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1.第 21 章

本章节来自于 我的女友是狼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0/
    看到宋唯真的赤身裸.体地呈现在自己面前,秦水水完全惊呆了。

    更惊讶的是宋唯说的话。

    宋唯怎么知道她一直就想这样?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洞察了自己不堪的内心?她怎么可以这样坦然大方地说要让自己看个够?

    宋唯的身体极具**,肤白胜雪,傲然的双.峰和翘挺的臀是最典型的标志,配上她难以挑剔的五官,完美得简直有些不真切。

    秦水水不得不承认,她的确一直觊觎宋唯的身体,曾经还对她的身体产生过幻想,甚至是欲.望。

    可她现在浑身僵硬,眼睛发直哪也不敢乱看。

    宋唯对她这个反应感到意外,她从秦水水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的赞赏或是情.色味道,反而更像是被吓到了。

    这跟她想象中的好像有些不大一样,难道是她判断错了?

    裸.露在外的身体感到一丝丝的凉意,宋唯见她表情呆滞,只好转过身,走到衣柜前翻找要换的衣服。

    等她终于找到时,余光瞥见秦水水跟个受惊的兔子一样“嗖的”一下跑掉了。

    宋唯扭头,看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客厅外面。

    秦水水慌不择路地逃了出去,抬起双手正要捧住滚烫的脸颊,却被手上心里的钥匙给膈到了。

    她看着那枚钥匙发一会儿呆,恍然想起要逃。

    乱了乱了,这个地方太可怕,必须要逃!

    秦水水眼睛紧紧地盯着禁闭的大门,拔腿就要跑过去,突然就听到洗手间方向传来的呼喊。

    隔着一道门,安安的声音闷闷地传过来:“快来帮帮我,我拉好啦,可是我腿软站不起来!”

    秦水水被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

    安安这么一叫房间里的宋唯肯定也会听到,她生怕宋唯会有时候会跑出来,正想着马上要溜,可安安又说:“姐姐,你快来救救我!”

    秦水水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背后卧室的门,暂时没有发现宋唯的身影。她犹豫了一下,脚一偏,向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听着安安痛苦的哀嚎,她也顾得上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只见安安穿着齐整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秦水水一惊,走过去扶起她,“你怎么坐在地上?擦屁屁了吗?”

    安安一脸委屈地说:“屁屁已经擦干净了,可是我走不动路。”

    秦水水这才放心,将她抱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安安的脸都变瘦了,不禁心疼道:“安安,你是不是很难受?”

    安安一个劲地点头,突然给了她一个的虚弱的笑容,说:“不过看到姐姐你肯看过来陪我,我就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秦水水觉得有些汗颜,她刚刚还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这里,可是单纯的安安却全然不知。

    她没有回应安安,将安安抱了出来,看到已经换上家居服的宋唯正坐在沙发上。

    宋唯淡淡瞥了一眼她俩,手里拿着刚刚削了皮的苹果,对着安安招手,“过来吃点东西。”

    秦水水迟疑了一下才将安安抱过去。

    她将安放在沙发上坐好,自己则是一言不发地站着。

    宋唯对此此毫不在意,她已经将苹果分成两半,掏空了中间的核,将其中一半给了安安。

    安安接过来咬了一口,突然将宋唯手里的另一半苹果拿过来,转身递给了秦水水,“姐姐你也吃。”

    秦水水愣了愣,笑着拒绝,“不用客气,你自己吃吧。”

    宋唯瞥了秦水水一眼,却是对着安安说:“安安,你希不希望姐姐留下来陪你?”

    安安吃得正香,眼睛陡然一亮,脆生生地说:“好啊!”

    宋唯继续引导她说:“可是这位姐姐好像不乐意。”

    安安倏地抬头去看秦水水,小心翼翼地说:“姐姐你不愿意吗?你是因为怕我对吗?”

    被安安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么一看,秦水水瞬间心软,却是欲言又止。

    安安有些失落,脸垮了下来。

    秦水水不忍她伤心,忙安抚道:“安安,姐姐不是怕你。”

    “姐姐不怕我,那姐姐愿意留下来吗?”安安眼里多了些光彩。

    秦水水只好换了个说辞:“安安,既然生病了,你就应该好好休息。”

    安安扁了扁嘴,伸出小短手想要拉住秦水水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她疑惑道:“这里面是什么?”

    秦水水摊开手掌心露出里面的钥匙,有些怨愤地看向另一边的宋唯,说:“是不是我留下来陪安安,你才可以放我走?”

    宋唯一脸淡然不做表态。

    秦水水拿捏不准对方阴晴不定的心思,不过她想:当着安安的面,宋唯总不可能为难自己吧?

    反正今天出门的目的就是来陪安安,她考虑了几秒钟,最后痛快地说:“好,我会陪着安安。”

    宋唯笑而不语。

    秦水水权当她是默认了。

    安安虽然闹肚子,可是自从秦水水答应留下来陪她之后,她就兴奋得又叫又笑。

    为了躲避宋唯,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尴尬,秦水水带着安安关在小房间里。一想起安安是只白狼,她心里总有些古怪。

    回想之前在这里宋唯和安安的对话,似乎安安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至于宋唯为什么要刻意瞒着安安,秦水水不清楚个中缘由。

    她对安安充满了太多太多的疑问,可她不敢问。就算问了也不见得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既然宋唯不肯对安安说实话,那她一个外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好强行将心里的好奇压了下去。

    看着安安在床上翻滚的身体,秦水水不禁胡思乱想:会不会翻着翻着,安安突然就变成小安了?

    她自己打了个寒颤。

    下午三点左右,闹腾了大半天的安安终于体力耗尽睡过去了。秦水水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轻轻带上了门。

    她转身,毫无预兆地看到宋唯坐在沙发上,心里一突,却很快保持淡定。

    想起刚刚宋唯在自己面前裸呈相对,她的脸还是有些热。

    “安安睡了?”宋唯打破沉默说。

    秦水水点了点头,故作轻松地说:“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走去哪?”宋唯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秦水水大为吃惊,向她走过去说:“你刚刚明明答应了我,我留下来陪安安,你就会放我走。”

    宋唯不以为然,“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

    “你怎么可以耍赖?!”秦水水怒了,不自觉地拔高声线,“我明天还要工作,你把我困在这里有什么用?”

    宋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微低着头像是在想事情。突然她抬起头来,不紧不慢地说:“我给你出双倍的工资,你留在这里照顾安安等到她病好,怎么样?”

    “怎么可能?”秦水水愕然地看着她。

    “为什么不可能?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跟你们公司请假。”

    秦水水有些词穷,却不放过一丝挣扎的机会,“我们公司请假规定很严,没有充分的理由根本不可能请得到假。”

    宋唯很不屑地说:“我自有我的办法,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

    秦水水还想反驳,突然想到之前在香蕉基地碰到她和冯裕芳一同出现的场景,瞬间明白了过来。

    心里仍是不甘,秦水水撇了撇嘴,说:“我又不缺钱,我凭什么要答应你?”

    “傻子才会跟钱过不去。”宋唯忍不住冷哼,站起来直视她的双眼,嗤笑道:“既然不缺钱,你如果愿意免费服务也不是不行,我这里包吃包住。”

    “你!”秦水水气极,第一次觉得跟宋唯无法沟通。

    宋唯看着她涨红着脸一脸隐忍的样子,沉吟了一下,说:“既然你发现了安安身体的秘密,你就要对她负责。”

    秦水水目瞪口呆,对于她的强盗言论简直无言以对。

    她第一次放任自己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宋唯那具被家居服包裹下仍是凹凸有致的魔鬼身形,心说:我也发现了你身体的秘密,难不成我也要对你负责?

    宋唯见她眼神古怪半天不吭声,不禁纳闷道:“怎么,刚刚没看够,现在还想再看一遍?”

    秦水水更是语塞,红着脸别开了头。

    冷静下来想想,宋唯给出的条件的确很诱人。

    她刚才不过是嘴硬,她怎么可能不缺钱?她还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在市里买一套房,然后让秦世华搬来跟她一起住。

    不过就算对方是宋唯,可也不能强迫人是不是?

    受人胁迫心里非常不爽,秦水水思忖良久,坚决地说:“我今天必须要走。”

    “确定了?”

    秦水水毅然决然抬起下巴,说:“当然确定,你把门打开吧!”

    宋唯却没有行动,挑了挑眉,说:“门早就打开了,你随时可以走。”

    秦水水心里有些狐疑,生怕又被她耍了。不过光看宋唯的表情,这一次应该是真的打算放她走了吧?

    秦水水带着一丝不确定朝大门方向迈了出去。

    “等等。”宋唯却叫住了她。

    秦水水心里一突,就这么听话地顿住了脚步。她以为宋唯又要反悔,转身却看到宋唯拿出了手机。

    宋唯低着头漫不经心地说:“你号码多少?”

    “你要留我电话?!”秦水水深感意外,心里莫名有些雀跃。

    宋唯掀了掀眼皮看她,满不在乎地说:“留个号码,等你想清楚了随时可以打给我。”

    就在这一瞬间,秦水水有些心动了。但一想到刚刚那么拒绝地这么干脆,现在要是改变主意的话会不会显得太没有原则了?

    她按捺住内心的悸动,轻声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秦水水一面说宋唯一面低着敲数字,看着宋唯一脸认真的样子,她突然有些紧张。

    当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她匆匆忙忙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这是我的。”宋唯言简意赅地说,说完就挂断了。

    秦水水捧在手里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心情变得万分复杂。

    这是宋唯的号码,宋唯居然主动要求留她电话!

    心潮澎湃,秦水水却故作淡定地存下了宋唯的名字。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多余地又将手机放回了包里,最后在宋唯灼热的眼神注视下头也不回地走到了门后。

    她轻轻一拧门把手,只听“咔嚓”一声响,这一次门很轻松地就打开了。

    她握着门把手停顿了几秒,转身对宋唯说了一声再见。

    宋唯一如既往地冷淡,没有回应她。

    当秦水水走出去亲手关上门,看着紧闭的门板时,她心里有那么一些些后悔了。

    这次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面。

    她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依依不舍地离开。

    晚上快要到饭点的时候,秦水水还没来得及认真思考宋唯的那个提议,宋唯的电话就打来了。

    她当时正着急地走在路上,看到来电显示上“宋唯”两个字,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时的情况有些复杂,秦水水心里没有一丝的惊喜,她找了个安静一点的地方,犹豫了三秒钟才把电话接起。

    “喂?”

    “猜猜我是谁?”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秦水水惊诧不已,“安安?”

    安安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嘟囔着说:“一点都不好玩,居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电话那头的人居然真的是安安,秦水水刚刚就奇怪宋唯怎么可能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她换了个心情,轻柔地说:“安安,你感觉好些了吗?”

    “已经好很多了。”安安的情绪听上去有些失落,“我一睡醒没有看到姐姐,我找了你好久。”

    秦水水没想到安安会这么黏自己,心里说不出是感动还是感慨,她讪笑道:“对不起安安,姐姐看你睡得太熟,不忍心打扰你。”

    安安在那边含混不清地说一句什么,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秦水水以为安安不高兴了,忙扯开话题说:“安安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我刚睡醒就想给你打电话了。”安安说着说着声音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姐姐,这是我第一次打电话,我以前都没有玩过。”

    小孩子忘性大,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秦水水不想扫了她的兴致,但此时情况不同,她无心跟安安闲聊,尴尬地笑了笑说:“安安你快点去吃饭吧,姐姐这边还有点事要忙。”

    “姐姐你在忙什么?”安安不禁好奇,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打电话觉得新奇,这一次她表现得并不乖巧。

    秦水水默了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电话那边传来另一个声音:“姐姐她还有事,不要再打扰她了,挂了吧。”

    秦水水一听就听出来刚刚说话的是宋唯,那声音辨识度极高,通过电波传过来带着一丝沙哑的性感。声音格外的清晰,大概是开了免提。

    秦水水觉得耳朵有点痒,心里有些慌,她把手机换到另一边。

    那边突然有些吵,像是两个人起了争执。

    安安急切地说:“不能挂不能挂!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宋唯有些不耐烦,却还是选择妥协,“那你赶紧说。”

    安安哼了哼,抢回了说话的主动权,直白地说:“姐姐,我们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今天过来陪我吃饭好不好?”

    一觉醒来之后,安安好像真的有些不同寻常,大概也是因为病了的原因,变得比较脆弱粘人。秦水水却有些为难,婉拒道:“对不起啊安安,我们离得太远了,一起吃饭的话不方便。”

    安安迫不及待地说:“不远啊!我可以让唯唯过去接你好不好?”

    “这……”安安的热情让秦水水有些吃不消。

    “你是不是在家里?”宋唯又把手机抢过去,直截了当地说。

    秦水水心里五味杂陈,想也不想就说:“吃饭还是算了,我现在不在家里。出了点事真的不太方便,改天吧。”

    宋唯没想到自己又被拒绝了,隐约觉察出她声音不大对劲,又怀疑她是故意推辞,便随口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尤物撩人:夜色旅店恋人

    秦水水握着手机一声不吭。

    宋唯却没有太多的耐心,强硬地问道:“你现在到底在哪?”

    秦水水悠悠抬起头看看前方某个建筑物,眼睛死死盯着蓝色背景上面三个大字,极不情愿地说:“派出所。”

    半个小时后,刚报完案的秦水水神情沮丧地从派出所走出来,心里反复想的是刚刚警察对她说的那些话。

    警察说:“出租屋失窃这种案件经常发生,据我所知你现在住的地方硬件设施很落后,很多地方没有监控,人员构成也比较复杂,要查起来实在不易。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快立案,竭尽全力帮你追回丢失的物品,你先回去等我们的消息。”

    其实秦水水对报案根本没有抱任何希望,只是现在心里乱得不行。

    她今天从宋唯家赶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门上挂着的锁坏掉了,她当时就慌了,赶紧用钥匙开门。

    门一打开,她立即被里面的场景给吓坏了。

    小小的房间里一片凌乱,椅子倒了,柜子和桌子也被挪了位,床单被人掀了起来,像是经历了一场劫难。

    秦水水第一时间就想到应该是家里进小偷了,小小的房间一览无遗,小偷早就跑没影了。她惊慌失措地从床底下拉出密码箱,发现密码箱也被刀痕划过,藏在里面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

    唯一值钱的东西就这么丢了,她当时来不及伤心,慌慌张张跑到楼下去找房东诉说自己的遭遇。

    房东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懒散地说:“东西被偷了你找我干嘛?赶紧报警啊!”

    其实秦水水也知道找房东没有用,人情冷漠,她只好马不停蹄跑到派出所。

    报了案心情并没有变好多少,她早就知道出租屋那个地方不安全,为此自己还特地买了一把锁锁在门外,没想到最后还是遭了难。

    也是自己作的,为了省那点钱去到那种破地方住,现在出事了也怪不了谁。

    唯一庆幸的是当时她不在家里,幸好现在人还是安全的。

    有时候人生真的好玄妙,她今天出门时还满怀欣喜,没想到出了趟门回来就发生了悲剧。

    夕阳还没完全落下,秦水水站在日头底下,突然觉得浑身寒冷。

    她哆哆嗦嗦地摸出了手机,却不敢打给秦世华。想打给薛美莹,转念一想这个时候她可能在跟男朋友吃饭,不想打扰了别人,最后只好作罢。

    出租屋那个地方她打死也不敢住了,她想今天晚上必须搬回公司去住,可是她现在就连回去收拾东西的勇气都没有了。

    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一向独立的秦水水现在变得异常无助,她却不敢怨天尤人,只当是花钱买个教训吧!

    她把手机放回了包里,做了一个深长的呼吸,昂头挺胸向着公交站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被一辆红色跑车挡住了去路。

    秦水水认得这辆车,她顿住了脚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车窗降下,露出里面的宋唯完美的一张脸。

    秦水水觉得自己很狼狈,完全没想到宋唯会出现在这里,她愣了一下,没有走开,却是尴尬地别开了头。

    宋唯见她脸色难看,她什么话也不问,只简单地抛出了两个字:“上车。”

    当看到后座上坐着的安安时,秦水水又愣了一下。

    “姐姐。”安安亲切地呼唤她。

    秦水水勉强一笑,打开了车门,心情复杂地上了车。

    “安安,你先别说话。”宋唯沉声说。

    安安动了动嘴巴,心里有一丝不情愿,但她也发现了秦水水情绪不对,只好听话地闭上了嘴。

    再一次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时候,秦水水心里忍不住感慨:为什么她总是在最落魄最狼狈的时候遇到宋唯?

    宋唯询问情况。

    秦水水带着悲伤的情绪一五一十地全部说了出来。

    宋唯听完之后哼了哼,丝毫也不同情地说:“早就提醒过你那个地方不安全。”

    回想起出租屋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场景,秦水水心有余悸,她低着头,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手掌心的纹路。

    宋唯添油加醋地又说:“就算报了警立了案,也不见得就一定可以抓到小偷,你也不用抱太大的希望。”

    秦水水把头埋得更低,闷声说:“我知道。”

    宋唯瞥了她一眼,不忍再打击她,说:“那种地方别住了。”

    “嗯。”

    “你有什么打算?”宋唯状似无心地说。

    秦水水情绪恹恹,“回去收拾一下,今天晚上就搬回公司去住。”

    宋唯不禁想起她之前说过是因为在公司里跟舍友闹矛盾,所以才被迫搬出来一个人住。宋唯虽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但想着公司里总比在外面安全,索性不发表意见。

    此时秦水水像极了一只找不到家的小白兔,看上去可怜兮兮。

    宋唯动了恻隐之心,放软了语气,说:“太晚了你一个人也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这一次秦水水没有拒绝,感激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大家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在后座上憋了许久的安安终于忍不住小声说:“姐姐,你要搬家吗?”

    秦水水意识到自己刚刚冷落了安安,她回头冲安安淡淡笑了笑,尽量轻松地说:“对啊,姐姐现在住的地方不安全,要搬回安全的地方去住。”

    其实安安有偷听她们讲话,懵懵懂懂也听不明白,宋唯又不让她说话,一听到秦水水说要搬家,她灵机一动,说:“姐姐,你要不搬去跟我们一起住吧!”

    安安此话一出,车上的另外两个人都有些震惊。

    秦水水下意识地去看身边的人,只见宋唯已经恢复自然,她目不斜视看着远方,神情一派淡然。

    宋唯不吭声,秦水水心里没底,却是毫无思索地就拒绝了,“谢谢安安,姐姐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

    “哦。”安安隐隐有些失望。

    车子继续稳稳前行,就在秦水水以为这个话题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蓦地听到宋唯说:“这个点又没有人上班,你要搬回公司去住,谁给你办手续?”

    经她提醒秦水水才想起这茬,她搬出来的时候已经在行政部登记过了,如果要重新搬进去,需要向行政部提前申请,而且也不能确保现在公司那边是否有空的位置可以方便她搬进去。

    秦水水有些犹豫了,既然这条行不通,看来今晚她只能奢侈地先去酒店住一晚上。

    宋唯抽空看了她一眼,有意无意地说:“听安安的吧,今晚你就先搬去我那里。”

    秦水水一脸的错愕。她觉得如果拒绝的话会显得自己很矫情,但是如果不拒绝,又像是白白占了别人的便宜。

    宋唯看出了她的纠结,轻描淡写地说:“今天你陪了安安大半天,我收留你一晚上就当做是补偿吧,咱们扯平了。”

    ……

    秦水水的行李并不多,笔记本电脑已经被偷了,她把那些被翻得凌乱的衣服叠好放进了箱子,只拖着一个行李箱就跟着宋唯和安安走了。

    再一次踏进宋唯家里的时候心境完全变了一个样,秦水水觉得自己分外凄凉,总觉得有些讽刺。

    今天白天的时候她还断然拒绝了宋唯开出的双倍工资的诱惑,没想到自己一旦落了难,居然就这么屁颠颠心甘情愿地主动送上了门。

    来不及给她收拾新的房间,宋唯指了指安安那间房,说:“你还是睡在那里吧。”

    有得住就不错了,秦水水哪里还敢挑,一个劲地说感谢。

    到了晚上,当秦水水和衣躺在安安那张小床上时,闭着眼怎么也睡不着。

    她腾地一下坐了起来,黑暗中她的自责更深。真是悔不当初,要不是为了要省钱才去住那种脏乱的地方,或许今天的意外就不会发生。

    她恨不得狠狠甩自己一耳光。

    正懊恼不已,蓦地听到门口传来了动静。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有人推门而入。

    下一秒钟,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

    看到灯光之下站在门口婀娜动人的宋唯,秦水水心里咯噔一下,一时忘了该做何反应。

    宋唯神色无常地走了进来,将怀里抱着的小家伙往床上轻轻一放。

    秦水水这才注意到原来宋唯手里抱着的是现了原形的小安,小安好像已经睡着,紧闭双目,身体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起伏伏。

    宋唯的手一松开,秦水水就吓得身体往里面缩。她还没来得及惊叫,嘴巴就被一只香香软软的手堵住了。

    宋唯捂住她的嘴,注视着她瞪大的双眼,低声警告道:“她刚睡着,你别吵到她。”

    秦水水将她的手拿开,缓了缓神,配合地小声说:“你把它放在这里做什么?”

    宋唯理所当然地说:“虽然小安就是安安,但毕竟还是有些不同。小安认床,你可以霸占她的床,但是她必须睡在这里。”

    听她这么一说,秦水水不由得想起上次也是在这里,她一醒来就摸到小安毛茸茸的身体,当时就吓破了胆。

    现在虽然知道了小安就是安安,可是看着身旁的小家伙,她心里还是有些顾虑。

    有这小家伙在身边,她晚上怎么可能睡得着?

    宋唯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残忍地说:“你越是害怕越是要跟她多接触,相处久了,慢慢也就不怕。”

    宋唯撂下这句话,也不管秦水水答应不答应,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咔哒”一声脆响,当房间里再次暗下来的时候,秦水水注视着小安所处的位置动也不敢动。

    ……

    这一觉睡得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秦水水记不清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她自然醒过来,转头看到蜷缩成一团在她旁边睡得香甜的小安时,她暂时忘却了昨天的那些不愉快,嘴角竟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虽然宋唯这个人很霸道,甚至是无理,可貌似她的这个方法还挺管用。

    秦水水抬起手,原本想摸一摸小安软软的毛,但又怕竟扰了她,只好顿住。

    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出了房间,当在客厅里碰到早起的宋唯时,她这次表现得很淡定。

    宋唯盯着她憔悴的脸主动寒暄:“睡不好?”

    “嗯。”秦水水淡淡应了一声。

    经历了昨天那样的惨剧,能睡着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睡好。她知道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很早,可是却怎么也躺不住了。

    宋唯不再多问,说:“先去洗漱吧。”

    秦水水径直走进了洗手间,当看到盥洗台上摆放着还未拆开包装的洗漱用品时,她愣了愣。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宋唯特意为她准备的,没想到一向冷冰冰的她居然也有这么贴心的一面。

    不过转念又想,宋唯一下子对她这么贴心,大概是出于对她的同情吧。

    秦水水苦笑一声,她没有去拆那些洗漱用品,而是转身去房间里找自己带过来的。

    安安嗜睡还没醒过来,秦水水洗漱完毕出来时被宋唯逮了个正着。

    宋唯直勾勾看着她,指了指沙发示意她坐下。

    秦水水磨蹭过去,有些难以适从。

    宋唯神情淡然,看着她局促的样子,忍不住揶揄道:“你不用这么紧张。”

    秦水水也很想让自己放松,可她偏偏做不到。

    宋唯不以为意,突然说:“你昨天才报案,如果立案成功,今天警察应该会找你协助调查,所以你是要留在家里等候消息还是继续去上班?”

    宋唯这是在关心自己?

    秦水水感觉自己有些自作多情,她微微思索,说:“当然是要上班。”

    昨天丢了个笔记本她心疼得要命,警察能不能把小偷抓到还真不好说,她总不能干等着。

    宋唯不置可否,像是为了缓解她紧张的情绪,话锋一转,说:“一晚上过去了,是不是觉得化成白狼的安安其实并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这个问题太过跳跃,秦水水怔了怔,认真思量过后,她缓缓点了点头。

    “为什么这么害怕这些小动物?”宋唯玩味地看着她。

    这个问题更是突兀,这次秦水水想了很久,最后才不情不愿地说:“小时候在福利院被狗咬过,之后就留下了心理阴影。”

    “福利院?”秦水水只是无心一说,宋唯却抓住了关键字眼。

    秦水水恍恍惚惚,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紧抿着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什么意思?”宋唯却起了好奇。

    秦水水没想到宋唯会对这个感兴趣,她支吾道:“我……我小时候是在福利院长大的。”

    宋唯脸上多了些丰富的表情,她很是诧异,“你是孤儿?”

    “嗯。”既然不小心说漏了嘴,秦水水索性大方承认。

    其实关于秦水水是孤儿这一点也不算什么大天的秘密,她上学那会儿也跟关系要好的同学提到过,她并不觉得自卑。出来工作后人情复杂就没再跟谁说起过,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宋唯面前暴露了。

    她好像对宋唯一向没什么抵抗力,嘴笨,狼狈,犯蠢……在她面前自己一直就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秦水水在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

    她是个孤儿,七岁大的时候被秦世华领养,一直跟着秦世华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挺开心,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人生污点,所以她表现得很坦然。

    宋唯表情很快恢复自然,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儿,她拿起杯子接连喝了几口水,像是心不在焉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福利院的名字?”

    秦水水当然记得,她不疑有她,很干脆地说:“是‘阳光福利院’,那里的院长人特别好,小的时候她可喜欢我了。”

    想起在孤儿院的那段往事,秦水水感慨万千,眼中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怅然。

    隔着透明玻璃杯,宋唯的眼睛似有若无地在秦水水身上打量,充满魅惑的一双眼幽深,让人摸不透情绪。

    秦水水后知后觉地发现宋唯正在审视自己,她一下子又变得不自然了。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她起身正要回小房间为上班做准备,突然就见宋唯将水杯搁在了茶几上。

    宋唯目光自上而下游移,最后定格在秦水水那张干净清秀的脸上,她不动声色地试探道:“你小时候被狗咬的地方该不会是在屁股上吧?”

    秦水水心里咯噔一下,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宋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可疑的笑容,低头看了看手指甲,漫不经心地说:“随便猜的。”

    秦水水:“……”

    随便一猜就能猜得这么准?

    真是见鬼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逆签的小说我的女友是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的女友是狼最新章节我的女友是狼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狼5200我的女友是狼无弹窗我的女友是狼txt下载我的女友是狼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逆签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