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0.第 10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白渡山层峦叠嶂,深林密布,唐无衣一行走的不过是其中一条最为近世的山道。要说其他方外行路,那自然也是有的,在白渡山重重密林中再怎么神奇的路也是能被开凿出来的。

    由于是从白渡城出发且商队过于浩大,唐无衣一行在白渡山中走了数日才得走到官道。但一人一马就不一样了,若是有一匹快马或者舍得花银子一路换马,那么只要一天的时间便可穿入白渡山中的任何地方。因此,今日的白渡山并不安静。

    一鬓发斑白的壮年男子正策马狂奔,是宝通票号的号主!他身下的马已经不是从望月村中出去的那匹,想来是已经换了马了。山风呜呜的吹过,他身下马儿嘴中的唾沫星子也跟着不断晃出,看马儿疲累的模样以及听它口中粗重的喘息声就知道这匹马儿也该力竭了。

    宝通票号的号主已经入山了,他身下的马儿越跑越慢,眼看着时间不多了,他只得从袖中掏出一颗小药丸来。号主轻抚了下马儿的背歉意的说:“乖马儿,对不起了。”

    说着他勒紧缰绳让马儿停下休息吃草,其间顺手就将那小药丸喂进了那枣红马嘴里。约莫那是什么奇药,枣红马一吃当场成了精神抖擞的模样,鼻孔中呼哧呼哧的呼出兴奋气,亢奋的不行。

    宝通号主又骑上它狂奔而去,不多久就来到一处大营。

    很难想象,白渡山中竟然会有这么一处状似山寨的营地。只是其中的人不是山匪也不是马贼,而是各个精悍武装了的士兵,营地门口便有两个在守卫,而看他们的着装绝对不是北寒的军人。

    士兵们似乎是认识宝通号主的,只是闻了声好就放行了,宝通号主一路奔入大营之中,高声喊道:“侄儿!”他嗓门从未如此洪亮,很快,其中最大的一门帐篷的门开了!

    从帐篷中走出的,竟然是澹台烈!

    澹台烈不是那日粥铺内的着装,他换上了一身甲胄愈发显出自身威势。见到来人,澹台烈笑迎道:“叔叔怎么有空来我这儿,莫不是又有什么肥羊自投罗网了?来,我们去营中说!”

    说着,澹台烈朝身旁的竹心颔颔首,竹心会意后直接朝伙夫营走去,而澹台烈则是揽着风尘仆仆的宝通号主入了主营。

    宝通号主一入营中就看到一抱琴姑娘,他眯起眼仔细瞧了瞧说道:“这女娃娃好像是照日曲家人吧?”他戏谑的看向澹台烈,又道:“你个小兔崽子长大了,就算是曲家庶出的小姑娘也不该是你动的。”

    澹台烈顺着他的话瞥了眼拂绿,或者说现在该叫曲言的人,沉声道:”若不是她动了不该动的,我又如何会将他禁锢在这里?叔叔你是知道我的,我喜欢的从来只是一人而已。”

    宝通号主了然,随后又担忧的说:“他都死了三年了,你也该放弃了。烈儿,你该知道你这皇位坐的不稳,若是——”

    “叔叔您可别再说了,我已有了消息,他没死!”

    宝通号主只当澹台烈是着了魔,却又不想强行扰了他心性,只得改换话题道:“今日我来,的确是有事与你商量。”

    澹台烈也是聪明人,忙接话道:“有多少?”

    “这个数。”宝通号主双手举在胸前,十指全部伸出。

    澹台烈看了一惊,他道:“是谁家这么阔绰?”

    宝通号主并未回答,澹台烈看他眼神就知道他是忌惮身旁端坐的曲言,遂道:“曲言,你出去。”曲言也真的十分听话,她抱起自己的琴莲步款款的走出大营后,宝通号主才说:“是从白渡城来的,唐家。”

    “什么?唐家?”澹台烈满脸惊愕,“是经营香料的那个唐家么?与你交涉的是不是一名模样不大的公子?他现在如何了?”

    或许是他情绪太激动的缘故,宝通号主一脸疑惑的问:“侄儿为何如此激动?”思考片刻后他又道:“的确是白渡城难的唐家,也是你口中那名小公子,他似是染了小病面色有些憔悴。”

    澹台烈听了更急了,他慌张道:“什么病?有没有事?”

    “风寒罢了,应该无碍。”宝通号主低声笑了起来,“从没见你把谁当宝贝过,也没听说你认识那等巨贾。难不成就因为都姓唐所以就把人家当你那小宝儿了?”

    “不是。”澹台烈低下头,趁着宝通号主还在沉笑的功夫嘟囔了句,“他就是。”

    此时一阵肉香自帐子外面传来,宝通号主的肚子跟着咕噜了几声。澹台烈抬头笑看,遂道:“叔叔应是还未吃饭,来,外面慢慢谈这事儿。”二人移步矮桌期间竹心带人将准备好的酒食全数呈了上来,肉是烤得油滋滋的香肉,酒是醇香四溢的烈酒,宝通号主拿起盘中银刀割下一块放入嘴中咀嚼,和着烈酒吞下去后喜滋滋的怀念道:“好久未食这滋味了,我都快忘了。”

    澹台烈默默饮酒,淡淡道:“叔叔早年离家,这也是难免的。”

    宝通号主低笑:“侄儿说的也是。”他又割下一块肉捏在手中,问道:“不过现在不是你我回忆的时候,侄儿雄心壮志定当有所成就,我闲云野鹤乐的自在便好。不知侄儿对这次的事儿有何想法?”

    澹台烈将杯中酒饮尽:“且让我随叔叔去看一看吧。”

    ***

    望月小宅,寝房。

    大夫收了垫巾和医包,起身对床上的唐无说道:“外感风寒证,寒性收引易闭塞皮毛,邪郁于肺卫肺失宣降,卫阳失于温煦。公子这症状还不严重,等下我给公子开点方子,每日按照上面的做很快就会好了。”说着他从医箱中拿出笔墨,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张纸递到了唐无手中。

    唐无衣捏过方子一张一张的看,上书道‘适当锻炼强健体魄,尽少出门以免染疾。睡前热水浴足一柱半香左右,以温通气血驱散体内寒毒。每日服用生姜红糖汤,具体将生姜、葱自连根,红糖适量。把前两味水煎,过滤去渣,加入红糖,趁热一次服下。每日饭食改为白粥,趁热食用一碗,内加葱白四段、姜丝少许,多喝开水,最好能发汗以助祛风散寒解表。同时要注意休息,饮食宜清淡易消化,忌食鸡鸭等肥甘厚味。且每日以食醋少许放于房内,加热后在房间熏蒸,作消毒用以预防感染。’家教我的名字是富江

    见方子并无什么特别,唐无衣招来一旁候着的小环说道:“小环,以后就按着方子来。”说罢,唐无衣直起身子朝大夫拜了拜:“今日有劳大夫了,在家中候了许久才见我,无衣实在是过意不去。”

    那大夫年岁颇大了,人也随和,云淡风清的说:“无妨,这是老夫职责所在。”

    唐无衣咳笑,说道:“方子并无特别,但晚辈想要另外开些补药。晚辈素来身子不佳,此次不过颠簸几日就闹了风寒,不知前辈可有什么养神健体的方子可开给晚辈?”

    大夫听了皱眉思考了会儿,又开始挥墨写方。随后唐无衣一看,上书‘红参三十克,海马十五克,鹿茸九克,海沟肾一对,淫羊藿、菟丝子、肉苁蓉各三十克,韭菜子六十克加白酒一升。将前八味捣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浸泡,过滤去渣即成。每天晚临卧前口服少许,则可强身健体。”

    看这处方唐无衣有些囧了,这不是壮阳治靡的么,难不成自己肾虚?不过他还是颇为淡定的对大夫说道:“多谢前辈指点,无衣定当好好奉行此方子。”将方子递给小环,唐无衣说道:“小环,送大夫出去,我想歇会儿。”

    小环轻声应是,随后十分恭谨的将那老大夫送了出去。

    没多久小环就回来了,她候回唐无衣床边开始给唐无衣温替换的汤婆子。唐无衣虽然头脑沉沉却是始终睡不着,索性就盯着小环摆弄汤婆子,过了会儿他问道:“小环,我看着体很虚么?”

    小环身子顿了下,她快速提起温好的汤婆子放入唐无衣的被褥之中,“哪能啊少爷。您才多大的年岁,要说您体虚小环第一个不信的。您要不信小环您问问桂三,他肯定也这么说!”

    唐无衣真是被她逗笑了,他道:“得了吧机灵鬼,平常说话正正经经的,现在倒是巧舌如簧了!”唐无衣将身子缩回被褥之中,淡淡道:“你等下让桂三去采办那些物件,从今日起就按照方子来,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嗳,好嘞少爷。”小环贼笑两声,随后低声问道:“那今晚咱还吃肉么?”

    “肉肉肉,就知道肉!你个丫头是要胖成球,得了,今晚你和桂三吃点好的,给我做些白粥吧!”

    ***

    虽然小环的嘴巴油润了一些,但是她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唐无衣几乎没怎么等就开始喝起了那滋补的酒。

    他们租的院子因为唐无衣的吩咐比较偏僻,平日里没什么人往来就显得格外安静,而且唐无衣留下的人并不多,所以整个小宅子加上唐无衣也就七八个人,实在是扰不到他。

    找的护院唐无衣是不知道,但是随身伴着的小环和桂三都是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唐无衣也不避嫌了。

    唐无衣本就准备好好利用这先天躯壳,只是奈何能活动后一直事出不断,一直未能有时间好好指定一下计划。如今他远离白渡又少路途颠沛,自然静下心来开始温习武艺。

    唐无衣从镇上买了把木剑,只等自己身子好了就开始舞剑。如今每日只是动动身子打打拳,让自己发了一身汗就好。唐无衣是那么计划的,自己从前擅利剑擅长-枪,但是这么一个小少爷突然会了长-枪那等凶兵实在有些诡异,所以他打算只好好练习长拳和短剑便好。虽然现在年岁大了点,但只要勤加练习,保命肯定是不成问题了。

    而且,他不止是自己连,还拉上了桂三一起练。桂三虽然有一身好力气,但到底是个莽夫,被唐无衣操练了几天就有些受不了,差点没因此闪了腰而被送去老大夫那边。

    今日一大早,桂三又开始被唐无衣操练了。

    内院恰好是有处空地的,桂三脚上绑着沙袋正在扎马步,他下盘虽然稳却因为扎了太久有些发抖,只多过了一会会桂三就对他对面的唐无衣说道:“少爷,我们是要扎马步到什么时候,后厨的柴还没劈呢!”

    唐无衣目视远方:“还有半个时辰。”想了想,他扭头对一旁坐着的小环说道:“小环,你去找几个人把柴劈了,让桂三好好休息休息。”

    小环这坏心眼的当即应是,闹得桂三像是瘪了气的气球一样垂头丧气的。在他唉声叹气之中小环跑远了,唐无衣这才语重心长的对桂三说道:“桂三,其实你不傻,想要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就好好同我练这功夫。这世上只有一个白梓成,但是如同白梓成或者比白梓成更恶的人数不胜数,若是再遇到粥铺那样的事情,你不想着自己也该想着小环这个姑娘家。”

    桂三听了沉默了,唐无衣又笑着说:“桂三,或许你以前觉得我不成事,但是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两个受一点委屈。我唐无衣发誓,冲粥铺你舍命的恩情,我也不会让你和小环出事了。”没等桂□□应,唐无衣叹息:“继续练功吧。”

    当然,他们并没有能再扎半个时辰的马步,因为很快小环就风风火火的奔回来了。

    她一路小跑着过来,到了二人面前急得跟什么似得。匆忙的饮了口一旁石桌上的水,喘了好几下才说道:“少爷,少爷,外头来人了!”

    唐无衣不知来者何人,便问:“是谁?”

    小环深深的吸了口气:“是宝通票号的掌柜。”

    唐无衣不明道:“那你急什么?”

    小环啊了声,随即又说:“掌柜的还带了一个人!”

    这下唐无衣懂了,望月掌柜的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沉思片刻,说道:“你先去把人带到会客厅,我整理一下随后就到。”说着唐无衣起身往房中走去,桂三在他身后问:“少爷,我还要扎么?”

    唐无衣背对着他说:“不用了!”

    待唐无衣到了前厅,发现宝通掌柜的带来的人实在是有些奇怪!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