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第 5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不用,我不想滋事。”唐无衣慢悠悠的收起匕首,深深的看了白梓成一眼。

    澹台烈眼中略有惊讶:“他此前雇凶伤你,方才还想再伤你性命,今日若是放了保不准日后再出乱子,不如直接杀了以绝后患。”

    唐无衣轻笑道:“这种人,不配。”说着他向小环招了招手,待小环回过神来又道:“给粥铺放点散银,搀着桂三咱们回去吧,今个我也没心情再逛了。”

    小环这丫头虽然之前被吓得不清,现在总算是清醒过来,加上不想再在此处久留,她手脚麻利的办成了唐无衣交代给她的事情。完了之后,小环搀着桂三冲唐无衣说道:“少爷,咱们可以回去了。”

    唐无衣听后朝澹台烈颔首,带着人慢悠悠的走出了粥铺。说实话唐无衣不是很明白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他也不是很明白他为何还要帮自己,甚至于唐无衣最后也没说声多谢,心中权当是让这人还自己月夜提醒之恩。如今唐无衣急着要做的是早些回家准备,其实这人说的没错,白梓成是不会罢休的。

    待唐无衣没了影儿,澹台烈才嘟囔了句无趣,他将自己的弯刀收回,一脚踹在了白梓成的腰上。白梓成被踹的一个踉跄,到了这种地步还打肿脸充胖子扭过头狰狞的吼道:“不过是个外邦人,你可知我是——”

    他未能说完,澹台烈一脚踏在了他小腿之上:“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澹台烈碾了两下,用弯刀挑起白梓成下巴:“你再去找他麻烦,我就一刀一刀给你片成肉片。”

    白梓成到底只是个嘴贱胆小的,当他感觉到自己下巴微微出血时,竟吓得失禁了!或许又因为澹台烈不容抗拒的语气,白梓成没来由的死命点头,伴着他浑身的腥臊味儿让人哭笑不得。

    澹台烈收了刀对身后护卫示意:“走吧。”

    ***

    唐府,药庐。

    谷大夫最近很忙,先是累死累活的照顾死而复生的小少爷,今日又送来一个被打成猪头的桂三,他摸着自己多出的几丝白发,觉着公子让自己来白渡城的任务还真是糟心。

    好在天气还算不错,桂三也伤的不太严重,谷大夫给他简单包扎好后提着配好的药带着桂三走回大厅。唐无衣带着小环正等在外面,他们身边的桌上摆着老高的礼物盒子,这会儿唐无衣正坐着喝茶,而小环捧着他的大氅正在东张西望。

    见谷大夫二人出来,唐无衣放下手中茶杯问道:“谷先生,桂三如何了?”

    谷大夫答:“无妨,就是些皮肉伤,吃了药好好养几日就好。”

    唐无衣听了松了口气,他朝小环使了个眼色,小环很自觉的就走去拿谷大夫手中拎着的药包,顺势还把桂三圈离了谷大夫手中站回了唐无衣身边。唐无衣心中给小环无限肯定,但面上还是朝谷大夫颔首道:“有劳了,前段时间也麻烦谷先生了,这点小礼不成敬意。”

    谷大夫受宠若惊,他连忙赔笑:“照顾少爷是老仆的本分,少爷这番破费了我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啊。”

    “不必,这都是先生应得的。”唐无衣又捧起桌上的茶泯了一口,他叹道:“日后还要劳烦先生照应,今日我还要同娘亲说些事情所以时间不多,等明后两日无衣再来向先生讨教些事情。”

    “恭候。”谷大夫不知唐无衣意思,但想到澹台烈的嘱咐只得点头应是。

    辞别了谷大夫,唐无衣带着小环往佛堂走去,说来自从唐无衣还魂后唐家主母就迷上了吃斋念佛,现下无事就去佛堂祈福,要找她那自然是方便极了。药庐离佛堂是有些路的,桂三自己能走,所以小环出来后就凑到了唐无衣身边,一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大约是走了有一柱香的功夫,唐无衣终于忍不住说道:“小环,有什么话你就问,别这么作。”

    小环有些不好意思,她羞涩道:“奴婢,奴婢就是好奇今日那位公子是何人。”

    唐无衣登时明了,感情小环是注意到那人了,遂调笑道:“怎么,这是到了春天了?”

    小环被他没头没脑的话说得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娇嗔道:“少爷你坏,奴婢就是好奇罢了!”

    唐无衣挑眉:“好奇什么?”

    “那公子看着不像是北寒中人,加上他身手不凡,肯定大有来头。但是小环没在唐府见过此人,少爷之前也并没出过白渡城,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呢?还有,今日他救了咱们少爷却谢都不谢人家,可我瞧他也不生气的样子,所以小环实在是不懂!”恶魔王子的灰姑娘

    小环不懂的,其实唐无衣也不是很懂。没错,那人并不是北寒中人,除了一身好功夫至多也就还有几个护卫,为何敢与白家这等地头蛇为敌呢?不过唐无衣可以感觉到他们一行皆是武林高手,也许这就是他无所畏惧的原因。再者,今日那人出现在粥铺实在是巧,好像是专程赶来救人一般,要说这人与自己并没有什么交情,这样前来免不住让唐无衣觉得这是一个局!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一是渊极皇族!之所以唐无衣如此笃定,乃是因为今日看到了他的弯刀,那样嵌宝鎏金的弯刀刀柄和圆月般的制式一般的渊极人是不会用的。更重要的是,唐无衣年少之时曾见过一柄与它差不多的!

    忆及此处,唐无衣心中寻思着,不知道澹台烈现在如何了。

    关于澹台烈,唐无衣可以想的有很多,甚至于关于澹台烈的每一件事情在唐无衣死去的那三年早已被他回忆干净了。

    唐无衣幼年就随唐父进宫做了一名皇子的伴读,照理以他的身份本该是太子伴读,可太子并非唐皇后所出,此事便有了另一分考量,所以最后为太子伴读的乃是渊极质子澹台烈。而唐无衣则跟了向轻寒向七皇子,他是唐皇后亲子也是唐无衣的表兄。

    那时候唐无衣已经开始接受家族的熏陶,什么均衡势力什么上下保护,但他到底是个小孩子,和表兄在一起玩耍的喜悦感胜过了唐父嘱咐他的那些话,过了好一段没心没肺的日子。

    当时太子已经七岁了,早就是到了皇家孩童该成熟的年纪,知道什么是危险的他视向轻寒和唐无衣为死敌。太子脾气也不是很好,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唐无衣他们,所以见面的时候只会冷嘲热讽,而太子所有的不甘与暴虐都撒气撒在了澹台烈身上。

    在唐无衣的记忆里,那时候的澹台烈长得很像女孩子,总是瘦弱弱的低着头,有灵动的五官和一身白皙的皮肤,可惜总是被太子打的满身是伤。除了太子,和太子玩的好的一干皇子也会欺负他,毕竟他只是个质子,所以衣服被扯破或者发髻被扯散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唐无衣和向轻寒从不参与,但也不会释以援手,因为向轻寒告诉唐无衣不能让太子找到攻击他们的借口。

    但这并未持续很长时间,唐无衣是有血性的人,或许骨子里还带了点英雄主义,所以他没有忍住!他记得那是在一场习武课后,自己回去找落下的腰牌时看到了太子拿木剑在刺澹台烈的场景,澹台烈手中没有剑也没有拔出腰间的弯刀,只是忍气吞声的跑,直到朝他这里跑来时向自己头来了祈求的目光。

    虽然脑中尽是父亲与表兄的嘱咐,但那一刻唐无衣动容了,他头脑一热提着自己的小木剑就扑了上去。太子本就不擅武艺,若不是澹台烈不还手他肯定连一招都接不下来,更何况是习武课名次第一的唐无衣!

    他们只过了三招不到,当唐无衣击飞他的剑后太子只能不住的求饶。唐无衣看他只觉得鄙夷,于是直接搂着澹台烈走了,也没再多想什么。

    唐无衣把澹台烈带去了向轻寒的住处,在向轻寒的念叨声里给他包扎洗漱,最后那夜让他宿在了那里。这时候唐无衣才知道,澹台烈是个怎么样的人,他不拔刀是因为渊极拔刀必见血,他不还手是为了渊极安定,而他忍气吞声只等来日再报。他们说了很多,唐无衣觉得自己找到了知己,更觉得比起澹台烈来说自己实在幼稚低能的可怕,也就是那夜唐无衣才稍稍成熟起来有了世家子的模样。

    该来的还是会来,第二日由于太子向向皇告状,所以连着太子在内他们四人都受到了惩罚。好在那日过后唐无衣成了太子伴读,而澹台烈则换给了向轻寒,现在想来那其中关乎政治与向皇的爱子之情。

    此事平息之后,唐无衣他们就和澹台烈混熟了,平日玩的时间也多了很多。

    澹台烈很喜欢吹埙给他们听,不同于北寒的土埙,澹台烈的那只是狼牙做的,所以声音磅礴胜似杀伐。唐无衣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澹台烈欣然答应教他,但是唐无衣实在是没有天分,所以直到澹台烈最后回了渊极唐无衣都还不得要领。

    即便如今,恐怕他也比不上澹台烈吧!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捧着埙作甚?”

    耳边隐约传来小环呼唤,唐无衣猛地回神,低头看了眼他无意识摸出的狼牙埙说道:“没事,先去佛堂。”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