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7.第 7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商队的脚程并不快,不仅是因为货物太多,还因为路况不佳。

    虽然现在已是初春,但融雪后北寒境内的山路官道浸足水后泥成了一片,驮货的车马踏在上面皆需小心翼翼,否则一不小心陷进去怕是一时半会都扯不出来。

    唐无衣一行现下尚未走到最近的官道上,当日他们从白渡城出发后过了白渡河便沿着河脉一路走入了白渡山中,如今已有五六日了。

    白渡山是一片绵延的山脉,像一道屏障挡在北寒边陲,白渡河的源头就在它上面。山的这头是最南的白渡城,山的那头是名扬天下的望月关,若想深入北寒腹地就必须穿过崇山峻岭到达关隘之前,过了才算入了真正的北寒。

    再说望月关,望月关出名的理由不止因为它是北寒第一关,还因为它是由不化的玄冰天然冻成的一道长关。虽说北寒常年都笼罩在寒风中,可好歹也是有春天的,而望月关自它出现起从未融化过,就算是烈阳照在上面也不会滴落一滴水珠。唐无衣从有记忆起就知道这道关口的名字,他也知道每年都有太史令前去调查,可望月关为何如此至今无人可答。

    唐无衣是知道他们要走的这条路的,三年前他就是沿着如今去的这条路自望月关而来,可惜的是最终再没有回去。

    “望月。”唐无衣盯着窗内一方小小的天空呢喃道,“望月......”

    此时有飞鸟底鸣归巢的身影闯入他眸中,唐无衣见远方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心想今夜怕是又要宿林子里了。

    白渡山中的林子十分繁茂,若是有心人从外望去就会看到延绵到天际的绿毯。其中喜爱伤人的野兽不是很多,那么广袤的林子只住着几户以猎为生的山户,既不会将动物打尽了也破坏不了几株绿植,因此随处都可见生机勃勃的景象。

    这般神仙地于唐无衣来说实在是太美好了,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林子里太冷了,每天夜里驻扎之时,一簇篝火始终是照不暖这浩荡一行的运货队伍的,接连几日下来唐无衣已是有些乏力。

    这时,车队停了。

    小环正在瞌睡,这两天她为唐无衣操心的太多导致晚上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只能白天补眠。车子一停一震,小环从矮桌上惊醒过来,她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慌张道:“少爷,少爷!怎么了?小环在呢!”

    唐无衣瞧她惊吓模样无奈叹息:“没事,车队停了准备扎营。”

    “嗨,吓死奴婢了。”小环拍拍胸脯,“奴婢这就下车找桂三,和他一起给少爷炖吃的去!”

    小环说罢作势就要起身出车,唐无衣却是伸手一拦:“别了!我想出去透透气,你好好睡会儿,晚上还有的忙呢!”

    “这,少爷,小环陪你去散心吧?”小环犹豫了,她略带婴儿肥的脸满是担忧,“少爷你一个人出去奴婢不放心啊,再说了少爷总需要一个提食盒的人,小环不困!”

    唐无衣在心中叹息着的摇摇头,遂道:“你睡会儿吧,我就出去一会儿,有桂三陪我。”

    不等小环再倔强,唐无衣健步出了马车。现在天还没全暗下来,沉在暮色中的林子显得格外迷人,唐无衣深深的吸了口清新的空气,将大氅放在了一边。他朝着前方蹲着的桂三唤道:“桂三,陪我走走。”

    桂三是在和商队的伙夫们一起堆土灶,听到唐无衣呼唤立马起了身子奔回来,他哈哈道:“少爷,你要去哪?”

    唐无衣四下望望:“去林子里看看吧,这几天闷着实在是不好受。”

    ***

    白渡城不太平,真的不太平。

    现在是傍晚,本该是西市最为热闹的时候,偏偏现在人影稀疏,就连那些楼子里的姑娘小官都不出门揽客了。

    珲春楼尤其惨淡,像是一幢鬼楼一般躲在阴暗之处,只缺一些惨哭哀嚎了。

    没过多一会儿,天黑后的啼哭开始了!是拂绿的屋子!

    推开门进去,拂绿正坐在铜镜前拭泪,镜子前摆着一张信帖,看上面的名字是白梓成送的。信帖已经拆封过了,也不知道是写了什么薄情寡义的词句,才让这美人哭成了花猫。

    再走近点,又可以看到信帖的一旁还有一张丧帖,信奉制式和白梓成寄来的一模一样,拆信刀摆在上面,看样子是还没有启封。

    少顷,珲春楼的妈妈来到拂绿门口尖声吆喝道:“女儿别哭了,有人摘你的花!”

    拂绿闻声动作骤停,她声音哑哑的问:“是谁?”

    珲春楼的妈妈大概是得了好处,听她问兴致勃勃的说:“是个出手大方的俊俏公子,比那死鬼好了不知道多少,现在生意难做你可别再惺惺作态了,洗漱一下下来吧。”高门佳人之一世欢

    “好。”拂绿背对着她点头应是,“等会儿我就去。”

    得了回应,珲春楼妈妈放心的走了,拂绿收起丝帕从怀中掏出一张被揉得不成样子的信纸恨恨的看了一眼,低语道:“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这么快就死了。”

    拂绿将那信纸和未拆封的丧帖都放进火盆里后开始洗漱,换了一身水绿色的留仙裙,插上一套黛色簪花,最后细细的描了自己的唇,莲步轻移下了楼。她一步一颦含娇带媚,与她怀中抱着的琴截然不同,风采太盛。

    到了楼下会客的地方,拂绿深吸一口气后才推开了门,门中竟然是——

    拂绿眼中惊愕一闪而过:“怎么是你?”

    坐在桌旁的人答:“为何不能是我?”

    拂绿有些迟疑,她半踏在门边未动:“你来见我怕是不妥吧?”

    “有何不妥?”桌旁人剑眉轻佻:“难不成珲春楼不接客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拂绿抱琴的手无意识捏紧,“照日与渊极素无怨愤,你坏我计划难道是——”

    桌旁人轻笑,将手中杯掷碎:“你触我逆鳞,你说我们有没有怨愤?曲!姑!娘!”

    一声曲姑娘,让拂绿的身子莫名一震,她眼中恍惚似是想起什么。但那也只有一瞬间,拂绿很快便恢复了神采,她朝桌边人说道:“无论如何是你杀了白梓成,这才导致我任务失败,澹台烈,我只能带你回去见家主了。”

    澹台烈戏谑的瞥了她一眼:“照日想要白渡,我也想要,不过这与唐家有何关系?”

    他完全忽略了拂绿的话,语气不容置喙,拂绿秀眉皱起吼道:“我为何要告诉你?受死!”

    ***

    啊,啊——

    几只乌鸦飞过寂静的林子,低沉的叫了几声,不只是归家还是报丧。

    唐无衣和桂三在离营地不远的小林里逛了有一会儿了,唐无衣一身简装还将头发全部束了起来,显得十分精干。照桂三的话说,以前可没见过少爷这么精神的时候,现在看着比起那些世家弟子也没什么区别嘛!

    这绝对是恭维的话,可每每桂三这么说,唐无衣只能安慰自己桂三就是这么个直肠子!

    说起来这些时日唐无衣已经摸清了桂三和小环的为人,小环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思不少,但她那些小心思段位不高且都是为了自家主子打算,骨子里仍然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桂三呢,则是一个憨厚老实忠心耿耿的长仆,他力气很大,不能说是天生神力,但若是他去当个军汉那绝对是可建功立业的,只是他脑子直,唐无衣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商队的人,则是各有心思的。领队的那位是唐父的亲信,对唐无衣照顾的很却也疏远的很,大概是因为此前的唐无衣实在不学无术。而商队中其他人则是些年轻汉子,有些不服唐无衣,甚至在他不在时还会揶揄两句。

    唐无衣打听这些,全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不过好在商队成分都很干净,只要各不侵-犯就行了。

    望着远天红霞,略感惫累的唐无衣轻轻的叹了口气。

    桂三跟着他望望天空,随后憨厚的说:“少爷,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领队的要急了。”

    “不急。”唐无衣笑道,“桂三,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干的事情?”

    桂三憨憨的笑了笑:“少爷,我哪能有什么想干的,保护好少爷我桂三就知足了。”

    唐无衣眉头蹙起:“不是这个。桂三,你有没有想念的人?有没有以后想办成的事儿?”

    “恩——”桂三迟疑了一下:“以后,娶个老婆算么?”

    “算,你想要个什么样的老婆?”

    谁知桂三不说话了,只是傻呵呵的笑着,唐无衣看着他傻笑半晌问道:“什么样的?”

    桂三局促的搓手:“就,就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像小环那样很,很会说话那种!”

    唐无衣听后了然的笑了笑,桂三看了木讷的问:“那少爷呢?”

    “我?”唐无衣失神了,他眼前恍惚出现了澹台烈的影子——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