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6.第 16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轰隆——轰隆——

    天色说变就变,唐无衣一行即将出门前往宝通票号之时,望月村之上的天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成了一片灰蒙蒙的颜色。它就跟唐无衣今天的心情似的越来越暗,最后阴沉成了浓黑,似是要将整个望月村都吞进黑暗中一般。

    小环正为唐无衣开门,头顶闷雷陡然响了一声,小环抬头去看后对唐无衣说道:“少爷,这天气怕是要下暴雨了,我们还要出门么?”

    唐无衣在门檐下凝眸看了一会儿,沉声道:“桂三,你快去拿伞。”

    于是,得了令的桂三急冲冲的往府中冲去,而小环则陪着唐无衣躲在门檐之下。

    只是桂三奔出去后一小会功夫,雷声响到了极致,倾盆大雨自天而来,打在地上很快便积起了一层水。门檐上不断有豆大的水珠垂落,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几乎连成了一线,这绝对是唐无衣重生后见过最大最狂躁的一场雨。

    渐渐地,唐无衣脚下的地面开始有水花飞溅而起,不断的沾在他的鞋子与袍底上。不过唐无衣心思不在于此,等下身几乎都快湿透了才因小环的惊呼而发现。

    “少爷,我们是不是先去换套衣服?”小环关切道。此时恰好桂三自府中奔来,小环远远望见桂三更是心切,她对唐无衣说:“少爷你看,刚好桂三来了!”

    不及唐无衣应声,小环就想往雨中冲出去。她步子才迈一二,唐无衣当即伸手一抓:“不必,没有时间了。”

    小环一脸惊讶,她闷闷的“哦”了一声,嘟囔着:“可是如此的话少爷要是受寒了该如何是好?”

    桂三步子很快也没有给自己打伞,就顾着快点拿伞过来的他奔到二人面前时身子早就湿了大半,脸上也是湿漉漉的。桂三只粗粗抹了把脸就将手中的伞递给了唐无衣,“少爷,你的伞。”

    唐无衣接过后示意小环:“你带桂三去洗洗,我一人出门吧。”

    “可是!”

    “别可是了,照我说的做。”

    小环到底是丫鬟,唐无衣说话的语气又是十分的不容抗拒,最后他一人出了大门。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望月村的街上冷清了不少,就连本来十分热闹的集市都是清净的有些异乎寻常。唐无衣一路朝宝通票号走去,路上只看见一旁商铺门口三两躲雨的百姓,走的远了些后竟连人影儿也没了,让他仿若有种天地只他一人的孤寂错觉。

    不过唐无衣习惯了,他依旧不快不慢的走着,不顾瓢泼大雨也不顾被濡湿的衣装,一路只寻思着如何解了此次的围才好。

    少顷,宝通票号到了。

    虽然没有来往的行人,但宝通票号今天依然门扉大开。因为天色很暗,宝通票号外头的灯笼已经点起了,整个店铺在沉沉天色中显得极其显眼,温暖的色调让心中焦急的唐无衣没来由的平静了下来。

    唐无衣走到票号门前收起伞,随后进了票号。

    票号的小厮已经与他很熟了,所以当唐无衣进去的一瞬间,那小厮便满脸热切的迎了上来,“唐公子,好久不见您来了!近些日子您可还好?今日来是要存银还是取银?”

    在票号中四下望了望,唐无衣这才冲他颔首道:“这些日子还成,不过今日我是来找澹台号主的。”

    “什么?您是来找我们号主的?”小厮听了有些吃惊,随后抱歉的说:“唐公子这可不巧了!最近票号中事情繁多,号主常常需要出门办事,所以澹台号主现下不在我们票号之中!”

    唐无衣闻言大惊:“不在票号?那他何时能回来?”

    小厮十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额头:“这可不好说,澹台号主已经好几日没回来了。”这时那小厮其实已将唐无衣引到了票号外堂的会客椅上,手脚麻利的奉好了热茶,可唐无衣现在根本无心去品,只端着茶呆呆发愣。

    怎么偏偏是今日不在票号之中?难道是天要亡我?唐无衣心中乱麻缠的更乱了,他深深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茶水。

    “唐公子,唐公子!”票号小厮见唐无衣愣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唐公子你可是有什么难处,如果是银钱上的小的也可以做主。要您今天要说的是小的做不了主的事情,不然您回去家中等等,或许澹台号主过些日子就回来了!”

    唐无衣恍然回神:“既然号主不在,那我先告辞了。”想了想他又说:“如果号主今日回来,请告诉他我有事与他商量。”

    小厮连忙应是,“当然当然,唐公子我送您出去。”

    既然宝通票号的人不在,那唐无衣再待在这也没什么用处了。他拿起自己的伞跟着小厮出了门,打起伞后回头看了眼宝通票号门扉上挂着的灯笼,叹息着往回走去。

    回去的路上同样是没有行人的,甚至空中的雨下得比之前更加可怖,雨点打在唐无衣的油纸伞上发出重响,让他有种油纸伞要被打穿的错觉。不过那很快就不是错觉了,唐无衣只走到半路油纸伞就开始漏水了,接着伞面的一处油纸在一阵暴雨摧残下终于寿终正寝,当场炸裂了开来。重生之一品厨女

    一小片油纸坏了,其余的油纸也就开始崩毁,唐无衣没有伞了!

    他走回府邸的时候已是湿成了落汤鸡,身上的衣物吸饱了水贴在他身上又冷又重。头发也是,唐无衣柔顺的头发因为水的浸润而没了形状,最后黏糊糊的成了一坨贴在他脖子后面,吸走他的体温后还发出一阵水蒸的古怪气息。

    但唐无衣对这些皆是兴致缺缺,他实在是没心思去管,毕竟他现在已是命在旦夕!扣了扣唐府的门,唐无衣立在门前盯着地上四下奔逃的蚂蚁,他这才发现地面湿透后不逃命的那些蚂蚁已经被冲得抽搐起来。

    很快小环就来开门了,她入眼看到的就是唐无衣一身落魄的模样,小环当即惊叫起来:“少爷,你怎么成了这幅样子!”

    唐无衣方想开口,一阵晕眩感涌上他的脑门,蓦地眼前一黑,唐无衣没了知觉。

    ***

    次日,望月村唐府有一身形与唐无衣相似的男子策马出了望月村。

    而几个时辰后宝通票号的主人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与澹台澜一同来了望月村的还有焦心的澹台烈。

    澹台澜一回宝通票号,昨日接待了唐无衣的小厮就凑了上来。他将前因后果与澹台烈细细一说,随后又告知了今日唐府的事情,大概是消息不太准确,传到澹台澜和澹台烈耳中就成了唐无衣独自策马往白渡城走了。

    “什么?你说他已经走了几个时辰了!”澹台澜不可置信,他怒斥道:“昨日他来找你你为何不差信差来通报?我雇你这么久你就是这样干事的?你知不知道白渡城出大事了!”

    小厮见主人如此震怒登时也慌了,忙辩解道:“因为公子常常来找您,所以我以为他只是来问问事儿。昨日我也问唐公子是否有事,可是唐公子不说——”

    澹台澜气的拂袖:“废物,你可真是废物!我宝通票号怎么会养出你这种废物!”

    “主人,我,我甘愿受罚!”

    那小厮知道自己是弄巧成拙了,也知道肯定是因为出了大事所以澹台澜才如此生气。他吓得瑟瑟发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垂着头不住的求澹台澜责罚他。

    一旁的澹台烈沉默了很久,蓦然脸色阴沉大吼:“你给朕闭嘴!”突而,他惊觉自己喊错了称呼,又改口斥骂道:“废物,闭嘴!”

    这下就连澹台澜都不吭声了,房内唯独剩下澹台烈来回踱步的声音。

    半柱香后,澹台烈猛然抬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澜叔,如今我们只得兵分两路。你且往白渡城走一趟,我回去整军,唐无衣他不能死!”

    澹台澜大惊:“整军?难道你要——”

    “恩。”澹台烈拿起放在一旁的马鞭子,整装说道:“他不能死。”

    ***

    几日后,唐无衣才从昏睡中慢慢醒来。

    唐无衣的头和身子都还很沉,喉咙间隐隐发干让他感觉自己很渴,支吾着嘶哑的吼了几声,便有人将还睁不开眼的他扶了起来。一股甘甜的凉茶从他唇间流入喉中,唐无衣觉得自己好多了。

    废了不少力气,他终于睁开了眼,努力的定了许久目光,唐无衣发现自己还在望月村宅子的床上。扶着他的人是桂三,而正在用勺子给他喂水的是一脸忧心忡忡的小环。

    见唐无衣睁开了眼,小环笑道:“少爷,少爷你醒了!”

    她冲唐无衣后面的桂三眨眼,娇嗔:“你看我说这方子有用吧!”

    扶着唐无衣的桂三似乎也是十分欣喜的模样,虽然唐无衣看不见,但却听得见他喉中低沉的笑。顺势,桂三还给唐无衣掖了掖盖在身上的被子,“少爷你可算醒了,不然小环她得急死了。”

    唐无衣听了懵了一会儿,随后清醒了便问道:“什么时辰了?这天色是不是我们该回白渡城了?”

    这话一出小环脸上的笑意不见了,身后的桂三也沉默不语。

    唐无衣见此心头一沉:“你们怎么了?”

    可小环和桂三还是不做声,两个人就像是哑了的闷葫芦一般,甚至小环收了碗勺想要避开。唐无衣当即知道事情不好了,恐怕自己已经昏迷了很久,他立马呵斥道:“快说,是不是出事了?”

    “当啷——”小环手中的碗勺跌落在地,碎成了几块。她蹲下身子去捡,随后肩膀耸动起来,接着嚎啕大哭着说:“少爷,白渡城和咱家都没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