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2.第 12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宝通号主闻言微怔,随后爽快道:“诸位随我来。”于是,唐无衣一行又由他接引,行向宝通票号内暖阁。

    从外厅到内阁还是有些距离,宝通号主一路也没闲着,边走边说:“唐公子近日气色是越来越好了,这与某与你初见时真是相差许多,人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唐公子莫非也得了些喜事?”

    唐无衣低笑:“无衣近日喜事没有,忧心事却是多得很了,这不才来找您诉诉苦。”看宝通号主低沉的眸色,唐无衣又说:“号主经营望月分号,且不说宝通票号名震天下,就算这望月村也是北寒境内北上南下的隘口,您在这待得久了肯定是自然见多识广。”

    “不敢当不敢当。”宝通号主推开暖阁的门,朝唐无衣一行邀袖道:“唐公子,请。”

    小环和桂三倒是没有随二人进去,唐无衣早早的给小环使了眼色,小环在门口就拉着桂三停下了。这倒不是不给他们二人听的意思,早前唐无衣便嘱咐小环要防着隔墙有耳,所以这会儿才如此顺利。

    于是他俩就蹲在门口望风,唐无衣和宝通号主进了暖阁。

    入了暖阁,唐无衣十分自然的同宝通号主坐了下来。他虽为客却是辈分小,今日又有些事情求别人,自然是十分殷勤的伸手去斟茶。宝通号主估摸着也是因为熟悉了,对此显得十分受用。

    唐无衣斟了茶后缓缓置到宝通号主面前,说道:“今日无衣才来门前就遇着澹台先生,实在是你我有缘啊!”

    宝通号主沉吟不语,泯了口茶后答曰:“先生此称某愧不敢当,唐公子喊我澹台便可。”

    “先生哪里的话。”唐无衣替他杯中又斟半满茶水,眼角余光看了看他腰间刻着‘澜’字的腰牌,拱手道:“先生于此间经营许久,称一声先生显您尊崇地位也是应该的。”

    “某不过一介无名之人,又是铜臭满身,何来尊崇地位呢?”宝通号主低低而笑,他指尖敲了敲桌面,“今日某还为生活奔波,先生这等雅称某实在是不足当之啊!”

    闻言,唐无衣心中稍乱,他没有想到这澹台号主的嘴巴这么油滑。唐无衣掩饰着捧起桌上茶杯饮了一口,他心想既然奉承不吃,那便直接一点,也省的大家一起打太极你急我也急。

    唐无衣定了定心神后道:“先生果然八面玲珑,是无衣浅薄了。”

    说着唐无衣站起身子好好理了下身上衣物,恭恭敬敬的对宝通号主行了个礼,低声道:“号主既知我是唐家子,自然也应已知道白渡城之事。无衣自小没有什么雄才大略,死前也是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一日到晚混吃等死也不懂什么大事。可当无衣复生后,忽然明白家中父母用心,所以立志洗心革面,就算不成就一番大业也总得保家中太平。”

    他顿了顿,宝通号主便接话道:“唐公子有此心思,也是唐家一番福分。”

    唐无衣恰好是垂着眼帘,他用袖掩面巧手搓了搓眼角,挤出几滴鳄鱼眼泪后垂泣道:“号主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无衣本已准备安生生活,可偏偏白渡城中有人不肯放过我,这才来了这望月村躲命。”

    “哦?竟有此事?”宝通号主面带惊愕,“不知这又是何番因果?”

    如果不是知道这宝通号主心思缜密,唐无衣绝对会以为他真的是因自己说的话而吃惊,可现在唐无衣看着宝通号主只觉得这老狐狸嘴里一定是吃了三四只老母鸡,所以才贼得跟什么似得。

    唐无衣叹了口气,道:“还不是有人其中挑拨!”他拭了拭眼角余泪,哀声道:“当年我与白家幺子都心系白渡城拂绿姑娘,偏偏那姑娘八面玲珑,让我俩好不吃对方的醋。后来因为为她赎身之事起了冲突,这才导致白家幺子误入歧途。”

    “本来我当他已有悔意,谁知......”唐无衣缓缓坐下,“后来派人探了探其中虚实,才知那等愚钝子弟自然是因为有人在其中挑拨的!奈何伤我心的人啊,就是我那心上人哩!”

    宝通号主惊声:“拂绿!?”

    只用了片刻,他又恢复镇定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眼睑也垂落下来不再注视唐无衣。

    唐无衣见他反应如此之大,心中登时有了底,便问:“澹台先生也知道白渡城拂绿姑娘?”

    纵然宝通号主如何想要掩饰,可馅已经露了,自然也就不能再躲躲闪闪了。宝通号主叹息片刻,正声道:“对那女娃娃,我也略知一二。”怪谈研究会

    窗外凉风透过未合拢的缝隙吹入暖阁之内,最靠近窗户的灯笼内的的火芯稍稍扑闪了下。宝通号主仿佛是受了寒一般拢起自己的袖子,而唐无衣扫了眼明灭的灯火淡淡道:“哦?不知先生知她些什么?”

    “不多。”宝通号主顿了顿,“她也是个苦命的女娃娃,三年前从照日来的白渡城,家中家道衰败这才当了一名琴女。若不是她家中放弃她,恐怕现在也该——”

    他眉头微微蹙起,口中说的是整个南境都知道的消息,唐无衣看他低垂而深沉的目光心知澹台号主说的是半真半假,所以只不住点头应是也未曾发表什么反驳言论。

    听着宝通号主一通胡诌,唐无衣末了从腰间拿出那柄狼牙埙,说道:“号主说的我大致了解,不过无衣听说这埙的主人与拂绿姑娘也有一丝缘分。”唐无衣挑了挑眉,颇为爱怜的抚摸了下狼牙埙上的裂痕,“听说这狼牙埙的主人与无衣同名同姓,所以甚是好奇,他与拂绿姑娘到底是有何种渊源?”

    “什么?”宝通号主更加吃惊,他连忙道:“不可能,这埙的主人不可能与拂绿有关联!”

    唐无衣面作好奇:“先生何出此言?难不成,先生知道其中故事?”

    宝通号主犹豫了,他指尖敲击桌面的频率越来越快,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少顷,他淡淡道:“唐公子说的绝无可能,我虽知道一些故事,但现下并不能告知唐公子。唯一可告诉公子的是,拂绿姑娘与这埙主人亲信交好,他二人来我这票号中一同存过东西罢了。”

    唐无衣一脸懵懂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就说么,拂绿姑娘怎么可能是害了唐将军的人呢?都怪家中那些丫头下人天天乱说,回去定要罚他们多嘴的银钱。”

    说罢,唐无衣起身朝澹台号主颔首道:“今日多加叨扰,无衣家信未启这就不打扰了。今日无衣两手空空还扰了先生休息,下次前来定备些礼物再来取经,此次便先行告辞了。”见宝通号主起身要送,他又道:“号主不必相送,今日多谢先生解惑。”

    得到心中答案的唐无衣步履匆匆的出了暖阁,对着蹲在一旁的小环桂三说道:“回家。”

    而他们走后一炷香,一脸疲惫的宝通号主又出了票号大门。

    ***

    望月唐宅,内院。

    唐无衣回来有一会儿了,这会儿坐在院中石凳上对着两封家信愣神,有点犹豫先拆哪一封。

    他有些坐立不安,身上的貂皮大氅已经滑落了数次,全数是由小环不厌其烦的重新给他披上的。虽说现下不是很冷了,但到底还是有些凉,谁知小环后来去暖汤婆子的那段时间唐无衣大氅落下后竟毫无感觉,直直冷到小环回来。

    小环抱着汤婆子回来一刻就看到唐无衣一身单衣坐在石桌前,遂小跑着到他身边将手中汤婆子塞进呆滞的唐无衣手里,捡起大氅抖落两下给他披上后才埋怨道:“少爷,你这是想什么呢?要这么多几回,前些天吃的那些补药就该白吃了!”

    唐无衣这才缓过神来,约莫是冻久了他竟觉得手中的汤婆子有些烫手,只得交替的捂着。暖了好久才呼出一口热气,依旧目光迷离的呢喃说:“我在想,先拆哪封?”

    小环听了歪头好奇的说:“少爷为何还要思考?于情于理,自然是急信啊!”

    “哎。”唐无衣深深叹息,“我就是不想拆它!”

    “为何?”小环娇声问:“定是家中有事要告诉少爷,少爷还是先拆了吧!”

    唐无衣将加急信捻起,低声说:“就怕,不是什么好事。”

    可该拆的还是要拆,唐无衣拿过一旁放置的启信刀在信封上轻划几许,终于拆开了那封加急信。

    信中有两张信纸,看样子都是唐母的手迹。

    第一张写着,白渡危险切勿回家!

    第二张写着,家中有难速速归来!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