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0.第 40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见到来访者,唐无衣并非十分惊讶,毕竟他在望月村的时候就隐约猜到澹台澜身份不凡,可他没想到澹台澜会在这时候出现。

    唐无衣脸上还残留有被热气熏蒸后的余红,他只顿了顿,走到澹台澜面前行礼道:“澹台先生,许久不见。”

    澹台澜有些惊讶:“唐公子怎么这般镇定,难道不该先好奇我的来意?”

    谁料唐无衣施施坐下后镇定非常道:“无衣身在宫中,澹台先生来意是好是坏对无衣来说有何区别?寄人篱下,听人说便是了。”

    “唐公子胆识过人,这点我那傻侄儿还真是没有看错。”澹台澜轻笑。

    听得夸奖,唐无衣倒是有些羞涩。澹台澜于他来说还是颇有智慧的长者,且今日澹台澜也算他救命之人,还未能好生道谢唐无衣就得了这般肯定,心中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见唐无衣低下头不说话,澹台澜先开了话头,他道:“唐公子对今日之事有何看法?”

    唐无衣目光一愣,他闷闷道:“澹台先生说是何事?”

    澹台澜抚动几下拇指上的扳指,沉声道:“今日炎儿邀你一聚,你身中媚-毒之事。”

    唐无衣看了眼候在他们身边的宫侍,有些迟疑:“这……”

    知道唐无衣心中担忧,澹台澜立马吩咐那些宫侍退出。

    此时,澹台烈寝宫中的灯火大抵是烧了大半,灯火开始暗淡下来。寝殿中的气氛也有些沉谧,一如唐无衣一言难尽的心情。余光扫过床上凌乱的被褥,唐无衣指节捏得发白,他下定勇气道:“王爷与皇上之间本就有隔阂,只是他拿我出气,实在是令人费解。”

    “有何令人费解之处?”澹台澜顺势问道。

    唐无衣思忖片刻,正声说:“澹台炎为何那般自信,以为用我便能左右澹台烈?再者,澹台炎如何能知我是唐无衣而非‘唐无衣’?据我所知,澹台炎与北寒来往并不密切。”

    澹台澜颇为同意的点点头,随后又道:“唐公子恐怕妄自菲薄了,在我看来唐公子的确可以左右烈儿。炎儿与北寒的确没什么来往,但关于唐公子借尸还魂的消息,恐怕他还是能知道的,毕竟北寒现在可是换了一片天……”

    “澹台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唐无衣动容。

    “唐公子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澹台澜挪了挪,凑近唐无衣一些小声道:“唐公子不论身在北寒还是渊极,每日身边都是危机重重。就拿今日一事来说,若不是烈儿与我及时感到,恐怕唐公子现在正……”澹台澜会心一笑:“唐公子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唐无衣知道他是有话说,遂淡然道:“先生以为呢?”

    澹台澜看他目光坚定,心中嘀咕这人实在无趣,只得不急不慢的说道:“唐公子,不止是远处有人索命,你身边也有鬼。”

    这话算是强硬的撕开了唐无衣最后防线,唐无衣在他言语诱导间心中本就有些猜测,可当这结论这么赤-裸-裸的被澹台澜说出来,唐无衣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算是有些抗拒,唐无衣反驳道:“先生说什么呢!这,绝不可能——”

    “唐公子何必欺骗自己呢?”澹台澜不以为意,他将手指上的扳手取下放在眼前道:“唐公子为何非得自欺欺人,就像我现在一样从扳指眼儿里看着外面的世界。唐公子虽是还魂附体,但以唐公子家世对那香品肯定是了解非常的,恐怕早就发现不对了吧?”

    “这……”唐无衣面露难色,“先生莫要再说了。”

    澹台澜不依不饶:“我知唐公子心中是有数的,那衣服上的玄机不必我说,唐公子恐怕也已了然于心。我虽与唐公子只有几面之缘,但我那傻侄儿对你可是担心的紧了,我视烈儿如亲子,自然对唐公子也关心些……”

    唐无衣紧咬下唇,眼中稍稍露出悲伤神色。

    想了想,唐无衣说道:“多谢先生。澹台先生说的,我记住了。”

    澹台澜对他反应颇为满意,他慈祥笑说:“唐公子心中有数就好,今夜时间不早我便不再叨扰了,告辞。”

    说罢,澹台澜轻巧起身,欲要往外走时想起什么,遂又扭头道:“炎儿今日有错,但请唐公子别怪炎儿今日无礼,炎儿本性不坏!若是唐公子不放心,日后我派几名亲信护着唐公子便是,不会再让你受那种委屈。还有烈儿,他对你——哎,这话我就不说了,唐公子想必也察觉到了,可别伤了他的心。”

    只点头回应,看着澹台澜离开后,唐无衣无力的坐在床上。再一秒,他仰躺入柔软舒适的床铺中,脑中满是那句‘身边有鬼’。

    鬼?谁是鬼?还能谁是鬼?

    答案就在唐无衣心中口边,只是他不想想也不敢想。被人背叛的滋味唐无衣尝过不少,但这一次,他还是感受到了绞心之痛。

    心中满是委屈,唐无衣咬牙强忍,不知何时才昏睡了过去。

    第二日卯时,唐无衣是被几个宫女摆弄醒的,她们急匆匆的为唐无衣梳洗完毕后又静心捣鼓了一番唐无衣的衣着配饰,随后唐无衣就那么迷迷糊糊的被带往了澹台烈的书房。穿越白垩纪之始祖兽

    走到书房之时,唐无衣已算是彻底清醒了。他还未踏入,就见桂三哆哆嗦嗦的跪在堂中,而澹台烈一脸怒容的坐在龙椅上。

    深吸一口气,唐无衣走入书房。

    澹台烈见他进来,脸色稍稍有所缓和,可转瞬想到昨夜自己憋屈的事儿,澹台烈立马又怄起气来。似是赌气一般,澹台烈只冷冷的瞧了瞧唐无衣。

    谁知唐无衣端端方方的走进书房,第一件事儿不是同澹台烈寒暄,而是走至桂三身边一同跪下。春日,身上衣裳不像冬天那般厚重,澹台烈甚至可以听到唐无衣膝盖与砖石地面碰击的声音。

    想到唐无衣身子不好,澹台烈立马不怄了,他一脸焦灼的喊道:“无衣——”

    可话儿还没往下说,唐无衣更加令他心寒了,只见唐无衣打断他恭敬跪拜道:“参见皇上。”

    唐无衣施的是大礼,在澹台烈看来,真是如此的生分!

    他不是已经知道自己身份了么?为什么还要这样陌生的对自己?难道是因为昨天那件事?

    澹台烈一时间乱了阵脚,他欲要起身的动作僵在那里,说什么也不是,可不说什么,唐无衣就那么一直跪着不敢起来。

    “平身。”澹台烈思忖片刻,只得负气说道。

    得了允许,唐无衣才抬起头来,只是依旧跪在那里,而他身边桂三已是吓的直不起腰了。

    澹台烈这次忍不住了,他走下桌案,一把扶起唐无衣道:“我们什么时候这般生分了?见我,你本就不需要行礼!”

    唐无衣冷笑:“皇上说什么草民不明白,草民只知道皇上到底是皇上。”

    虽然心中还气着昨夜澹台烈对自己无礼的事情,但事实上唐无衣口中说着这句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他当然知道澹台烈对他好,也知道他们二人本不该如此对话。但若是他接受澹台烈的好意留在在澹台烈身旁,他就会成为澹台烈的一道软肋,而澹台炎也会抓着他不放,以此威胁澹台烈。

    这于他于澹台烈都不是好事!

    澹台烈哪里知道唐无衣心思,他眼急道:“无衣你这是疏远我么?你还记得我在北寒为质子那年——”

    唐无衣默然打道:“草民忘了,草民如今只想平淡安居。”

    见唐无衣毫无波澜澹台烈一时语塞,他心中劝慰自己唐无衣只是一时恨恼才这般,遂说道:“先不说这事,无衣。正巧你来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那两个好奴才!”

    这一句成功引起唐无衣注意,唐无衣疑惑:“两个?”

    澹台烈冷哼一声,冷眼看向桂三呵斥道:“还不给你主子说说你做的好事!”

    桂三被他呵斥的哆嗦起来,他双股战战,嗓音颤抖的说:“公子,桂三错了,桂三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犹如雷劈,唐无衣愣住。

    昨夜经由澹台澜提点,加上早前的观察,唐无衣很简单就猜出是小环有鬼,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桂三也——

    澹台烈犹如看着蝼蚁一般扫向桂三,他恨恨的说:“他可演得真好,昨夜差点就将我也骗了,差点就将他放过去伺候你。若不是我替你□□时发现他身上揣着毒物,恐怕你还真的见不到今日的太阳。”

    唐无衣有些站不住,他盯视桂三问道:“是小环让你做的?”

    大概是没想到唐无衣会这么问,桂三有些怔楞,随后他说:“不是。”

    “不是?”唐无衣不可置信,“那是谁?”

    桂三果真会演戏,他不再是那副惧怕的模样,一脸冷静的说道:“公子以为我会说?”

    唐无衣悲伤的看着桂三,皱眉道:“我待你不薄。”

    桂三正了正身子,苍凉而笑:“公子的确待我不薄,但公子来的太晚,是我命不好。”

    见桂三有所动作,澹台烈当即命令侍卫擒拿住桂三。

    “是何晏吧?”唐无衣冷冷道。

    “公子,慧极必伤。”

    蓦然,桂三的唇齿微动,澹台烈大叫不好。

    “他要咬毒自尽!”澹台烈一步上前想要拦住,谁知桂三动作更快,瞬间嘴中就溢出鲜血。无奈之下,澹台烈只能一把抓住桂三想要延缓他死亡时间,谁知用力过猛竟抓下一片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唐无衣见之了然,桂三,早就死了。

    当‘桂三’死后,澹台烈过去搂住唐无衣道:“抱歉。”

    唐无衣淡笑:“抱歉什么?能不能陪我回去,我想去问问小环她有多恨我……”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