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6.第 36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会客厅明晃晃的灯火映在那人脸上,明明七八分相似,却是完全不同的一人。

    宴桌正中的澹台炎笑的十分温和,如春风过境,端端的坐在那里。唐无衣见之吃惊有余,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一步。

    “唐公子看见我很惊讶?”

    澹台烈略作惊讶,他手中扇子轻轻敲打桌面道:“不知唐公子在惊讶些什么?”

    唐无衣闻言如浴冰水,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虎口镇定下来:“王爷气度非凡,惊为天人,是草民眼界浅薄才失了礼数。”

    澹台炎十分享受这句恭维,他轻轻摇开折扇半掩面庞,还露出的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用听不出语气的声调说道:“唐公子不用拘束,坐。“

    “是。”唐无衣低着的头已是冷汗密布,他轻轻的应了一声。

    入座,唐无衣才近看起澹台炎来。

    远看澹台炎,与澹台烈有七八分像,料是谁见了都会明白这二人是一对兄弟。但是近看却可发现,这二人越看是越不像的,澹台烈眉目俊朗英姿,澹台炎却是少有的病弱姿态。

    而且,澹台炎竟然还是异瞳!他右眼隐约显出墨绿,沉在眸子里勾人的很,尤其是在这等温暖的灯光之中,微醺着让唐无衣一见失神。

    或许是唐无衣的举动太过明显,澹台炎朗声道:“唐公子,我脸上可是有什么?”

    唐无衣晃过神,他收回目光躲闪道:“没,没什么,只是王爷长得实在与此前来草民铺中定香的贵人太像了,请王爷恕罪。”

    “贵人?”澹台炎大笑,“你是说我那三弟么,也是,从小父皇就说烈儿就与我长得像,唐公子何罪之有呢?”

    烈儿两字似重锤锤在唐无衣心口,他心脏狂跳,明面上却是悻悻道:“多谢王爷。”

    说罢,唐无衣低下头,在宴客厅浓重的燃香香味中已是心乱如麻,神智也开始有些模糊。

    澹台公子不是炎王爷,炎王爷称澹台公子为三弟为烈儿,这渊极国中能姓澹台且名为烈者唯有澹台烈。那么再往上推,宫中一事按傅氏说法那就是澹台烈要杀自己,那为何后来澹台烈又到香铺中与自己来往,为何没有再动手?

    转念思考香铺一事,唐无衣知道澹台烈的眼神绝不是杀机。再想想白渡城中澹台烈对自己的诸多照顾,加上澹台烈幼时与自己情谊深厚,甚至在自己被雍沙山马匪捉走后带兵前去营救,幕后黑手十有八-九另有其人!

    那么傅氏到底是受谁指使想要夺了自己的性命呢?

    唐无衣无意识的晃了晃头,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低声谦卑道:“那日看贵人模样不凡就知定非寻常之人,原来也是渊极皇亲。”

    “呵呵。”澹台炎沉笑,他一把收起扇子倚在桌上:“三弟可不是皇亲,若是见了唐公子可得直呼皇上,否则——”

    “否则?”唐无衣疑惑。

    澹台炎一幅不可言说的表情,气声道:“唐公子怕是不知,我那三弟,脾气可不好。”

    见唐无衣又一次失神,澹台炎漏出满意神情,他双手击掌数声,外头候着的老管家便入门伺候。澹台炎冲老管家挑挑眉,随机缓缓说道:“上菜吧,可别让我们的贵客久等了。”

    这话不仅断了二人的话机,同时也是让唐无衣噤声的意思,唐无衣心思透明,只能双唇闭紧。而老管家连声应诺,退下后不久就有侍女小厮捧了饭食进来,置在桌上尽是珍馐,可唐无衣食欲寥寥。

    皇家是讲究的,王府也是讲究的,那老管家将一样一样的菜品找人试毒后才带人退了出去,留下澹台炎与唐无衣二人静坐在珍馐前。唐无衣面无表情的盯着桌上肉与菜,微微发愣。他倒不觉得试毒如何,只是在猜测这顿宴席背后的深意。

    “让唐公子见笑了。”澹台炎余光从合拢的门上收回,冲唐无衣露出和善微笑:“身为王爷,我时刻生活在危险之中,所以这试毒必不可少。唐公子——”

    “王爷不同一般人,自然是要小心些。”唐无衣与他对视,点点头。

    大概是唐无衣的反应令澹台炎十分愉悦,澹台炎伸手捏起桌上已倒好的酒水遥祝:“唐公子,请。”

    唐无衣就在澹台炎对面,他恭敬的举杯回应:“多谢王爷。”

    一饮而尽,酒水辣喉。低下头看看已经空了的杯子,唐无衣微微皱起眉头。

    这酒怎么这么烈?如果唐无衣没记错,因为渊极气候温暖,所以渊极的酒向来偏柔,整个大陆里只有北寒那等寒凉之地才会产出极高的烈酒。可这酒,竟然比北寒的还要烈上几分!

    “怎么样,是好酒吧?”澹台炎笑道,说着他又斟酒举杯:“开席三杯乃是我渊极规矩,唐公子,请!”澹台炎又连着饮下两杯,他将手中空着的酒杯展示在唐无衣面前:“唐公子,我行动不便,就请你自行斟酒了!”中国少年

    既然澹台炎发了话,唐无衣自然没有拒绝的余地,他十分干脆的连饮两杯。

    澹台炎大悦,鼓掌道:“三弟看上的人果真爽快!”

    “王爷说笑了。”唐无衣摇摇头,欲要放下手中酒杯。

    澹台炎只看着他诡笑,少顷说道:“唐公子可知我邀你来赴宴的用意?”

    唐无衣诚恳答:“王爷不是邀我过来品香么?”

    “品香其一,这其二么,还想同你谈谈我那三弟的事情。”澹台炎纤长的手指轻扶下巴,慢悠悠的说道:“我那弟弟对唐公子看的极重,所以我才起了好奇之心。今日一见,唐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不知唐公子可有意愿为我办些事情?”

    唐无衣闻言直直看向澹台炎:“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澹台炎润润而笑:“唐公子自然是知道我的意思,既然我弟弟那么看重你,你就该到他身边去好好陪着他。”

    话说至此,唐无衣总算明白了,这澹台炎就是想让自己替他靠近澹台烈,之后该干什么,谁都该知道了!

    唐无衣低下头轻声道:“王爷说笑了,我与皇上哪有什么交情。”

    “哦?没有吗?”澹台炎挑眉,突然,他推动轮椅从宴席那头行至唐无衣身旁,手中捏着一杯新倒的酒醉心道:“唐将军觉得这酒如何?在我看来,这酒比起北寒的寒春酿也是不逊色的,对吧,唐将军!”

    唐无衣微楞,唐将军,他叫的是唐将军?

    因为酒太烈,唐无衣的脑子开始有些混沌,加上房中那说不出诡异的香气,唐无衣有些昏昏欲睡。可就算是这种情况,‘唐将军’三个字还是狠戾的刺入唐无衣脑中。

    像是被人窥见了秘密,唐无衣一时方寸大乱,他脑中不安念头突起,但身子却不听使唤。

    唐无衣摇摇晃晃的说:“的确好酒,不过王爷也是醉糊涂了么?怎么喊错了人?”

    相对唐无衣的混沌,澹台炎倒是十二分的清醒,他笑道:“唐将军说笑了,本王怎么会认错人呢?”

    头,好昏!怎么会这样?难道——

    唐无衣心中又惊又急,但他有些支持不住了,他用手撑起自己的脑袋保证自己不会失态,这才说道:“让王爷见笑了,草民酒量不佳,今日欲先归家,来日在与王爷把酒言欢。”

    “呵呵。”澹台炎悦耳的笑声朦胧传入唐无衣耳中,“唐将军,本王还有很多话没同你说呢!”

    不好!这场宴席有问题!唐无衣幡然明了。

    唐无衣奋力起身想要离开,却是脚跟一软,倒在了坐在轮椅上的澹台炎的腿上。

    澹台炎搂着昏沉沉的唐无衣替他解开衣襟,指尖划过唐无衣锁骨,充满诱惑的说:“唐将军,据我所知我那弟弟似乎对你是又爱又恨啊!他从小就心悦你,可惜啊,三年前你战死沙场给他打击过大,这再见你爱意就全成了恨意!”澹台炎顿了顿又道:“半月前在宫中若不是我托人救你了,他那时癫时狂的失心疯早就让你魂飞魄散了,虽然后来他心有悔意,但你如何能肯定日后他不会再犯呢?你我都活在这样的噩梦之中,唐将军,你难道不想好好活着么?”

    好好活着,唐无衣当然想!

    盯着澹台炎瞳中幽幽的绿色,唐无衣呢喃道:“我只想好好活着。”

    “那就同我联手!”澹台炎将自己的脸靠在唐无衣胸口,幽幽道:“唐将军,我与你一见如故,我可是真的喜欢你啊!”

    唐无衣差点就沉沦其中,但他的心却是抗拒的,于是唐无衣斩钉截铁道:“承蒙厚爱,这个忙我怕是帮不了王爷。”

    澹台炎瞬间黑了脸,他扼起唐无衣的脖子狠戾道:“你一定能帮我!”

    “咳咳。”澹台炎手劲很大,一点不似他体弱多病的模样,唐无衣被他扼的咳嗽起来。澹台炎似乎很喜欢唐无衣这幅模样,他愉悦道:“无妨,既然唐公子不帮本王的忙,那么唐公子就将自己赠与本王以作赔罪吧。”

    “澹台炎!你想做什么?”唐无衣因为疼痛恢复了些神智,他恨恨道。

    澹台炎松开扼住唐无衣喉咙的手,搂住他的腰后露出招牌柔笑:“唐公子没发现自己的身子有什么不对么?”

    有什么不对?唐无衣深吸一口气,身上突起的火辣辣感觉告诉他,他被下药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