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4.第 34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三车?”唐无衣大惊出声,他实在很难相信面前的人说的话。

    澹台烈淡笑:“三车,还望无衣备些新香与我,若是能亲手调制一些那是最佳!”

    如此肯定的语气,唐无衣当真是一时猜不透这人想法了。他寻思着这人莫不是人傻钱多,就是故意刁难!

    也不怪唐无衣,毕竟三车,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三车成香,也就是六十石,就算是皇族贵胄,就算是日日焚香,这么多的成香得烧到何年何月?

    暂且将这人说的亲手调香视作戏言,但那新香的要求却是不能忽视的,这么一来,库中存放的陈香定是不能冲入其中了。

    更何况就算这唐家铺子是营香料的,但若要一口气拿出如此多的新香来,肯定还是需要些时间日夜赶制的。而今日展示的三味香中有一味光窖藏便需一月,刨去这些时间,哪里还有时日让唐无衣准备这三车?

    想到此处,唐无衣不自觉的露出为难的表情,澹台烈目光一直未离开他,自然发现了。

    澹台烈柔声道:“无衣可是有为难之处?”

    他问的轻轻巧巧,唐无衣却是听着刺耳,再想到这人或许是来试探,只能咬牙道:“三车便三车,多谢澹台公子赏。”

    一听唐无衣应下自己,澹台烈欣喜若狂。他想,如此一来一月后他可顺理成章的将唐无衣迎回宫中,那时唐无衣或许已恢复的差不多,说不准就能想起自己。

    届时再经由这香之惊艳夸赞几句,封下个什么一官半职便可将唐无衣留在自己身边,躲开了近期动作频频的炎王不说,既方便看护又可以朝夕相处,岂不美哉?

    澹台烈大悦:“甚好甚好,如此某先告辞了。”

    听到澹台烈要走,古城守立马恭送道:“恭送主上。”

    古城守说着就要迈步往前开路,谁知澹台烈拦下他又道:“城守留在此处与唐公子说说这成香事宜吧,若是唐公子需要什么下手,你也好做主抽调。近日城中也有人蠢蠢欲动,城守在此,才能令人放心啊!”

    “是。”古城守当即应声,他转身朝唐无衣道:“唐公子,古某打扰了!”

    唐无衣不解,只能淡淡道:“哪里哪里,大人说笑了。”

    吩咐好了事情,澹台烈意气风发的行路出门,竹心走在他身后,出门前回头深深的看了眼唐无衣。

    竹心眼中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黑黢黢的,颜色沉到了令人胆寒。

    送走那‘大佛’与他随行的冗长车队,唐无衣和古城守才又回到后阁之中,古城守不住的拿袖子抹去头上的细汗。

    唐无衣心细,他吩咐小环道:“小环,去拿块丝帕来。你和桂三在外守着,吩咐下人不要靠近……”

    “好嘞。”小环俏生生的应答,动作飞快的办成了唐无衣说的事情。

    古城守接过巾帕好好擦拭,随后重重叹了口气,这才说了谢谢。

    见古城守镇定下来,唐无衣伸手去为他斟茶,滚烫的茶水倒入杯中,偶尔倒出一枚茶叶,却是沉在了杯底。

    “古大人,这天很热么?”唐无衣瞅了瞅古城守,笑道。

    古城守摇摇头低沉道:“不热,不热!”

    唐无衣伸手指了指古城守的额头,又指了指他被汗濡湿的袖子,说:“那您这是?”

    “哎,唐公子你可不知,那人谁也得罪不起,我这是怕啊!”

    谁也得罪不起?听到这句,唐无衣跟着点点头。的确,姓澹台又生活在渊极都城,怎么的也是个有权有势的皇族。

    古城守喝了一口热茶,被烫过后似乎是好多了,他又说:“此前他与我说要来香铺看看,我这心中一直是悬着的!”

    唐无衣好奇:“古大人,此话怎讲?”

    “唐公子就别叫我古大人了,你我岁数相别不大,喊我古兄便可。”古城守忽而一脸热络,他想了想才又说:“此前与唐公子相谈甚欢,唐家香料也深得我心,所以此次宫内品香会我带了公子家的香料前去比试。”

    唐无衣点点头:“原来如此,不知这与今日澹台公子前来有何关系?”孤岛

    “哎,说来奇怪啊!”古城守颔首,“古某醉心调香,却是从未在品香会拔得头筹。此前与公子讨论香品颇有启发,自然也运用到了品香会中。香料本就上乘再经由提点,古某此次可是风光无限啊!”

    古城守顿了顿:“后来主上论香时便问我缘由经过,我诚实相告,谁知主上竟然表现出了十足的兴趣。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奇怪?”唐无衣更加不解,“为何说是奇怪?”

    古城守漏出一言难尽表情,他朝外望望确定没有其他人,这才说道:“主上以前对香料都不是十分感冒的,那日听了我是从唐家香铺得了香料,一下子,一下子……”古城守不敢再说,只能细声道:“让人觉得可怖极了!”

    这话一出,唐无衣如遭当头棒喝!

    不喜香料,却定了三车香品,今日还表现的十分热络,这——难不成是给他猜中了?

    发现唐无衣听后有些出神,古城守自觉自己说的不对。

    想了想后,古城守突然又改口了,他神神秘秘的说:“也有可能是我等技艺不入主上法眼,所以——”古城守没有再说,他心中觉得再说下去得越描越黑,干脆选择了噤声。

    唐无衣心中的锣鼓却是敲的震天响,看来,暴风雨还真当是从未远离!

    唐无衣努力冷静的说:“不知澹台公子是何身份,古兄一直喊他主上,难不成——”

    “不可说,不可说!”古城守心中想到澹台烈嘱咐不要泄露自己身份的事情,只得不住摇头。

    得不到答案的唐无衣无可奈何,他只能深吸一口气换回一脸灿笑:“方才说的都只是玩笑而已,无衣什么也没有听见。”

    “唐公子说的是,唐公子说的是。”古城守含笑点头,“饮茶,这可真是好茶啊!”

    二人默默饮茶,这桩事也就过去了。

    ***

    半月后,唐家香铺。

    因为澹台烈的大单子,唐家香铺雇佣了一大批学徒没日没夜的捣鼓着那三车香品,所以歇业有些时间了。

    唐无衣今日正在香铺中视差,现下坐在铺子后院的院子里歇息着。

    小环伺候在唐无衣身边,默默不语。说来不知是不是经历的多了,小环这些时日都不怎么活泼了,不像之前简直是个鬼精灵。

    见石桌上的茶水凉了,小环上前道:“少爷,茶凉了,奴婢给您换一杯吧。”

    唐无衣被铺后作坊浓烈的香气熏得头疼,迷迷糊糊的道了句:“成吧,再给我拿件大氅来,我歇息一会儿。”

    他这是许久没有好好睡过了,真的有点累,小环端着茶杯走了不久,唐无衣竟直接睡沉在了石桌上。

    石桌很冷,唐无衣不自觉的缩起身子,他沉沉的做起了梦。

    梦中很黑,他走了好久才看到一人,而那人看不清面孔,只能看见他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尖刀。不及唐无衣反应,那人的刀就这么刺入唐无衣腹中,再抬头,竟然是那澹台公子的模样!

    随后他身边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黑影,一步步靠近后竟然是些亡魂,有当年他搏杀过的敌人,也有白渡城的那些。

    他们疯狂的围上唐无衣,张口撕扯他的血肉,将他腹部的伤口越撕越大,口中哀声哭喊着:“我死的冤枉——”

    唐无衣感受着血流的温热和身体的疼痛,再看睥睨他的澹台公子,心中说不出的害怕!

    “啊——”唐无衣惊叫着从梦中惊醒,吓得他身后要给他拢大氅小环已崴脚,大氅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小环关切道:“公子,你怎么了?”

    唐无衣惊魂未定,吞口水道:“没事,没事。”他心想自己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只是梦而已!

    小环等了一会儿,这才又说:“公子,茶换好了,还有人托我给你带个口信。”

    “什么口信?”唐无衣转头看她。

    “炎王府,有请。”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