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章 头牌茶艺师骆小琴

本章节来自于 绝品狂兵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7/
    一旁的于小勇也吓呆了,刚才还被他踩在脚下的人,一起身就把十个恶棍打得爬不起来,对恶名昭彰的光头哥一阵暴揍。

    他刚刚为什么不还手?于小勇不禁想到这个问题。以徐寒的实力,撂倒他这么只纸老虎根本就是眨眼的功夫。

    “滚出去!”

    徐寒大力一甩,光头哥就像个沙包一样被丢出门外。

    光头哥忍着剧痛,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你们他妈的装死呢?还不快走?!”

    顿时,躺在屋里的恶棍像复活了一样弹身起来,受了惊吓似的跑出了屋子。

    徐寒回头看了于小勇一眼,吓得于小勇脚下差点一个踉跄。

    “小勇,苏妹,我知道你们恨我,但小陌是我最好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害你们的。他的死让我很痛心,可再怎么痛心也无济于事,我发誓,我会把小陌的死调查清楚,是谁杀了他,我就要谁偿命!”说到此处,一缕杀意在徐寒的眼中划过,冷咧,凶狠。

    这一闪而过的杀意令于小勇心头一颤,其实,方才徐寒被他暴揍都不还手,到后来帮他们赶走了光头哥,于小勇对徐寒的恨意已经减少了很多。

    “还有一个人也必须死!”于小勇忽然恶狠狠地说。

    “谁?”徐寒问道。

    “黄毛哥!”于小勇咬着牙说:“光头哥就是在这个黄毛哥手底下做事,也是替黄毛哥到我们家要债,可是我们一家子全靠嫂子在缝纫厂的工资生活,这种高利贷连一个月的利息都付不起,更别说把钱还清了。”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徐寒说。

    于小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我哥过世不久,妈妈就重病入院,每天的医药费就耗光了家里的积蓄,手术费对我们家来说根本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不得已之下,嫂子只好去借钱……”说着,他不经意看了苏倩一眼:“找的,就是玄武区的扛把子——黄毛哥。”

    提到“黄毛哥”这个人的时候,苏倩显得非常慌张,眼神不停地游移,匆匆地说了一声:“我去给你们倒杯水!”就马上回房里了。

    苏倩的反常行为引起了徐寒的注意,他皱起眉问:“然后呢?”

    “然后嫂子借回来一百万,但是……”说着,于小勇死死攥紧了拳头,“嫂子回来的时候,她的头发很乱,衣服也被撕破了,她……”

    他突然就发不出声了,捂着额头痛哭起来。

    徐寒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目瞪口呆,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

    “该死的!”

    猛吸一口气,徐寒一拳砸在墙上,砰地一声,墙上被砸出个大窟窿,把于小勇吓了一跳。

    不过看到这一幕,于小勇更有底气了,看向徐寒的目光中充满期望,“一定要为嫂子报这个仇!”

    徐寒胸口燃烧着熊熊怒火,无法平息下来,他重重地点了下头:“我绝不会让苏妹白白受这个委屈!”

    话落,他掏出一张银行卡摁到于小勇手心里,说:“这张卡里有我在部队里存下来的全部积蓄,里面的存款不但能够付清所有的医药费,也足够你们一家子衣食无忧。还有,不用担心你们欠下的债务,那个黄毛哥,已经不可能再来催债了。”

    不可能再来催债?没等于小勇理解这个意思,徐寒已经转身要走了。

    “小勇,好好照顾你嫂子,我还会来的。”

    留下这句话,徐寒便下了楼,于小勇就那样拉着门,盯看着徐寒离去的背影,莫名觉得有一丝微微的感伤。但他没有看到,徐寒此时冷峻的脸庞上滑落两行清泪。

    我们总以为分别之后下次还能重聚,也总以为争吵之后还有机会和好,直到某一天那曾经熟悉的身影再也找不见了,我们才猛然发现,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生,永远差着一顿饭,一杯酒,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好好道别,没有把该说的话全都讲完,无论后悔多久,大醉几回,都挽回不了这遗憾。

    走出楼道,微弱的阳光洒落下来,令徐寒感受到一丝温暖之意,他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仿佛看到了小陌温暖的笑容。

    “小陌,寒哥欠你的太多了。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对你的亏欠,但小陌你放心……”说到这里,徐寒迈开步子,坚定的背影好似当年的于陌。

    “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他们所受的委屈,我一定要别人用鲜血来偿还!”

    疾步而行,穿梭人群,很快,徐寒看到了前方步履蹒跚的一群人,其中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光头哥用狼狈的声音一路叫嚷着:“妈的……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那个婊子……那个臭小子……还有他!一个都别想跑!老子要把他们一个一个地弄死!”

    突然,光头哥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很烦躁地耸了下肩:“妈的……现在别惹老子!活腻了?!”

    一回头,正对上徐寒冷漠的眼神,光头哥神情猛地一僵,接着迅速绽放出谄谄的笑容,“哎呦!大哥?怎么在这遇到你了?真是有缘啊,要不咱们去喝一杯?”玉琴化魔

    徐寒微微笑道:“是该喝一杯了,我知道个不错的酒吧,跟我去吧。”说罢,他一手抓紧光头哥的后衣领往前拖走。

    “哎哟!大哥!你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无论光头哥怎么叫唤都没用,他手下那些小弟也只敢默默地目送他被抓走。

    徐寒把光头哥拽到了一个胡同,便随手一扔,面带微笑地说:“酒吧到了,请问你想喝什么酒呢?”

    光头哥可不是傻子,一看这情况就心知不妙,连忙跪地求饶:“大哥!放过我吧!我也是替别人做事!帮别人讨债的啊!”

    “帮谁讨债?”徐寒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顿时面如冰霜。

    “是……”光头哥的目光游移起来,神情飘忽不定。

    “说。”

    光头哥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低头道:“是黄毛哥……”

    “就他了,带我去找他。”徐寒一把将光头哥从地上拉起来。

    光头哥吓得又赶紧蹲回去,抱着头说:“我……我不知道他在哪!”

    噌地一下,徐寒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匕首,横在光头哥的咽喉,“那你想死吗?”

    登时,光头哥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他把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然后说:“让……让我打个电话……”

    “快打。”

    徐寒冷喝一声,光头哥立马激灵灵打个冷颤,发抖着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喂……是阿南吗?我是光头,我要找黄毛哥……有急事,嗯……嗯……好,我知道了。”

    挂电话的时候,光头哥差点没拿住手机,他小心翼翼地说:“黄毛哥他……他现在在碧螺春。”

    碧螺春是一家茶店,以正宗的碧螺春茶叶和貌美可人的茶艺师闻名。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救命!”

    几个恶棍强行把一位相貌甜美、身着白色旗袍的女孩从碧螺春店内拽出来,伴随着女孩的求救声,路人纷纷侧目。

    “那不是碧螺春的招牌茶艺师骆小琴吗?怎么回事?”

    但一看到正对骆小琴吐着烟圈的黄毛哥,他们又吓得赶紧加快脚步,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嘿嘿!你喊啊,你看看谁敢来救你!”

    “帆姐!救命!帆姐!”

    听到帆姐这个称呼,黄毛哥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他又大笑起来:“李帆那个疯婆子,三番两次坏我好事,老子惦记你那么久,硬是被她拦着。要不是那疯婆子背后有人罩着,老子早就端了她的老巢!”

    说着,他挑起骆小琴的下巴,戏谑道:“不过小妞你放心,那疯婆子这几天都不在林城,要不然老子怎么敢到她的地盘抢人?嘿嘿!”

    “呸!等帆姐回来!一定会收拾你这个臭王八!”

    “等她回来?”黄毛哥笑得更欢了,“等她回来,老子早就把你玩腻了!老子是动不了她,但那疯婆子也不敢把老子怎么样!”

    “混蛋!放开我!”骆小琴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二十四岁,正是憧憬浪漫的年纪,她也幻想过霸道的男孩,幻想过强势的壁咚,心里隐隐约约藏着一位白马王子,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黄毛哥,不会是一个恶霸流氓!

    店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那几个恶棍只把骆小琴塞进了车里,黄毛哥便上了车,摇下车窗对车外的手下说道:“你们去把西街那边的保护费收下,今天老子高兴,保护费你们不用上交,自己分了。”

    恶棍们一听便喜出望外,“谢黄毛哥!”

    卡宴一路开进春风别墅小区才停下,司机先下车帮黄毛哥拉开车门,黄毛哥则把骆小琴连拖带拽地拽进别墅里。

    一进门,正对着大厅,一把高木椅立在中央,上面绑着一个光头大汉,正是光头哥。

    黄毛哥心里咯噔一声:“光头?你怎么会被绑在这里?”一想,不妙,刚想回头,只见司机默默地合上了别墅大门。

    徐寒把不合身的西装脱了下来,回身一笑:“黄毛哥,不知我这个小弟你还满意否?”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骆小琴的身边,轻轻拍了下她的后颈,骆小琴便像中了魔咒似地昏迷过去。

    “你是什么人?!”黄毛哥神色猛地一沉。

    徐寒摘下墨镜,脸色冰冷,“你应该记得向你借过钱的于家媳妇苏倩吧?”

    黄毛哥忽然淫笑一声:“哦……你说那个小尤物,啧啧,姿色不错,身体火爆,那晚……”

    噗!

    没等黄毛哥继续说下去,徐寒已然一手扣住他的喉咙,冰冷的目光迸发着凛冽的杀意,“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的小说绝品狂兵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绝品狂兵最新章节绝品狂兵全文阅读绝品狂兵5200绝品狂兵无弹窗绝品狂兵txt下载绝品狂兵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