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3.第 43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春日将尽之时,小环与桂三的尸身下葬了,是由唐无衣送的葬。

    唐家死人了,没人知道也没人报官,至多是才去了了的几天,家中的小厮女婢总在窃窃私语,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照澹台烈的想法,小环与桂三死不足惜,可唐无衣心中有愧,最后还是坚持好生安葬。

    只记那日太阳毒辣,唐家的丧葬队伍从唐府一路走去城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唐家哪些个重要的人死了。

    丧乐虽震天但没有人哭,也没有人穿孝麻,纸钱翻飞间唐无衣沉默的走在棺材前头。

    叶氏兄弟在澹台烈的嘱咐下跟随了一路,直到两名仆人的棺材下葬,才发现唐无衣至始至终都沉着一张脸。

    见状,叶孤鸿疑惑道:“公子是还在伤心么?”

    唐无衣自嘲的哼了声倒也没说话,他抓了一把旁边小厮捧着的值钱,扬手一挥将那些值钱撒的同雪花一般。

    见棺入土,唐无衣一行这才折回唐府,此时夜色已是低垂,而澹台烈早已候在唐府之中。

    一干小厮就算不知道澹台烈是谁,但前段时间见多了也知道是自家公子的好友不得轻慢,所以唐无衣才进门就见几名小厮候在澹台烈身边伺候,一幅谦卑的模样。

    唐无衣有些疲累的说:“你怎么来了?”

    见到唐无衣,澹台烈急忙从座上站起,凑至唐无衣面前文不对题道:“我听说你今日去送葬,想是受累了吧。”

    伸手摆了摆,唐无衣示意那些候着的小厮们退下,房中又只剩下了四人。

    叶氏兄弟不多嘴,二人找了处地方坐下,静静观察四周情况。唐无衣在澹台烈牵引下坐回已被澹台烈体温捂热的太师椅上,随手接过澹台烈递的茶水,泯了口才恢复了些精神。

    “受累说不上,心情倒是不大好。”唐无衣叹息道。

    一听这话,澹台烈急忙说:“我就说让你别亲力亲为,那二人不值得,实在不放心我让宫中下人去办就是,你何苦?”

    如此焦急是澹台烈好意与在意,他实在看不得唐无衣失望或是脆弱的模样,每逢唐无衣脸色苍白,他都越想越怕。

    唐无衣看澹台烈焦急神色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但唐无衣心中的坎儿实在是过不去,最后还是化为一阵叹息。唐无衣放下茶水道:“让宫中之人代劳,介时整个皇城都该知道了。你堂堂渊极皇帝还为一商贾家小厮办葬,莫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澹台烈闻言脸色一白,唐无衣搓了搓手后握住澹台烈微凉的手道:“烈,你不能事事因我而乱。你已是一国君主,不再是北寒宫中的质子了。否则,你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先不说这些,曲言有消息了么?”

    “无衣。”澹台烈一愣,他反手紧紧抓住唐无衣的手道:“我会平衡好的,就算是为了你。”恢复了正经的模样,澹台烈清了下嗓子才说:“曲言已经不在曲家了,她是私自叛逃的。”命定两世如烟

    “当初白渡城曲家以曲言为质,以示与我盟约合作。我本不想带着曲言这人当做累赘,但曲言对你敌意很深,我恐放走她后会对你不利,所以还是带在军中。后来白渡城破,你闻讯派出马车回白渡,我才知曲言心中还有更深的秘密。可曲言到底是曲家人,又是偏支,她最终不得不与我合作,直至我在白渡城再见你时我才将她放回曲家。”

    说至此处,澹台烈还心虚的瞧了眼唐无衣,随后他接着说道:“按理说曲言虽未完成白渡城中的任务,可她带给曲家更大的利益,在家中地位应该上升不少。可如今曲言出逃曲家,我见曲家对我问题问答之时也是躲躲闪闪,加上早前发生的那些事,怕是曲言的确有问题。”

    这消息唐无衣早已能料到,可亲耳听到,还是觉得刺耳。

    若是前些时候还能说那些猜测只是虚妄飘渺的言论,那么现在唐无衣的把握至少有了五成。

    努力镇定,唐无衣抓住细节道:“你说曲家躲躲闪闪是什么意思?”

    “这点我心中有些定数。”澹台烈冷静分析道:“曲言若是私自出逃,那以曲家家规则是叛族,可曲家对曲言的定论实在是奇怪万分。第一次我去问时,曲家说曲言不在家中,可当我再三询问,才说曲言是叛逃出族。”

    叶惊鸿闻言皱眉道:“会不会是世族不愿扬出家丑?”

    唐无衣跟着点头:“惊鸿兄说的有些道理。”

    澹台烈摇摇头:“起初我也当曲家是不愿外扬家丑,可我派出的探子回报,在我探访曲家之时,曲言与曲家曾有过几次联系。还有,曲家对于何晏与你的问题总持微妙态度,按理曲言与何晏私自勾结之事败露,曲家不该再袒护她。”

    “难道。”唐无衣扶额揉了揉,他闷闷的说:“若是这样,那便做好最坏的打算。”

    “什么打算?”澹台烈疑惑道。

    唐无衣冷哼:“曲家如今已不如何晏的打算,曲家已在何晏掌控之中的打算。”

    其他三人沉默不语,蓦然,有一道黑影窜入几人对话房中。

    是澹台烈的密探,他袖子上有一道白色横袖,显示他是从北寒回来的探子。探子受了伤,一入房身上的血腥味重重刺入众人鼻腔,澹台烈忙道:“有何消息?”

    探子虚弱答:“皇上,北寒出大事了。”

    闻言,澹台烈的脸黑成一片,这探子是他很早之前便安插在北寒堡中的,若是他这般赶回又说出了大事,那么定是危及渊极的大事!

    澹台烈当即威严道:“出什么事了?”

    探子迟疑,澹台烈知道是因为周围还有人,便又说:“无妨,你说。”

    这时,探子才下定决心道:“北寒堡中有人欲图逼宫,若是成了北寒易主,介时怕是会对渊极不利。”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