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2.第 42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房内血腥味渐浓,刺激着唐无衣的鼻腔和神智,他脸色泛白,不由抓紧澹台烈的手臂。

    澹台烈斜眼颇为不屑的看了看小环的尸身道:“这是她的选择,无衣何错之有?”将唐无衣揽着转了个身子,澹台烈继续安慰道:“若不是小环背叛你,你那日怎么会陷入危机!她又何须在事情败露后自残?”

    “可——”唐无衣回首瞥了眼小环死不瞑目的双眸,“她说的没错,若不是我他们也不会遭了无妄之灾。”

    澹台烈听后冷笑:“莫不是你被欺骗被陷害就不是无妄之灾了?”澹台烈心中一狠,索性放开了说道:“就算白渡城不因你而亡,迟早也会败在照日或者我的手中。还是说,无衣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当时我出现在白渡城不是偶然?”

    唐无衣哑然,澹台烈话中言语是什么意思他当然明白,但唐无衣不敢相信。

    “为什么?为什么你如此看中白渡城?”

    “因为当年你埋骨白渡,因为北寒堡中有你的敌人。”

    房内灯火灭了,在沉沉夜色中陷入黑暗之中。黑暗中双眸模糊,唐无衣更能清晰感受澹台烈身上温度,如同烈火一般灼烧着他的手心,像是要烫伤他一般。

    耳边如此疯狂的言论让唐无衣颤抖,也狠狠撞击着他的心脏。

    唐无衣颤声道;“你疯了?北寒与渊极向来交好,你这样做是想要拿整个渊极去赌么?”

    “渊极?”唐无衣听到一声极其微弱的质疑,澹台烈苦笑道:“渊极与我何干?”

    澹台烈搂紧微微发抖的唐无衣又道:“母后早逝父皇不看重我,澜叔又远走北寒,若不是皇兄当年意外断了双腿,恐怕父皇也不会将我从北寒召回。我于渊极于父皇不过一个替子,他盼我步步为营不过是想让澹台炎活的惬意一点。”澹台烈心中发酸,他哽咽道:“我在北寒步履维艰,当年若不是你护着我,恐怕我也活不到现在。一个可有可无的皇帝,渊极于我又算什么?”

    长夜寥寥,澹台烈的声音始终萦绕在唐无衣耳周,一字一句刺进他心里,扎进最柔软的地方。

    唐无衣动容道:“总是如此。渊极国中百姓是无辜的。你是君王,何苦为了我一个外邦人毁去渊极基业?”顿下思忖片刻,唐无衣又说:“澹台烈,不论你是为惩恶扬善还是开疆拓土,世人的眼睛形形色色。若是你胜了,日后歌功颂德名扬天下,若是你败了,日后也只得了一个戾气加身昏君之名。”

    “是,你说得对。”澹台烈将唐无衣搂得更紧,他轻咬唐无衣耳廓道:“所以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如此就好。”闻言,唐无衣稍稍放心道。

    谁知澹台烈更加坚定的说:“不管百年后我得骂名或传颂,如今,我只想护你一世周全。”

    唐无衣怔楞:“你何苦——我只会成为你的负累。”

    何苦?澹台烈没有说,他在朦胧黑暗中嗅过怀中唐无衣发香,口中始终念叨着什么,轻渺渺的唐无衣听不清。

    过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唐家家中豢养的狗发现了这处房间的血腥味,狂吠引起了值夜家丁的注意。

    一名家丁赶到之时,小环的尸身还躺在那儿没动。唐无衣和澹台烈对坐在尸身左右,家丁嘲死尸看去,那翻白的眼球吓得他破声大叫起来。

    人叫了,狗叫的更厉害,不一会儿就惊动了府中。

    一大帮子家丁在甄掌柜的带领下来到西-厢房,见到这么一幅画面,面色都不是太好。其中有的人甚至捂起嘴,就怕自己吐出来,而大部分人则选择别过头不去看。

    叶氏兄弟稍后才从别院赶来,他们见识的多了,也就比较镇定。

    叶惊鸿解毒后身子就好了许多,如今在别院养的面色红润。他在叶孤鸿的帮助下扫开一众围着的人,走入房内。

    “公子,这是?”叶惊鸿疑惑道。

    唐无衣无奈的扫了他一眼,朝着甄掌柜一干人说道:“你们先退下吧。”

    甄掌柜知道轻重,随即驱散了围观的家仆们,他自己也识趣的退下,房内留给了唐无衣几人。

    不等唐无衣解释,澹台烈先发难了,他道:“你们此前就没发现小环与桂三有异?”

    叶孤鸿闻言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拦下一脸怒容的澹台烈,唐无衣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与他们好生说了一遍,叶氏兄弟这才了然。

    “没想到。”叶惊鸿皱眉,他叹息道:“小环是公子的贴身侍女,此前我们对她了解不多,所以并未注意。但公子说那桂三,属下十分不解,若是他可刺杀公子,那武功定不在我二人之下,但是——”丑夫忠城之倾世女王

    见他犹豫,唐无衣问:“但是如何?”

    叶孤鸿顺着叶惊鸿的话继续说道:“当初我在雍沙山将公子一行扣下,以我的心思是测过他的,可他毫无内息,最多就是筋肉壮实了一点。要想装成如此,那他的功力深不可测,可澹台公子一招便可拿下他,这实在是说不通!”

    唐无衣点头:“没错,我也疑惑。”

    澹台炎听后扫了眼死不瞑目的小环,道:“桂三和小环二人定是没有将话说全。”

    “那是自然”唐无衣叹息道。

    “如今可以知道的是,何晏并未放弃拦杀无衣的念头,而皇兄在其中有着牵线搭桥的可能。权且当这猜测属实,那么——”

    结论呼之欲出,但唐无衣还是不甚认同,他觉得这些事情实在是说不通,这其中定还有线索是没有解开的!房内安静下来,唯有唐无衣指尖敲击桌面发出的轻响。

    突然,叶惊鸿拍手道:“会不是想要杀公子的另有其人?”

    唐无衣挑眉:“另有其人?”

    叶惊鸿点点头:“是,或许这人的目标还不全在公子身上!属下猜测这人一定是知道公子前生今世,知道何晏与公子旧仇,所以想要借刀杀人。”

    “那澹台炎一处如何解释?”唐无衣沉声道。

    澹台烈猛然醒悟:“难道另一个目标是我?”

    说罢,澹台烈不可置信的望向叶惊鸿,再三想要确认。

    叶惊鸿应声:“澹台公子不愧能登帝位之人!澹台炎与你素有嫌隙,他又知道你对公子的情谊,那日将公子引去澹台炎府中一是可以除掉公子,二也是为了引你过去。若是澹台炎忍不住在府中对你动手,那么他有一半的几率可以赌赢,若是你没去,那么陷入危机的公子定能成为威胁你的筹码!更可怕的是他还设了桂三这第三环,唯恐失手!”

    叶孤鸿也和声道:“好在那人百密一疏,没有料到当日你非正面前去,也好在后来桂三没有得手!”叶孤鸿冷眼看向小环,闷声道:“这小丫鬟应该也是被人蛊惑,公子待她不薄,谁知她恩将仇报!”

    叶氏兄弟说的十分有道理,唐无衣顺着这么一想,心里直犯怵。

    唐无衣淡淡道:“我向来不爱与人结怨,若是有这么个人,会是谁呢?”

    的确,以唐无衣生平来说。若是他父亲政敌,那么能将手伸的这么长的只有何晏;若是他以前征战的敌人,或许他们都不知道唐无衣已经还魂。除了这些,还能有谁?

    房中四人无声,小环的血液已经僵了,血味开始刺激几人的鼻腔。

    蓦然,澹台烈脑中想到一个人,他思考再三后道:“会不会是曲言?”

    曲言,一个从未被唐无衣听过的人名,一石激起千层浪……

    唐无衣直直看向澹台烈:“曲言是?”

    “白渡城中伪装琴女的那位。”澹台烈如实回答。

    白渡城,琴女,曲言。三个词在唐无衣脑中盘旋,最终汇集成一个人,拂绿!

    这个名字唐无衣实在太熟悉了!之前唐无衣就怀疑拂绿与三年前自己被刺一事有关,若是再联系到现在,这恐怕——

    但拂绿有什么理由一直追着自己不放?

    唐无衣皱眉,他随口道:“烈,你为何知道拂绿名唤曲言?”

    惊闻唐无衣称呼变换,澹台烈心中一喜,他欣喜道:“无衣你——”叶氏兄弟见他偏题,轻咳提醒,澹台烈这才顿下来正声道:“曲言是照日曲家的庶出小姐,此前我去照日见过曲家人。当时我在白渡调查白梓成时发现了她,一见便知!”

    想了想,澹台烈再次回忆道:“当时她与何晏勾结想要取你性命,但在我与曲家商议后便不了了之了。”

    唐无衣更加疑惑:“曲家乃是照日望族,为何会与何晏有勾结?”

    澹台烈摇摇头:“曲家与何晏素不对盘,曲家看重纯血,何晏他不入曲家的眼。曲言与何晏相互勾结,怕是因为曲言这一旁系支脉在曲家地位不稳,她与何晏交易定是想完成曲家交代给她的任务。但当日我对白渡城志在必得,所以她任务算是失败了。”

    “难道是怀恨在心?”叶惊鸿提议。

    澹台烈还是摇头:“我已许曲家其他礼物,不可能——”

    说着,澹台烈重重拍桌:“这事情太复杂,看来只能先找到曲言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