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0.第 20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是那人的声音!

    其中带着点惊喜带着点不可置信,轻轻柔柔却又壮烈不已的撞上了唐无衣早已冷寂的心。

    面前的李秀才早已噤声,看他面部表情似是对唐无衣背后之人十分敬怕。一时间粥店内的空气凝固了,时间也像是被定格一般,每个人都维持着当时的动作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有半柱香的功夫,背后那人才道:“你们先下去吧。”听了他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赌徒王趁势将李秀才带着轮椅推了开去,只留下唐无衣一行以及唐无衣还未见过的背后之人留在原地。

    粥铺的光线陡然黯淡了些许,听到几声脚步以及重重的“吱呀”声后唐无衣确定是粥铺的门窗都给人关了。此时,唐无衣的身子没来由的猛然一颤,心脏也开始狂跳起来,觉着自己像是期待又像是惧怕。

    当唐无衣发现自己的反应竟是如此反常时,他郁闷的蹙起眉头。

    思忖许久后唐无衣才悠悠转过身看向身后之人。

    果然,来人就是那渊极皇族!

    这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名唤无衣?难道是上次粥铺之事后他去调查了自己?那这事与唐家战后被优待是否有关系?看到来人的一瞬间,唐无衣脑中问题如潮水般涌现出来,扰的唐无衣六神无主,可是现在他必须静下心来!

    于是唐无衣深深的吐纳数次后伸手理正了自己身上的衣袖,接着他单手拂摆后恭谨跪拜道:“原来是澹台公子,此前无衣不识泰山,受恩于公子却是多有得罪,望公子多多包涵。”

    小环和桂三见自家主子已经恭恭敬敬的给人下跪,又听唐无衣口中说这人是澹台公子,自然是瞬间懂了其中缘由,于是也跟着伏跪下来。

    见到三人如此,尤其是唐无衣的反应,澹台烈眼中满是惊愕。

    这几日他总算是信了澹台澜的话,已经做好了与唐无衣再次生死诀别的准备。可谁知今日出外散心时竟见到了唐无衣,澹台烈在不可置信后其实是满心欢喜的!但是,为什么本该喜悦的重逢却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澹台烈口中含着的话就那么哽在了喉中,喑哑着怎么也说不出来——

    闭起双眼心如刀绞,面前唐无衣生分的表情与十足的官腔让澹台烈没来由的难受。他这会儿是失神了,可面前的人跪拜着不敢起来,约莫过了有一会儿澹台烈的随身侍卫竹心才低声提醒道:“主人,已经有小半柱香了。唐公子脸色不佳,您再不赦他起来怕是要撑不住!”

    听了竹心低语澹台烈恍然睁开眼,看到身前端跪的唐无衣澹台烈猛然就想的通透了。其实照理唐无衣也应是如此反应,毕竟如今白渡城已在渊极掌控之下,就算唐无衣不知他是谁,但是澹台姓氏已成其中之主,任谁见到他都该好生生的行个大礼,更何况是唐无衣这等受尽了君臣之教的人呢?

    这时的澹台烈才缓过神来,看着唐无衣有些苍白的脸澹台烈眉头微微皱起,他忙道:“无妨,唐公子快快起来吧。”

    “多谢澹台公子。”唐无衣正正经经的伏了伏身子,随后由小环搀扶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此前大病身子才好,由于澹台烈失神许久所以他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这会儿双腿凉冰冰的站都有些站不稳,起来以后好努力才稳住了身子。

    小环虽然惧怕面前占了白渡城的澹台烈,但看唐无衣有些不适,还是哆嗦着小声问道:“公子,你无事吧?”

    “没事。”唐无衣伸手抹去小环因害怕涌出的眼泪,柔柔说道。

    谁知这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一幕在澹台烈眼中却是扎眼极了!为什么唐无衣对一个下人都如此温柔,对他却是一步一绉的刻板!为什么自己都叫他无衣且又表现的那么明显了他还是想不起自己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对自己那么的生分!

    想着这些澹台烈一时间怒火攻心,他想都没想当场伸手抓住了唐无衣因去拭泪还未收回的手腕,力道大到将唐无衣白皙的皮肤抓出了红印,疼的唐无衣用力咬住下唇。

    唐无衣心中警钟狂鸣,可他还是尽力保持镇定,忍着疼痛道:“澹台公子?”

    “啊!”澹台烈口中漏出一节单音,他盯住自己无意识而伸出的手,随后闪电一般收回,歉意道:“抱歉,抱歉——”

    “可是我等方才冲撞了公子?”唐无衣不动声色的退了半步,“若是无意间冲撞到了公子,还请公子切莫责怪。公子也知白渡城之事,唐家一夜灭门,我与家仆皆是心力交瘁,听闻城中大将特赦这才回来奔丧。我知公子宅心仁厚,所以——”顾欣妍

    澹台烈听了立马接话:“没有,无衣你不必那么拘束,我——”他“我”了半晌也没“我”出个下文,只十分尴尬的又说:“是我太突兀了,是我太突兀了。”

    明知他话中有深意,偏偏唐无衣就是猜不透,遂只能淡淡说道:“是无衣僭越了,多谢澹台公子海涵。”

    面前的唐无衣满是生疏而且明显没认出自己是谁,澹台烈只能悻悻的收回手别再背后握拳。他现在真是又喜又气,可这股儿气绝绝不能撒在心上人身上,于是吃气的澹台烈选择坐到了身旁的木凳上,对着内堂没头没脑的喊了句:“老板,来些江米粥。”

    澹台烈随后思忖片刻,少倾朝仍然立在一旁的唐无衣小心翼翼的说道:“上回你来喝粥被白梓成那狗东西挡了道儿,方才进来也听你说想吃江米粥,可惜这次是被我扰了兴致。战事胶着才显安定,唐公子远回白渡应是怀念这粥铺的粥的,不如这会儿我请粥几许就算是洗尘加赔罪吧?”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真是令气氛尴尬。

    唐无衣看这人认真的目光心中直想发笑,可一想前一会儿他才一脸暴戾的捏住自己的手腕,心中登时又有些犹豫,好生想想后还是歉意的说:“多谢澹台公子美意,可惜今日无衣还要去城主府寻一寻唐家骨冢。如今天色不早,怕是到了城主府还要候好一会儿呢。”

    澹台烈一听他不与自己相约,立马急了。

    可再听唐无衣后话,澹台烈心中登时又有了底气。唐家骨冢?这唐家的棺材都还没下葬呢,他们现在不都好好的立在唐家院子里么!重要的是他现在也住在唐家院子里啊!如此一来,岂不是可以——

    脑中灵光一闪,澹台烈立马道:“唐公子何须再跑一趟,饮粥后同我一同回唐府便是!”

    唐无衣当然知道唐家的那些棺材还没下葬,他说去城主府只是不想自己漏出马脚,且他现在当真是想摆脱这个时而正经时而癫狂的澹台公子!谁知这澹台公子竟然这么说,实在是让他吃了一惊!唐无衣脑子转的飞快,他寻思着若是按此推测,难不成这澹台公子就是白渡城的渊极主将?

    “澹台公子何出此言?”唐无衣佯装惊讶,“为何是回唐府?我听闻城中尸骨已全数安葬了,须去城主府才能寻着。”

    澹台烈面露喜色,一脸邀功的模样说道:“我命人留棺不葬还做了理尸,这会儿尸身都还好好的摆在家中呢!本想着过段时间便好生安葬,正好今日遇着唐公子,想来这一定是天定的缘分吧!”

    唐无衣真是信了他的邪!自白渡城破自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了,按照礼数早该收棺下葬。就算是渊极民风开放不拘礼数,可这盖棺定论的事情却是万万不能轻看的,更何况这唐家人的尸体与他无亲无故,更是不该被他看得这么重。唐无衣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觉着这澹台烈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儿才敢让人处理了尸身一直不葬?或者唐家与渊极宫中其实有些交集?还是说,这神呼呼的澹台烈有坊间传闻里的恋尸癖?

    哪个答案都让唐无衣毛骨发寒,可他现在必须得回唐家,否则就算日后南下了心中也定会不安!

    定了定心神,唐无衣弱弱笑道:“多谢澹台公子能让无衣尽孝,此前来时路上我还恐不能送棺,现在看来真是多虑了。”

    澹台烈听了一脸舒爽的答:“凑巧,凑巧。唐公子好生品粥,待会儿就由我引路吧。”

    话音刚落,赌徒王就捧上一大海碗的江米粥,那分量就算是五个人吃都觉得有点多。

    唐无衣扭头去看了瑟缩在角落的李秀才,见他瑟瑟发抖的模样当时便想扶额轻叹,看来这李秀才可真是被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儿给吓坏了!

    赌徒王放下碗筷也走了,他比之前变了不少,大概是经历的太多了,所以赌徒王现在人沉稳了也不爱笑了。唐无衣见他又走回李秀才身边,拉了凳子开始与李秀才低声说着什么,李秀才听了许久慢慢的安定了下来。随后赌徒王将李秀才滑落的额发敛起,这才温柔的笑了出来,这让唐无衣看着有些心暖也有些艳羡。

    唐无衣耳边蓦然传来澹台烈的声音,他道:“无衣,这家粥铺的粥可真不错。”

    “是啊,因为这铺中煮粥的人从来都不错。”

    当然,如此多的江米粥最后也未被众人喝完。

    而唐无衣,回家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