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5.第 35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正午已过,顶头烈阳被云彩遮埋,没了阳光暖身,香铺不怎么诗意的院子内凭空凉了几分。

    唐无衣捧起新茶的手僵在半空,他疑惑的问:“炎王府?”

    小环冷静点头:“是,方才才差遣小厮送来的口信,邀少爷过去一会。”

    唐无衣不吱声了,手有些抖,连带着杯中茶水都泛起不规律的波纹,茶叶死沉在杯底映得茶水发黑。

    “确定是炎王府的口信么?”唐无衣深吸一口气,将茶杯放在桌上定定问道。

    “那小厮给铺中的伙计看了腰牌,的确是王府的人。”小环细细想了想,“伙计们说那小厮还挺急,说是最好少爷今晚就能去王爷府中一会,王爷有些关于香料的问题想与少爷谈。”

    唐无衣点点头:“下去吧,让我一人待会儿。”

    “是。”小环将手中提起的大氅披在唐无衣身上后,才应声退下。

    大氅似乎是用什么熏过了,有股特殊的香味,很淡很淡,让唐无衣莫名安神。

    因为这股香味,唐无衣的脑子一下子冷静下来,他回头望了望小环退去的方向,会心的笑笑:“也是你有心。”

    可纵使大氅在身,唐无衣重新端坐后还是觉得身处深寒。他心中一直摸不准,这炎王府突然召见自己会是什么用意呢?

    早前在宫中得知澹台烈是渊极皇帝一事后,唐无衣私下猜测那澹台公子便是炎王。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何他会带兵攻占白渡,也很好的解释了他身上天生的贵气。

    现下唯一解释不通的只有——他对自己莫名的热情。

    人说爱屋及乌,若是澹台烈喜爱自己,那这澹台对自己热络是应该的。可澹台烈一不知道自己就是唐无衣,二与唐家又没交集,是万万不可能与他说自己的事情的,更何况,自己醒时傅氏还说澹台烈对自己有杀心。

    反之这澹台公子。自白渡城月夜初见伊始到后来马匪营地救援,都对自己表现出极大的好感。

    就算是自来熟,会有人熟悉成这般么?

    加上澹台烈兄弟姊妹本就不多,大多早早夭折,加上古城守对澹台公子的态度来看,这应该就是炎王没跑了。

    “难不成他有哪方面癖好?难不成此前种种是因为他对我有那般意思?”突然,唐无衣的脑中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他轻轻念叨后觉得荒唐又摇头狂乱道:“不可能,一名王爷怎可能因为对一人有好感就与皇帝对着干?是我荒唐了!”

    唐无衣稍稍恢复理智,便抓住了古城守这条线!

    说到古城守,那不得不说半月前澹台公子定了三车香料一事。唐家作为商人自然不会拒绝买卖,唐无衣又是来渊极避难的,自然更不能拒绝这等身份的人的买卖。

    可明明说好一月后交货,可为何,今日这炎王爷会召见自己?

    唐无衣沾了点茶水在石桌上描画事情来龙去脉,可他越画越乱,心中稍稍有点眉目又立刻被下一个结论推翻,怎么想都觉得其中蹊跷。

    “我到底漏了什么?”唐无衣抱住自己胀痛的脑袋痛苦的说。他闭上双眼努力想要想清楚,可无论怎样都觉得怪怪的!

    约莫有一柱香的功夫,唐无衣终于再次睁开双眼,他小声道:“炎王于我也有救命之恩,既然我想不出,那便赴约前往,或许能想出其中一二。”

    合上杯盖,唐无衣将身上的大氅领边绸带系紧,随后迈步往外走去,边走边寻找小环的踪影,准备让她打点晚上的行程。

    正巧的是小环就候在院子外,一见唐无衣出来就凑了上去,她施施道:“少爷,您出来了。”

    唐无衣一见是小环,闻着大氅上的淡香柔声夸赞:“你有心了,这大氅是拿淡香熏过了吧?我闻着十分静心,亏你想得仔细。”

    小环眼中惊讶一闪而过,她低头行礼道:“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少爷今晚可要赴约?”

    “自然要去。”唐无衣收起笑容,“你去让桂三他们去库房准备点上好的礼品,然后差人回话,说我今晚赴约。”

    “是。”小环欠身点头,随后转身匆匆而去,她步子很急差点就崴了脚。

    唐无衣望着小环远去的背影无奈的笑笑,心想才说这小妮子长大懂事,谁知办事还是如此焦躁,差点伤了自己。喉咙中漏出几声笑意,唐无衣抬头望天,看了许久烈阳被遮蔽的光景才又动身往前厅走去。

    店铺歇业,唐无衣每日在铺中歇息消磨时间,所以他静坐了几个时辰,才熬到了该赴约的时候。

    赴约,赴这等约,自然不能失了体面。

    在小环的打理下,唐无衣换了一套衣裳,素白锦绣袍子不变,外头的纱衣换成了墨绿色。唐无衣本就肤白发墨,虽然还是少年体态,但前世的贵气是换了副躯壳也抹不去的,墨绿纱衣一上身,显得相得益彰。

    本来按小环的意思,今日唐无衣赴约炎王府就该戴些金银玉石在身,可唐无衣如今爱素,所以最后也就简简单单的在发中插了一支碧玉簪,腰间坠着一方貔貅吞金佩。

    他的衣物上仍然是有大氅上的那股香味,由小环伺候出门等车时被夜风一吹更加明显。

    半踏在登车石上的唐无衣扭头问道:“小环,这衣服也用了同样的熏香么?”

    小环才想开口,驾着马车的桂三却是先一步开口道:“是啊少爷,小环今日可是忙坏了,从作坊里拿了一大批熏香给您熏衣服,我被她使唤的腰酸背痛的!”一落千青

    说着,桂三还装模作样的捶捶自己的腿和背,小环见了负气骂道:“就你多嘴!”

    “小环,我说的是实话啊!”桂三不悦嘟囔道。

    唐无衣见这俩活宝模样郎朗发笑:“行了,时间不早了,扶我上车吧。”此话一出,那两名仆人不闹了,小环扶着唐无衣上了马车,桂三一声吆喝,马车驶入风中。

    今日小环是不跟着去的,她站在门口看马车远去,唐无衣透过小窗看见她单薄的背影,看不清的是她的表情。

    身上的熏香味久久不散,没来由的,唐无衣向车外桂三问道:“小环差你拿了什么香?”

    桂三驾车不能分神,他匆忙想了想笃定道:“什么梨花香!”

    “原来如此。”唐无衣点点头,不再做声。

    此时的主仆二人行在路上,靠近皇宫的一处宅邸内的仆人们却是来去匆忙,这便是炎王府。

    因为今日炎王府有贵客要来,所以府中谁也闲不下来,除了主邸的会客厅。会客厅内,有三人正在交谈,都是相貌堂堂的人物,多少都沾点皇亲国戚。

    或许是真的等的有些焦急,其中一人说道:“王爷怎么还未过来,不是说与我们有事相谈么?”

    “李大人,您急什么?”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王爷自有分寸。”

    李大人被那声音呛的一愣,随后还口道:“许大人,那件事已经漏出马脚。如何处理已是迫在眉睫,难道您不急么?”

    “急有什么用?”又一道声音呛向李大人,竟与之前宫中喂了唐无衣药丸的神秘人一模一样。

    “这,这——”李大人气结,他怒斥道:“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许大人又说:“那就相信王爷,否则——”

    此刻,没有人再说话了。忽而,门扉被重重推开,一名与澹台烈八分相似的青年坐在轮椅上,被推入了会客厅中。

    推行他的是傅氏傅太医,傅氏朗声道:“各位,王爷来了。”青年也是同时道:“各位,正在谈论我吗?”

    三位大人见了青年齐齐起身行礼:“王爷,您来了。”

    澹台炎挑眉:“免礼,三位此前聊的热火朝天,不知是在说什么呢?”

    许大人和神秘人默默不语,李大人却是十分惧怕,他躲躲闪闪的说:“臣下,臣下们没聊什么,只是说些家常,家常!”

    “哦,家常。”澹台炎温润而笑,“李大人你是近日家中之事被人抖出去了么?怎么怕成这幅模样?”

    李大人肝胆俱裂,他吓得趴跪到地上颤抖道:“没有,王爷明鉴,王爷明鉴啊!”

    一旁看着的三人见到李大人这幅模样都是满脸不屑,唯有澹台炎笑意更深:“大人这是做什么,你我皆是同道,快快请起。”

    “多谢王爷。”李大人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扯开话题道:“听说王爷请了唐家公子,那可是——”

    李大人不敢再往下说,他口中意思自然是,那可是皇上碰不得的禁忌,如今行事未成就贸然引战,恐怕不妥啊!

    澹台炎当然知道李大人的意思,他示意众人坐好后缓缓道:“三弟欣赏之人寥寥可数,这唐家公子自然有过人之处,我还听闻消息说他是北寒唐无衣还魂,那岂是一般凡夫俗子可比?我既为三弟兄长,当然也想要见识见识这公子了。早前我已命寒鸦已埋下种子,今日若是那唐家少爷识得大体,定会与我等成为挚友。”

    寒鸦,也就是那神秘人问道:“那若是唐公子拒绝呢?”

    “呵呵。”澹台炎拿起放在膝盖上的折扇,‘哗啦’一下展开后掩住半张脸冷声道:“那便让他尝尝自己造的业果。”

    啪啪啪——许大人鼓掌,他清冷的声音不带温度的说道:“早知王爷深谋远虑。”许大人给了李大人一记白眼又说:“我想,也只有那等式微家族才会养出怕事之人,你说是么李大人?”

    李大人语塞,他脸上涨红羞辱不堪,愤愤道:“许大人家中纵使立于高门顶端,如今令尊不也落得流离放逐的下场么?”

    “你。”许大人拂袖,气的咬牙。

    澹台炎眸光淡然的看着这不对盘的二人斗嘴,‘啪啦’收起折扇:“闭嘴。”见二人噤声,他又恢复那副温润模样道:“诸位散了吧,寒鸦留下,唐公子怕是就要到了。”

    果不其然,会客厅的门被人敲响,一名小厮通报道:“王爷,贵客到了。”

    炎王府奢华的门前停了一辆朴素的马车,守门的两名小厮看着那马车一脸嫌弃模样,心想怎么如此寒酸。

    唐无衣在桂三的帮助下从车中走出,此时炎王府的管家从门中走出恭迎道:“唐公子您来了,王爷恭候多时了。”

    “麻烦了。”唐无衣还礼,遂跟着那管家往门中走去。

    穿过长长游廊,走过道道门檐,唐无衣终于跟着走到了炎王府的会客厅中。推门入内唐无衣嗅到一阵浓香,随后唐无衣瞧见一人坐在偌大的宴桌正中。但那人,不是澹台烈!

    唐无衣瞠目欲裂,失声道:“怎么会——”

    澹台炎淡笑:“唐公子,初次见面,我对你可真是一见如故!”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