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1.第 41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听得唐无衣要归家的消息,澹台烈其实是不太情愿的,他实在不愿让唐无衣再受什么刺激。

    可说到底小环是唐无衣的婢女,唐无衣又执意想听,澹台烈最后还是尊重唐无衣的想法,到底是陪同他归家了。

    二人是趁夜后乘着车从偏门出去的,没有人发现,也乔装的十分朴素。外头一个小太监驾车,唐无衣和澹台烈二人就静静坐在车中,也不对望也不说话。

    车中气氛尴尬,夜风从车帘呼呼吹入,兀自发出凌冽声响,让车中愈发显得清寂起来。

    澹台烈换了身便装就坐在对面,可唐无衣却低着头不太愿意去看澹台烈。

    照着唐无衣的本意,他是想与这人离的远远地,只要知道大家各自安好就成,谁也成不了谁的软肋,谁也不会有负担。可惜的是他看轻了自己对澹台烈的依赖,也迟钝未觉这自年幼之时起发酵的感情!

    得知身边处处皆是欺骗之时,唐无衣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澹台烈。

    是不是他唐突了?还是说是他矫情了?难道说他应该遵从本心一些?可本心是什么呢!

    唐无衣在瑟冷的夜风里静静沉思……

    没来由的,唐无衣脑中想起那夜澹台烈情-欲满眼的模样,眼中恍然闪过脑中残存的自己主动厮磨的画面,唐无衣瞬间红了脸。

    如果是澹台烈的话,好像,也没那么不可接受——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唐无衣当即一个激灵,他抬头正好与澹台烈对视,赶忙将眼神缩了回去。

    瞧着唐无衣红彤彤的脸庞,澹台烈以为他是被冷着了,遂将身上的裘皮披风解下递过去道:“无衣,你可别冻坏了。”

    唐无衣闻言一愣,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迟迟没有动手。

    “你这身子不好,夜风吹了定要受寒。”澹台烈没有给唐无衣继续思考的时间,他倾身上前,将那裘皮披风振起后牢牢裹在唐无衣身上。感受到怀中的唐无衣有些颤抖,澹台烈眸中神光暗淡,他默默放开唐无衣道:“那夜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

    “别说了!”唐无衣惊声,发觉自己太过激动,唐无衣又解释道:“我不怪你。”

    澹台烈一听心中大喜,漏出大狗见骨的热切神色道:“无衣你不怪我了么?”

    唐无衣悄无声息的往后挪了一些:“一时情急,那夜是我太较真了。两个男人解毒而已,是我小气了。”

    “这——”澹台烈不知如何回答他,几欲张口,最后全数化作沉默。

    马车疾驰,不刻即到了唐府。

    外头守夜的小厮瞧见一辆马车停在自家门口,前来询问,见澹台烈与唐无衣鱼贯下车,像是见了鬼。

    小厮讶异道:“少——少爷?您怎么回来了!小环姑娘说您出远门了啊!”

    唐无衣没有回答,他沉眸吩咐道:“多嘴,开门。”

    “是。”眼见唐无衣身上几乎要化为实体的怒气,小厮赶忙应声,他小步快跑到门前,使劲推开了唐府大门。

    此时天还没亮,唐府大门开启后像一头吞噬一切的猛兽矗在唐无衣二人面前。隐约看到府中萧瑟之景,唐无衣心中是说不出的难受,他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入。

    自家主子一回来,整个唐府很快也活了过来。

    只见唐府本该灭去的灯笼被小厮们一盏盏点起,沿着唐无衣行进的回廊一路往后,直通唐无衣卧房。唐无衣脚步匆匆,不用多久到了自己卧房,他往西面再走了十几步行至西-厢房,指节扣响了小环的房门。

    澹台烈伴在他身旁,警惕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过了许久才听到门内有脚步声传出。

    脚步声越来越近,大概是晚上关的紧了的缘故,木门被拉开的时候发出哀鸣般的“吱呀”声。

    小环一脸沉郁的站在门内,瞧见敲门的人,倒没有被吓的如何,安静的将门扉全部打开。澹台烈先一步入内,确定没有危险后才让唐无衣进来,这会儿小环镇定的去添了灯中油火,随后立在房中阴影内定定的看着他们。

    澹台烈本是很气的,看到小环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但见唐无衣没动,他也就没动。

    蓦地,有人开口了——

    “公子有什么想问的?”

    “小环,你有什么想说的?”

    主仆二人颇有默契,对话的模样也不像是仇敌,很难想象小环竟然想要加害唐无衣!重生之女配逆袭记

    唐无衣和澹台烈走了几步在房中桌前一并坐下,他朝小环招了招手:“坐下说吧。”小环冷笑一声,倒也不怯懦的坐了下来。

    “为什么要用子母鹅梨香?”唐无衣冷静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桂三他——”

    小环听后没有反驳,她思忖许久道:“公子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难道还猜不出原因吗?”

    见唐无衣不解,小环冷笑:“若不是公子在雍沙山露出马脚,恐怕小环还死心塌地的跟着公子。小环本以为家中只是受了无妄之灾,可原来那些都是因公子而起。公子为何不托生他处,偏偏要托生在白渡城,偏偏要托生在唐家呢?”

    小环越说越气,她抚在桌上的手捏紧泛白:“公子还魂之时我就发觉公子有异,但公子与唐家是我主子,就算如此小环也不能多说。可公子为何霸占了这些以后还保不住这些,就连桂三那傻汉子都保不住,让他,让他——”

    说着说着,小环眼中泛泪,她哽咽起来,唐无衣这才明白她是知道桂三已经换了一个人的!

    唐无衣淡淡道:“桂三,他是何时死的?”

    小环愤愤道:“望月村为公子打探消息的时候。”

    “如何死的,埋在哪里?”唐无衣声音越来越冷。

    “被那人一刀锁喉,扔在村外山中了。”小环一脸悲伤,她目光幽幽的说:“恐怕现在都成了一堆白骨了。”

    唐无衣又问:“你为何没死?”

    小环怔楞而答:“工资觉得我死与不死有什么区别?那人多容易控制我,若是没有我他又如何能掩藏那么久不被公子发现?”

    一字一句,毫无疏漏,完美到成了标准。唐无衣心想或许是因为小环知道事情已经败露,所以不再隐瞒。他斜眼望去,就见小环整个人也没了之前的风采,在阴影中显得有些颓弱。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这也不会是事情真正的起因!

    “既然如此,你同澹台炎又是何时沆瀣成一气的?”唐无衣心知小环还有话没说,他又旁敲道。

    小环对此毫无惊讶的说:“公子恐怕不知自己被澹台公子接在渊极宫中静养了好些日子吧?”她斜眼看向澹台烈,面带鄙夷道:“我在宫中经由桂三引荐得见炎王爷,王爷深知我等受殃及鱼池之苦,自然答应为我等报仇!”

    唐无衣大惊,他这才知道当初自己在宫中‘解毒’竟是因为被澹台烈接过去修养。那傅氏对自己说的话,还有自己对澹台烈说的话岂不是——

    “公子很惊讶?”小环嗤嗤笑出声,“公子真是太容易被人影响了!”

    澹台烈听后怒斥:“疯子!”

    “我早就是个疯子了!”小环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公子当初说许我与桂三安稳,还说以后要撮合我与那傻子,可公子做到了么?公子一人害了整个唐家,害了整个白渡城也就罢了!为何偏偏还要害了我们?为什么!”

    从未见过小环这般怨恨的眼神,唐无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可联想起桂三与小环的证言,唐无衣与澹台烈心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会不会,澹台炎正在与何晏联手?

    其实也不无可能,毕竟澹台炎恨澹台烈入骨,何晏则视唐无衣如眼中钉肉中刺。

    若是这二人能有一个契机,想必一拍即合!

    然而转念一想,澹台炎与何晏到底是两国敌人,想了想,唐无衣撇去了这个想法!

    就当桂三与小环说的都是半真半假,但二人背叛唐无衣却是板上钉钉,深夜时分,唐无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唐无衣道:“若我当初还是从前杀伐决断的唐无衣,恐怕现在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可小环,我百般忍让,步步退缩,不过是想能过个安稳日子,不过是不想再踏入那血雨腥风当中!我从没想到,这样会害了你们……”

    “公子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小环笑了,她苍凉的说:“公子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安稳不下来。公子退一步,风雨进两步,公子忍让再三,麻烦也只会自己找上门。”小环笑的愈发妖冶,不再是初见时淳朴的小姑娘,像是中魇一般诅咒道:“我祝公子日日艰辛,永不得安宁!”

    眨眼间,小环抽下头上发钗,澹台烈顾不得弄翻桌椅,下意识扑倒唐无衣吼道:“不好!无衣小心!”

    谁知什么都没有发生,二人起来后见小环已经自己戳穿了自己的脖子,一滩血浸染在她脸颊上,她没能合眼,至死都愤恨的看着唐无衣的方向。

    “无衣,别。”澹台烈赶忙捂住唐无衣的双眼不想让他再看。

    唐无衣颤抖着扯下澹台烈的手懊悔的问道:“澹台,难道我真的错了么?”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