对话被迫中止。

    安安好像并没有宋唯说的那么饿,在等待宋唯给她切牛排的过程中,她在位置上扭来扭去,撅着嘴抱怨道:“唯唯昨晚讲的故事一点也不好听。”

    秦水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还是姐姐讲的故事好听。”安安咧嘴一笑,抱着她的胳膊说:“姐姐,今天晚上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秦水水愣了愣,不急着回答安安,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对面的人。

    宋唯低着头,像是根本没有听她们在说话。

    “好不好?”安安还在焦急地等她回答。

    宋唯恰好将最后一块牛排分隔完毕,她将餐盘递了过去,面无表情地说:“先吃东西,吃完再聊天。”

    安安极不情愿地闭了嘴。

    秦水水也只好沉默了。

    她一面切着牛排,一面在心里酝酿等下要怎么开口同宋唯说搬回宿舍的事。

    因为有宋唯的低气压罩着,整个用餐的过程很安静。西餐就这么点分量,就算再慢条斯理也很快就吃完了。

    吃饱喝足,安安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兴高采烈地拉着秦水水的手,说:“姐姐,走,我们回家!”

    那是宋唯和安安的家,不是她的家。

    秦水水强颜欢笑,没说什么。

    上了车,安安又像是上了发条似的嘴巴根本停不下来,一直缠着秦水水跟她聊天。秦水水心里想事,有一搭没一搭地附和她。

    回到了宋唯家中,她们刚踏进去,宋唯就头也不回地说:“你先陪安安坐一下吧,休息好了再收拾东西。”

    秦水水脚步一顿,心想:宋唯这是在赶她走吗?

    安安已经没心没肺地跑到主卧去找故事书了。

    宋唯拿起茶几上的果盘,目不斜视地走进了厨房。

    秦水水想了想,悄无声息地尾随在她身后。

    宋唯打开水龙头清洗苹果,蓦地听到身后一个声音怯生生地说:“宋老师。”

    宋唯停下手里的动作,关掉水回过头来,就见秦水水靠在门边,眼神不安地望着自己。

    这个称呼似乎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宋唯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怎么了?”

    秦水水不作声,慢吞吞走了进来,突然伸出手想把宋唯手里的苹果拿走。

    宋唯不清楚她要做什么,手一偏躲过了,一脸严肃地说:“有话直说,不用献殷勤。”

    秦水水尴尬地将落空的手收回,她偷偷看宋唯的脸色,小心翼翼道:“我今天可能搬不了,可不可以暂时先住在你家?”

    宋唯没料到她居然主动提出这个要求,怔了怔,又恢复了淡然,“你当我这里是慈善机构呢?”

    这句话简直比直接拒绝还要让人难堪,秦水水脸发烫,轻声说:“之前你不是说让我考虑……”

    “可安安现在已经好了。”宋唯不等她说完就打断道。

    拒绝的意味这么明显,秦水水就算再笨也感受得到了,可是她并不死心。

    她考虑了一路才决定要这么做,她承认自己起了歹心,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都要争取一下。

    秦水水缓了缓气,“安安虽然好了,可是她很孤单,没有人陪她玩她会很无聊。”

    宋唯甩了甩手上的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秦水水不怕死地又说:“安安她更愿意听我讲故事。”

    宋唯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却选择继续保持沉默。

    “安安现在不能上学,我可以帮她辅导功课。等她晚上变成小安时,我可以陪她一起睡觉。”

    “说完了没有?”宋唯不冷不热地丢出一句话。

    秦水水一鼓作气,说:“公司那边说我下周才能搬进去,所以我想这个星期先借住在你家。当然,我可以付房租和生活费!”

    宋唯像是听到了笑话,“你认为我缺钱?”

    秦水水当然知道宋唯不缺钱,她知道宋唯很难搞定,既然无法说服,她只好认命。

    所有的勇气瞬间丧失,秦水水垂下了头,闷声说:“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她转身正要灰头土脸地溜出去,耳朵里却传入一声轻哼。

    宋唯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地说:“还以为你有多执着,没想到这么快就缴械投降。”

    秦水水倏地抬起头来,一脸莫名地看着她。

    宋唯侧身再次打开了水龙头,一面清洗苹果,一面漫不经心地说:“你可以留下,但是最好安分守己。”

    安分守己……这是几个意思?

    秦水水洗好澡,到她入睡前都没想明白宋唯到底想表达什么。

    虽然她很不要脸地争取留了下来,可却被宋唯最后那句话搅得心神不宁。就连刚刚给安安讲睡前故事时,她都频频走神。

    她总觉得宋唯话里有话,可是却猜不透其中深意。

    宋唯对她来说一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接近她的人尚且不易,更别说要猜透她的心思。

    算了,既然想不通就别想了。

    秦水水从行李箱找出一套碎花棉睡衣,全身脱得精光,从头穿到脚。

    她刚套上上半截,弯腰正要去拿裤子时,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咔哒”一声响。

    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穿着透明蕾丝睡裙的宋唯抱着现了原型的小安走了进来。

    秦水水惊呼一声,那一声异常短促,她接触到了宋唯警告的目光,立即用手捂住了嘴。

    宋唯绕过她将小安轻放在床上,起身时顺手将床上那条碎花的裤子抓在了手里。

    她转身,看到秦水水涨红着脸局促地站着。她的视线有意无意地下移,当看到两条明晃晃笔直的大白腿时,眸色暗了一个度。

    秦水水被她看得不知所措,伸出手索要裤子。

    宋唯没有把裤子给她,她研判的眼神流连在秦水水的下身,沉声说:“转过身去。”

    秦水水一头雾水,只是愣怔地看着她。

    宋唯皱了皱眉,像是不满她的不配合。

    秦水水心情忐忑,在宋唯的眼神逼视下迟疑地背转过身。

    她看不到身后的人,自然也不知道此时宋唯的眼睛正灼热地盯着她小巧的臀。

    秦水水如芒在背。

    就在她想要不管不顾转过身抢过裤子穿上时,宋唯悠悠地开口了。

    “你确定小时候咬了你屁股的是条狗?”

    这个问题真是又突兀又尴尬,秦水水愣了几秒,战战兢兢地说:“确……确定。”

    宋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说:“什么眼神,小小年纪视力就这么差劲。”

    她扬手将裤子一抛,那裤子准确地罩住了秦水水的头。

    秦水水陡觉眼前一黑,吓得她差点又要惊叫出声。她慌慌张张将盖在头上的裤子扯了下来,定睛一看时,发现宋唯正朝着门口方向走去。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逆签的小说我的女友是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女友是狼最新章节我的女友是狼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狼5200我的女友是狼无弹窗我的女友是狼txt下载我的女友是狼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逆签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