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8.第 38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王府另一边,澹台澜正推着澹台炎在王府中闲逛。

    当澹台澜在会客厅周围绕行了三四圈后,澹台炎终于忍不住了。

    澹台炎低声问道:“皇叔这是做什么,您在这会客厅里里外外已经绕了好几圈了,皇叔为何对这会客厅如此在意?”

    “是么?”澹台澜惊讶道,在阴影下他敛眸想了想:“我就是好奇侄儿为何在这会客厅点上鹅梨香。”

    闻言,澹台炎眉间一凛,他低笑:“皇叔说什么,侄儿没有听懂。”

    澹台澜轻疑:“侄儿不懂就不懂吧,不过我还闻出另一味余香残留在房中,侄儿艳福不浅啊!”

    “皇叔说什么呢!”澹台炎不悦的打断他的话,“皇叔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腿落下病根后便不再——”

    澹台澜挑眉:“侄儿莫气,好不容易见面,我们换些别的话说说吧!”

    台阶一铺,澹台炎顺势而下,连声应好,但心中还是有些震怒与紧张,从他握着折扇发白的手指便可看出。

    澹台澜推着澹台炎远离会客厅,一路稳稳行到王府花园中,二人坐在了锦鲤池子边上。

    月色正好,将深蓝天幕照成一段蓝绸,繁星映空,闪烁成明暗光点,与玉蝉一道射入池子里。这引得池中锦鲤争相浮出水面,张口吞下那倒影,看似实际却又虚幻,却也让二人看到了锦鲤争辉的模样。

    “侄儿家中锦鲤模样端正,恐怕整个皇都都没人能比过了吧?”澹台澜欣赏着锦鲤,调笑道。

    澹台炎抿着嘴望了望锦鲤,随即道:“宫中的那些品相更佳,皇叔该去看看。”

    澹台澜双目微怔:“宫中那些怎么有侄儿这里快活,你看这条红色的,可真是美啊!”

    澹台炎蔑笑:“皇叔是太久没回宫中了,你怎么会知道宫中那条黄色的才是渊极一绝!我从小便喜欢它,可惜,它终究不是我的!”

    “人各有命,侄儿不必强求。”澹台澜低低的说,“来日我给侄儿寻些更好的。”

    “可我只想要那一尾……”澹台炎抬头望天,失神。

    月光大盛,分明是午夜时分,今夜却因这月光亮如白昼。星辉在月光下失色,月盘明暗处隐约透出一些不知名的黑点,朦动之间让人误以为是天宫仙娥或是长生玉兔,美得不可方物。

    澹台炎迎着月光的脸看不出表情,他喉结微动,肩膀似是颤抖着,越看越狂。澹台澜叹息,心想这傻小子怎么就放不下呢?既然木已成舟,何必为了一个皇位堵上自己性命?恐怕他还不知道,烈儿已经……

    澹台澜心中无奈,只轻轻道:“炎儿,你还是放不下么?”

    “皇叔以为我能放下?”澹台炎正脸,他面上荡起邪笑:“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放下?难道皇叔就能放下心中郁结?若是能放下,皇叔当年为何要辞别父皇,为何要远走北寒?”

    “我……”澹台澜语塞,“那都过去了,罢了罢了。”

    澹台炎嗤嗤而笑:“皇叔真是想得开。”他紧紧捏着扇骨,恨恨的说:“我与皇叔不同,我怕是想不开的!”

    此话令澹台澜皱眉,虽然他偏宠澹台烈,可他到底不想看到兄弟阋墙的戏码。他知身在王家的确是身不由自,为了自保为了权利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可这两兄弟已是渊极最后两名皇子,若是再起争端,怕是——

    澹台澜站起走到澹台炎身边,微微倾下腰扶住澹台炎肩膀,语重心长道:“侄儿,切莫糊涂啊!”

    “呵——”澹台炎不屑:“皇叔今日前来是受了三弟所托吧?”

    “这——我不过是来看看侄儿。”澹台澜迟疑。

    澹台炎一脸我什么都知道模样,定定道:“皇叔,你回去告诉三弟,我正翘首以盼那个时刻的到来。”

    月光盛烈到了极致,澹台炎余光扫过波光粼粼的湖面,转眼柔笑:“皇叔,时间不早了,请回吧。”

    澹台澜本来还欲劝说,但澹台炎的强硬出乎他的意料,澹台澜无奈的摇摇头,最后也没再开口,他默默的推着澹台炎回了主宅子,随后便辞别了澹台炎。

    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澹台炎让澹台澜挑了几名小厮回去,然后在老管家的推扶下在府邸门口看着紫龙轿从王府出发。这时的夜色更深,紫龙轿里面的情况也更加看不清,黑黢黢的澹台炎也没在意。

    待送走人后,澹台炎恢复阴冷神色,他对着老管家说道:“送我回会客厅。”

    老管家连声应是,很快就将澹台炎送回会客厅。真爱不会落幕

    会客厅的余香未散,澹台炎命令老管家在外室等待,独自一人步入内室,看到的是一片狼藉。瓷枕在地上碎成了几块,碎裂后的白色粉末溅洒在地面多处,床上的被褥被蹂-躏的没了形状,上面还乱放着几段麻绳,室内已是空无一人。

    澹台炎凑近了去看那碎裂的瓷片,上面还沾了点血迹,应该是唐无衣撞下瓷枕时弄破沾上的。

    “呵呵,皇叔真是好一招调虎离山。”澹台炎拾起那块沾着血迹的瓷片捏在眼前,蓦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中泛起血味,澹台炎笑意更深,他将瓷片好好放入怀中后又道:“唐无衣,嗯——”

    这夜,澹台炎睡在会客厅后室,次日老管家来伺候他起床才发现唐无衣早就不在了。

    老管家惊的汗如雨下,他才想请罪,却是发现自家主子心情不错。

    就在澹台炎搂着那瓷片入眠的时刻,唐无衣却是迷迷糊糊的躺在紫龙轿上,被澹台烈和澹台澜叔侄二人盯着。

    看着满脸涨红的唐无衣,澹台烈拜谢道:“多谢澜叔,若不是澜叔相救,无衣他今日怕是要有去无回了。”

    澹台澜摆手:“小事,只是炎儿他——”

    他二人对话之时,身中情毒的唐无衣嘤咛出声,不自觉的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子。澹台烈见了慌忙伸手拢紧他的衣领,随即伸手将他搂在怀中,怜惜的看着唐无衣。

    因为靠的近,澹台烈鼻尖嗅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澹台烈不懂香,但他也知唐无衣不对劲,可就是不得原因,便问道:“澜叔,无衣他怎么会这样?”

    澹台澜扶额:“这是中了鹅梨香。”

    “鹅梨香?”澹台烈疑惑,他伸手拭去唐无衣额上细密的汗:“那是什么?”

    澹台澜迟疑片刻道:“就同坊间用的催-情药一个道理。”

    催-情药?低头看看唐无衣的状况,再试了试手中温度,澹台烈恍然。心说,怪不得唐无衣比起平时多了几分媚态。

    一头冷汗,澹台烈大惊:“催-情药?难不成是皇兄的宴会饭食里有古怪?”

    “非也,炎儿只是燃了香罢了。”澹台澜摇摇头,他有些不确定的说:“但是,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澹台烈皱眉:“为何?”

    澹台澜揉了揉太阳穴:“渊极国中鹅梨香分子母香,炎儿屋内是母香,可唐公子身上的子香是从哪儿来的?”

    一时间,叔侄二人都沉默了。子香是在唐无衣身上衣物内携带的,那么——

    澹台烈吃惊道:“应该不会吧?”但他马上朝外面的桂三喊了一声,把人招来后又问:“你主子身上的香是哪一品?我闻着十分悦人!”

    桂三哪里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在炎王府待了一夜,自家主子出来后莫名其妙就昏迷了,现在正伤心呢!可澹台烈到底身份不凡,白渡城多少也对桂三有恩,桂三想了想便说:“大人,少爷身上的香品是小环给少爷熏衣来的,好像叫什么梨香!”

    “我知道了。”澹台烈忍住心中怒意,遣退了桂三。

    又只剩下三人,澹台烈叱咤道:“荒唐!”

    澹台澜轻叹:“看来这唐公子身边,也是危机重重。真是个苦命人!”

    听他一言,澹台烈心中越想越气,他拂袖道:“我去找那贱人!”

    “不可!”澹台澜拦住澹台烈,劝慰道:“那小侍女只是个傀儡罢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再说那是唐公子的侍女,想来你还是无权过问的,不如先为唐公子解毒,让他自己决定。”

    此话说的有理,澹台烈点头同意,他垂下头看住唐无衣,紫龙轿便在澹台澜的指引下朝着宫中行去。

    行至宫门口,澹台烈蓦然抬头:“如何解毒?”

    澹台澜正声道:“媚毒自然是找名女子,不然还如何——”

    “不行!”澹台烈怒吼,他搂着唐无衣的手更紧,像是怕唐无衣被人抢走一般。澹台烈想了想,说道:“我来。”

    澹台澜不可置信:“侄儿,你可是渊极的皇帝,你还未选妃立后就在宫中豢养公子的话,怕是要为那群大臣非议。”

    澹台烈怒极反笑:“豢养?我宫中只会有一人,而他只会是我正宫!”

    下了决心,澹台烈搂着唐无衣换了龙辇,往寝宫行去……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