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3.第 33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铺子中的气氛突而有些诡异……

    澹台烈瞧着唐无衣的目光灼人,而视他目光的唐无衣则是心中窜起滋味莫名。

    这人怎么会来?难道是因为自己自皇宫脱出后一直未曾登门炎王爷府致谢,所以前来问罪吗?

    唐无衣脑中风云变幻,所以很快这种莫名的滋味就转为了惊惧,毕竟与这人在一起,唐无衣总是多灾多难的——

    更何况,唐无衣现在还是应该佯装失忆的时候!

    袖中的手握紧成拳,唐无衣努力定下心神,他用眼光悄咪咪的观察随行而来的城守大人与这澹台公子的随身护卫,却是发现众人皆是一脸惊愕。

    这情况可真让人猜不透!唐无衣琢磨片刻,心中有了定数……

    咽了咽涎水,忍住眉头抽搐,唐无衣向着澹台烈施礼道:“草民唐无衣,参见澹台大人!”

    谁知城守立马上前驳斥道:“不得无礼!这可是——”

    “无妨,古城守你退下。”澹台烈抬手,示意城守后退。

    城守一听澹台烈发话,登时一脸尴尬。他脑袋转的飞快,思量着澹台烈的意思,随后悻悻道:“是。”

    遣退城守,澹台烈突兀上前一步,他执起唐无衣的手一脸希冀的热络道:“唐公子,你我许久未见,不知你是否还认得我?”

    此话一出,唐无衣更是心悸,这人是什么意思?

    也不怪唐无衣多心与猜疑,毕竟他这些时日经历的实在是太多,尤其是渊极宫中对他杀意满满,唐无衣难免杯弓蛇影。

    见唐无衣有些慌乱又不说话,澹台烈不免有些失望,再想起今日出宫时傅氏说的唐公子未必已经痊愈,澹台烈的心更沉了。

    “主上,您,咳咳——”瞧见澹台烈一脸失落,竹心轻咳提醒。

    经由竹心这么一提示,再见被他执着双手的唐无衣满脸尴尬,澹台烈恍然,是自己唐突了!

    澹台烈尽量漏出和善笑容,迅速放下唐无衣双手又道:“是我唐突了,唐公子莫怪。”

    “大人说笑了。”唐无衣连忙摇头,他像个受惊白兔一般慌忙向后退了一步再次施礼道:“草民早前得了怪病,对之前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若是没有认出大人,也是草民的过错。”

    他为何如此怕自己?澹台烈自然是感受到了唐无衣身上的恐惧,心中疑问不断。

    场面一时陷入尴尬,但古城守是个聪明人,他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这等玲珑心思的铺设台阶,澹台烈自然也明白,遂跟着笑道:“古城守说的没错,误会,误会而已!”

    看到自家主子有了台阶下,古城守偷偷擦了把头上的冷汗,眼珠子飞快的转了两圈,古城守便想好了下一步的动作。

    古城守往前一步说道:“公子,之前品香会上的香便是在这家购买的,那可真是万里挑一啊!”

    “哦?是吗!”澹台烈挑眉。

    他主仆二人这么一来一回,立刻将话题引向了今日的主题,也引向了澹台烈出宫的借口,更是缓解了众人间的尴尬。

    唐无衣也是聪明人,他见古城守夸赞自家香料便道:“城守大人谬赞了!草民还未谢过大人照顾草民铺中生意,实在惭愧!”端端的施礼后,唐无衣又朝款款而立的澹台烈恭谨说:“莫非澹台大人今日也是来寻香料的?”

    唐无衣与自己搭话,澹台烈岂能不回?

    他甚至没考虑自己是否孟浪,立马点头道:“是,是是是,还望唐公子为我寻几味香来。”

    嘶,唐无衣瞧着澹台烈模样又是深吸一口冷气,他怎么都觉着这澹台公子热情的过分了,看着就像不怀好意!

    但唐无衣是万万不能表现出来的!

    他冷静的想了想,便说:“那繁请大人随我往内室一会。”唐无衣作邀之后,众人齐齐迈开了步子……

    幽深的廊檐之下,唐无衣边走边沉思起来。

    唐氏香铺经营几代,其中售卖的的香料种类趋于繁多,现下铺中也有作制香用的,更有事先调配好的成香供人选购。

    不过真正好香的人,一般都会选择购买散香,一则这样符合所谓香客标准,二则也方便自己调配。

    渊极人好香料,上至帝王贵族,下至百姓平民。例如这位古城守,前几日便从唐无衣这里定了一大批散装香料回去。唐无衣想这古大人既说了品香,带来的人又是渊极贵族,那这澹台公子断断是不会要成香的。

    只这么一想,还未走到内室的唐无衣心中就有了决断。代婚新娘

    走到内室,待小环吱呀一推门,唐无衣伸手邀请道:“不知澹台大人想要什么香?”

    众人入内坐定,澹台烈痴痴的看着唐无衣道:“唐公子决定就好,我相信唐公的眼光。”

    唐无衣听了实在有些无语,转念一想,莫非这也是试探?

    露出一脸为难表情,唐无衣恭敬道:“大人说笑了,小民眼光怎能匹及大人,不如让古城守为大人建议,如何?”

    “这——”被抛了皮球的古城守有些犹豫,他只能躲躲闪闪的观察着澹台烈的表情。

    澹台烈本就是想接近唐无衣,他又知唐无衣身为世族颇懂制香,遂不依不饶像个赖皮。澹台烈沉声道:“古城守虽懂香,但到底是个武将粗人,怎比得上唐公子手艺精湛。”

    这一定是在试探!唐无衣更加笃定,他额前都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但这人在上他在下,唐无衣又怎么能拒绝?唐无衣空吞一口气,随后正声道:“多谢大人抬举,那我便献丑了!”

    听得唐无衣答应,澹台烈又是一脸喜悦:“无妨!唐公子亲自调制,如何都好!”

    “小环,召人奉些香料上来。”唐无衣虽觉得这澹台公子奇怪至极,还是无奈的吩咐了下去。

    很快,几名仆从就从门外端着一盘盘木盘进入了房内。

    一个个盛满了香料的小碟和三尊巴掌大小的小香炉被置放在了房中几人面前的桌上。

    唐无衣起身在小环递来的铜盆中洗了下双手,拿了香帕擦干后回到桌前,缓缓道:“献丑了。”

    “第一味,梅花香。”唐无衣薄唇轻启,他一手拿起桌上小铜秤,一手拾起小勺开始称量香料。

    唐无衣边称边解释道:“沉香七两二钱,栈香五两,鸡舌香四两,檀香、麝香各二两,藿香六钱,零陵香四钱,法制甲香二钱,龙脑香少许。”称量后的香料被他置放在澹台烈面前,唐无衣说:“此香制香简易,只需上捣罗细末,炼蜜和匀,丸如豆大。”

    说着,唐无衣开始制香,温热的蜂蜜被他置入捣碎后的香料中,待可塑后,捏出豆丸。

    澹台烈看得出神,呢喃道:“如何用之?”

    唐无衣笑道:“爇焚即可,本香品配伍奇妙,香气清雅,含生发之机,妙香一支如沐春风,使人神清气爽。适宜于书斋琴房、居家静修。”

    说着他拿出一些早早调好的香丸置入香炉之中,埋后片刻,便有香味飘出。

    澹台烈伸手扇风闻香,随后道:“清雅端正,果真如此。”

    唐无衣轻笑答:“多谢。第二味,衙香。”

    “沉香、栈香各三两,檀香、**各一两,龙脑半钱另研,香成旋入,法制甲香一两,麝香一钱同另研待香成旋入。”唐无衣再起身称量,看着澹台烈喜悦表情他心中也莫名喜悦起来。

    唐无衣称好后点着那些香料又说:“除龙脑外,同捣末入炭皮末、朴硝各一钱,生蜜拌匀,入瓷盒重汤煮十数沸,取出窨七日。”他顿了顿,道:“本品用料考究,配伍严谨,既有通经开窍之功,又有安神养性之效。香气华贵中不失庄严,灵动隐于安和之中。”

    “养神?”澹台烈挑眉,“此前梅香也是舒神,唐公子为何如此选择?”

    此话问得唐无衣一愣,唐无衣扪心自问,遂答:“草民心思大人日夜忧虑,是以——”

    澹台烈还未听完心中就是一暖,他想唐无衣真是太贴心了,大笑而问:“此香如何用?”

    唐无衣亦是被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怔楞了下才说:“作饼爇焚。”

    说着他又选一新香炉,拿出成香埋入其中。幽香袅袅,隔在香烟两面的唐无衣与澹台烈在朦胧中对视,看得见,又看不见。

    “第三味,宫中香。黄熟香四斤,白附子、茅香各二斤,丁香皮五两,藿香叶、零陵香、檀香、白芷、生结香各四两,茴香二两,甘松半斤,**一两另研,枣半斤焙干。”唐无衣纤指巧动,他缓缓动作,“上为细末,炼蜜和匀,窨月余,作丸或饼,用时爇焚。”

    将最后一尊香炉拿出,唐无衣置入成香说道:“此香以黄熟香为主导,香韵基调清雅不俗腻,在客厅熏焚一丸,即使在卧室内小憩,也能产生置身香炉前的感受。辅佐香药多为养生效用,主祛湿寒、通经络,十分适合体内长久积寒的人群熏焚。渊极虽处大漠包围,可这些时日无衣亦常觉深寒,想必大人也有同样苦恼吧?”

    看似只在说香,却是一语双关,唐无衣自觉不能被动,同样开始试探。

    澹台烈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缓缓道:“渊极有吾在此,无衣日后定能身暖心平。这三味香品果然惊艳,无衣好眼光!”灼热的看着唐无衣,澹台烈又道:“古城守此次有功,这香深得我心。我予一月让唐公子备三车成香,一月之后就由古大人带唐公子来见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