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6.第 26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四野清明,山木含翠,四月微凉的细风吹入雍沙山中,只差一场春雨便可唤醒沉睡的山林。

    但雍沙山已经醒了,今日也同往日一般,雍沙山马匪营地忙碌如斯。马匪们乐此不疲的谈论着这些日子的收获,而寨中的俘虏们则重复着日日如一的繁重工作。

    蓦然,桂三壮实的身影从远处奔来,他口中高呼道:“少爷,那头准备好了!叶二当家请您过去!”这一声惊喝引得几名守卫的马匪偏头来看,在他们的注视中,寨子一隅的小屋门开了。

    唐无衣由小环陪同着自房中走出,他身上披着薄薄的春衣,头发随意的扎着。

    说起来,唐无衣一行在这雍沙山待了有几日了。因为解狼蛊所需的药材用量过多,所以经商议后二人决定多筹备些日子。

    唐无衣站定后冲桂三颔首道:“知道了,你去同他说,我这就去。”

    桂三得了口信,重重的点头道:“哎!好嘞!”说完,又匆匆忙忙的往回奔去。

    唐无衣瞧了瞧四面还在围观的马匪,再看了看门前十步外那些忙碌的俘虏,轻轻的摇了摇头,又带着小环回了房内。

    他这是才起来不久,近日他春困的严重,常常都是久睡不起,常常也伴着不明意味的梦。

    偏巧的是那些梦还都做的真实!

    大多数时候唐无衣都会梦见北寒堡唐家,尤其是前几日,时常在梦中看到他已故的大哥唐无音。后来总会梦到小时候的澹台烈,然不知不觉间又与白渡城那澹台公子重合。

    可这两日不知怎的,他竟开始梦起向轻寒来!

    坐回房中矮凳上,唐无衣手肘支着小桌撑起自己沉重的脑袋。少顷他伸手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柔声道:“小环,给我去弄杯凉茶吧。”

    小环倒是没听他的,她走到唐无衣身前给他倒了一杯热茶说道:“少爷,这个天喝凉茶对身子不好。”

    唐无衣盯着面前热茶冒出的烟气直直发愣,他伸手拿起杯子,浅浅的尝了一口。

    “少爷有心事?”大概是唐无衣太过反常,小环突然问道。

    唐无衣置下被子转头看她,盯视许久后淡笑道:“你不也有?”

    闻言,小环眸色沉了一瞬,她道:“奴婢没有。”

    “没有便没有吧。”唐无衣回头低笑,他又看向那袅袅飘出的烟气,末了摆摆手又说:“去拿衣服来,我们该动身了。”

    穿好衣裳,只小半柱香的功夫,唐无衣就被引路的马匪带到了叶惊鸿房中。其实叶氏兄弟早就在房中静候多时了,这会儿唐无衣前脚刚进门,叶孤鸿便迎了上来。

    “二公子,你来了。”叶孤鸿倾身上前,他将唐无衣引至叶惊鸿身前后又介绍道:“兄长,这便是二公子。”

    叶惊鸿苍白的脸上荡出几丝惊愕,随后他热切道:“二公子,属下叶惊鸿,没想到——”哽咽,叶惊鸿面上轮换着激动、懊悔、郁卒等复杂的神情,情至极处,他只得动身想要行礼。

    唐无衣知道叶惊鸿身子不好,赶忙伸手扶起叶惊鸿说道:“惊鸿兄不必如此,这一切都不是你我能掌控的。”言下之意,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如今介怀也没有半分好处。

    将人扶去坐好,唐无衣转身与叶孤鸿问道:“我说要准备的都准备齐全了么?”

    叶孤鸿目光殷殷的点头:“准备好了,百年老参一支,狗黄半车。”

    “那便好。”唐无衣满意道,他思忖片刻又说:“这几日惊鸿兄可日食清粥,忌口荤腥了?”

    叶惊鸿应声道:“日日奉行。”

    唐无衣得了答案夸赞道:“惊鸿兄自制力令人佩服,今日正巧七日,孤鸿兄命人将沸水提入房内,拿山参狗黄与我。”

    “全权听于二公子的。”叶孤鸿立马答应。

    叶孤鸿转身就向外头行去,走至门口又转身同唐无衣问道:“如此解毒,是否会有凶险?”

    唐无衣挑眉:“凶险自然是有。中狼蛊者若想解毒,不受一番苦楚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想以令兄的心性,定能安然挺过。”

    不及叶孤鸿再作迟疑,叶惊鸿淡淡道:“孤鸿,去吧。”

    只片刻,一大帮子马匪就将烧的滚烫的热水提入了房内,走在最后的几名抬了一个巨大的木澡盆,上头还特意做了盖子,大小完全可以装入两名成年汉子。

    马匪汉子将木澡盆放置在内室后把滚烫的沸水倒了进去,然后又有汉子从门外挑了不少狗黄进来,一把置放在了澡盆旁边。至尊编剧

    接着,叶孤鸿跟着也走进来,他拿出一方檀木匣子递到唐无衣手中,说道:“公子,参。”

    唐无衣启开檀木匣子,一股浓烈的参香从其中散发出来,他挑了挑山参细嫩的参须,啧啧道:“不错,有些火候。”

    合起檀木匣子,唐无衣说道:“都出去吧,留我与惊鸿兄二人。”

    “这——”叶孤鸿有些犹豫,他目光闪烁的看了看唐无衣又担忧的瞧瞧叶惊鸿,迟迟未动身。

    唐无衣叹息道:“孤鸿兄不信任我么?”

    叶孤鸿连忙解释:“公子说笑了,只是属下担心家兄——”

    叶惊鸿闻言拂手:“孤鸿,出去吧。”

    既然叶惊鸿都发话了,叶孤鸿自然是乖乖出了门,而他这山寨二当家都出了门,那帮做了苦力的马匪汉子自然也是乖乖的跟着出去了。

    房内只剩下了叶惊鸿与唐无衣二人。

    唐无衣走去澡盆前伸手测了测水温,随后检视了下狗黄,便说道:“惊鸿兄,宽衣入浴吧。”随后他背过身去,将整间房留给了叶惊鸿。

    同为汉子,也曾是同袍,叶惊鸿当然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他大大方方的解开身上衣袍,伴随几声小声的水花溅崩声,叶惊鸿走入了倒满热水的澡盆。

    叶惊鸿拂水数下,随后说道:“二公子,请继续吧。”

    听见叶惊鸿已准备好,唐无衣转身拿过了那上好的山参。他将山参撤作两半,将其中一半递到叶惊鸿面前道:“放入狗黄后咬住,切莫吞入。”

    当叶惊鸿接过那山参后,另一半的山参登时让唐无衣丢入了沸水之中。

    唐无衣拉过那盆狗黄,走到叶惊鸿身后站定,随后低声道:“再过半柱香我就将这些狗黄倒入,你且泡着缓缓。”

    忽而,唐无衣瞧见了叶惊鸿身后长长一条刀伤。他失神去触了一下,脑中猛然想起叶孤鸿说他兄长尸骨被啃食的不成样子的事情。

    “让二公子见笑了。”叶惊鸿身子一怔,随后他沮丧道:“公子当年骁勇善战甚少受伤,北寒堡中的姑娘都羡慕公子一身美姿!可惜属下学艺不精,除了这脸还是完好,身上实在是一片狼藉。”

    唐无衣回神收手,他自嘲道:“三年前我被人捅了个对穿,恐怕比你的还要难看。”

    叶惊鸿背着的身子缩小了一点,他更加沮丧的说:“公子一说,属下又想起大公子,哎,不知大公子如今——”

    “莫想了。”唐无衣虽然也是难过,可他还是劝慰道:“家中一事,来日方长。”

    房内沉默,叶惊鸿将他身子沉入水中,过了许久才闷声道:“公子可觉得我与孤鸿在这山寨中苟且度日十分可耻?”

    闻言,唐无衣怔楞。他平平心,答道:“未曾。”

    叶惊鸿苍凉笑道:“奴役无辜,抢掠烧杀,属下从前从未想过自己与家弟会沦落至此。就算如此,二公子也不觉得我俩可耻么?”

    唐无衣闻言释然:“从前为国征战不过是为国劫掠,如今为自己,又有何区别?北寒已是到了风雨飘摇之境地,能从其中泥淖脱身,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见你们劫掠奴役心中自然不适,但山中马匪亦有生存权利,无人可定尔等是非。”

    “君子不能以身报国,却在边境苟且,属下心中一直为此郁卒。”叶惊鸿蓦然转过身子,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唐无衣,像是等待一次救赎。

    可唐无衣也是需要救赎的那人,他叹息道:“实在想不通便想想我吧,我尚且避难南下,你不过挣扎求生罢了。”

    叶惊鸿垂下眸子又转回身去,没有说话了。

    时间差不多了,唐无衣动身去拿狗黄。他将那巨量的狗黄全数倾倒至澡盆之中,登时,澡盆的水换了一波颜色。

    唐无衣将斜放在一旁的澡盆木盖摆上澡盆,盖着一半留下了两人大小的空位。

    只听盆中缓缓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随后越来越烈。

    而盆中叶惊鸿蓦然嘶吼出声,手中半支参差点掉落。唐无衣眼疾手快的抢过人参一把塞入叶惊鸿嘴中,随后他轻轻扯去自己身上外衣,只留着一件里衣,推了叶惊鸿一把从他背后也进入盆中。

    唐无衣淡定道:“咬住,我要用银针刺穴了。”拿出准备好的银针,唐无衣拔针刺入叶惊鸿腰间穴位,叶惊鸿闷哼未出,却听外室一声巨响。

    几步急促的脚步声在外响起,随后听见叶孤鸿大叫:“公子还需多久?有人欲图攻寨!已在山谷半路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