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5.第 25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二当家不知如何回答,他沉沉抬眼却是瞧见唐无衣身上依旧捆绑着的麻神,遂动手来解。

    唐无衣被这突来的崩天消息搅得六神不宁,他任由二当家摆弄自己,就连自个细嫩手腕已被粗糙的麻绳摩擦的破皮了都没发现。

    解开他与两名仆人的麻绳后二当家将唐无衣扶至桌边坐下,随后为他斟水推至唐无衣面前。

    二当家怆然垂首,手指用力抓紧桌布低哑道:“是孤鸿与家兄失职,未能保护好大公子,这才让何晏那贼人——”

    “这不是你我就能改变的。”唐无衣摆手,他捏起的茶杯一直未曾触口,此时愤愤的置在桌上发出闷响。

    “看我这愚钝脑子,公子可需先行换洗?待换身衣裳,我再同公子叙旧——”

    唐无衣闻声未动:“不必。”他思忖后深深吐纳数次,遂抬头朝一旁云里雾里的小环与桂三说道:“你们二人先退出去吧。”

    小环和桂三定了片刻后心中也算澄明,二人便依言乖乖退下。

    只是小环走前眼中闪过几丝不明意味的神光,可惜的是唐无衣未曾注意到罢了。

    于此,房内只剩唐无衣与二当家二人。

    二当家猛而从坐凳上站起,他扑棱一瞬的跪在地上怆然道:“叶孤鸿见过二公子,此前孤鸿多有得罪还望公子海涵。只是,公子可知唐家已经——”

    “呵,我已料到会是如此。”唐无衣哂笑,他伸手将叶孤鸿扶起淡然说道:“你且同我慢慢道来。”

    叶孤鸿神色悲切,他轻叹:“那还是天元九十九年初春之事。”

    天元九十九年初春之时,唐无衣已是白渡城中一只老鬼,可北寒堡中唐家却是又添了新魂。

    北寒唐家此代家主膝下共二子,大公子唐无音,二公子唐无衣。

    唐无衣战死之后,唐家家主便已心力交瘁,可就在这年,唐家大公子也步了二公子后尘。

    北寒乃是大陆北面国家,与南面渊极、东面照日割据三方,其间还有星点小国在中苟延残喘,国内此前还算平稳。

    但逢冬末初春,北寒更北的一股野人势力会往北寒挺近,一路劫掠村庄,烧杀作恶。所以,北寒照例会在此时发兵抗敌!

    只是天元九十九年的北寒初春冷得刺骨,所以北寒堡中一直犹豫是否发兵。

    天时不适,地利不佳,国库赤字已现,加之东面还有绵延战事,向轻寒思忖之下决定听从何晏之言不再顾及北边。

    但是,唐家岂会坐视不理?

    唐父曾北上抗敌,唐无音亦是多年驻守北方,如此之下,便逼得唐无音自行请命北上。

    可这偏偏就中了何晏的计!

    于情于理,自唐无衣战死后唐无音便顶替家弟东去与照日周旋,唐父驻守北寒堡保护向轻寒安危。虽北面换了宋家驻守,可北寒国中到底还算安稳,而几大世家亦是屹立不倒。

    可只要世家不倒,何晏便不能一手遮天,于是便想出了这真假调动的计谋。

    他假意放弃北面野人,顺利逼得唐无音北上。而因东面战事不能不顾,宋家军又不习惯于东面潮润空气,于是北寒堡中唐父便奉旨东去。宋家班师回朝,却因家中只有兵权且幺女与何晏有姻亲关系被紧紧扼住咽喉,几乎成了何晏手中傀儡。

    虽然知道其中猫腻,可唐家不得不跟着何晏的步调而动!

    随后四门世家中司马家主去世,家中大乱之时其朝中独子司马寅被人暗杀,司马家登时陷入紊乱之中。而与宋家交好的傅家,则因家中势力不稳而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北寒堡已半数落入何晏手中。

    但何晏这计并非一箭双雕,反之,这是一箭多雕之计。

    唐无音北上后军情被泄,于北面腹地孤立无援,几近断粮。可野人部族生性凶残,加之早已习惯北面风雪生活,所以随着时间越战越勇。

    背后援兵迟迟未到,叶孤鸿便是此时被唐无音派遣南下求援的。

    唐无音心知粮饷定是何晏从中作梗,遂派叶孤鸿绕过北寒堡往南面而去。但何晏早早料到唐无音动作,叶孤鸿还未能出关便被押回北寒堡中。此时,唯叶孤鸿亲兄叶惊鸿还同唐无音困守北面。

    困守数日后,唐无音军中彻底断粮。将士皆是疲惫不堪、饥肠辘辘,寒冷与疾病肆虐之下,唐无音军中将士越来越少。

    就在将灭之际,突而有小队军饷送人前线。本以为是救命之物,却是杀人无形。

    狼蛊便是下在了那军粮之中,食者将性情大变,喜食生肉。

    狼蛊本是宫中秘物,谁也不知它是如何被下入军饷之中。只知道唐无音军中将士中毒后,发生了骇人的一幕!抗战枪王

    血肉的气息是狼蛊最好的引子,前夜押送军饷之人后一夜便成了屠戮的侩子手。

    唐无音军中之人皆成修罗,一时间同宗互食,场面实在是不堪入目。唐无音与叶惊鸿因不堪受辱本准备一同自裁而亡,谁知叶惊鸿最后未能身死,同样被押回北寒堡中。

    或许是叶惊鸿本身克制力极强,又或者是他中蛊不深,自与叶孤鸿同关于北寒地牢后除人虚弱外倒不是十分嗜血。

    此后二人因旧识逃出北寒堡地牢,却得知唐无音尸身被辱,运回北寒堡时已被啃食的不成人样。

    说及此处,叶孤鸿双眼失神的说:“我与家兄无颜回唐家,也不敢再待于北寒堡中。当时北面、东面皆是在何晏掌控之中,唯有南面因与渊极来往控制不严,于是我俩便南下渊极。也是在此,遇上寨中马匪,家兄身体不适,我只得抢了这寨子。之后,哎——”

    唐无衣面无表情的问:“无音哥哥他之后有好生入葬么?”

    叶孤鸿点点头:“家主自东面归家,好生安葬大公子后一病不起,而主母自二公子故去后便日夜疯癫。唐太后崩后,朝中风云变动,唐家更是式微如斯。而属下日前得到消息,说是如今家中不论嫡系旁系,皆已经不剩几人了——”

    “何晏真是狠辣,怪不得此前他传人屠城寻我家中无一丝反应。”

    叶孤鸿沉默了,他自嘲道:“唐家与公子防卫社稷可谓功高,北寒国中谁人不知!然北寒如画江山早有窥探之辈欲图染指,国外尚有不绝征伐,朝内隐疾却是更甚。”

    唐无衣默默饮了口茶,他咬下唇边翘起死皮,嘴唇登时泛出一点血丝。

    “何晏如此行为,难道真只为了权柄?”

    叶孤鸿摆首:“属下私以为,何晏是为窃国。”

    唐无衣大惊:“窃国?”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叶孤鸿,随后却是沉下心来,又道:“也罢,也罢——”思忖片刻,唐无衣抬头看向叶孤鸿,思维极其跳跃的说道:“数日后我为惊鸿兄解蛊,之后我便要南下。”

    “南下?”叶孤鸿惊愕道,他想了想又问:“二公子难道不想重回北寒堡中?属下在此已做足准备,只等——”

    唐无衣打断他,冷笑道:“回去?回去做什么?”他抬头闭眸深叹:“为我死者太多,如今我也自身难保,而你,还想让惊鸿兄再受一回狼蛊之苦?”

    叶孤鸿怔楞住了,少顷他呢喃道:“我,我——可是家中血海深仇该如何?”

    “避其锋芒,再作打算。”

    “是。”

    ***

    北寒堡,宫中。

    “无衣,无衣你在哪?”

    “酒,我的酒呢?”

    “奏折?呵!奏折如今还归朕批阅么?”

    寝宫中飞出一本厚厚的《帝王家史》,随之被赶出来的是一名老太监,老太监满脸悲伤的望了眼寝宫之内,跪安后快速的退走了。

    寝宫内奢华的龙床上躺着一名青年,他状况不太好,身上衣衫凌乱,胸口大敞。

    透过青年身上层叠的纱衣,露出的是里面白腻的肌肤,配上一张俊脸,就算是憔悴如斯也是十分赏心悦目。

    只可惜很快他俊美的五官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不过身上贵气依旧不减。

    抓过手边一封奏折打开,青年细细的盯着上面写着的红字,呢喃道:“无衣,无衣你在哪?”

    他情绪忽而低落忽而激动,接着重重的喘息起来。情绪激动至顶点时,龙袍被他抓过重重丢在一边,只片刻后,他痛苦的蜷缩了起来。

    “来人!来人啊!药,朕的药呢!”忽而,青年喑哑的嗓子破音嘶吼,不刻便招来了几名宫侍。

    一名宫女见状惊慌道:“皇上又犯病了,快去请何相!”

    “滚,都给朕滚!什么何相,贼子,都是贼子!你们都想杀了我!都想杀了我!!!”

    被向轻寒一顿训斥后,寝宫内的宫侍惊慌起来。他们匆匆跪安,随后手忙脚乱的奔了出去,至此向轻寒又一人躺在了龙床之上。

    独处的向轻寒望着房顶上繁复的雕纹嗤嗤而笑,身子抽搐间哭搡道:“无衣,无衣你在哪?”

    一柱香后,何晏来了。

    何晏优雅的走到龙床边坐下,食指挑起向轻寒下巴,瞧着他憔悴的小脸轻笑道:“皇上,别来无恙。”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