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一集我们来日方长

本章节来自于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0/
    “说起求婚,你明明都跟我求过婚了,现在还不松口是几个意思?”“求婚?我什麽时候跟你求过婚?你不要暗搓搓地对我作过什麽淫/荡的春梦後又猥琐地赖在我身上,没这个理!”“是你说的,我烧伤了那一次,你说你要跟定我一生,让我想甩都甩不开的。别想赖账。”“不要随意扭曲别人的意思!你这心肠恶毒的男人!”──叶怀&夏涵

    夜幕低垂,窗户外华灯已落。

    病房的中央有一张大床,床上的人悄然睁眼,一片黑寂。

    後背传来火辣的疼痛,提醒着叶怀他昏迷前发生的事。

    他动都不敢动,只转动眼珠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在扫到沙发上的时候,他整颗心都安定下来。

    夏涵正躺在沙发上闭眼假寐。

    心里顿时涌过一阵暖流。

    夏涵下午时听了锺诗棋的话後就回家梳理好,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才回到病房等待他的醒来。

    戴妮载着她回家时跟她说了一句话:“你这样不敢面对现实,那你是希望叶怀醒来後面对的是白茫茫的墙壁和穿着白袍的医生吗?哦,对了,还有那些冰冷冷的医疗设备和例行公事的护士姑娘。”

    所以她才踏着踌躇的脚步推开了病房房门。

    叶怀静静地远远地望着安睡的她,乾净的丶没有受伤的她。

    幸好她没事。

    心里抱着这样的庆幸,叶怀不禁松了口气。然而这微小的动作也扯动了他背部的肌肉,疼得他当下就倒抽了一口气。

    “嘶──”

    在沙发上休息的夏涵本来就睡得不安稳,在宁静的病房里响起的小小动静马上就惊得她整个人跳了起来。

    刚睡醒的她还没回过神来,左看看右看看,揉了揉眼睛,才惊觉刚才的声音是来自床上的人。

    “你醒了!”她瞪大眼睛,什麽都没来得及想,第一反应就是扑向床头的护士铃,“我叫医生来。”

    叶怀下意识想伸手阻止夏涵,不想又是一拉,痛得他冷汗都冒了出来,“不用叫了。”

    “啊──”夏涵看着他痛苦得扭曲的面容,一时间手足无措,想去帮助他却又不敢碰他,“你没事吧?”

    “嘶──没事。”怎麽可能没事。

    但他依然扯出了一道安抚的笑容,“这麽晚了,医生姑娘们都在休息吧,我就等到明天再说吧,不急的。”

    每说一句话一个字都牵扯着後背的肌肉,一下一下的刺疼。但他不敢让夏涵看出任何异样,惟恐对方更感愧疚。

    可是即使叶怀这一刻就能站起来,跑跑跳跳,夏涵的愧疚依然是分毫不减的压在她的心头。

    更何况,此刻的他是如此的虚弱,一看就知道他不可能是他口中的“没事”。

    她扶着病床的栏杆,微微蹲下了身,与叶怀平视而望。

    看着她直接的视线,叶怀不知怎地就生出了一股想要退却的感觉。想要扭头躲避视线的那一瞬,夏涵却用双手按住了他的脸,强迫他直视她的双眼。

    “为什麽要救我?”

    她的语气难得地强硬,还夹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急切。

    ──如果你说是因为不想看见我受伤的话……

    ──因为不想看见你受伤。

    叶怀在心中默默咀嚼了这一句,终究还是把它吞咽在怀里。

    他不由想起了他借醉行“凶”的那一个晚上,他向她表白了,却被那样回绝。

    如果这样说之後,万一她接受了呢?那不过只是恃着她的愧疚,挟要她的感情而已。这样的话,一点意思都没有。

    “在思想之前,动作就先做出来了,仅此而已。”

    是的,仅此而已。

    作为一个男人,看见女生受伤而去营救,那是很正常的事。不要想太多了。

    “是吗。”夏涵乾笑了几声,按着膝盖重新站了起来。那一刻,她真的感到被浇个透心凉的寒冷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得谢谢你。”

    他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麽。

    就像他本来能握住的东西,正一丝一丝的被抽走的感觉。

    忽略心中的怪异,叶怀尝试寻找能够移开自己注意力的东西,然後他就想到刚在夏涵按在他脸上的手,好像,触感有点不一样。

    “你的手。”他皱着眉,突然开口。

    “啊?”

    叶怀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夏涵摸不着头脑,只能摆出了口瞪目呆的蠢样。

    然而面对这麽蠢萌的夏涵,他仍然一点都笑不出来。他细细地回想着刚刚的触感,怎麽想怎麽奇怪,“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花花美男休想逃

    她的手?

    她奇怪地反手看着自己的掌,想着有什麽值得他奇怪的地方。这才发现她之前被手指抠出血的地方已经结成了一块痂,凹凹凸凸的不复以往的平滑。

    意识到她想把手藏起来,叶怀的语气也忍不住变得严肃起来,“把手伸出来,不要再让我说第四次。”

    夏涵才怯怯地递出了手,在他面前摊开了手掌。

    白嫩的掌心上突然结上了一层黑黑硬硬的痂,非常突兀,也很难看。

    这样的伤口一看就是被人抠出来的,叶怀一看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他有些心疼,但更多的还是生气,气她不爱惜自己,气她这麽自虐。

    他合上了眼睛,不欲再看。

    这样的气场,跟昨天她在片场中割伤手指的氛围很相似。夏涵俯下身,摸了摸叶怀的头,“叶叔叔,咱们不气了,好伐?”

    原来摸别人的头的感觉是这麽有成就感,怪不得他也总喜欢摸她的脑袋。

    叶怀偷偷睁开了眼,看见她温柔带笑的眼神,心跳不由漏跳了一拍,脸颊悄然泛红。

    月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床头的小灯照亮了他的脸,夏涵看着他泛红的脸,“噗哧”就是一声笑。

    怎麽有种调戏了良家妇女的感觉。

    “你还笑。”叶怀没好气地张眼瞪着她,耐何他不能乱动,不然夏涵的脸早就被蹂/躏成一团了。

    她显然也想到这一点了,嘴角的弧度忽然生硬地停住了。

    有种,再也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他的感觉。

    怎麽想,都是愧疚。

    房间气氛骤变。

    叶怀看着夏涵蓦地僵硬起来的表情,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疼。

    他心里冒出了一种怎麽做都错的无力感。

    不救?那怎麽可能。救?然後她就成这样子了。

    他低低叹了一口气,忍住背上的疼痛,慢慢说:“夏涵,听我说。”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麽认真的语气喊她的全名。

    “这次的意外,我们谁都不想的。你想不到,也不会想这样。如果你觉得愧疚,你未来可以好好报答我,而不必这样的……逃避我。”

    她才刚生出的退却,就这麽被他直接地说出来了。

    “被烧伤後,说不痛是骗人的。也许之後我还需要植皮,而在植皮手术的过程中,或许我会觉得很痛苦。”

    她知道,所以她才这麽的愧疚。

    “但是,如果我不救你,而叫我看着你受这种苦,我的心一定会比这更痛。”

    “说到底,我只是在*上的疼痛,与心灵上的自责,选择了前者而已。”

    夏涵内心百感交集,又想哭,又想笑。

    事已至此,他还是这麽着重她的感受,尽可能的想削减她的内疚。

    如果他能对她差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一点点,她也不会那麽爱得难以自拔了。

    可是,她真的真的真的,无比庆幸,她爱上了这麽的一个男人;无比庆幸,她的生命中有他。

    “过来。”叶怀憋着气,不管疼痛,提高了手。

    夏涵把脸凑上他的手掌,让他替她拭去泪水。

    她双手覆上他的大掌,像个傻子般又哭又笑。

    “那我要做什麽才能报答你?”

    叶怀的手掌顿了一下,眼睛从她的脸扫视到她的脚,又重新回到她的双眼。喉咙忽然就有些乾涩了。

    他脑海中冷不防冒出了以前港都电视古装剧中很常见的一句话──“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他心情就愉悦起来了。

    “我们来日方长。”

    就像剧里的坏人说的话一样。

    夏涵当下就笑了,把头撞向了他的额头,很用力地撞出了一股红痕。

    “当然啦,我们来日方长。就算叶影帝你想要甩掉我,我这个腿部挂件还是一经挂上,不可脱落的!”

    腿部挂件?這是什麽意思?

    不願认老的叶影帝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无知,低低的嗯了一声。

    兩人就这样,在互相都不明白对方说的话的情况下,私定了终身。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廿二卯的小说娱乐圈之天生一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天生一对5200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无弹窗娱乐圈之天生一对txt下载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廿二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