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第 3 章

本章节来自于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1/
    重生半月后,月夜。

    唐无衣已经快要闷死了,他本就是武将出身,加上做鬼三年中从来都是城南街北的荡,所以被‘关在’房中的日子真当是挨不住。

    其实,唐夫人当时就允了他出门的心思,谁知那谷大夫第二日来望脉之时不知与她说了什么,搞得唐无衣出门的计划又推迟了几日。

    这段时间唐无衣除了在床上听小环讲府中杂事,就是招桂三儿聊市井传闻,能出房门的两个时辰,无非也是被数名家仆围着在院中赏赏花看看树,损心情不说还拘束的很,实在不符他心意。

    不过好消息也有,唐无衣这会儿已经完全适应了重生后的身子,行动起来可称行动自如!

    此外,唐无衣发现这唐小公子当真是暴殄天物啊!明明有了一副先天躯壳,偏偏活成了个废柴。不过也罢,现在这身子是唐无衣的了,他只要稍稍锻炼便可以练出一身保命功夫,也算是迈出安身立命第一步了。

    今日,唐无衣早早的支开了小环和桂三,这会儿他启门探头确定院中无人,随即在怀中摸了几把出了门。狼牙埙已经揣好了,身子也已热络,身着月白素衣的唐无衣果断沿着游廊前的高树爬上了屋顶。

    他是想吹埙了,还想一个人透透气!

    今夜月光清冷,毕竟还是冬天,大半夜的除了冷风就是凉星,路边的桑槐早没了密叶,唐无衣一眼扫过去发现还真没什么好看的。而且,唐家因是巨富,其宅子周围与别家靠的不近,到了夜里更是人烟稀少,此刻唐无衣坐在房顶,顿然有种天地唯一人的错觉。

    虽然夜里清寂孤寥,唐无衣却没有丝毫不适,他趁着月光从怀中掏出狼牙埙,指腹细细摩挲,怀念道:“老伙计,多年未见,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

    月光蓦然大盛,透入埙孔之中,仿若给了唐无衣回答。唐无衣见状无声而笑,又抚过那道裂痕,纤指按上了埙孔。

    同夜同时,唐府别院。

    “老谷,那件事探查的如何了?”

    “皇——澹台公子,属下已查清楚了,这城已是个空壳。”

    “很好,这几日你盯紧些......”

    也就是夜里,若是在白日间,就会有仆从发现这隐隐传出陌生声音的地方是谷大夫的小院,毕竟那挥散不去的药香可骗不了人。没错,谷大夫房中的烛火还亮着,窗前映出的是两个人影,想来那就是陌生声音的主人。

    “老谷,狼牙埙可到手了?”房中陌生男子又开口了,他声音很磁低,且是不怒自威。

    谷大夫沉默了会儿才道:“找到了,就在唐家公子身边,恐怕还要几日才能拿到。”

    房中无人应答,如果透过窗间小缝望去,便可看见磁性声音的主人蹙着眉头的侧脸。即便只有侧脸,那轮廓也是宛若刀削,五官甚是立体,眸子颜色很浅,不似北寒中人。

    那公子正用指尖敲击着桌面,身上穿着夜行锦衣,但那股华贵矜气怎么的也驱散不去。大概有了三五分钟,他才开口道:“事成之前,一定要拿到了。”

    坐在他面前的谷大夫点:“诺。”

    大概是说完了事儿,那公子起身准备离去。倏然,一阵凄长的乐声传来,他的身子登时一僵。

    随后他夺门而出,追音而去。

    ***

    月色愈发浓烈,唐无衣的埙声也愈加悠长。此夜格外静谧,唯凉风拂面,带来一些凉意,带去的是他幽幽埙声。

    唐无衣沉浸在埙声之中,倏然,他察觉到身后的瓦片有动静。唐无衣没有回头,只默默将狼牙埙揣入怀中淡淡问道:“梁上君子?”

    事实上唐无衣并不希望将后背留给这人,但他别无选择,只能等那人回答或随机应变。而身后人知道唐无衣已经发现了自己,他也就不再束手束脚,干脆轻快的走了几步才用沉凉的声音答曰:“非也,闻音寻人罢了。”

    唐无衣背对着他点点头:“原来如此,但公子夜访我唐府,怎会只是闻音寻人?”唐无衣是觉着,自己死了一次不成所以白梓成想害自己第二次,所以说着话的时候,唐无衣已经悄无声息的将手伸向腰间,那里他挂了一把小匕首,防身用的。

    “并无他意。”男声沉吟了会儿,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又道:“方才曲子十分精妙,不知公子从何处习得?”

    唐无衣已经摸到匕首了,他将它攥在手中轻答:“旧友相授罢了,公子也懂埙?”

    身后没有回音,唯有轻稔的脚步声和瓦片摩擦的悉索声,唐无衣深深的呼吸着,身子在宽敞的袍子下已崩成了紧弦,握着匕首的手也因太过用力泛白。他听着声音,计算着转身时间。

    一步,两步......到了!唐无衣陡然起身,一个迅捷的起转身,小袖翻飞间,唐无衣的匕首赫然抵在了一名身着夜行衣的男子喉间。可令唐无衣惊讶的是,那个面容俊朗的男子没有一丝惧意,只目色沉沉的盯着他,仿若被困的并不是他。

    唐无衣将匕首又抵进一分,上下打量:“你不是北寒人?”

    锦衣公子低头瞅了下匕首,笑道:“不是,我只是闻音寻人罢了。”

    正巧这时的月光盛亮到了极致,照在二人面前,照亮了二人的面容。

    唐无衣看来,那锦衣公子的确是人间俊杰,一双细凤眼配着浅色瞳仁,灵动含光。尤其他鼻梁硬挺,比起北寒温润的长相,他更加坚毅帅气。而锦衣公子眼中紧盯的只有唐无衣的眸子,周围肌肤玉白,那眼神和那人真是一模一样......网王之遇见最美的年华

    双方互相观察了许久,唐无衣放下匕首:“走吧,若是被家仆看到了,少不了你苦头。”

    锦衣公子点点头,转身便要走,才走三步又转身回问:“公子吹的可是渊极狼牙埙?”

    唐无衣只当他懂,轻笑颔首:“是。”

    后来天亮了,谁也不知这夜之事。

    ***

    霰雪初霁之时,唐无衣出门了。

    最近白渡城算是得了难得的太平,前段时间渊极大败照日铁骑让他们吃了苦头,照日自然没了骚扰北寒的时间,所以白渡城托福有了休养生息的时间。只要得到喘息,人的建设力是极难估量的,只是唐无衣修养的这段时间,白渡城已恢复了往日人声鼎沸的模样。

    唐无衣今日只带了小环和桂三出门,起初唐母不放心想要多派些家仆,但唐无衣闷了十几二十天,完全不希望出门还被围的密不透风,好说歹说就给拒绝了。

    他们这会儿才出家门不久,算是到了城南商铺子街上,小环和桂一前一后面带警戒的夹着唐无衣,唯恐突然冒出暴徒袭击他们。

    唐无衣无奈的摇摇头,唤道:“小环,桂三,过来!”

    小环和桂三机灵的很,应声凑了过来,二人今日都穿着厚棉袄子,圆鼓鼓的对了下视线。

    只片刻,二人就决定了,小环便问:“少爷,怎的了?”

    “你们好好跟着我走,这街上那么多人,不知道的还当你们做贼呢!”

    小环听了有些犹豫:“可是,主母说了,我们——”

    唐无衣伸手摇了摇食指:“出门就听我的。”

    “是。”

    跟小环还有桂三商议好,唐无衣顺手拢了拢身上的貂皮大氅,他说道:“现下我想去喝粥,等会儿你们可有什么想要的,这回就一并去买了。”

    这下不止是小环,就连桂三都是满脸诧异,他们完全不敢相信少爷口中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小环心思细,赶忙回话:“没没没,咱们没什么想要的,不如等会儿奴婢陪少爷去看看金钗,选了给拂绿姑娘送去?”

    “拂绿就不必了。”唐无衣哂笑,随后柔声道:“你们不用拘束,照顾我大半月你们也辛苦了。我跟娘亲说了,以后你们就调到我这里。今日是奖你二位的,要置办的东西,一并买了当做赏赐便好。”唐无衣说完揉着眉心想了想:“对,还要再买份薄礼给谷大夫送去,感谢他救命之恩。”

    小环和桂三见他一连串动作已是瞠目结舌,心想少爷鬼门关走了一遭变化竟如此之大,与之前的相比简直有云泥之别。小环只怔愣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笑得俏生生的点头应是,桂三儿慢了一拍,只能憨笑。

    唐无衣看自己已搞定了这二人,转身就往李秀才的粥铺跑,才到门口,就引来里里外外一连串的目光。什么样的都有,探究、惊惧或好奇,唐无衣扯扯嘴角,只当没看见。

    李秀才倒是没什么大反应,反倒很自然的问他要什么粥,唐无衣答了江米和咸菜,带着小环桂三自顾自的坐在了粥铺一隅。一会儿,粥来了,唐无衣这才发现粥铺里多了一个人。送粥来的是赌徒王,不知他和李秀才发生了什么,反正他现在已是拾掇干净了,整个人也有了精神,手脚够麻利的。

    三个人三碗粥,加上一碟咸菜,对于唐家来说肯定有些寒酸,可唐无衣吃得很欢,差点吓坏了小环和桂三,当然,还包括其他喝粥的。

    唐无衣喝完擦拭了下嘴巴,朝着堂中望去,欲要再叫一碗,目光却是对上了立在粥铺门口的人。是白梓成,他比唐无衣记忆里瘦了不少,身后还是带着七八家仆,也看到了唐无衣,不知看了多久。

    由于不想再与他有交集,唐无衣很自然的忽略了他,叫了粥继续喝了起来。谁知才过片刻,面前的光亮就被一片阴影遮住了,唐无衣兀自翻了道白眼,低头喝粥没有顾它。

    “哟,这不是死而复生的唐无衣唐小公子么!”头顶上白梓成的公鸭嗓传来,见唐无衣不搭理,他又道:“唐公子这是学了阴间规矩么?竟然,噫,喜欢上这等粗鄙食物,果真是上不了台面的暴发户!”

    唐无衣还是不想理白梓成,或者说根本没记着这号人,他淡定的喝着,小环和桂三见之也都没吱声,三人直把白梓成当空气。谁知白梓成以为是自己说的有理,又炫耀道:“贱民就是贱民,有几个臭钱还是贱骨头,怪不得死不了,反正活着与死了也没区别,死活只能吃这猪食。”

    这下店里的人们都怒了,白梓成再贵族,也就是个穷酸贵族,装什么高贵绝伦。猪食?他可知道这城中多少人连猪食都吃不上!其中最怒的乃是赌徒王,若不是李秀才拉着,恐怕就要来打人了。

    白梓成看到他们的模样更加得意了,他就是喜欢这些人想怒不敢怒的样子。

    谁知唐无衣突然轻哼:“白梓成,恐怕你家中现在连‘猪食’也得分着吃吧?”

    “你!”白梓听了成面色一黑,伸手就想给唐无衣一个巴掌,谁知唐无衣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他,带着鄙夷带着不屑,看的白梓成没来由心慌。

    白梓成吃了一惊,他心中惊诧于唐无衣的突然转变,加着对之前事情的惧怕,白梓成当真是恶向胆边生。他朝着身后家仆使了个眼色,那些筋肉大汉立刻将唐无衣一行围了个密不透风。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怀壁钓江的小说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最新章节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全文阅读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5200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无弹窗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txt下载全大漠都知道代王在求偶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怀壁钓江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