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6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北寒堡,南门。

    北寒堡共有三门,朝北一面是皇城所在没有设立出入门户,东西两门午后才开,因此南门成了北寒堡一日中最为繁忙的出入口。

    如此繁华的地界,一天的事情往往从卯时就已开始,南门自然也不例外。每每到了卯时,南门口等待出入的人就已经在内外排出两条长队。

    这门内外来往也是讲顺序的,所以南门一向油水多,而这儿守城的士兵胆子也忒大。只要你在南门,就可以时常在还未完全敞亮的晨光中看到雪花银的宝光。

    这不,这会儿就有银光闪了门外队伍的眼!

    明目张胆,真是明目张胆!

    只见排在唐无衣一行前头的商队队伍领袖贼兮兮的凑到城门边上,他挑了一个甲胄最华丽最亮的官儿递出一个小荷包。

    那守门官儿轻轻扯开扎紧的袋子一瞧,当即笑逐颜开。凑的近的人立马探头,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瞠目结舌之际听到那守城官心悦道:“开城门,让这队先过去!”

    此刻还没到卯时,城门开了但还由士兵门拦着。贿-赂了的那队商队在排队人们厌恶又艳羡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城。

    城门,又被路障拦了起来!

    “真是丢人!”叶孤鸿扶额鄙夷道,“现在他们的胆儿真是大的没边了,这一收得收多少!”

    唐无衣拦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淡然道:“少说两句,我们也准备点银子。”

    事实上唐无衣对守城官的行为也是不感冒的,但如今他不再是唐无衣唐将军,身边几人大多也是北寒通缉之人。就算现在叶氏兄弟都易了容,总还是小心点好!

    叶孤鸿也就明白了一半,他大惊道:“二公子,何必!”

    “让他们收些茶水银子放我们过去,总比等他们拦着检查的好。”唐无衣无奈道,他安抚叶孤鸿继续说:“万事小心为上。”

    这回叶孤鸿算是不说话了,他点点头从包裹中掏出一小袋银钱,满脸冷漠的往城门口走去。

    澹台澜冷眼瞧全了唐无衣的打算,此时赞赏道:“唐公子对这方面竟还能屈能伸,某现在倒觉得以唐公子心性不像是个将军。”

    唐无衣略惊挑眉:“那澜叔觉得我该如何?”

    “素闻北寒军中禁贪婪厌宵小,今日我见唐公子对这种事倒是习以为常。”澹台澜微微眯眼。

    “呵。”望着北寒堡巍峨的南门,唐无衣冷哼:“此刻不在军中,我也不是大将军。能用什么手段保命就用什么,这点小心机也上不了台面。”

    唐无衣面庞明明笼着清晨的柔光却显得寂寥,想通后他心中郁结在晨风中逐步消散,然后他朝澹台澜拱手道:“入门后,还得仰仗澜叔了。”

    闻言,澹台澜若有所思,到底没说话。只是跟着澹台澜的竹心脸色不太好,他瞧着唐无衣的目光更加缥缈,到底是好是坏只有竹心一人知道。

    卯时快到了,叶孤鸿也跑回来了。

    “二公子,下队才是我们。”叶孤鸿有些不悦,他思忖后觉得还是忍不住,便朝唐无衣埋怨道:“明明给了茶水银子,竟然说卯时快到了要等一等,前面也没见他等啊!”

    这引得周身一些人朝他们看来,唐无衣示意叶孤鸿噤声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就等吧。”

    等,是等,但是银子还是有点效用。

    众人等了吃个馒头的功夫,城门口那些霸王们准备好了。一个一脸我是大爷我最牛逼的小兵从城门口走到唐无衣一行面前,他特意数了数人数后朝唐无衣搓了搓手指。

    这小兵的意思当然是收银子,可之前那一袋银钱已经不少了,所以这惹得众人极为不悦。

    叶孤鸿皱眉道:“刚才的难道还不够?”

    “爱给不给!”小兵哂笑,“等着给的多了去了,还想不想入城了!”

    “你!”叶孤鸿还未发难,一旁竹心震怒。也是,竹心日夜跟随澹台烈,何曾在这城门口被拦过?再说他本就心不甘情不愿,这口气是怎么也忍不下了。

    眼见竹心状态不好,唐无衣当即上前一步,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银子塞进小兵手中道:“有劳帮个忙。”

    小兵掂量掂量后不屑的看了一眼竹心,满意的说:“走吧,作的。”然后他大步流星事不关己的往城门走回,看也不看这几人是否跟上。

    竹心比叶孤鸿还恨的牙痒痒,他边走边鄙夷道:“原来北寒风俗如此,难怪能让一个照日人掌了权。”

    也不知竹心有心还是无意,总之他话中有话,惹得澹台澜斥责了他好一顿。唐无衣和叶氏兄弟在他们前面,三人听了多少都有些不悦,但都还忍住了。

    城门口有了贿-赂真是检查也没检查就那么放过去,过门之时唐无衣还看到墙面上贴着的几张斑驳了的通缉告示,隐约还可看见画的是叶氏兄弟和几名唐无衣十分熟识的世家弟子。

    唐无衣冷笑:“抓的可真紧了。”

    叶惊鸿斜眼瞥过亦道:“毕竟不除他不得安心。”

    撇嘴一笑而过,唐无衣又道:“追的这么紧,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手中有他什么把柄呢。”

    “二公子。”叶惊鸿淡然,“有些恨,从来都是没有理由的。”

    这句话说中的唐无衣的心,他笑笑,与城门中的那些画像擦肩而过。

    入城,唐无衣发现如今的北寒堡与当年相差无几。似曾相识的气息,人声鼎沸的闹市,还有永远流动的往来车马行人,就算是在卯时,北寒堡也因它们而鲜活清醒。圣血天音

    南门开的那么早还有一个原因,正和商队从这里进出的理由一样,南门往北至北寒堡中一带都是闹市。

    “糖水冻梨,自家冻的糖水冻梨嘞!”

    “南面来的绸缎,各位走过路过的都来看看,这可是南面来的绸缎,比起北寒那真是——”

    “东海珍珠,看看看看,拳头一般大的东海珍珠。要说它啊,可是折了十几人才出了水的,都来看看了啊!”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宣示着北寒堡的热闹,不管是冻梨绸缎,还是那据说折了十几人的珍珠,就算是虚有其表也给北寒堡填上了一层富饶的色彩。

    光明之处总有阴影相伴,唐无衣一行没走多远,就看到城中蹲着的衣衫褴褛的乞丐们正在用热切的眼光盯着过路的光鲜的行人们,不知道是讨食还是怨恨。

    蓦然,有一个瘦小的小孩儿撞上了唐无衣的身子。就在唐无衣准备扶起他的时候,唐无衣感觉到腰间有什么东西划过。不等唐无衣动手,他身旁叶惊鸿一把抓住那小孩儿,扯出来一看,小孩儿手上握着刀片,袖子鼓胀胀的塞着什么东西。

    是唐无衣挂的狼牙埙被割断了,被叶惊鸿一扯,从小孩儿袖子里跌了出来。

    这么大的动静,四周却没有人驻足围观。人们机械化的穿梭在众人左右,只有那被抓的偷儿“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但是哭声在闹市中太微弱了,也没有来关心,只有那几个老小乞丐扫了两眼,也都是幸灾乐祸。唐无衣弯下腰从地上捡起狼牙埙,怜惜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随后朝哭的抽噎的偷儿问道:“这东西不值钱,你偷我这东西做什么?”

    偷儿顾着哭,哪里会回答他。偷儿边哭还用破旧的衣袖擦拭流出的鼻涕,可怜的仿佛是唐无衣一行欺负人一般。

    叶孤鸿见偷儿不回也上前一步,厉声道:“公子问你呢!”他那模样让偷儿更害怕了,遂哭的更加厉害。

    “哎。”唐无衣深深叹了口气,心知这么不行。于是,唐无衣捋开叶氏两兄弟后扶住偷儿小娃娃的肩膀说道:“你告诉我为什么偷,我给你买个冻梨。”

    偷儿眼泪一下就收住了,抽搭的说:“饿。偷什么都好,换了买吃的。”

    唐无衣感叹他演技娴熟之余温柔摸了摸偷儿的脑袋:“行吧,不怪你了。”

    “那冻梨还有么?”偷儿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唐无衣,语气带着怯弱的期盼。

    这让唐无衣哭笑不得,他仔细看了看这除了黄瘦面容姣好的偷儿,随后答应道:“有。”

    让叶惊鸿买了俩冻梨,唐无衣递给偷儿。偷儿拿过一个,眼巴巴看着另一个,要走不走。

    唐无衣好奇道:“看你想要,怎么不拿?”

    “您答应我的是一个,可是我好想要。”偷儿说的诚恳,他眼睛转了转问道:“我有啥可以帮您的么?如果我帮了您,我可以拿这个冻梨么?”

    这偷儿还挺有原则,唐无衣当即点头同意。其实唐无衣知道一个偷儿,能帮他的不多。但换个角度想想,一个偷儿能帮的绝对是一般人帮不到的!

    “你叫什么?知道城北的事儿么?”唐无衣问道,顺手将另一个冻梨递了过去。

    偷儿接过冻梨,左右警惕的看了看后说:“爷爷叫我小赢,城北的事儿我带你们去我家里说!”

    说是去家里,其实就是一处破庙。破庙还挺靠近城北,大概是因为庙里供奉的是往生娘娘,所以一直没拆。唐无衣记得这里,只是以前只会路过,第一次进来这出破庙。

    小赢到了破庙就像鱼儿得了水,一脸欢愉的奔进去,唐无衣一行走的慢,就听到一声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然后顺着门进去,瞧见小赢在哭,俩宝贝冻梨都落地上了。

    原因无他,小赢抱着的七旬老翁看着已经不行了。老翁瘦骨如柴、衣不蔽体,躺在小赢腿上正吐着血。

    未顾着唐无衣一行,小赢哭道:“爷爷,咱们今天有吃的了。”抓起一个摔趴了的冻梨,小赢又说:“爷爷你看,这么大个呢!”

    老翁却是转头看向唐无衣问道:“这几位是?”

    “老翁称我无衣就好。”唐无衣拱手道,他指着其他四人说:“这几位是我同乡,有事想问问小赢,打扰了。”

    老翁听后惨笑:“是小赢又偷你们东西了吧,这孩子哎。”他努力直起身子道歉,对不起“对”字还未出口,又咳出一口鲜血。

    小赢见了哭的更凶了,他哭喊说:“爷爷你快躺下,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唐无衣见此进退不是,其余众人也沉着脸不愿再看。蓦然,唐无衣道:“老翁,我等真的只是有事询问。您身体不好,我们就先不打扰了。”说罢,唐无衣带着几人走离了破庙。

    傍晚,唐无衣几人在一处客栈安顿了下来。时至夜幕低垂,店中的小二突然敲响了唐无衣房门。

    开了门,小二道:“客官,店外有个小孩儿找你。”

    唐无衣疑惑:“小孩儿?”

    见小二肯定,唐无衣信步下楼。果真,一个不高的身影在店外瑟瑟发抖。靠近了,发现是小赢。

    小赢身上衣衫更加单薄,眼眶红肿。他声音低哑道:“公子,能不能帮帮我!我什么事儿都告诉您,等爷爷好了,我一定报答您。”

    冷风将小赢吹的缩成一团,唐无衣定睛看了他一会儿说道:“成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