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海秋的神秘往事被揭开

本章节来自于 如果机器人有爱情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9/
    姚小海做了备案后,告诉米小花别用自己的手机号联系案情,以免被人监听。

    这强大的黑科技啊,真让人服气。

    会面的地址改在姚小海家。

    海秋的手机一直处于开机状态,但信号很弱,无法确定具体位置,但既然开着机,只说明一件事。

    “她自己扔了电话。”赫云庭是这么说的。

    “如果是被劫持,劫匪不会一直开着她的手机,会毁掉SIM卡并扣掉电池,因为即使关机,警方依然可以向SIM卡植入自启程序进行定位,既然手机开着却没人接,说明她遇害后自己扔了,而且位置很偏。”

    姚小海突然激动的说,“对,她扔了手机,一定是想留给我们寻找线索的机会!我说的对吗赫头儿?”

    “嗯,隔壁老王也猜的出来。”

    ……

    “这几天店里有异常吗?”赫云庭问。

    米小花抠抠鼻子,异常?有妖怪出没算不?

    她将张秃秃的事告诉了赫云庭,不过她觉得不是秃秃干的,事情哪可能这么凑巧和低级,赫云庭吐了一口烟,迷雾慢慢散开在他微蹙的眉间,烟味熏的米小花咳了一声。

    “不好意思。”他将烟头掐灭在灰缸里。

    “任何巧合都有可能是突破锁……元姐的手机信号定出位置了吗?”

    姚小海对着电脑巴拉了一阵,“有了!在丰华市赵县!是不是要联合当地警力把人接回来?”

    赫云庭看了他一眼,“不是说要暗箱操作吗?不是说要松懈劫匪的警惕性吗?”

    “哦……”

    “你盯着呼叫软件,海秋的电话要一直打,我出去一趟。”赫云庭站起身对姚小海说。

    “对了,给你师傅打个电话。”拿起外套,他交代米小花,“告诉她,她前男友又来闹了,要炸店。”

    “啊?”

    赫云庭:“不管她是被控制被监视还是别的,既然电话里她说要去串亲戚,我们总该给她一个顺理成章回到江镇的借口,不是吗?”

    ……

    之后,就见米小花和姚小海一前一后的上演狗血苦情大战。

    “喂,师傅啊!不好了,那个谁……哎呀你走开……”

    “阿元!我的阿元呦!”特别痴狂的声音……

    “我那前师娘……哦不是,前师公他又来了,他非说你甩了他是有小三,他还说……”

    偏执狂抢过电话:“阿元你个不要脸的烂货,你睡了老子就翻脸,穿上胸罩就不认人,呜呜……别以为老子是好欺……”

    “喂喂师傅!他非要见你……你可千万别急着回来这里有我对付拜拜不见……”

    “对付你大爷!”偏执狂暴怒抢过手机,一脚踹翻臭徒弟。

    臭徒弟顺势惨叫一声,虚弱的跌倒在地……哦不,在床。

    “不要脸的娘们儿!躲的过十五躲不过我马元武!不就嫌老子肾虚吗?”偏执狂委屈起来,“老子补!老子吃牛鞭,老子吃乌鸡白凤丸,老子再也不买充气娃娃了呜呜……”

    肾虚患者一把鼻涕一把泪让人好不心酸……

    “告诉你!三天之内要不见你回来……哦不!两天!我就炸了你的店!!老子在你店里闹出人命,看警察把不把你找回来!你个不要脸的臭婊|子!”偏执狂又开始抓狂。

    “老子就算被毙,再见你一面也值了,呜呜呜……”又来了……

    “我说到做到!!!!!”嘴巴张成扑克牌里的大疙瘩圈儿,那尾音拉的又粗又长……

    吧唧一下,米小花的手机被偏执狂扔飞了。

    华丽丽的落在地上,屏幕优美的炸出一道霹雷。

    姚小海累的呼哧带喘的,一边揪着衣领狂扇一边喘粗气,那小脸红扑扑的,投入感爆棚。

    米小花落寞的捡起手机,忧心忡忡的看着姚小海,就算是给师傅找个离开赵县的借口也不用这么出格吧?

    “你把我手机摔坏了。”

    “啊?哦,对不起啊,太入戏了,一时失控。”

    “没什么,我修修就好了。”米小花幽幽道,“但是你刚刚用了烂货、臭娘们儿、婊|子等词来形容我师傅,我真为你捏把汗,而且,你凭什么说我师傅脱了胸罩就翻脸,就我师傅那能让万马奔腾的胸,用穿胸罩吗?”

    姚小海忍不住笑出来,喘息也渐渐均匀恢复了常态,脸上还有点儿难为情。

    这小片儿警平时明明是青涩小生,一被调戏就脸红,特别斯文,刚刚突然变身偏执狂,还那么夸张,这角色转换的也太到位了……这是演戏么?这怎么看着那么像触景生情……

    唉……被甩……男人无法遗忘的窘……

    唉……肾虚……男人无法言说的痛……

    “还有,小海同志啊,乌鸡白凤丸是治月经不调的。”

    “啊?真的?”

    米小花……

    月经不调……出戏的姚小海又要脸红,海秋的手机信号却在这时突然有了微弱的反应,而且似乎正在缓慢移动,姚小海一惊,扑过去查看。

    于此同时,电脑的扬声器里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挺浑厚的,还带着一点儿口音,吓了二人一个激灵。

    海秋的电话,接通了。

    ——————

    米小花在店里抱着手机用4G信号上网的时候,心疼的跟被大葱捅了似的,虽说海秋是她的好姐妹,可是花着流量查地图的感觉真是很酸爽。

    那种监视ip的黑科技让人流泪让人忧啊。

    接通海秋电话的是个过路妇女,有很浓重的乡音,听了半天才搞明白,海秋的手机信号在喇嘛山。

    “哑巴山?”“喇叭山?”“兰马山?”当时姚小海被口音弄的一头雾水。

    还特么拉面山呢,就在妇女即将崩溃愤怒值爆表的时候,手机可能感受到了怒意,定位信号终于出现了。

    喇嘛山,赵县的一个旅游景点。

    她在百度地图里打上喇嘛山,标记出信号所在的具体位置,这座山风景奇特,山峦重重,往南走有窑洞,往西走有峡谷,四通八达皆可通向城市农村,不知道劫匪会往哪个方向走。

    这只是海秋被劫后经过的地方,具体走向,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她希望赫云庭能从张秃秃那里摸些线索,但是等了半天都不见有消息,她决定自己过去瞧瞧情况。

    虽说张秃秃这个大龄剩男肤浅狭隘还小肚鸡肠,但以他的胆量和小旅馆这种平民生意来说,为了抢生意去劫人,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但他那句“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的”想起来着实很有内涵。

    既然这次的事不像是意外,那说不定他曾看到过什么蛛丝马迹?总要去打探打探再说。

    米小花立刻前往“梁山酒社”。

    这酒社确实是个酒社,打老远就闻到一鼻子酒鬼味儿,一层饭馆儿二层卧房,格局仿照古代的客栈而建,其实这一片的旅馆风格都差不多,现在是“仿古”时代,谁家有古味儿就显得有情调,恨不得里面养了只大恐龙才好。道门之案中案

    只有米小花在客栈在外面插了个大大的白棋子,加粗大号正楷写着:算命!

    这种没文化的风韵特别遭周围老板鄙视,不过她说了,算命不是古代特色?只有唐诗宋词琴棋书画才能证明古代人曾经来过?

    走着走着,已经接近“梁山酒社”的后门,她抄了一条不被人注意的小路,这条路坑坑洼洼的,又窄又破,平时没什么人走,米小花被脚下的碎石子儿咯的脚底板都疼。

    正龇牙咧嘴,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是从前面胡同口传来的,她蹑手蹑脚的扒住墙角一看,是张秃秃正在和一个男人嘀嘀咕咕。

    男人正说着:“嗯,在您这儿打工挺好的,没什么其他要求,谢谢张老板了。”

    张秃秃客气着:“哎呀别这么说嘛,你们佛学之人我都是很尊重的。”

    哦……原来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活佛,不过看起来年纪不大嘛,细皮嫩肉的。

    米小花又仔细看了看那活佛,这下却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眼睛瞪的老圆,心里跟打鼓似的,还没回过劲儿,又听活佛对张秃秃说了一句:“海秋的事,您别给说出去。”

    米小花的胸腔忽的涌起一股旋风,还喷出一团大米饭味儿,就在她差点儿叫出来的时候,眼前突然黑了一下,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一下捂住她的嘴,把她拽进了怀里。

    而且手劲特别大,一点没有要松的意思。

    “别出声。”

    米小花心跳加速的按着嘴巴上的大手,这掌心没什么怪味道,干干净净的,不像别人的手掌一股子咸带鱼味儿,那人见她安静了,稍稍松了松手,她感觉舌头差点舔出去。

    回头一看来人,惊了她一个轰隆惊天霹雳雷。

    竟然是那妖怪!

    这妖怪神出鬼没的,跑这儿来干什么?

    米小花心里嗖嗖又一惊,跟踪她?劫匪眼线?坏妖怪?哇呀呀……又要叫!

    石磊又及时捂上了她的嘴……任她在怀里吱扭了半天,同时低声道,“海秋出事了?”

    效果和他预想的一样,米小花几乎脱口而出,被大手捂着的声音咿咿呀呀的,“你怎么知道?”

    说完她就后悔了,自己简直蠢成驴!

    石磊淡淡道:“千里迢迢来找她,电话不接,人影不露,我能不查?”

    米小花一惊,“你是来找海秋的?为什么?”

    “我暗恋她。”

    米小花……

    妖怪这张口就是瞎话的能力,另地球人感到深深的折服,同时更折服的是,米小花信了。

    二人又往墙角探了探,张秃秃和活佛又嘀咕了几句就进了酒社后门,想必也是怕在酒社被偷听才躲墙角,没想到蟑螂窃食妖怪在后。

    石磊:“那人你认识吗?”

    哪人?活佛?

    米小花定定的看着他从后门进去的侧影,心里奔过千军万马,虽然他剃了头,换了装,刮了胡子,但她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

    回去的一路,妖怪都跟个神经病似的,黑着个脸非要去报警,闹着说纵使美女如野草,一片一片又一片,他也只爱他心里的这一个。

    米小花那叫一个左勾拳右勾拳也拦不住,马上就快用到十二路腿法了,最后只好求着这孙子说不能报警哇,敌人在明偶在暗哇,给小秋秋留一条活路哇。

    好说歹说,终于将这妖怪安抚了下来,并发誓自己一定会努力寻找他的心上人,绝不会让他这只帅汪永远单身。

    最后这妖怪恨恨的说,有消息必须及时向他通报!有线索必须立刻向他递交!不然他就报警!

    米小花点头哈腰的应了下来,又哄了半天,妖怪才答应不急不躁,暗度陈仓。

    真是一只深情的帅妖,就这抓狂劲儿,都赶上陆尔康了,要是鼻孔再大点儿,绝对能做个“气吞山河”的表情包,直冲腾讯排行榜。

    把妖怪哄走了,米小花累的直拍胸脯,本来海秋的事该保密的,她这破嘴一下就漏了低,妖怪虽然一脸痴情,但到底靠不靠谱,她也得想办法试试才行。

    可是咋试呢……她琢磨了半天,突然想起妖怪昨天好像借她手机打过一个电话……她赶忙查询通话记录,找到昨天拨出的一个陌生号,既然是妖怪打的,那这人总该是妖怪的朋友吧?

    米小花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妖怪离开的背影,溜到街角,拨通了这个号码,对方很快就接了,

    “喂。”一个挺好听的声音。

    米小花弯腰驼背贼眉鼠眼,跟个小偷儿似的,“喂……你好啊……请问是石磊的朋友嘛?”

    石磊……“哪位。”

    “那个……我也是他一个朋友,我想跟您咨询点事情呀。”

    石磊想起昨天借米小花手机一事……他只是想偷看一下海秋号码,又不想被发觉,才装模作样的打了个电话,打给别人也不合适,只好打给自己,这货竟然……

    “你说。”石磊沉住气。

    心想反正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必遮遮掩掩,米小花直截了当道:“请问,您那个朋友,是不

    是神经病呀!”

    石磊……

    米小花小声嘘嘘:“这家伙不阴不阳不人不鬼的,性子还特别欠扁,您知道他什么来路吗?”

    石磊心里一哼,没好气道:“他啊,妖怪吧。”

    竟然被她猜中,米小花一哆嗦,“您怎么知道的?”

    石磊一笑:“因为我也是妖怪啊。”

    米小花手一抖,哭丧着脸就把电话挂了,她虽然是见过世面的大仙儿,但她孤独的灵魂也经不起这番惊吓……在原地纠结了三圈之后,米小花咬咬牙,还是恨恨的保存了这个号码。

    署名:妖怪朋友。

    ————

    回到店里,刚好姚小海在,又吓了米小花一跳,心虚的各种左顾右盼。

    他本来也是不想来的,但是赫头儿说他以前恨不得天天往这儿跑,现在不露面了更假。

    说的他腾的一下就红了脸。

    “小花,给我一朋友看看相,最近刚失恋,不知道脸上的痣是不是招桃花劫啊。”

    他俩找了个把角的桌坐下来,趴在桌子上低头研究。

    姚小海打开手机的照片,推到米小花眼前,低声道:“这人认识吗?”

    刚刚撞过面,米小花已经有心理准备。

    照片里的活佛细皮嫩肉的,清澈的眼窝里是一片明眸,就是,有点儿黯然,稍显落寞,大抵,是跟自己封闭的内心有关。

    “认识。”

    海秋的初恋,海秋的青梅竹马,海秋最爱的,同时也是最恨的人。

    当然,也包括米小花。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皮皮象的小说如果机器人有爱情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如果机器人有爱情最新章节如果机器人有爱情全文阅读如果机器人有爱情5200如果机器人有爱情无弹窗如果机器人有爱情txt下载如果机器人有爱情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皮皮象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