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同一个男人同一个梦想

本章节来自于 如果机器人有爱情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9/
    “活佛”叫安天浩,是一个比米小花和海秋还神奇的人。

    他们三个是在10年前的冬天认识的,那时候米小花13岁,海秋14岁,安天浩15岁,刚好也是那一年海秋的父母死于火灾。

    不过最初,并不是在江镇认识。

    他们都不是本地人。

    米小花从小跟着师傅流离辗转,已经记不得是从哪里长大的了,从有记忆开始先是在莫市,后来又在云市,再后来又到过滨海、华安、南从……光是转学就转了得有七八次。

    记得有一次刚上小学一年级就碰上人贩子,那家伙开着一辆她不认识的车,从她一出校园就对着她偷拍,还以为她没看见。

    事实上,她感觉有个狗尾巴老跟在她后面鬼鬼祟祟的已经有两三天了,她虽然小,但是脑子鬼头,打记事起师傅就教会她察言观色、分辨好坏的能力,这大概也是她后来在看相这行能信手拈来的原因。

    她看人太准了,多亏师傅从小栽培。

    那人不仅偷拍她还下车跟她搭讪,拿出一个麦辣鸡腿堡诱惑她,说她真漂亮,想带她去游乐场,不过她一脚踢飞了汉堡速速跑回了家,之后是她第一次经历转学。

    不过在那之后的迁移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完全是师傅生意的原因。

    师傅收养海秋的时候,生意还不是现在的客栈,而是元城一个不怎么景气的小饭店,那时候米小花自认为自己跟着师傅颠沛流离闯荡江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海秋也很认可这一点,不过,在安天浩出现的时候,这被完全否定了。

    那天是海秋父母离世100天,冬天,吓着鹅毛大雪,米小花和海秋在一条不被人注意的小胡同的尽头烧纸,一边烧海秋一边哭,还唠唠叨叨的,念着各种米小花听不懂的话。

    “呜呜没人给我讲妈咪妈咪轰了!”

    “呜呜没人给我唱一多一多木了!”

    “呜呜没人给我听爸比爸比痛了!”

    米小花冻的得得的心想你们家都是日本鬼子啊?

    女人的多愁善感并没有让人怜香惜玉,反而招来嘲讽……哦不,是女孩。

    “人死如灯灭!”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再哭会把活人吵死。”

    安天浩出现在小路口,插着胯,脸色如常。

    两个小姑娘都愣住了,这胡同尽头,连住户都没有,能吵到谁?

    安天浩却指了指跟厕所差不多形状的砖房:“我就住那儿,别哭了。大雪天的,还要睡觉呢。”

    米小花看着那“厕所”吞了吞口水……这地方,能住人?

    绝对胡扯,找茬儿也是需要智商的!

    后来当然是一场飙泪战,痛失双亲哭两声也要被阻止,海秋的眼泪跟喷泉似的往空中狂洒,嗓子眼儿里冒出各种狼嚎。

    还有鬼叫。

    基本的劝阻无济于事,安天浩说了一句“这点屁事算事啊”让海秋哭的更加震天动地,地动山摇,排山火海,海历山崩……

    最终安天浩使出了杀手锏,米小花和海秋都愣住了。

    对于海秋来说,米小花这种四海为家的路子已经很狂野了,但是像安天浩这种出生在土豪家庭,妈是三奶爸是煤老板亲爹是司机,而且一家n口还可以“坦诚相待”的在一起生活的情况,确实让她的脑回体转不过圈来。

    他那豁达的爸说了,女人既然如衣服,换着穿穿又何妨,这都是小事,大事是谁的孩子谁养,他只养他睡的人,对于他这个三奶衍生品,他提供一张床,伙食费自付。

    后来司机爹养了他一阵,不过最后勾搭了四奶私奔了。

    亲妈和亲爹合起伙儿来给土豪爸带绿帽子,他觉得自己是一挺尴尬的玩意儿,而且家里绿帽子实在是太多了,绿的他眼晕,索性搬了出来。

    当时他15岁,正是开始独立生活的第5个年头,要说他这生活来源的手段也够奇特的,竟然是给人当男朋友……

    听说中小说老有女生互相攀比谁的追求者多,谁的男朋友帅气,他就利用这个市场空白出租自己,起初当众表白一次10元,送花5元,送零食5元,做男朋友一天30元,以上道具全部由买家自费。

    别提,生意还挺好。

    刚开始时他还小,只能赚赚小学生的钱,顶多送个零食,给封情书什么的,后来长大些,身形高挑眉清目秀的,已经打出了一片青少年女姓的市场,价格也猛增,假戏真做的也不少。

    不过同一个学校只能有一位顾客,而且在一个地方不能待久了,打几枪就得换一个地方,不然会穿帮。

    就靠这到处乱窜的架势,混到18岁去打工应该没什么问题。

    就在那个如厕所一般的红砖房里,三个背景迥异但都经历过命运周折的孩子,打开了交往的大门,安天浩还讲了好多故事的细节,惊的米小花一愣一愣的。

    当他讲到三奶妈和司机爹的时候,米小花其实还有点羡慕,因为自己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比充话费送的还反胃一点儿……

    之后就是很俗套的剧情了,同一个男人同一个梦想,两个姑娘都喜欢上了这个虽有阴霾却眼神干净的男孩,米小花提议师傅把他也收养了,但师傅不同意,怕青春男女异性相吸偷尝禁果……

    但这有什么鸟用?海秋和他还是偷偷的好上了。

    安天浩每次看到海秋的眼神,就像冬季里阴了很久的天空突然被放晴的一瞬,为了海秋爱吃的煎饼,他能从东市跑到西市找上一大圈,所有的钱都攒着给她买娃哈哈。

    最重要的是,还停止了他出租自己的伟大事业,因为只想拉海秋一个人的手。

    为此米小花哭了三天。在古代的日子

    安天浩出现没多久,师傅再一次因为破产而搬迁……也不知道欠人家的房租补齐了没有……不过这不影响两个早恋的小孩你来我往,之前海秋没事就爱往出跑,也是去找情郎,有时还得拉上米小花当垫背的。

    不过,她早已把小爱化作大爱了……

    如今,搬到江镇,整整十年,第九次搬家,终于终结在这个象征永恒的数字上,她本以为天下太平,海秋也可以在大学毕业之后和情郎来个喜结连理。

    但事情总是节外生枝,因为一个奇葩男,海秋成了同学眼里的风骚婊,老师眼中的堕胎女,网友评论的开房控。

    人们对八卦总是热情度极高,各种被ps的海秋艳|照开始在网上疯传,热度太过火爆,连男朋友也被深挖,微博上到处都是“风骚女主角男友”、“帅男友戴绿帽”、“我的女友是女/优”的话题讨论,安天浩的照片跟着被转的到处都是。

    起初海秋看到这些,除了心疼安天浩躺枪以外,对其他评价都只是轻蔑一笑毫不在意,十三岁就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烧死,之后,她还会怕谁?

    但是,谁都可以不信她,只有安天浩不可以。

    至少,他也应该出来质疑、调查、反击……哪怕是吵架?

    在她最需要力量的时候,安天浩选择的消失。

    一走两年,音讯全无,临走只留下了一个信封,里面有一万块钱和一张纸条。

    钱是他多年攒的,纸条上只有一句话:补补身体。

    米小花当时就爆了粗口:他大爷!这特么的,真恶心人!

    来自最爱之人的讥讽,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

    而海秋,只是攥着纸条,不住发抖,木讷的脸白的像纸一样吓人,过了好半天反应过来后,才开始在家爆哭砸碗骂大街。

    能摔的基本都被她摔了……米小花连着用了一礼拜不锈钢碗……而且在海秋飙脏话的日子里,米小花觉得自己爆粗口的能力简直弱成大婴儿。

    她就是一个萌萌的少女!

    然后她默默背下了好几个很得劲的经典糙话……

    以前的事情,基本就这么多,后来海秋毕了业也没心思出去工作,一直跟着米小花在一起看店,刷刷微博,发发呆,聊聊八卦什么的。

    米小花就更不用说了……青春期一直在思春,考大学什么的就不是她的套路。

    “就是这些了。”

    大致回忆了一遍,米小花觉得自己跟被掏空了似的,一时都忘了这是个什么空间什么年月,有种生死两茫茫的错觉……

    会面的地址还是姚小海家,赫云庭听完这一大段往事,觉得摸不出太大头绪,却又在哪里有丝丝关联。

    “他们一直没再联系过?”

    “没有!”米小花摇头,“我俩天天在一起,有联系我会不知道吗?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总要露出迹象的。”

    单从这件事来看,安天浩和海秋被劫之间不像有什么直接关联,动机是什么?姚小海摸着下巴想着。

    “我知道了!报复!”姚小海右手食指突然一举,脑洞大开,一脸正经。

    “报复?”赫云庭说,“你报复你前女友,会把她一人扔下,自己跑到别处晃悠?怎么报复?冷落治疗法?”

    “也是……”姚小海又低头挠挠脸,继而惊吓道:“啊呀!他不会已经把海秋那啥了吧!”

    “嗯……”开口的是米小花,“分析的很不错,那啥完自己的劈腿女友,不赶紧跑,还得回她地盘晃悠晃悠,还得抽空弄个□□|术监视她阿姨,真够忙的,英雄人贩子,要不要发个奖牌给他。”

    赫云庭看了米小花一眼,这丫头嘴真够毒的。

    姚小海再次忧伤的挠了挠脸,好半天,突然一拍桌子,满脸神采,“这回一定是对的!他派别人去替他报复,自己在这里监视主角家人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开溜!”

    说完信心满满的看着赫云庭,一副马上给我转正的嘴脸。

    米小花认为这个说法倒是符合逻辑……就是听着像个神经病。

    赫云庭问了一个很有画面感的问题,“如果你想报复女友,是想亲自动手,还是想冒着带绿帽子的风险,让几个五大三粗荷尔蒙旺盛的汉子去和你的女友同处一室?”

    姚小海瞄了瞄米小花,嘀咕道,“我才不会报复女朋友……”

    “为什么只猜他是主角,他就不能被利用吗?因为之前的私人恩怨,他也可能被利用,成为劫匪安插在这里的眼线。当然我只是说一种假设。”

    米小花低头小声嘟囔,“真的和他有关吗?会有那么小心眼儿么……”

    赫云庭:“并不一定和他有关,但在排除他的可能性之前,任何的可能性都要被怀疑。近年来对前女友杀人分尸泼硫酸都不是个例,别太高估男人的胸襟。”

    米小花……

    她默默打开了安天浩的微博,倒数第二条微博依然更新于他离开之后的第三个晚上,这条她看了无数次。

    就四个字:不恨,很难。

    最后一条,在两年之后的三天前,有了更新。

    依然四个字:都结束了。

    米小花……

    “先把那位活佛叫来问问吧。”赫云庭说。

    “那不就暴露了?”

    赫云庭淡淡的看了姚小海一眼,“跟他要活佛证,查查证号,今天咱们打假,冒牌货先押局子里关半个月再说。”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皮皮象的小说如果机器人有爱情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如果机器人有爱情最新章节如果机器人有爱情全文阅读如果机器人有爱情5200如果机器人有爱情无弹窗如果机器人有爱情txt下载如果机器人有爱情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皮皮象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